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一生
字體:16+-

第一六三章 不是一個層次的人6000+

王健怎麽說和高迪也是同僚,卻沒想到在卓南強大壓力之下,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會兒王健也顧不上什麽,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話了,直接和高迪劃清界限,在卓南麵前先留個好印象再說。

卓南嗬嗬一笑,好似表揚一般,拍了拍王健的肩膀之後,緩緩的開口道:“王書記,你是主管政法的領導,我問你幾個問題。”

王健一聽這話,連忙開口:“首長,你問吧,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卓南輕笑兩聲,麵色一沉開口問道:“王書記,我先問你,警察在審訊嫌犯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將受害人帶在身邊?”

王健連連搖頭:“不行,絕對不可以。”

“那好,我再問你,警察在執法的時候,是不是可以成為某些特權人物的急先鋒?”卓南緊接著又問出了更尖銳的問題。

卓南兩句話一出,便明白了,首長是為什麽生氣了,知道源頭,剩下的就好辦了,立刻開口道:“首長,警察做為執法單位無論做任何事,都是秉承法律公平公正辦理,絕對不允許開後門,走關係,以權謀私的事情發生。”

“你這麽說,我聽了很舒服。”卓南輕笑著說道。

“首長,我說的都是大實話,真心話。”王健一臉諂媚的樣子,讓邊上的眾人看了都覺得有些惡心,可是沒辦法,卓南表現出來的強勢,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無法同他抗衡,當你沒辦法和他抗衡的時候,你隻能順著他的意思去辦。

“知道他是誰嗎?”卓南手指著地上的胡隊長問王健。

王健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是個警察,但是自己並不認識,便本能的搖了搖頭。

卓南微微一笑,接著說道:“他,西城區巡警大隊的大隊長,一個官不大,但是膽子不小的警察。”

這個定位算是很嚴重的了,在場眾人沒一個敢吭聲的,王健低著頭靜靜的聽著卓南接下來的話,“今天,我偷了她的錢包。”

卓南抬手指著周姓中年女人說道。

王健立刻回頭,看了周姓中年女人一眼,心道:“不可能吧,首長有這個愛好?”

周姓中年女人這個時候要是再不明白,那隻能證明這女滿腦子都是漿糊了,現在她算清楚了,卓南這位長相帥氣,很適合當小白臉的年輕人,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更重要的是,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去陷害他,陷害未成,反倒惹了大麻煩,連忙開口道:“首長,您沒偷我錢包,都是誤會,誤會。”

卓南抬手打斷了她的話,冷眼瞪著她說道:“這裏沒你說話的份。”

周姓中年女人聽了這話,連忙縮了縮脖子,尷尬的退後了一步。

卓南接著開口道:“就算是我今天偷了她的錢包,那麽警察也應該秉公辦理,而不是成為她的爪牙,沒有經過任何調查就給我定罪,你說是也不是?”

“首長,您說的對,這件事情,我一定讓他們仔細調查還您一個公道。”王健拍著胸脯信誓旦旦的說道。

卓南微微一笑,接著反問道:“王書記,如果站在這裏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個人,您說,這個公道他要的來嗎?”

王健臉上露出了一陣尷尬,卓南的話太過於尖銳,他根本答不上來,見他這麽一副表情,卓南微微一笑,接著說道:“王書記,我理解你的苦衷,我們的隊伍裏,總是有那麽幾個駐蟲,不能一棍子打死。”

王健一聽這話,立刻開口,麵帶笑容的說道:“首長,多謝您的理解……”

可是卓南隨即兩眼一瞪,嚇的王健訕訕的閉上了嘴,隻聽卓南緩緩的開口道:“既然知道有駐蟲為什麽不把他們清除出隊伍裏呢?”

“王健,你知不知道她是誰?”卓南指著莉莉問道。

王健回頭一看,心裏頓時明白了,莉莉嘛,高迪的幹女兒,眾人皆知的秘密,想想自己在藝校裏也有兩個幹女兒,搖了搖頭說道:“首長,我不認識她。”

卓南聽了這話,微笑著點了點頭,轉頭問朱源,“你知道她是誰嗎?”

朱源微微一愣,心道:“他們高級領導之間的對話,怎麽又扯上自己了。”莉莉是誰他心裏清楚的很,隻不過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卓南的話罷了。

隨即想了想,形勢比人強,王書記在他麵前就跟孫子似的,自己老老實實的交待吧,便開口道:“知道,她是高副市長的幹女兒。”

卓南聽了這話,嘿嘿一笑,緊接著麵色一沉,厲聲說道:“是啊,幹女兒,她隻不過是高迪的幹女兒,就能在你們警局裏大呼小叫,指揮你們抓人,要是他親女兒來了,你們是不是直接就把人給打死了?”

