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坤武帝
字體:16+-

第一百八十七章 故人相見

大廳內,沒有幾人再敢說話,看來今天的秦墨給陸家人好好的上了一課。

“小妹啊,你就別看你哥了,我慘了。”那青年男子將頭深深地低下去,不過他依然可以感覺到自己小妹在看他。

“嗬嗬,隻是看看大哥別訓是什麽樣子罷了。”陸玉也是輕聲的笑了笑,可以看出,他們兄妹的關係還是很好的。

“對了,父親,此次我們運送的東西為何秦家人會知道?而且還派了五位皇者,還有為何我發出的求救信號會變長迎接信號?”突然,陸玉正色的問道。

她的問題一出,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她,五位皇者,那是什麽概念,就算是他們秦家一口氣拿出這麽多的高手,恐怕也需要不少的魄力吧。

“那小妹你沒事吧?怎麽回來的?”本來低頭的青年突然抬起了頭,擔心的問道。

“放心吧,我沒事,我的運氣非常好,即便是秦自出來了,我依然回來了,我們碰見了一位高人,是他出手救了我們。”說這話時,陸玉很明顯的將頭轉向在場的一位老者。

此人一身青衣,而且還留著一撮小胡子,看起來比較有特點。

“那真是我們陸家的福氣,看來是天佑我們陸家啊。”那名青衣老者顯得興奮道。

“二長老說的沒錯,隻是不知道二長老心中作何感想呢?來人,將那五人帶上來。”說完,陸玉厲聲道,隨後那五名秦家的皇者就被人綁了進來。

“果然是五位皇者,當真是好手筆啊。”當五位皇者被推了進來,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真的沒法想象是什麽樣的高人才能有這般神通。

就連那陸豪衝也是有些震驚,不過旋即便是濃濃的恨意。

“秦家,好一個秦家,秦自,看來你們秦家人還真是不錯啊。”陸豪衝的語氣越來越冷,熟知他的人都知道,此刻他是真的發怒了,而秦自就是其中一個。

“陸豪衝,你別得意,早晚,你們陸家會是我們秦家的。”秦自也不會哀求什麽,他一生從未彎過腰,低過頭,即便是他的大哥也是一樣,所以,想要他認錯,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慢”

就在陸豪衝想要殺了他們之時,陸玉突然出手製止了。

“嗯?玉兒,你這是幹什麽?別攔我,我要殺了他們。”陸豪衝急忙拉開陸玉,而陸玉卻笑了。

眾人不解,所有人都不解,包括她的父親。

“父親,此等小事,需要你動手嗎?殺雞焉用牛刀,對付這等人,我想二長老會比較在行,早就聽聞二長老的審訊功夫是一流的,我想知道一點事情,還請二長老好好的審訊。”

“我想為了家族,二長老一定會同意的,對吧?”

陸玉笑著看了看青衣長老,在場的所有人都悶不作聲,很早之前陸玉和二長老就不對路,而且陸玉很早便說過二長老是奸細,但是沒有人相信,所以,陸玉便會借一切機會證明她所言非虛。

“嗬嗬,很久沒動過手了,就是不知道會怎麽樣,要是一不留神下手重了怎麽辦?隻要小姐和族長二人不怕我將五人整死了,那就放心的交給我吧。”

二長老說完話就看向了陸豪衝,故意將陸玉的名字放在了陸豪衝的前麵,就是想說,這件事到底是誰在做主?是你族長還是你的女兒。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其中的意味也是很明白,大家都在等待著陸豪衝的回答。

“此五人關係甚大,如今秦家想侵占我們陸家,如果我們隻是坐以待斃,那隻能是死路一條,這件事就這麽辦吧,各位一定會以大局為重的,是不是?”他也鎮定的看向二長老。

“謹遵族長吩咐。”二長老恭敬道。

“我一定好好好的感謝那個高人,不知道是否有緣一見。”陸豪衝對於女兒的救命恩人自然不敢懈怠。

“父親,那高人也隻是路過,他是看不慣以多欺少而已,他還說,他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為奸為鼠之輩。”其實,陸玉也很想光明正大的將王林介紹出來,隻是陸家有了奸細,他不能就這麽將我王林給賣了。

“奧,那真是遺憾了。”

“不過沒關係,因為那前輩有急事先離開了,不過他的三個弟子都在我這,被我請來了,他們現在就在接待處。”陸玉自然不會擔心有那個人會說王林就是那個高人,因為善後工作是陸丹做的,也許陸丹這人比較怪異,但他的辦事能力還是沒有話說的,這也是為何他受到重用的原因。

······接待處,王林三人正在談論著什麽。

“大哥,你說那個陸丹如何?”小白問道,為何問起陸丹,他們二人心中都有數。

“小白,你問什麽不好,問那個人妖幹嘛?”周夢不解道,一想起那個陸丹,我滴個神啊,汗毛都豎起來了。

“嗬嗬,周姐,這我就不說了,你還是聽聽大哥的解釋吧。”小白微微一笑,又將難題拋給了王林。

這才是真正的善後工作啊。

“周姐,是這樣的,你覺得陸丹是不是很嘔心?看見他就覺得很討厭?”王林問道。

周夢自然點了點頭,心道:這還需要問嗎?

