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殤:玲瓏美妃不可棄
字體:16+-

第290章 殊死搏鬥

周瑜蔚藍看著刀疤,覺得心中的不安和奇怪的感情更加的多了起來。但是此時的顧衍生卻是好像絲毫都沒有任何的想法和感覺一般。

既然風娘一時半會也醒不過來,再加上因為這樣的事情,周瑜蔚藍和顧衍生其實也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胃口,於是他們三個人此時便是靜默著發呆,坐了會兒之後,刀疤似乎還是有些擔心風娘,於是又起身去看風娘,然後非常細心的幫風娘將臉上的汗珠擦掉。

其實顧衍生和周瑜蔚藍也都是知道一直以來想必刀疤對風娘應該一直都是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情愫在裏麵的,隻是風娘一直都是喜歡著顧衍生的,所以想必刀疤對風娘的好也不過是一直都是這樣的默默地付出罷了。

其實有時候周瑜蔚藍覺得刀疤在風娘的麵前應該也是屬於一個非常的溫情的男子的吧,世界上的事情想必也是大概都是這樣的,很多時候,即便是再厲害和冷峻的男子,在自己心愛的女子的麵前,依舊會展現自己全部的溫情出來的。

在他們各自都想著一些心事的時候,顧衍生突然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然後顧衍生突然目光看向四周,此時的顧衍生眼中的那些光芒不禁的讓周瑜蔚藍都感到了有些許的害怕和奇怪。

因為她真的很少看見過顧衍生這個樣子的狀態的,但是如今的顧衍生卻警覺的就好像是一匹狼一般。周瑜蔚藍見顧衍生這樣,於是自己也便馬上就跟著顧衍生慢慢的站了起來。

顧衍生看了周瑜蔚藍一眼,但是目光仍舊是淡淡的掃視著四周,突然間,顧衍生同周瑜蔚藍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周瑜蔚藍也是被顧衍生這樣突如其來的反應弄得有些手足無措了,於是也隻好呆呆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如何才好了。

顧衍生卻是沒有再將目光放在周瑜蔚藍的身上,隻是突然邁著輕悄悄的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刀疤的身邊,此時的刀疤正坐在風娘的身邊看著風娘憔悴蒼白的麵容,一看到顧衍生的靠近,顯然是臉上的表情有些疑惑。

然後顧衍生卻是輕輕的走到刀疤的麵前,用一種非常輕的語氣同刀疤說。

“你有沒有發現似乎有人在監視著我們?”顧衍生的聲音不大,甚至於站在不遠處的周瑜蔚藍都一丁點都聽不見,但是即便是聽不見,周瑜蔚藍卻也是看到了在顧衍生的話剛剛說出來的時候,刀疤臉上閃現出了一絲驚慌失措的眼神。

然後顧衍生又在刀疤的耳朵邊吩咐了幾聲,周瑜蔚藍便見到刀疤輕輕的將風娘扶了起來。

周瑜蔚藍此時心中的好奇心實在是太盛了,於是她便也是大著膽子,然後邁著幾乎沒有人能夠察覺的小步子慢慢的往前走去。

顧衍生也正好吩咐完刀疤,於是便原路折回的看向周瑜蔚藍這兒,見到周瑜蔚藍正在向自己的身邊靠攏著,於是顧衍生便也慢慢的走向周瑜蔚藍,快要靠近周瑜蔚藍的身邊的時候,顧衍生卻是又非常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然後輕輕的捂住了周瑜蔚藍的嘴巴。

雖然周瑜蔚藍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麽事情,但是同樣的,周瑜蔚藍也是知道,顧衍生每做一件事的時候,都一定是有著他自己的理由的,所以這個情況之下的周瑜蔚藍也是知道一定是因為發生了什麽事情,所以顧衍生才會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的。

果不其然,當顧衍生剛剛將周瑜蔚藍的嘴巴輕輕地捂住的時候,周瑜蔚藍便馬上聽到了顧衍生的話。

“藍兒,我們也許正在被人監視著,而我推斷這些人的武功也絕非是什麽等閑之輩,所以我想這些人極有可能的血玫瑰的人或許是星沙城的城主所派來的人,當今之際,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撤退和離開。盡量不要與他們做任何的正麵的交鋒。”