就在這時,門外陸陸續續的走進來幾個中年男子,平時在德慶市的新聞裏經常出現的人物,這會集體出現在了警局的大廳裏。

領頭的中年男**概五十歲左右的樣子,五短身材,有些發福了,見到王健在這裏,連忙開口道:“王健同誌,李書記電話裏說的那位領導在哪裏,快帶我們過去。”

王健尷尬的笑了笑指著卓南說道:“**記,這位就是李書記電話裏說的領導。”

來人正是德慶市委書記黃興,黃興一見卓南先是微微一愣,接著臉上立刻露出笑容:“首長您好,我是德慶市委書記黃興,李書記剛才在電話裏已經把情況和我說了,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嚴肅處理,請首長放心。”

卓南根本不給黃興半點麵子,直接說道:“放你媽狗屁,你知道個雞8,你處理誰啊。”

來之前李書記就對黃興說過,那位大人物手段通天,但是脾氣不好,無論他做了什麽,或者說了什麽,千萬得忍住,不要和他發生衝突,要是惹的他不高興了,市委書記也就到頭了,黃興聽了這話,很不為意,心道:“我堂堂一個正廳級幹部的任免還能有他說了算不成。”不過黃興也不是白癡,能讓李書記說出這樣的話,那就說明,這個人的手段絕對不小,就算不能拆掉自己的烏紗帽,但也絕對能讓自己以後日子過的不踏實,想到這裏,黃興還是決定,忍一時風平Lang盡,退一步海闊天空。

可是沒想到,卓南一上來就開罵,而且罵的如此難聽,讓黃興根本無法接受,氣的臉色鐵青,混身顫抖。

“怎麽,不服氣?”卓南伸出兩根手指頭朝蔣團長樣了樣,蔣團長立刻掏出煙來,遞了過去,並且親自替他點上。

卓南美美的吸了一口之後,接著問道:“你是什麽時候當德慶市委書記的?”

黃興有些不爽的答道:“一個月前的事情。”

卓南微微一笑,自顧自的罵道:“媽的,老郭調走了也不和我說一聲,這個王8蛋。”話音一落,掏出手機撥通了郭傑明的電話。

電話通了之後,裏麵便傳來了郭傑明高亢的聲音,顯得心情很不錯的樣子,“喂,卓少,您老人家有什麽吩咐?”

“吩咐個屁,老郭,你他媽升官了,咋也不通知我一聲?”卓南笑罵道。

“哎呀,卓少,我冤枉呀,您老人家事多時間緊,我這點破事哪敢打擾您啊,不過卓少我還得謝謝您呢,我郭傑明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都得謝謝www。qb5200。Com卓少您啊,沒有您,哪有我啊。”

“行了,少屁話,老郭,問你個事,黃興這個人怎麽樣?”卓南兩眼盯著黃興,對著電話說道。

黃興心裏一驚,卓南什麽意思,電話那頭真的是郭傑明嗎?

郭傑明也有些疑惑,卓南怎麽沒頭沒腦的打聽黃興的事情,難到說黃興得罪卓南了,肯定是這麽回事,便開口道:“卓少,黃興是我B大的師弟,今年剛好五十歲,他能來德慶幹這個市委書記,說實話我也出了點力,人是個老實人,不然的話,怎麽會混到50才幹上正廳呢,卓少,黃興是不是哪裏得罪您了,要不您給我個麵子,這事我先過問一下,要是他不聽我的,你再處理,行不行?”

郭傑明的語氣顯得非常誠懇,卓南微微一笑,對著電話說道:“那好,我給你個麵子,你最好搞定他,不然的話,我就親自處理。”

“卓少,您放心,我現在就打電話給他。”郭傑明急吼吼的說道。

“那好,就這樣吧。”話落,卓南便掛斷了電話。

最多兩三秒鍾,黃興的手機便響了起來,手機響的那一刻,黃興心裏咯噔的跳了一下,連忙掏出手機,一看號碼,果然是郭傑明的電話,接起電話之後,恭敬的說道:“郭省長,您好。”這個時候的郭傑明已經調到南方某省去當副省長了。

“黃興,你這次禍闖大了,知不知道?”郭傑明也沒有半句客氣,直接進入了話題。

沒等黃興回話,郭傑明接著說道:“我告訴你,你得罪了一個叫卓南的年輕人,這個年輕人不是你我,這種層麵的人可以抗衡的,明不明白,說通俗一點,他一個電話,就能摘了你的烏紗帽,剛才他打電話給我了,問了你的情況,我讓他先緩一緩,現在你知道該怎麽做了吧?我告訴你,他怎麽說,你怎麽做,明不明白?”

