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坤武帝
字體:16+-

第一百二十八章

四周的打鬥聲不斷的傳入王林的耳裏,王林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救還是不救?”這是王林在思考的問題。

其實王林也隻有五成把握能救,如果論實力,也許王林會略勝一籌,可問題就是對方的人數多,而且還每個人的實力都在聖者左右,其中有三人已經踏入皇者,這般實力,堪稱強悍。

不但如此,最令他頭疼的是他們之間的配合,隻要是人都能看出他們之間的默契,彼此間的一個眼神就能明白,這該是多少年才能培養出來的啊?他們之間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麽簡單了。

王林現在的優勢就是自己的實力和隱藏之所,隻可惜他對暗殺之術研究的不是很多,隻是懂得一些皮毛,此刻王林有著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唉···,真是沒有辦法啊。

“你們這些小人,縱然老夫今日遭暗算,也要讓你們知道作惡的下場,我一定要拉著你們這群混賬東西。”風尊者此刻正在大殺特殺,雖然他的修為已經降到了皇者,但多年的戰鬥經驗還在幫助他。

另一方,還有十人,他們五五組成一個陣形,這是他們組織的建設者經過不知多少戰鬥而研究出來的陣形,這陣形沒有那麽多的花銷,動作也不美觀,不具有欣賞價值,但就有一個優點,就是實用,這是一套在戰鬥中研究出來的,自然隻有戰鬥才能發揮他最大的優勢。

就如同先前,十人之中修為最高的不過是八級聖者,風尊者還是五級尊者,就在如此差距不等的情況下,風尊者遭到暗算,修為下降到隻有皇者,雖然十人都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但這種戰果無疑是巨大的。

雙方都開始拚命,殺得眼紅。

風尊者:反正我也不可能活著出去了,多殺一個是一個,所以,殺,往死裏殺,大殺特殺。

另一方:如今人手已經缺失,任務很難完成,完不成任務回去依然是找死,還不如殺死風尊者,以此來換取求生的手段,就算再不濟,也不能因為我們,我們的組織遭受連累,隻要我們將風尊者殺了,即便我們戰死,我們的妻兒組織也會照顧的,所以拚了,往死裏拚,照死裏拚。

雙方正是有著不得不殺的理由,所以,戰鬥的殘酷性可想而知,激烈程度也是可想而知。

“你們這群混蛋,有朝一日,老夫定要將你們鬼雲總教給除了。”風尊者越打越鬱悶,雖然雙方大打出手,甚至是拿手絕活都施展了不少,但依舊沒有人員傷亡,他們十人,配合默契,本來是針對一人的攻勢,被十人輕易化解,針對十人的攻勢,那更不用談了。

雖然他以一戰十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看似很厲害,唯有陷入其中的本人才能知道他的無奈與鬱悶,真是憋屈。

“哈哈,風月,你就盡管叫喊吧,不會有人的,就算有,又能怎麽樣呢?你大可放心,你黃泉路不會寂寞的,你可知道你的老朋友已經下去陪你啦?”為首一**笑道。

“哈哈,你們撒謊找個好點的理由行嗎?那老家夥會比我先走嗎?你們在吃奶的時候,他就已經橫走大陸了,他的離火術誰人能敵?”聽到這個,風尊者好像聽到了什麽天大的笑話一般,大笑幾聲道。

“哈哈,你有多少年沒有見過他了?你自己想想吧。”為首人也不多說什麽,隻是一句很簡單的話。

可就是這麽簡單的一句話,讓風尊者的心境全都亂了。

沒錯,已經有十幾年都沒有見過老家夥了,雖然以他們的修為,時間年就如同普通人十幾天一般,很快,但畢竟還是沒有見過,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說的,真的不幸中招啦?

“啊,你這個小人。”風尊者一時出神,沒有想到會被黑衣人偷襲,所以忍不住一聲慘叫。

“哈哈,風尊者修為高深,根本就看不起我們這些小人物,生死較量之時居然還能一心二用,真是佩服啊,佩服。”為首之人再次笑道。

此刻,風尊者自知上當,可是現在已經陷入困局,這麽好的機會,那些人怎麽可能放棄。

一柄冰冷的大刀,揮舞著向風尊者劈來。

風尊者一個強行轉身,恰巧避過大刀,可迎向他的卻是一柄利劍。

本就身受重傷,還再次轉體,如今這一劍看來是難以躲過去了。他的眼中看見了那為首人的譏諷的笑容,似乎再說:“**湖又能怎麽樣?一樣被我玩的團團轉。”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就是一位尊者的最後遺言。

“鐺”

料想之中的鮮血沒有噴撒,而那柄利劍反而落在了地上。

“你們走吧,我不想大開殺戒。”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四周響起,遍布四麵八方,分不清到底出於何處。