顧衍生就好像是吩咐什麽大事一般的同周瑜蔚藍說到,說這些話的時候,顧衍生是故意的壓低了自己的嗓子,用一種極為輕的語氣說的。

因為顧衍生知道此事在他們四周的這些人的武功一定也是非常的厲害的,所以若是大聲的說話,想必他們此事的舉動對方也是全部都掌握的一清二楚的。

說完那些話之後,顧衍生便輕輕的放開了捂著周瑜蔚藍嘴巴的手掌了,然後看了周瑜蔚藍一眼。

周瑜蔚藍雖然覺得這件事情非常的奇怪和複雜,但是至少在顧衍生說那些話的時候,周瑜蔚藍有在非常認真的聽著,所以顧衍生所說的這些話,周瑜蔚藍也是完完全全都可以理解的,所以當顧衍生說完這些話之後將自己的目光重新又定格在了周瑜蔚藍的身上的時候,周瑜蔚藍便是輕輕的點了點自己的頭,然後用一個表示理解的眼神看了顧衍生一眼。

此時的刀疤也已經將一些重要的東西收拾了一個小行囊,另一方麵,刀疤已經將風娘背在了自己的身上了,雖然刀疤看上去樣子非常的強壯和高大,但是畢竟此時的身上背著的是一個人,所以此時的刀疤的樣子看上去仍舊是顯得有些吃力和笨拙。

刀疤來到顧衍生的身邊之後,顧衍生便準備讓刀疤和風娘還有周瑜蔚藍先走,然後自己在後麵斷後。

但是令大家都沒有想到的事情卻是突然發生了,在顧衍生的話還沒來得及開口說完的時候,卻隻聽到一陣非常細碎的腳步聲,然後便是一陣非常奇怪的聲音,在刀疤,周瑜蔚藍和顧衍生三個人都還沒來的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隻聽到房間的門突然的被一個東西

一下子就撞開了。

站在他們麵前的那個男子,是一個穿著紅衣樣貌非常的秀氣的男子,那個男子的眉眼和唇角都是非常的溫潤,但是眼睛中卻是帶著淡淡的殺氣,那些殺氣令周瑜蔚藍一下子看著都覺得有些不寒而栗和恐懼的感覺。

“沈一郎。”

在顧衍生看到眼前的這個人的時候,他的口中不由自主的叫出了這樣的一個名字,而眼前的這個叫做沈一郎的男子卻是也是目光非常的淡然的看著顧衍生,但是麵對著顧衍生的驚詫卻是什麽表情都沒有表現出來。

“他們究竟是何人啊?”周瑜蔚藍的神色依舊是非常的驚慌,因為她此時的心中的不安也是越來越的強烈了起來。

“血玫瑰的人。”顧衍生看了周瑜蔚藍一眼,卻是回答的非常的簡短。

在周瑜蔚藍聽到血玫瑰三個字的時候,心中卻也是顯得有些驚慌失色,但是很快周瑜蔚藍的臉上的表情也是慢慢的緩和了過來,或許應該說,此時的周瑜蔚藍是非常的信賴顧衍生的,所以也是非常的信賴著顧衍生的武功的,所以此時的周瑜蔚藍這樣想著,心中也是漸漸地安心了一些。

“金麵具,好久不見。”

那個被顧衍生稱之為沈一郎的男子卻是突然之間開口說話了,他的聲音如同是十二月的寒冰一般,冷的徹骨,顧衍生見他這樣的說,於是便也隻好輕輕的動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後用一種非常的輕鬆地語氣道。

“沈一郎,好久不見。”顧衍生的語氣也是極為的客套的說道。

“或許我們當初的那場角逐,還沒有分出來勝負,所以今日的一戰,或許也是可以分出一些的勝負來,你說對麽?”沈一郎突然看著顧衍生,嘴角輕輕的咧了一下,就好像是想起了什麽好笑的事情一般。

“沈一郎,我隻是有些不明白的是,當初我們認識的時候,大家也都算是武林之中的正派人士,但是為何如今的你卻是要投奔了血玫瑰呢,這樣的組織,在江湖上也是一向都是以殺人不眨眼而著稱的。”

顧衍生的話語中有些勸道的意思,雖然如今的顧衍生再說這番話,對於沈一郎而言,也是沒有任何的用處的,因為即便是現在沈一郎決心離開血玫瑰這個阻止了,但是血玫瑰卻也是不一定就會這樣的大方的放走沈一郎的。再加上顧衍生見沈一郎如今的心境似乎是的的確確是非常的忠心於血玫瑰的。

“金麵具,我們沒有必要繞這些沒有用的話了。”沈一郎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的輕蔑,似乎現在的他是根本就不希望聽到任何一句關於顧衍生那樣的勸慰和教導的話語。

