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坤武帝
字體:16+-

第兩百二十九章 示威

數十道身影快速的衝向洞府,他們急速的動作泄露了他們心中的激動。

衝在最前麵的自然是風裏刀,紅袍老者還有一個黑袍人,他們三人就是這些人當中實力最強的,風裏刀和紅袍老者乃是五級尊者,而黑袍人已經達到了六級尊者,實力之強,非同凡響。

韓楓譏笑的看了這些人一眼,臉上摸過一絲高深莫測的微笑。

王林二人自然是在空中看著這一切,對於十分了解的韓楓的王林而言,他知道這笑容絕對是危險的前兆。

果不其然。

“額?”

“快逃”

“大家快逃”

最前方的三人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勁,本能往高空飛去,口中還不斷的叫喊著。

就在他們三人改變方向的下一瞬間,一道轟鳴聲突然響起“擅入洞府者,死”

而後便是一道綠光,如同翡翠般的綠色,青翠欲滴。

“啊~~”

“不,啊~~”

······身後一道道慘叫聲不斷響起,一道亮眼的了綠色,卻是死亡的前兆,光線猶如一柄利劍,直直的射出,貫穿了不止多少人。

“轟”

此綠光最後擊中了一座高山,毫無疑問,也是朝著遠方繼續射去,不知會停留在何方。

一瞬間,與綠光同線的人已經全部喪命,鮮血灑濺在空中,幾道人影帶著恐懼的眼神,從空中落了下來,先前他們還在想著如何獲得虛境強者的傳承,自己從此之後變得多麽的強大,他們還有多少事情沒有做······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成為了泡影,如今已是身死人亡。

幸存者個個都是大冒亡魂,幸虧隻是一條線上,若是稍有點麵積,他們這裏能夠存活下來的不過是十之一二。

那最早逃離的三人望著後麵不知死活往前衝的人,心中也是膽顫,他們自己很清楚,若是他們再慢一步,也就和地下的屍體沒有區別了。

如此一來,一時間大家都停留在空中,不知如何是好。

王林二人見狀也是膽寒,他知道,若是換成自己,也隻有死亡的份,絕對不會出現第二種結果,心中道:“還好,有這些人做了替死鬼,要是自己魯莽衝了進去,那真是找死了,娘的,玉虛子,你也太坑了,有這種威力的防守你也不說一聲,媽的,回去再找你算賬。”王林心中大罵玉虛子,這可不是過家家,要是自己稍微魯莽一點,自己真的就躺在這了。

此刻的玉虛子也是睜大了雙眼,有種不敢置信的味道。

“真是沒有想到啊,居然會有還有這等事,先前那擊,恐怕也是隻有達到虛境才能使用的出來吧。”玉虛子也是叫苦啊,看了這洞府沒有那麽的簡單,除了一個大陣鎮守外,居然還有這等手段,想來裏麵肯定有些好東西,無意間,玉虛子居然也想去裏麵看看。

這攻擊對付尊者還可以,要是麵對虛境強者,那就沒有什麽了不起了。

同一時間,徐老也是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感到震驚,不過一向喜歡熱鬧的他,心中也是有些期待,他也想看看這洞府之中到底有何了不起的地方。

······“小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出身的是風裏刀,他看著大家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心中有些難受,這種感覺他也是在親身體會,他們大老遠的跑來,就是為了這個洞府,而且還是那個神秘人物告訴他的,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過來看看,沒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但現在呢?

你敢進嗎?不敢,有先前的教訓,誰敢,要是在出現一道死亡綠光,怎麽辦?不進,要是不進那豈不是白白的看著,他們辛苦的跑來啥都沒有,心中怎麽可能甘心。

這就如同一個饑餓的人看見了一隻雞,但卻怎麽也得不到,那種感覺,十分的難受。

既然難受,自然就要有人承擔這難受的後果,很顯然,風裏刀看見了韓楓,他認為這一切都是由他引起的,如果不是他的退步,他們怎麽可能就往前衝,如果不是他不說,他們這些人又怎麽會死,如果不是他···人真是一個很奇怪的動物,或者說人的心理是難以捉摸的,看著有人和自己搶東西了,他不論用什麽手段都要讓對方退出,但過程中自己一旦出現了什麽不好的情況,肯定先是抱怨別人,怪別人怎麽樣,而後才會想起自己。

此言一出,完全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剛才的數十人心中本來就很鬱悶,也很難受,現在這次成功的轉嫁,大家的目光自然也就齊聚在韓楓等人的身上。

