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一生
字體:16+-

第四十九章 最得力的臂膀(第四更)

劉洪的一份《關於加大反工作》的報告擺到了京城市委書記的案頭上,身為京城市委書記,他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身份,政治局委局,強人一個。

兩年後,他注定也是要上一個台階的,更何況早已經站隊的他,比一般人更能看透時局,這樣一份報告,在卓南鬧出這個事情的第二天便出現在了自己的案頭,外加一封舉報許剛的匿名信,還有那兩個賬本。

看來一切都是有備而來,就連他都在猜想,今天自己見到的這一切是不是老三事先安排好的……

要知道調查黨員幹部的事情,嚴禁安全局的人插手,可麵前這兩份東西,顯然除了安全局的人,沒有其它人有本事弄來。

許剛在郊外的別墅遊泳池裏還藏著三千萬美元的現金,這種天文數字,讓他也一陣頭暈目弦。

顯然卓南已經把解決方案給擺了出來,以許剛為支點,開始蹺動整個官場,隻要有珠絲馬跡那就是抓一帶一的事情,搞不好,整個Z國官場會弄的人心愰愰,這種事情他不敢輕易下結論,他必須得麵見老三,由他親自拍板,甚至老大很可能也會過問此事。

老三看著他送來的這份報告,還有匿名信加賬本,有些哭笑不得,這個卓南還真會給自己找事,這麽大的事情,事先也不和我商量,現在所有人肯定都認為,這是自己事先導演的劇本。

這件事情操作起來是一把雙刃劍,用的好能最大限度的打擊對手,為自己賺得名望口碑,可用的不好,甚至會讓己方的人元氣大傷,誰能保證下麵那些人屁股都是幹淨的。

這件事情太冒險了,老三有點擔心,於是直接拿起電話撥通了卓南的號碼,南哥目前被禁足了,由安全局出麵將卓南給看押了起來,對於被看押,南哥看的很淡定,老三這麽做隻不過是想堵住外麵那些人的嘴巴,等到風頭過去了,自然會恢複自由,可是南哥到好,直接給老三又整了個新難題。

“喂,卓南啊,你小子不讓我這把老骨頭安身啊。”老三微笑著對電話說道。

卓南嗬嗬一笑,“首長,您也能叫老骨頭啊,還有比您更老的呢。”

首長聽了這話微微一愣,連忙問道:“卓南,你好像有想法,說來聽聽。”

“別介啊,我就不班門弄斧了,首長你心裏肯定比我要清楚的多啊。”卓南話音一落,客氣一句都沒有,直接掛上了電話。

老三對著電話,愣了半天,接著放聲大笑,這個卓南果然心思慎密是個好料子,不當官真是可惜了,老三之所以要打這個電話給卓南,就是想看看他的意思,沒想到卓南的想法和自己一樣,老嘛,老家夥嘛。

老三掛上電話,直接讓人備車,目地的,西郊療養院,那裏麵還住著僅存的幾位老家夥呢,他們如果站出來說一聲的話,那麽所有的事情都不成問題了。

老三心裏對卓南是一陣讚許,這小子考慮問題越來越全麵了,本以為他隻是一時衝動毆打許剛,可沒想到,竟然藏有這麽多後招,而且招招見血,大力肅貪,既給了公眾一個良好的政府形象,又為自己創造了有利的環境。

說句毫不誇張的話,卓南是在實實在在的替自己辦事,無論私事還是公事,老三心裏都清楚,卓南絕對是自己最得力的臂膀。

林家別墅,林氏父子倆聚在一塊,林建國坐在書桌的後麵,輕聲的問道:“如風,這件事情你怎麽看?”

林如風很隨意的坐在他的對麵,皺著眉頭說道:“以我對卓南的了解,他不是那麽沒腦子的人,毆打許剛,虧他想的出來,不過他和許曉天之間以前是有些不愉快,可再怎麽說也不至於這麽衝動吧。”

林建國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是這樣認為,雖然上次他到家裏來,表現的好像沒什麽頭腦,可實際上處處都在防著咱們,給咱們造成一個錯覺,這個卓南不簡單,我懷疑後麵可能有些陰謀。”

“陰謀。”林如風自言自語的說道,突然間眼晴一亮,開口說道:“爸爸,我明白了,許剛的屁股絕對不幹淨,卓南打他也的確不對,可如果卓南他利用許剛屁股不幹淨做文章的話,不僅他沒事,他身後的人,很可能還會因此得到好處。”

