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坤武帝
字體:16+-

第兩百三十章 危機轉移

韓楓的快速反擊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這也令的黑袍者脫口就是三個好字。

“嗬嗬,你真是過獎了,我想這幾個人渣還是我親自動手比較好,就不勞駕你了。”韓楓微微一笑,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很和煦,仿佛與他對話的是多年不見的好友,而非什麽敵人。

“他們是不是人渣還不是你能說的算的,今天我就要為他們討一個說法。”黑袍人義憤的抖了抖衣袖,他周身的空氣仿佛都發生了變化。

“老黑,小心點。”與黑袍人在一起的紅袍老者和風裏刀自然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前者的情緒變化不由的低聲提醒道,當然了,二人並不是讓黑袍人小心韓楓的實力而是背景,他們都是**湖了,當然明白殿下後是什麽含義,一般的勢力又怎麽能有這樣的稱謂,就連玉虛門這等強大的宗門都不見什麽殿下。

“嗬嗬,討一個說法?真是可笑,原來在你們的眼裏還有說法啊,之前被你們逼的我做出退步,誰來給我一個說法啊?”韓楓爭鋒相對道,聲音已經變得十分的冷漠,此刻他已經用秘法通知了莫峰他們,或者說談不上通知,雖然他們看不見,但是可以聽見,要不是為了大局著想,恐怕莫峰與華風都要上去與這些人拚命了。而韓楓的目的就讓他們在千鈞一發之際出手,讓那三人措手不及。

對方雖然看起來人多,但真正起著決定性作用的卻是那三人,風裏刀,紅袍老者,黑袍人。

至於另外兩個尊者,那就不談了,可以直接忽略的,一個一級尊者,一個二級尊者,也許在別人看來實力很強了,隻可惜,此刻卻隻能當成輔助,在旁邊呆著吧。

“你也想要說法?嘿嘿,那我們互相討教討教吧。”黑袍人怪笑道,說話間,空中的波動已經越來越大。

“嗬嗬,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還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想清楚些,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讓我和我的人留在這裏,不然,後果你是知道的,即便你是埋在黑袍下的,也會將你抓出來,別忘了,你們那些人知道你的可不知一人吧。”韓楓嘴上說的很簡單,其實心裏也是十分的緊張,心道:“他娘的,你可千萬別犯傻啊,不然真的就不好了。”

如果事情真的發展到非戰不可的地步,那麽他們三兄弟肯定會有所傷亡,不但如此,還有兩位五級尊者也會因為掩護他們撤離出現一死一傷的情況,而且這還是最好得結果,至於那些高級皇者就不用談了,根本就屬於炮灰級別了。

而且就算他們能夠活著回去,日子也會十分的難受,畢竟殿下可不止他一個,本來他們彼此間就是競爭關係,若是這一旦要戰,那麽就意味著自己的力量要減少,也就意味著給自己的競爭者提供了更多的優勢,至此,雖然他的命保住了,但以後的日子也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從根本上說,韓楓是不希望動武的,但是這點你不能表現出來,所以他也要裝的有底氣些,隻有這樣,才能讓對方摸不到虛實。

黑袍人聞言,眼中有著一股的猶豫閃過,其實他與這些人也不是很熟悉,或者說隻有風裏刀和紅袍老者才有點交情,自己可能為了幾個不相幹的人得罪一個不知那裏的大勢力嗎?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的要動手,就如同韓楓所說的那樣,有十足的把握將他們留下,除此之外,還要保證其他人不能走漏半點風聲,相比較前麵一個,後者更加的困難。

可是自己的目的又是什麽呢?黑袍人不禁反問自己一句,他的回答很幹脆,這次就是為了虛境強者的傳承。

而要進去洞府之中,當前要解決的問題就是那道綠色光線。若要是戰鬥,這裏的人員量將會大量的減少,這點顯然不是他想要看見的。

······轉念間,黑袍人的思緒百轉千回,不過眼下該如何呢?自己的狠話已經放了出去,現在要是停手,讓一些不知內情的人該如何想。

一時間也是覺得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韓楓的眼光是多麽的毒辣,一眼就看出了黑袍人的猶豫和尷尬之色,適時的開口道:“若是你這次放手,我相信你一定會覺得很值,你們跑到這的目的是什麽?隻是為了和我們戰鬥嗎?我想絕對不是,而是為了虛境強者的洞府,這點是大家心知肚明的。隻要你願意停手,我就有辦法讓你們進去。”

不得不說,韓楓的話很有作用,這不僅僅是對黑袍人了,恐怕任何一人都是如此。

“奧?若真有好辦法,我就放了你們,不但如此,而且還讓你們一起進去,給你們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黑袍人也是饒有興致的看了看韓楓,這也是他第一次正眼看韓楓。

他也算是明白為什麽韓楓能夠當成殿下了,單論這心智,就絕對是夠混了,更別談如今的實力了。

“辦法很簡單,那就是將那道綠光的根源部分找出來”

“怎麽找?”