“嗬嗬,你可真會說笑,我們千辛萬苦破了大陣,結果你們強勢而來,說什麽也要進去,我們退步了,讓你們先進,怎麽現在又來找我了?是不是認為我這邊勢單力薄?“韓楓突然笑了,很可笑,有種說不說出的感覺。

韓楓的回答讓所有人愣了愣,黑袍人突然道:”小子,你說的不錯,我們是強勢了,不但剛才要強勢,現在同樣要,你們幾個先進去看看,如果沒有問題給我出來,聽清楚沒有。”

“這算什麽?威脅我?還是欺負我”韓楓玩味的看著黑袍人,報臂於胸前。

“嗬嗬,你可以這麽理解,我不反對,如果今天你比我厲害,我也很願意,隻是可惜”說到這,黑袍人輕蔑的看著韓楓,隨即似笑非笑道:“你還差的很遠。”

“混賬東西,你算個什麽”

“殿下,讓我去會會他,看他到底有多麽厲害。”

“殿下,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別攔著我們。”

······韓楓的手下個個氣憤,個個都願意出手,幫韓楓去探探虛實。

可是,韓楓攔住了,此刻韓楓的臉色很平靜,像是什麽事也沒有發生過,隻是熟悉他的人才知道,這才是他的可怕之處,他將自己的那份憤怒藏在了心裏,適時的表露顯露出來,不過那時,你絕對是陷入了天大的麻煩之中,甚至可能會喪命。

正應了那句話,曾經有一人問:“若是有一人打我,罵我,辱我,蔑我,欺我,謗我,我當如何?”

另一人回答道:“那便避他,忍他,讓他,躲他,離他,不理會他,有時間便報複他”

黑袍人怔了怔,殿下這個詞,貌似隻有很有地位的人才這般稱呼吧,而且還是一個極為厲害的宗門才會有這般的等級劃分,隱隱間,他也是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既然如此,你們便進去吧,我想這個不用我教了吧。”一旁的許多人都附和著。

他們這些人雖然以黑袍三人為頭,但有一點,他們都是自由的,而且他們都有著各自的驕傲,畢竟這裏最弱的都是五級皇者,他們也是接到了一位神秘人的通知。

韓楓聞言,臉色徹底的鐵青了,他知道今天要是不表示些什麽,恐怕他們是不可能避過這劫了。

“你們確定讓我們先進去?”韓楓再次問答。

他的眼神並沒有看向黑袍人三人,而是剛剛說話的那幾人。

他知道,一般的強者都有強者的威嚴,有著強者應有的驕傲,如果他的眼神看向黑袍三人,那就是在挑釁,裸的挑釁,強者的尊嚴是不容挑釁的。

“沒錯,怎麽了?難道你們不服嗎?”那幾人譏笑道。他們心中想的很好,他們幾人絕對不相信韓楓會動手,雖說韓楓那邊的實力不弱,有一個高級尊者,但他們這邊可是有三個高級尊者,任誰都不會這般。

可是,他想的太多了。

韓楓的臉色漸漸的冰冷下來,旋即示意了身邊的那位尊者,閃電般出手。

此刻,他尊者的實力暴露無疑。

“好膽色。”風裏刀臉色微變,雖然他看那幾人也是很瞬間,但畢竟此刻他們在同一個陣營,而現在的韓楓出手了,那就是對他們的挑戰。

風裏刀的大喝,並沒有影響韓楓絲毫,甚至不躲不避,他的目標很簡單,就是先前那幾人,那幾個皇者,韓楓很有信心這幾人根本就不可能接受他一擊。

“我殿下做事,又豈是你所能阻攔的。”韓楓身後的那位尊者也是快速的出手,或者說是早就準備好了出手,剛才韓楓在動手之前就像他示意了,他的任務就是拖延住那三人,為韓楓贏得短暫的時間,所以他的真氣在那時就全身運轉,隨時準備著。

風裏刀怎麽也沒有想到,他的喝聲不斷沒有令韓楓停止動作,反而得來了一位高級尊者的攻擊。

“媽的,混賬”

風裏刀也是無奈,隻能放棄對韓楓的攻擊,轉而對向那位尊者。

“彭”“彭”

兩道聲響很快就響起,第一聲,風裏刀和那位尊者不相上下,雙方全都後退數步,而第二聲,則是血濺半空,拋灑了一地,韓楓完勝,那幾人帶著震驚的目光,消失了,連個屍體都沒有留下。

從出手到結束,說起來比較複雜,其實都是眨眼的事,以至於紅袍老者和黑袍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好,好,好,真是不錯,有膽有識,真是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