林建國聽了兒子的話,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說道:“如風,你知道嗎?剛才你說話的時候,和你爺爺真的很像,當年你爺爺就是這樣,沒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時,眼晴裏總是會露出興奮的神色,告訴爸爸,你想到什麽好辦法了。”

聽了這話,林如風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接著說道:“爸爸,其實這不過是當局者迷的遊戲罷了,我覺得,咱們還是要向上麵匯報一下,看看他老人家怎麽說。”

林建國點了點頭,旋即拿起了桌上的電話,而林如風則適時的站了起來,起身告退離開了,隻不過出了門之後,他並沒有走,而是附耳在門上,仔細聽著父親和那位的對話。

如今遊龍百花功已經有所小成,聽力和感知力大大的增加,所以偷聽一下林建國說話,也不是什麽難事了。

老三在療養院裏和那幾個老家夥說了什麽沒人知道,可是沒過多久,老大就接到了秘書的匯報,說幾個老家夥想到自己這裏聊聊天……

老大心裏清楚,自己的日子也快要到頭了,再過兩年,準確的說是一年半,自己就要加入這幾個老家夥的行列裏了,趁著現在不如先和他們打好關係算了,於是便同意了接見。

老家夥們是戰爭年代留下來的國寶,對於問題看的比誰都重,現如今從他們嘴裏麵提出問題,老大心裏很不是滋味,可這又有什麽辦法呢。

老家夥們一走,老三就讓人送來一份報告,看了一眼標題之後,他心裏就清楚了,敢情這一連串的都是老三安排好的啊,可是仔細想想,卓南鬧出的這件事,不像是老三的手筆啊,他做事一向明刀明槍的來,不搞這種陰謀詭計的,難不成轉性了,“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不管這招數怎麽樣,反正是達到了效果,老大心裏清楚,老三這次又贏了,不過這些都不是他能管的了,老老實實的幹完這兩年,然後退休得了,他是不可能再玩出什麽花來了,到了歲數不退,到誰那兒也說不過去。

卓南在地下基地裏,幫著常雄又設計了兩款新式武器之後,才回到家裏,得到的第一個消息就是許剛被抓了,國家電視台全程跟蹤采訪了整個事件,這一次中紀委下了大決心,掃除官場的貪腐問題,許剛隻不過是第一個被抓的,後麵還有多少卓南並不知道。

老百姓也不用去知道,但是他們卻會從電視上了解到,今天又有那個被抓了,當揪出這些貪官汙吏的時候,老百姓拍手稱快,幹部隊伍清廉了,國家才會真正的發展起來,才能騰飛起來。

隨著多位高官的落馬之後,99年初的這次全國性的肅貪工作正式宣布結束,有心人會發現,這一次的肅貪在多數崗位上換上了大家並不熟悉的麵孔,但也有些老麵孔得到了升職的機會。

最引人觀注的就是人行副行長林建國同誌,調任S省省長的消息,卓南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微微一笑,老三不知道和那一位又達成了什麽樣的協議,林建國離開京城,就等於金鱗化龍,一飛衝天之日不遠了。

不過卓南對此也沒有辦法,相信老三比他更清楚放走林建國的後果,可是有些事情不得以而為之,如果不放林建國走,他也不會取得這麽大的勝利。

處理完所有的事情,京城已經是春曖花開的季節了,林家姐妹也跟著林建中回了德慶,原本林如依是打算留在卓南身邊的,可是她還沒有做好和另外幾個女人一起生活的準備,所以還是決定回到德慶去,更何況卓南現在也會經常回德慶的,兩人並不擔心見麵的問題。

新的學期開學之後,卓南請了長假,而京華附中方麵也同意了卓南的請假要求,隻要到高考的時候回來考試就可以了。

現如今卓南的生意,各行業都進入了高速發展,很多事情都需要卓南出麵解決,一直呆在學校裏實在也不方便,和眾女商量了這一下之後,她們也同意了,隻不過東方芷怡和富欣欣還有柳萱有些不高興罷了。

年前的時候,答應過王立如,過完年會去看她們,現在年過完了,也從學校裏請了假,所以卓南打算再到M國去一趟,一來是看看王立如他們,二來去拉斯維加斯看看老考克賭場的生意,三來去好萊塢見見趙嘉文,四嘛就是去紐約看楊依琳母子倆,雖然還不知道是男是女,不過卓南對於男女沒有太大的要求。

處理好這邊所有的事情之後,卓南帶著八個女人坐上了去M國的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