改寫一生
字體:16+-

第十八章 冬令營(四千字)

什麽好處都沒撈著,南哥很鬱悶的說……媽的,被常雄幾句話忽悠的表了忠心不說,還忘了要好處,等到常雄走了之後,卓南才想起來,算了吧,就當是免費勞動一回。

卓南設計出了幾項磁場發射器的方案,以隕石為驅動能源,使磁場發射器工作。

隕石會被切割成大小不一的形狀,進行溶解之後再生產,這期間磁場控製儀會不間斷工作,將製造方案做出來之後,卓南的任務就算完成了,畢竟動手生產的事情,不是他的強項。

在南海逗留了一周之後,卓南和常雄同時回到了京城,常雄去向三號首長匯報工作,而卓南則直接回家,再過幾天就要期末考試了,考完試就要過年了,可是這段時間卓南一天課也沒上。

但考試他仍然會去參加,卓南沒來上課不算什麽新聞,自從他轉學來這邊之後,經常請假,一請就是十幾天,同學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南哥回到學校的時候,仍然引起了一些轟動,畢竟卓南在學校裏曾經兩次痛毆蟲子的事情,已經深入了人心,不管熟或不熟的人,見到卓南的時候總會和他打個招呼。

“卓南……”聽見身後有人在喊自己,卓南本能的回過頭去了。

隻見林如風麵帶微笑的走了上來,卓南隨即停下了腳步,林如風走到卓南的麵前,微笑著說道:“卓南,原來你和我妹妹還是同學啊。”

卓南淡淡的說道:“是啊,和她們姐妹倆是一個學校的。”

“哦……”林如風接著說道:“她們倆下周二就考完試就會過來,到時候我在家裏舉辦一個聚會,希望你能來參加。”

“聚會?是什麽樣的聚會?”卓南本想直接拒絕,可人家既然邀請了自己,那就沒必要擺譜裝清高了。

“哦,是她們姐妹倆的生日……”林如風微笑著回道。

生日?卓南想到了,自己的生日好像也快到了,想到自己的生日,卓南不自覺的就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心裏有一絲傷感。

林如風有些意外,隻不過是生日而己,卓南的表情怎麽會變化那麽大?

連忙問道:“卓南,你會來嗎?”

卓南的思緒被他給拉了回來,淡淡的說道:“到時候再說吧。”

原以為卓南會答應下來,可沒想到還是拒絕了,林如風心中有些失望,卓南在德慶發生的事情,已經從林建中那裏知道了,他隻知道東方家族和卓南的關係非淺,但卓南是什麽背景,他卻不知道,現在聽堂叔提起卓南的身份,德慶黑道的老大都管他叫哥,那就說明,卓南有黑道背景,但是僅僅憑借黑道背景就能得到東方家的認同是不可能的,林如風心裏覺得,卓南的身份絕對不止這麽簡單。

林家現在需要任何可以讓他們再次騰飛的助力,林建中在商界的成就隻不過是一個很小的助力罷了,他們需要更為強大的後援,軍方的,政界的,隻要是有幫助的,他們都會選擇,不管林家為此要付出多大的代價,都無所謂,他們要的隻是成功。

卓南說完這句話之後,轉頭便往前走,不顧身旁的林如風。

林如風仔細想了想之後,嘴角露出了笑容,卓南不肯來沒關係,他可以把東方芷怡請過來,到時候讓東方芷怡出麵去請卓南就是了。

走進教室的時候,卓南看見了吳強,吳強同時也將目光投向了卓南,二人對視的那一刻,吳強有些心虛的低下了腦袋,卓南有些意外,這小子平時不是挺強勢的嗎?怎麽現在玩起了低調。

再看看周亞林,也和吳強同一個表情,好像很害怕卓南似的……

卓南微微一笑,怕就怕唄,隻要你們不搞事,大家都是同學……

吳強和周亞林並不是怕卓南,對於他們來說卓南算個屁啊,隻不過二人的父親同時因為JOJO的事情,遇到了一些麻煩,所以不得不低調一些。

吳強的老爸,做為北方軍區的副司令,手握數十萬重兵,可想而知,他的權力有多大了,平日裏沒事情的時候也會去華夏至尊休閑放鬆,和JOJO的關係自然就有些親蜜無間,隻要他來的時候,JOJO都會安排最優秀的客服去接待他,在床弟之間也套出了一些情報。

不過好在這些情報並不涉及到機密事情,倘若在南海的那群將領中有哪一個在華夏至尊裏出現了,並且將自己知道的說出來,那麻煩就大了。

從這個事情也能反應出來,吳強的老爸,想要再上一步的可能性根本沒有,如果他還能再上一步的話,在南海的那次會議裏,應該就有他的身影了。

吳強的老爸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這次的事情可大可小,弄不好肩膀上的星星就要被摘了,你說吳強這小子還能像之前那麽橫嗎?