“但是我現在卻是不想來與你角逐這樣的勝負。”

顧衍生見到沈一郎是這樣的反應和態度,於是心中也是知道自己即便是當日與沈一郎還算是有一些共同語言的人,但是如今的自己同沈一郎,卻也是真正可以稱得上是兩個世界的人了吧,於是心中也是不準備在做任何的勸導,隻是語氣冰冷的向沈一郎說道。

“但是今天我來這兒,原本便是不是你死便我死的結果,而我,也是一定要討到一個這樣的結果才肯罷休的。”沈一郎見顧衍生根本就是不願意與自己比試的樣子,於是也是一下子就放下了狠話。

在顧衍生還沒來得急想到應該說些什麽話語才好的時候,沈一郎卻是突然一下子朝顧衍生飛撲了過來,沈一郎的輕功還是如同往日一般的非常的好,非常沈一郎的速度是非常的快速,但是顧衍生卻還是非常的迅速的躲開了沈一郎的攻擊。

其實現在的顧衍生的的確確是感到有些累了,所以他也是不打算再與其他的人做那麽多無謂的比試的。

但是沒有想到,即便是他不願意出戰,沈一郎卻還是要那般的咄咄逼人,於是顧衍生便也是準備迎戰了。

其實顧衍生知道沈一郎的弱點是在於什麽地方的,不過那也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所以現在的顧衍生也不能夠確定原先的沈一郎的那個弱點似乎還是現在的這個沈一郎的弱點了。

因為畢竟人是會一直都在改變的,在加上,既然沈一郎是投靠了血玫瑰這個組織,那麽想必血玫瑰當初也是一定有好好的培養沈一郎這樣的一個人才的。

沈一郎的暗器非常的獨特,是十字飛鏢,雖然在沈一郎攻擊顧衍生的同時,也有向顧衍生發出幾枚十字飛鏢,但是卻還是被顧衍生全部都輕而易舉的躲開了。

而此時與沈一郎一起來的其他的人也全部都向刀疤他們發起了進攻,雖然刀疤的武功並不是非常的差,但是畢竟這件事情原本就是寡不敵眾的事情,所以刀疤在殺死了好幾個血玫瑰的殺死之後,便有些力不從心了。

雖然顧衍生在與沈一郎戰鬥中著,但是因為一方麵還要保護著周瑜蔚藍,所以顧衍生明顯在這場戰鬥之中是處於略勢的。

但是畢竟顧衍生的武功是出自於金葵子的手上,所以顧衍生的武功自然是不會差到哪裏去的,所以即便是要保護著周瑜蔚藍,但是顧衍生卻依舊是已經於沈一郎打了好幾個平手了。

“我就不信我贏不了你。”沈一郎見顧衍生絲毫都沒有處於劣勢的樣子,於是心中不由得一團怒火中燒,人的性情也是一下子就暴躁了起來。於是沈一郎想著既然沒有辦法去攻擊到顧衍生,那麽便可以從周瑜蔚藍的那方麵下手。

雖然在出來的時候

,主上一直都有叮囑著,就是不能夠傷害周瑜蔚藍一絲一毫,但是現在的沈一郎似乎早就已經被要贏的喜悅衝昏了自己的頭腦,然後此時的沈一郎早就已經將主上的話全部都拋在了腦後。

因為對於一個武者而言,有時候可以贏了自己心中一直都耿耿於懷的一個人的話,那麽那種喜悅或許是比活著還要的幸福的。

所以現在的沈一郎眼中的目標已經不是顧衍生了,而是周瑜蔚藍了,但是顯然顧衍生還沒有那麽快的意識到此時此刻的沈一郎是已經將自己的全部的精力全部都放在了攻擊周瑜蔚藍的身上。

但是等到顧衍生發現的時候,沈一郎的手中的十字飛鏢卻是已經對準了周瑜蔚藍,並且是準備要出手了,原本的沈一郎是想著,當他將自己手中的十字飛鏢扔向周瑜蔚藍的時候,那麽顧衍生一定會非常的緊張的,所以顧衍生一緊張,便是自己攻擊他的最好的時刻了。

而此時此刻的顧衍生,的的確確是非常的緊張,因為在他的眼中,周瑜蔚藍的生命是比自己可貴和重要許多的,所以當沈一郎的飛鏢從他的手中即將飛出去的那一瞬間,顧衍生的心髒就好像是要從自己的心口跳出去一樣。