“那你就上當了。”王林也是笑道。

“額?上當了?怎麽回事?”

“你個大家族的人有多少,像這種年輕的人又有多少,他能夠混到今天這種地步,我想地位肯定不低,那他憑什麽呢?憑他會偽裝,會很好的偽裝,他那種姿態就是一種偽裝,讓的就是你厭惡他,討厭他,覺得嘔心,這樣他才達到了目的,這麽說,你可明白?”

王林這麽一說,周夢猛然的驚醒,原來如此啊,她一開始還沒有明白,為何這麽大的家族會派一個不男不女的人妖過來,原來這人妖如此的厲害。

“有人來了,看來是來看我們的。”小白突然笑道。

果然,沒過多久,三人就出現在王林的身邊。

王林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第一個是陸玉,他自然是知曉的,第二個男子無形中有種氣勢,想來一定是位居上位的人,除了族長還會有誰呢?第三個是一個青年,這個···王林看向那青年時,立馬震驚了,於此同時,那個青年也是睜大眼睛看著王林。

“陸仟學長?”

“王林學弟?”

二人異口同聲道。

“額?你們認識?”這次是陸玉驚訝了,她怎麽也沒有想到,他這個大哥居然會和這麽一位強者相交。旋即再一想。立刻反應了過來道:“你也是萊雅學院的?”

“嗬嗬,沒錯,在學院內,陸仟學長對我那是很照顧,至今都銘記在心啊。”王林也是笑了笑,他可是還清楚的記得,當初入院選拔可是陸仟幫他把關的。

“嗬嗬,學弟說笑了,當初入院選拔之時便以武者的實力,在我手中走了二十個回合,要說照顧你,我怕是做不到了。”陸仟也是笑了笑,他也是沒有想到,自己小妹口中的高手就是自己的學弟,當真是世事難料啊。

也許陸玉會對著所有人說謊,但對他的大哥,從來沒有什麽隱瞞,這次也不會例外。

“王林,我為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小妹,我就不多說了,我想你們有了了解,這位呢,就是我的父親,也是這陸家的族長。”

“陸族長,好。”王林三人恭敬地喊了一聲,畢竟還要在這裏休息一段時間,對人怎麽說也要禮貌些啊。

“嗬嗬,你們既救了玉兒一命,又與仟兒是同窗,那就叫我一聲伯父吧,陸族長,太過生疏了。”陸豪衝也是笑了笑,他也是知道擊敗五位皇者的就是眼前這個年輕人,他在這個年輕人麵前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感覺,而且當他看向另一位白衣男子是,此感覺也是越來越重。

“哎~~也許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吧。”他心中這般想著,一個變態就好了,兩個變態,而且一個比一個年輕,這怎麽看都不像啊。

“嗬嗬,伯父好。”王林三人也是笑了笑,不再說些什麽。

“你身旁的兩位是誰啊?”陸仟見到了熟人也不免多說了幾句。

“嗬嗬,瞧我這記性,隻顧著說話了,這是我弟弟,王白,以後喊他小白就可以了,這位呢?額,這位···”當王林介紹到周夢時,突然不知道該怎麽說了,說是自己的仆人,那也太讓人寒心了,說是自己的情人,那不可能啊,說是自己的姐姐,自己都不信啊。

“奧~~我懂,我懂。”陸仟突然道。

王林鬱悶了,我還沒有介紹呢,你就懂了,你懂什麽?我都沒懂。

“嗯,這是我的周姐,一路上幫了我很多。”王林最後隻能這般道。

“我早就知道了,不用解釋,不需要解釋。”陸仟繼續道,一副我什麽都知道的模樣,王林見後,突然發現,自己的這個學長怎麽變了。

這裏都是年輕人,陸豪衝自然就退了回去,留下五人慢慢的暢談。

······一夜未眠,陸仟算是服了小白,他怎麽什麽事都知道,還那麽的熟悉,他在學院內的事,小白知道的已經差不多了,而且還不時的在他老妹麵前爆料,他,多次想走,但,沒有成功。

沒辦法,這一夜,歡聲笑語不斷,當然了這裏麵沒有陸仟。

······三天後,吉元城傳聞道。

“陸家不願抗魔,反將想聯合抗磨的秦家趕了出來,而且五位皇者也被他們扣押拷打。”

一時間,陸家上下,紛紛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