周亞林的情況也是一樣,有句俗話說的好:“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子都不是什麽好東西,他兒子能是好貨色嗎?

這也就是為啥許曉天會高喊,我爸是許剛的原因了,可是許剛的官太小了,人家不買賬……

平平淡淡的日子過了幾天,就迎來的期末考試,京華附中的期末考試非常嚴格,一切都是按照高考的標準設立的,畢竟三年的高中知識已經學完了,下半學期就進入了複習階段,這個時候的考試更多的是一次預演。

第一天上午考的是語文,南哥回想起中考時自己寫的作文時,笑了起來,這一回看到這個高考題目的時候,南哥提筆寫到,這一次,哥笑了……

估計又是個零分作文了,其實卓南考多少分,對他來說都沒有多大的意思,上不上大學也是一樣,隻不過他坐在這裏也是為了完成王立如和卓文剛的心願罷了,希望卓南能夠考上一所好大學。

三天的考試結束之後,學校便宣布了放假,寒假休息二十一天,過完年再上課,放假的時候,京華附中宣布將會在寒假舉辦一次冬令營,冬令營的舉辦地放在了西北的某市,為期一周的時間。

卓南知道,這又是一次變相的旅遊罷了,“老公,我們一起去吧……”東方芷怡得到這個消息之後,顯得非常興奮,能有機會和卓南一起出去玩,讓她很開心。

不過卓南對於這樣的旅遊顯得不是那麽的上心,可是東方芷怡如此熱列的要求,卓南隻好點頭答應了下來,“好啊,隻要你想去我就陪你。”

“老公你真好。”東方芷怡開心的說道。

接著想到什麽似的對卓南說道:“老公,林如風邀請我去他家,我沒答應。”

卓南早知道林如風會有這一招,但還是麵帶笑容的問道:“你怎麽不答應呢?”

“因為我知道你不喜歡林如風,所以我也懶得和他再廢話了。”聽著東方芷怡的話,卓南滿意的笑了出來。

眾女得知東方芷怡能和卓南一起去冬令營,心裏都有些嫉妒,雖然富欣欣和柳萱和卓南在一個學校,但是卻沒有這樣的機會,冬令營的事情,是高三年級自己組織的,並非學校出麵。

臘月十二,京華附中高三年級的冬令營項目開始了,由京城坐飛機到西北的H市,卓南和東方芷怡都穿著羽絨服,畢竟已進入了臘月寒冬,有些同學更是把自己包的像一個棕子一樣。

這次的活動,並非要求每一個人都要參加,畢竟費用很高,每人要交納6000元人民幣,家境差一點的學生,也就放棄了這次機會。

所以整個年級來參加的人並不多,隻有七十幾人,不過就是這七十個人的所交納的費用也不是一個小數字了。

可是讓卓南意想不到的竟然是林如風將林家姐妹花給帶來了,看來林家姐妹花能來這裏,也是林如風動用了關係的結果,這種冬令營外校學生可不允許參加的。

林如佳見到卓南的時候,顯得非常的大方,“卓南,你好啊,沒想到咱們又見麵了。”

卓南麵帶微笑的和她握了握手,反觀林如佳身後的林如依,好像有些害羞的模樣,扭扭捏捏的站在那兒。

林如風腦子裏想的是什麽,卓南非常清楚,想利用這對姐妹花,和自己打好關係,讓卓南沒想到的是,林如風心機深的讓人感覺可怕,自己的兩個堂妹,竟然也能當成自己的籌碼。

對於這樣的人,卓南打心底裏討厭他,林如風小小年紀,為達目的就肯不擇手段,倘若再過十年之後,林如風會成長為什麽樣的一個人呢,不僅僅可怕,更多的是心狠手辣。

卓南隻覺得這兩個丫頭有點笨,竟然這麽容易就讓人利用了,心裏替他們感覺到裴哀。

當東方芷怡看見這對姐妹花的時候,頓時提高了緊惕,前兩天林如風邀請她,她沒有去,所以沒見過這對姐妹花,現在看到這兩個姑娘長的那麽清純,好像和卓南還挺熟的樣子,心裏立刻升起了敵意。