因為顧衍生自然是知道沈一郎的十字飛鏢的,當沈一郎的十字飛鏢出手的時候,一般的人都是沒有辦法避開的,更何況是像是周瑜蔚藍這樣一丁點武功都不會的人。所以此時此刻的顧衍生感覺自己的腦子也似乎要一片空白了。

但是就在這千鈞一發的一霎那,顧衍生卻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一般,此時的顧衍生自然是想到了那個沈一郎的弱點,隻是不知道沈一郎的那個弱點是否依舊還是他最厲害的弱點,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顧衍生似乎是隻能夠盡自己的全部力氣去搏一搏了。

其實沈一郎的弱點便是他的後背三寸的地方,或許是因為之前沈一郎運功傷及了那裏,所以後來那個地方便是變成了沈一郎最重要的弱點了。

但是一般的人也是自然是不知道沈一郎的那個弱點的,但是因為三年之前的那場比賽,那次的顧衍生正好一不小心的打在了沈一郎背部三寸的地方,而那一次的沈一郎的麵目雖然是沒有任何的變化。

但是顧衍生可以非常的清楚的感受在他擊中沈一郎的背部三寸的那個地方的那一霎那,沈一郎臉上的表情明顯的變了一變,並且在沈一郎受到那一重擊之後,便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說便離開了。

也是因為那一次,所以顧衍生也是斷定那個地方便是沈一郎最大的弱點了。而在現在的這種危及的情況之下,顧衍生也隻好搏一搏,試一試了。

於是顧衍生便趕忙將手中的飛刀對準了沈一郎背部三寸的地方,因為此時的沈一郎的焦點全部都在周瑜蔚藍的身上,所以也是有些忽略了顧衍生此時的動作,再加上顧衍生出刀的速度一向都是非常的快速的,所以在沈一郎剛剛準備將自己手中的十字飛鏢投向周瑜蔚藍的時候,背部三寸的地方卻是突然的就遭受到了顧衍生飛刀的攻擊。

其實一般的武林中若是中了這樣的飛到,自然應該也是不會傷及要害和沒有什麽大礙的,但是正如顧衍生所推測和估計的那樣,原來在沈一郎背部三寸的那個地方,的的確確是沈一郎全身上下最最致命的地方。三年前是,三年後這個地方依舊還是沈一郎最最致命的弱點。

所以當沈一郎的背部三寸的地方遭受到了顧衍生的飛刀攻擊的那一瞬間,沈一郎手中的十字飛鏢便是脆生生的掉在了地方,那一聲的聲音非常的清脆,甚至讓其他的人也將目光全部都放在了沈一郎的身上。

沈一郎直到自己死之前,都不能夠想明白自己究竟是因為什麽而輸給了顧衍生的,沈一郎甚至都還想不明白,顧衍生又是在什麽時候知道了自己背部三寸的地方有弱點的這個信息。但是沈一郎,最終卻還是死不瞑目了,因為他心中的這些疑問,沒有人能夠回答的了他。

沈一郎一死,顧衍生卻是趕忙跑到周瑜蔚藍的身邊,此時的周瑜蔚藍的麵色蒼白的嚇人,手也是冰冷的就好像是剛剛從冰水中拿出來一般的冰冷。

剛才的周瑜蔚藍,在那一刻,真的以為自己會死掉,不過幸好,顧衍生及時的將手中的飛刀投射了出去。周瑜蔚藍甚至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的幸運的一個人,若不是老天的眷顧,她真的會這麽的安穩的仍舊活著麽?

“藍兒,你沒事吧?”顧衍生見周瑜蔚藍仍舊是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於是心中也是難過了幾許,但是仍舊是開口關切的問道。

周瑜蔚藍看了顧衍生一眼,然後從臉上努力的擠出了一絲的笑容,目光仍舊是如同水一般的清澈透明。

此時的周瑜蔚藍目光非常的堅定和情深的看著顧衍生,然後輕輕的搖搖頭:“我沒事。”說話間,刀疤也已經靠攏到了顧衍生的身邊,刀疤的臉上有漸染到了一絲通紅的鮮血,周瑜蔚藍放眼望過去,果真地上還是躺著幾具蒙著麵的男子的屍體。

“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裏吧。”顧衍生突然好像是又想到了什麽事情一般,然後抬眼看了刀疤一眼,語氣有些嚴峻的說道。

刀疤和周瑜蔚藍也自然是點點頭的,因為畢竟在這樣的形式下麵,的確,離開是最好的選擇,因為既然血玫瑰的人已經能夠找到了這兒,那麽難保不齊稍後又會有許多更加的強勁的對手出現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