黃興此刻心裏隻剩下震驚了,郭李兩位副省級的大佬說的話盡然一模一樣,由此可見,這個叫卓南的年輕人,根本不是自己能招惹的,抬起頭看了一眼卓南,見他若無其事的在那裏抽煙,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對著電話說道:“郭省長,我知道了。”

“行,就這樣吧,你靈活機動一點。”話落,郭傑明便掛斷了電話。

黃興收起電話之後,歎了一口氣,此時他的心境和剛才已經天壤之別,這個時候他總算明白,什麽叫做層次,正廳算個屁啊,人家一個電話,就能把你一擼到底,不帶半點猶豫的,走到卓南的麵前,小心翼翼的開口道:“首長,剛才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

市委書記當著現場所有人的麵道歉了,關鍵問題是,這個市委書記剛才還被罵的狗血淋頭,就算要道歉,也得是卓南啊,可現在黃興的道歉,更是讓在場的人明白了卓南的能量。

不過黃興還是耍了一點小聰明,當著這麽多人的麵道歉,如果卓南還是不依不僥不給自己麵子的話,那他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卓南也知道黃興的這點小心思,他不是純粹想要找誰的麻煩,而是要讓他們明白,哪些事不能做,哪些人不能得罪。

跟著黃興過來的其它常委一見黃興被收拾的服服貼貼,剩下的也不敢再有半點輕視,全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準備聆聽卓南的訓話。

卓南冷眼掃了一圈,接著開口問道:“知道,今天我為什麽會在這裏嗎?而且弄出這麽大的動靜,把你也叫過來的原因嗎?”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搖了搖頭。

卓南露出嘲諷般的笑容看向了黃興,黃興明白他是在嘲笑自己剛見麵時說的話,什麽都不知道就要處理人,處理誰啊,怪不得卓南會罵自己。

卓南接著說道:“今天我能在這裏,全是拜這位女士所賜。”話落,卓南伸手指向了周姓中年女人。

常委們的目光旋即也落到了她的身上,周姓中年女人此時的心情別提有多難受了,而常委們臉上全都露出了憤怒的表情。

緊接著,卓南又說道:“而你們之所以出現在這裏,全是拜他所賜。”這一次,卓南手指向了豬頭高迪。

眾常委看到高迪的時候,先是微微一愣,隨即暗自發笑,高迪現在被稱為豬頭一點也不為過。

卓南走到了周姓中年女人的身邊,看了看她,對上卓南的目光,周姓中年女人立刻把頭給低了下來,這時卓南接著開口道:“今天本來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朋友偷了這位女士的錢包,但是真的偷了嗎?你自己說。”

周姓中年女人連忙開口:“首長,沒偷沒偷,是我汙陷你那兩個朋友的。”

卓南擺了擺手說道:“現在不說這個,偷沒偷由警察來調查,但是,我們的警察隊伍裏麵,竟然有以權謀私,走關係開後門,為某些人的私人利益,至法律至道德於不顧,他們憑什麽這麽做,就因為他們是警察,他們頭上戴著大蓋帽嗎?是誰給他的權力這麽做的?是你王健,還是你黃興,都不是,我告訴你們,是人民,是普通老百姓。”

卓南聲色俱厲,罵的一群常委們頭都抬不起來,“但是這個人。”卓南手指著躺在地上的胡隊長,接著說道:“我很好奇他憑借的是什麽,不過後來我知道了。這位周女士的侄女,是高迪副市長的幹女兒,就因為這層關係,他不顧自己的職責和道德,胡亂的聽從這位周女士的指揮,我真的很不明白,胡隊長堂堂一位人民警察,為什麽要聽一個普通女人的話。”

“高副市長,你能告訴我是什麽原因嗎?”卓南轉頭冷冷的問高迪。

高迪此時早己沒有了剛才的囂張,就好像一隻發瘟的雞一樣,沒有半點生氣,聽見卓南問自己,連忙抬起頭來,可是卻回答不上來。

卓南冷哼一聲,轉頭問道:“誰是紀委書記?”