卓南當然知道東方芷怡的想法了,所以隻是很客氣的和姐妹花打了個招呼,便沒有過多的說話了。

林如依害羞的樣子,讓人覺得好笑,她是什麽心思,卓南大致能夠猜到,但是卓南不想和林家有什麽瓜葛,更何況林如風讓他覺得非常的不爽。

上了飛機之後,卓南便坐在那兒閉目養神了,東方芷怡並沒有和卓南坐在一起,兩人的登機牌又不在一塊,東方芷怡又不好意思找同學換座位,隻好遠遠的坐在後麵觀察著卓南了。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飛行之後,飛機到達了西北的H市,在地導的接待下,一行七十多人,住進了事先準備好的房間,每名學生擁有自己單獨的房間。

學校方便也了解這些學生的家庭背景,所以在安排上就顯得非常的人性化,住宿的標準也是按照四星級來的。

當天晚上會有一次聚餐,第二天會去崆峒山上遊玩,在卓南的印象中,崆峒山上好像有一個崆峒派,當家的武功是七傷拳,不過現在也不知道有沒有了,不過潛意識裏卓南覺得可能還會有吧,雖然古武術凋伶,但不至於全部失傳。

休息一夜之後,第二天一早地導便帶著七十多人前往了崆峒山,卓南在心裏猜想,如果能碰上個把七傷拳的高手,到時候和他們切搓一下,試一試傳聞中的七傷拳是不是真的那麽厲害。

崆峒山景區是全國首批五A級的景區,但是對外開放的隻是後期開發的部分地方,真正崆峒山裏很多的景區由於條件所限並沒有開發,所以也就不對遊人開放了。

下了車之後,卓南看著麵前連綿起伏的山脈,有的高聳入雲,威武雄壯,有的滿山翠綠,美不勝收,的確是一個渡假旅遊的好地方。

地導特別交待了同學們,隻能在開發過的景區裏遊玩,絕對不能跑出這個範圍,因為崆峒山的很多地方並沒有開發,外人也不知道山裏的麵情況。

到了地方的同學們,就好像出籠的小鳥一樣,地導話音一落,大家就恨不得立刻衝上山去,卓南雖然沒有和東方芷怡並排而行,但是始終都沒有讓東方芷怡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

有的同學是沿著人工開發的台階上山的,有的則是從山兩側的土路往上爬,找尋那種登山的快感,但不管是用什麽方法,同學們雖然很累,但是臉上仍然保持著掩飾不住的興奮之色。

林如佳追上卓南,從後麵喊道:“卓南,我們一起吧。”

卓南回過頭來,卻看到林如佳拉著林如依,氣喘籲籲的在往上爬,跟在他們身邊的林如風看起來情況要好不少。

卓南看了一下環境,現在隻到半山腰而己,這兩個丫頭就累成這樣了,再回頭看看走在自己前麵十幾米的東方芷怡,好像也有些接不上氣的感覺。

想了想便大聲的喊道:“我們在這休息一會吧,一會咱們一起上去。”

卓南的聲音很大,故意讓東方芷怡聽見,東方芷怡回過頭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林家姐妹花站到了卓南的身邊,於是也停下了腳步,走了回來。

有林如風在邊上,同學們當然不會懷疑了,林如風和東方芷怡關係不錯的事情,是眾人皆知。

到了林家姐妹的花的身邊之後,東方芷怡故意開口道:“你們的體力也太差了吧,這才剛爬了一半而己。”

瘋丫頭雖然有些氣喘,但聽了東方芷怡這麽不客氣的話,非常不爽,開口道:“你說誰體力差,有本事咱倆比比。”

瘋丫頭並不知道東方芷怡和卓南是什麽關係,她隻是看不慣東方芷怡那種高人一等的姿態。

東方芷怡本就對姐妹花心有警惕,這時聽瘋丫頭這麽一說,也不退讓,語氣堅定的說道:“比就比,誰怕誰啊,休息5分鍾,咱們往上爬,看誰先到山頂。”

卓南抬頭看了一眼台階說道:“這不好吧,還有那麽高呢,別受傷了。”

本來卓南是出於好意,關心二女而己,可是二女心中都是另外的想法,不想在對方麵前折了麵子,同時開口道:“女人說話,男人一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