“那就是讓他們進去看看唄”韓楓看著空中大量的皇者,淡淡道。

“豈有此理”

“混賬東西”

“媽的,小心老子扒了你的皮”

······不用想也能知道,韓楓的話已經引起了皇者的共怒。

不過對於這些人的怒氣,王林絲毫沒有在意,隻是靜靜的看了黑袍人三人一眼,旋即不緊不慢的解釋道:“先前那道綠光我們也看見過了,威力十分的巨大,即便是合我們眾人之力,也難以將不可能將其阻擋,現在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這綠光隻是對付進入洞府中的人,很顯然是那位虛境強者留下的某種防禦手段,同樣,要發起這等攻擊手段,所需要的能量肯定很多,不可能是無限次發起。”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去試,消耗這種攻擊的能量,隻要能夠達到我們能夠齊手抵禦時就可以了。”

“更何況,虛境強者的洞府又豈是隨便一個人能夠進去的,既然不能進,那倒不如幫一個忙吧。”

說這段話時,韓楓的目光始終盯著黑袍人三人,這裏,他們才是主角,當然了,這隻是暫時的,韓楓可是還記得先前的舊賬呢。

此刻,場中的氣憤十分的怪異,居然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齊聚黑袍人三人身上。

躲藏起來的王林和小白聽後也是暗暗道:“這韓楓,果然夠狠,心智,實力,狠辣,一樣不少啊,也隻有這樣才會有所作為吧”

韓楓的表現越出色,王林的心中就更加堅信要鏟除此人,越快越好,不然以後還不知變得如何。

畢竟,韓楓和王林二人可是有著殺父滅族的生死大仇。

一想到這些,王林和小白也是加緊了工作,他們可是要找到其他人的所在地,隻是現在,他們根本就是一無所獲。

他們不敢用神識查探,要是一不小心被發現,估計憑借韓楓的一張嘴,估計就能令這些人群起而攻他了。

······“真不愧是帝王的後代,真是夠膽魄”徐老也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他雖然喜歡和平,不崇尚無力,但有一點是必須要記住的,你的退步,在別人看來就是害怕,對於欺負比自己弱小的人一向是他們的本性,因為他們被欺負過,因為整個大陸都是在過著這種生活。

這就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最好詮釋。

······“這人還真是夠狠的,不過也隻有這種人才能成事吧,難怪魔教會興起啊。”玉虛子一時間也是感慨萬千,他自然知道韓楓是魔教的人,可是他沒有想到,隨便一個殿下居然就比他們門內的葉劍要強上許多,論年齡,二人相仿,更確切的說,是葉劍還要年長韓楓幾歲,但前者實力卻是遠遠的落後與後者。

論心智和手段,玉虛子根本就無法作比較,不是玉虛子無法分辨孰強孰弱,而是葉劍和韓楓根本就不再同一個層次,葉劍那是小打小鬧,勾心鬥角,那隻是小聰明,而韓楓呢?危難現與錢,不動聲色,憑借著自己的果敢和智謀,化險為夷,這才是大智慧啊。

一想到這些,隻能哀歎一聲。心中也是有了某種決定。

······如今的焦點確信是黑袍人無疑,不過這對於後者來說,貌似不是什麽好事。

這麽多雙眼睛看著自己,心中很難受,遲遲道:“還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這種方法是最好的。若是可以你點頭,我來做。”韓楓也是沒有任何的猶豫,很直接的道。

就這樣,黑袍人輕輕的點了點頭。

嘩一瞬間,所有人都**了。

“去他媽的,老子不去了,什麽虛境傳承,老子不要了。”

“對,都是些什麽東西,我們走”又是一人招呼自己周圍的人說道。

······很快,所有的皇者都準備動身離去,虛境強者的傳承固然很好,但前提也是有命享用才行。這點道理,他們還是知道的。

“各位,既然來了,何必要走呢?更何況,你們能走的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