此刻,黑衣人一方早就在事發的一瞬間遠離了風尊者,而且還背背相靠,準備迎敵。

“不知道是那位前輩在此,我等是鬼雲的人,如有得罪之處還請前輩多多諒解。”為首之人的目光不斷在四周掃動,想要找出這所謂前輩的藏身之所,可是卻一無所獲。

“不會真的倒黴,遇見了那個老不死在此閉關修煉的吧?”那為首的人也是心驚膽戰,如果真的和他想的一樣,那麽他這群人也隻能全部留在這個地方。

那道蒼老的聲音,似乎在思考著黑衣人的話,停頓一會後才道:“既然你們是鬼雲的人,那你們就走吧,聽聞那老怪已經進入虛境了吧,如有機會,再和他切磋切磋。”最後一句似乎在說些什麽,又似乎在自言自語。

“敢問前輩高名。”為首人聽完後有些心裏打鼓了,“老怪”,整個鬼雲總的精神支柱,鬼雲的宗主,居然在這位不知名的前輩中成了老怪,如果換個人聽到後估計要拚命了。不過既然他敢這麽稱呼他們的宗主,自然與宗主認識,而且聽他的口氣,似乎今天能離去也是因為宗主的原因。

就在黑衣人茫然時,風尊者也是詫異,怎麽回事?這到底是誰?似乎自己也不認識這位前輩啊。他為什麽要幫我,難道我的人品就那麽好。

這就是風尊者的心聲。

“嗬嗬,山野之名,不足為道,算了。”蒼老的聲音再次傳老。

“你們走吧,我不想為難你們了,這個小子我暫時要保他,你們回去照實稟報就可以了,當年那戰還沒有結束,隻要有機會我還會去得。”

“可,前輩,這位風月,他可是······”

“再廢話一句,我就親自送你們出去。”蒼老的聲音中明顯有著一絲的不耐煩。

“前輩···”

“再說一句廢話,我就直接滅了你們,省的在那裏無聊。”

蒼老的聲音已經充滿了殺氣,看來差不多已經到了他的極限。

“這,那好吧。”雖然為首者說的是離開,可他一個眼神,那些人立馬就知道該做些什麽。

“哼,在我麵前耍把戲,你們還差的遠呢?”

原本展開行動的一批人,被這雷鳴般的響聲,驚醒了。

這個蒼老聲音的扮演著就是王林,當他聽到離火術之時,心中就有激動,後者幹脆就直接出手相助,離火術可是自己徐爺爺的,這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且自己還在研究當中。

原本四周的打鬥聲不斷的傳入王林的耳裏,王林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救還是不救?”這是王林在思考的問題。

其實王林也隻有五成把握能救,如果論實力,也許王林會略勝一籌,可問題就是對方的人數多,而且還每個人的實力都在聖者左右,其中有三人已經踏入皇者,這般實力,堪稱強悍。

不但如此,最令他頭疼的是他們之間的配合,隻要是人都能看出他們之間的默契,彼此間的一個眼神就能明白,這該是多少年才能培養出來的啊?他們之間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麽簡單了。

王林現在的優勢就是自己的實力和隱藏之所,隻可惜他對暗殺之術研究的不是很多,隻是懂得一些皮毛,此刻王林有著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唉···,真是沒有辦法啊。

“你們這些小人,縱然老夫今日遭暗算,也要讓你們知道作惡的下場,我一定要拉著你們這群混賬東西。”風尊者此刻正在大殺特殺,雖然他的修為已經降到了皇者,但多年的戰鬥經驗還在幫助他。

另一方,還有十人,他們五五組成一個陣形,這是他們組織的建設者經過不知多少戰鬥而研究出來的陣形,這陣形沒有那麽多的花銷,動作也不美觀,不具有欣賞價值,但就有一個優點,就是實用,這是一套在戰鬥中研究出來的,自然隻有戰鬥才能發揮他最大的優勢。

就如同先前,十人之中修為最高的不過是八級聖者,風尊者還是五級尊者,就在如此差距不等的情況下,風尊者遭到暗算,修為下降到隻有皇者,雖然十人都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但這種戰果無疑是巨大的。

雙方都開始拚命,殺得眼紅。

風尊者:反正我也不可能活著出去了,多殺一個是一個,所以,殺,往死裏殺,大殺特殺。

另一方:如今人手已經缺失,任務很難完成,完不成任務回去依然是找死,還不如殺死風尊者,以此來換取求生的手段,就算再不濟,也不能因為我們,我們的組織遭受連累,隻要我們將風尊者殺了,即便我們戰死,我們的妻兒組織也會照顧的,所以拚了,往死裏拚,照死裏拚。

雙方正是有著不得不殺的理由,所以,戰鬥的殘酷性可想而知,激烈程度也是可想而知。

“你們這群混蛋,有朝一日,老夫定要將你們鬼雲總教給除了。”風尊者越打越鬱悶,雖然雙方大打出手,甚至是拿手絕活都施展了不少,但依舊沒有人員傷亡,他們十人,配合默契,本來是針對一人的攻勢,被十人輕易化解,針對十人的攻勢,那更不用談了。