聽到這話,一位高瘦男子連忙出聲道:“首長,我是紀委書記。”

卓南上下打量了一翻,接著開口道:“該怎麽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高瘦男子立刻點頭說道:“首長放心,我知道該怎麽做。”話落,便轉頭對朱源說道:“朱局長,你立刻安排一個單獨的房間出來,請高副市長先進去等著,其餘相關人等,暫時也不要離開。”

高迪一聽這話,就知道自己被了死刑,這年頭做官的誰的屁股能幹淨,隻看人家想不想整你罷了,現在卓南擺明了就是要整死自己,沒事那也是有事。

“卟通”一下跪倒在了卓南的麵前,抱著卓南的大腿哭求道:“首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保證沒有下次了,我保證一定好好教育他們。”

卓南臉上露出一絲厭惡之色,一腳將他踹翻在地,“帶走……”話音一落,兩名戰士架著高迪便往辦公室拖。

這邊再拖,那邊高迪還在喊,“首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次機會。”

“你煩不煩……”“砰”的一聲,身邊的戰士,舉起槍一槍托將高迪給砸暈了。

看著高迪被拖走,一幹常委們心裏的滋味可想而知,從高迪的身上,他們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樣,等回去了,一定要給家裏人敲敲警鍾,做人做事都低調一點,別哪天像高迪這樣惹上了自己不能惹的人,到最後落得如廝下場。

“王健……”卓南叫了一聲,王健立刻湊了上來,“首長有什麽指示?”

“偷錢包這個事情,你讓同誌們好好查一查,我和我的朋友到底有沒有偷這個錢包,一切調查秉公辦理,明不明白?”卓南大聲的說著。

王健連忙應了下來:“首長,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他們好好的調查清楚。”其實他心裏在想,偷錢包這種事情現在都不是主要的,首長隻不過想要一個合理的解釋罷了。

處理完這兩件事,卓南要做的也就做完了,轉頭對蔣團長說道:“帶兄弟們回去吧。”

“是,首長,有什麽事,你就立刻打電話給我。”蔣團長連忙說道。

“行,我知道了。”卓南微笑著點頭。

蔣團長帶著戰士們離開了,這時卓南轉頭對朱源說道:“朱局長,我現在留下來配合你們調查,證明我沒有偷錢包之後,我再離開。”

卓南此言一出,眾人心裏都是大驚,黃興連忙開口道:“首長,這怎麽行,您還是先回去吧,這邊處理好了,我們再過去把詳細情況跟您匯報。”

卓南擺了擺手,不滿的說道:“那怎麽行,現在我也是犯罪嫌疑人,你們怎麽能隨便把犯罪嫌疑人給放了?”

眾人聽了這話,心裏隻有同一個想法:“既想當表子,又要立牌坊。”

不過臉上還是露出了敬佩的神色,拍馬道:“首長以身作則,真是我等之楷模。”

“少他媽扯蛋,都給我滾,以後我要是在德慶再碰上這樣的事,你們全都給我回家種田去吧,滾……”卓南怒罵一聲,眾常委全都像孫子似的縮著腦袋不敢說話。

這時黃興湊了上來,小聲的問道:“首長,不知道您晚上有沒有空,同誌們都想和首長多交流一翻。”

卓南微微一笑說道:“吃飯就不用了,以後你們招子放亮點,我就高興了,要是不知道我是誰,那就多打聽打聽,行了,都走吧。”

眾人見卓南不給麵子,也沒辦法,誰叫自己沒能掏得首長高興呢,現在隻盼首長不要來個秋後算賬,連帶自己的烏紗帽也給拿掉就燒高香了,回去一定要仔細的打聽一下這位大人物的來曆。

既然卓南說要接著調查,朱源也不敢忤了他的意思,派過來給卓南錄口供的小警察,嚇的連話都說不清楚,誰讓剛才南哥把市委常委們給罵的跟孫子一樣,和卓南這樣的人,麵對麵的講話,本身就是一種壓力,小警察這輩子見過的最大領導就是他們局長了,麵對著卓南自然而然的感覺到了無形壓力。

卓南說的什麽,他一個字沒記錄下來,卓南看到這一幕,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接著說道:“我說你蛋定一點行嗎?我剛才說的,你一個字都沒記,還讓你錄個屁的口供啊。”

小警察聽了這話,竟然做出了讓卓南意想不到的事情,“哇”的一下哭了出來,哭喊道:“首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這個工作是找了好多關係,送了好多禮才弄來的,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卓南驚訝的嘴巴足能塞進三個雞蛋,心道:“哥不至於那麽嚇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