雖然他以一戰十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看似很厲害,唯有陷入其中的本人才能知道他的無奈與鬱悶,真是憋屈。

“哈哈,風月,你就盡管叫喊吧,不會有人的,就算有,又能怎麽樣呢?你大可放心,你黃泉路不會寂寞的,你可知道你的老朋友已經下去陪你啦?”為首一**笑道。

“哈哈,你們撒謊找個好點的理由行嗎?那老家夥會比我先走嗎?你們在吃奶的時候,他就已經橫走大陸了,他的離火術誰人能敵?”聽到這個,風尊者好像聽到了什麽天大的笑話一般,大笑幾聲道。

“哈哈,你有多少年沒有見過他了?你自己想想吧。”為首人也不多說什麽,隻是一句很簡單的話。

可就是這麽簡單的一句話,讓風尊者的心境全都亂了。

沒錯,已經有十幾年都沒有見過老家夥了,雖然以他們的修為,時間年就如同普通人十幾天一般,很快,但畢竟還是沒有見過,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說的,真的不幸中招啦?

“啊,你這個小人。”風尊者一時出神,沒有想到會被黑衣人偷襲,所以忍不住一聲慘叫。

“哈哈,風尊者修為高深,根本就看不起我們這些小人物,生死較量之時居然還能一心二用,真是佩服啊,佩服。”為首之人再次笑道。

此刻,風尊者自知上當,可是現在已經陷入困局,這麽好的機會,那些人怎麽可能放棄。

一柄冰冷的大刀,揮舞著向風尊者劈來。

風尊者一個強行轉身,恰巧避過大刀,可迎向他的卻是一柄利劍。

本就身受重傷,還再次轉體,如今這一劍看來是難以躲過去了。他的眼中看見了那為首人的譏諷的笑容,似乎再說:“**湖又能怎麽樣?一樣被我玩的團團轉。”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就是一位尊者的最後遺言。

“鐺”

料想之中的鮮血沒有噴撒,而那柄利劍反而落在了地上。

“你們走吧,我不想大開殺戒。”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四周響起,遍布四麵八方,分不清到底出於何處。

此刻,黑衣人一方早就在事發的一瞬間遠離了風尊者,而且還背背相靠,準備迎敵。

“不知道是那位前輩在此,我等是鬼雲的人,如有得罪之處還請前輩多多諒解。”為首之人的目光不斷在四周掃動,想要找出這所謂前輩的藏身之所,可是卻一無所獲。

“不會真的倒黴,遇見了那個老不死在此閉關修煉的吧?”那為首的人也是心驚膽戰,如果真的和他想的一樣,那麽他這群人也隻能全部留在這個地方。

那道蒼老的聲音,似乎在思考著黑衣人的話,停頓一會後才道:“既然你們是鬼雲的人,那你們就走吧,聽聞那老怪已經進入虛境了吧,如有機會,再和他切磋切磋。”最後一句似乎在說些什麽,又似乎在自言自語。

“敢問前輩高名。”為首人聽完後有些心裏打鼓了,“老怪”,整個鬼雲總的精神支柱,鬼雲的宗主,居然在這位不知名的前輩中成了老怪,如果換個人聽到後估計要拚命了。不過既然他敢這麽稱呼他們的宗主,自然與宗主認識,而且聽他的口氣,似乎今天能離去也是因為宗主的原因。

就在黑衣人茫然時,風尊者也是詫異,怎麽回事?這到底是誰?似乎自己也不認識這位前輩啊。他為什麽要幫我,難道我的人品就那麽好。

這就是風尊者的心聲。

“嗬嗬,山野之名,不足為道,算了。”蒼老的聲音再次傳老。

“你們走吧,我不想為難你們了,這個小子我暫時要保他,你們回去照實稟報就可以了,當年那戰還沒有結束,隻要有機會我還會去得。”

“可,前輩,這位風月,他可是······”

“再廢話一句,我就親自送你們出去。”蒼老的聲音中明顯有著一絲的不耐煩。

“前輩···”

“再說一句廢話,我就直接滅了你們,省的在那裏無聊。”

蒼老的聲音已經充滿了殺氣,看來差不多已經到了他的極限。

“這,那好吧。”雖然為首者說的是離開,可他一個眼神,那些人立馬就知道該做些什麽。

“哼,在我麵前耍把戲,你們還差的遠呢?”

原本展開行動的一批人,被這雷鳴般的響聲,驚醒了。

這個蒼老聲音的扮演著就是王林,當他聽到離火術之時,心中就有激動,後者幹脆就直接出手相助,離火術可是自己徐爺爺的,這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且自己還在研究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