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殤:玲瓏美妃不可棄
字體:16+-

第44章 上官如雪的救場

第二天一早,周瑜蔚藍便從皇上的養心殿離開了,醒來的時候,皇上已經去上早朝了,隻留下身邊的幾個宮女,宮女們見周瑜蔚藍醒了,先是紛紛向周瑜蔚藍請安,“周瑜榮華早安,榮華主子,皇上囑托今後就由我們幾個來照顧榮華主子了。”一個看上去像是領頭的宮女輕聲說道。

“嗯,也好。那你們先為我梳洗一下吧,梳洗完以後我想回西苑了。”周瑜蔚藍雖然是一覺醒來,但是卻還是非常的困倦,於是便睜著睡眼惺忪的眼眸看了一眼這幾個宮女,隨即柔聲的吩咐道。

那些宮女們聽完周瑜蔚藍的話,都異口同聲的應好,不一會兒,便有宮女端著水走了上來,“奴婢先為榮華主子擦洗一下吧。”那個宮女長得很是乖巧,最重要的是她的聲音很好聽,聽上去綿綿柔柔的,好像可以把人的心扉都輕而易舉的打開。

“你叫什麽名字?”周瑜蔚藍不禁好奇的問她,聽到周瑜蔚藍問她話,於是她仰起小小的臉頰。

“陌如恭,榮華主子你就叫周瑜蔚藍如恭便好了。”不知道為什麽,她說這番話的時候,周瑜蔚藍突然就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眼前的這個宮女,一定不會隻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婢女,她會跨越一段不平凡的人生,因為此時周瑜蔚藍看到在她的周身,都散發著一種不安分和特別的氣質。

“那你今年多大了?”周瑜蔚藍望著她白白淨淨的手指問道,她的手指在周瑜蔚藍看來非常的好看。

“回榮華,如恭今年十四了,是今年皇宮新近的宮女,因為運氣還不錯的緣故,是得以成為侍奉皇上飲食起居的宮女之一,如今皇上也下旨說會把我和其他的幾個姐妹全部都安排服侍新近的這批秀女。”她低著頭,並不看周瑜蔚藍的眼睛,隻是語氣畢恭畢敬的小心翼翼的說道。

“嗯,那以後你就跟著我吧,或許我並不能怎麽保你榮華富貴,但是,保你在這後宮安安穩穩的生產下去,是我周瑜蔚藍一定會做到的。”

不知為什麽,周瑜蔚藍突然就對她說出了這麽一番話。也許是周瑜蔚藍多疑,也許是周瑜蔚藍看錯了,周瑜蔚藍說出這番話的那一刹那,周瑜蔚藍竟然看見了陌如恭眼中一閃而過的落寞。

這個女子,果真不會安於現狀的,周瑜蔚藍也不再說話了,隻是在心裏麵默默的叮囑自己以後要對陌如恭多加注意才是。

周瑜蔚藍剛回西苑不久,張嫿和另外的一些一起進來的東苑的小主們便都已經來到了周瑜蔚藍的屋子前麵等著周瑜蔚藍的回來了。她們一行女子浩浩蕩蕩的,但是卻唯獨不見賈珠玉的到來。

擠在最前麵的是一個穿著雪白色綢緞衣裳的女子,眉眼帶著微微的笑意,目光看著周瑜蔚藍。這些女子中,除了張嫿,周瑜蔚藍對其他那些住在東苑的女子多多少少都有點生疏。

雖然對於她們的麵貌周瑜蔚藍還是稍微有些印象的,但是。如果要讓周瑜蔚藍把她們的容貌與名字所對應起來,周瑜蔚藍想她應該是做不到的。陸無雙和翠兒顯然也是並不怎麽記得清楚她們的名字,便也不向周瑜蔚藍介紹哪位小主是哪樣的容貌了,隻是默默地站在周瑜蔚藍的身邊,看著這一幫兀自對著周瑜蔚藍展現盈盈笑意的女子。

既然她們這麽的熱情,周瑜蔚藍也隻好站起來,做迎接她們的姿態,雖然說那些女子們其實

對周瑜蔚藍也並不是非常的熟識,但是因為這後宮是事情原本就是表麵功夫,雖然若是細想,還是非常的虛偽的,但是其實還是十分需要的,那些女子們見到周瑜蔚藍起身了,於是都紛紛的小步走上前。

那穿著雪白色綢緞衣裳的女子倒是性情看上去有點豪氣,想必她的骨子裏應該也不是那種太小家子氣的女生。

“周瑜榮華,恭喜你啊。”她快步的走上前,一把便握住周瑜蔚藍的手腕,“如若我上官如雪也可以有你這般的福份,隻幾天便得臨皇上的聖寵就好了。”她說完,臉上甚至還展開了抑鬱的神色。

她的話音剛落,站在她身後的一名穿著大紅色的鳳尾羅裙的女子便快嘴說到,“周瑜榮華的福分哪是你我這種平凡姿色的人可以遙望的到的,皇上的寵幸,對我們這些女人來說,還不是望塵莫及。”

她說話的語氣帶著點戲謔,讓周瑜蔚藍聽上去很不是滋味,尤為的刺耳,甚至連身邊站著的陸無雙都有點聽不下去了,她剛準備發作,周瑜蔚藍便一把拉住了她,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後,周瑜蔚藍隻是靜靜的觀察著眼前這兩個一紅一白的女子。

那個叫做上官如雪的女子在聽完那紅色鳳尾羅裙的女子說的話以後,臉上的神色也沒有什麽改變,倒顯得淡然。

那穿著紅色的鳳尾羅裙的女子卻是又目光斜睨的看了一眼周瑜蔚藍,還是一幅很氣不過的樣子。宮中會招惹爭端或者是被形形色色的女子嫉妒早就在周瑜蔚藍的意料之中了,所以周瑜蔚藍依舊隻是不動聲色的看著她們。

因為周瑜蔚藍不知道這一紅一白是不是在表演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的戲曲。周瑜蔚藍的臉上還是洋溢著笑靨,但是笑容明顯冷了很多。正當周瑜蔚藍在思慮著該怎麽應付這個看上去略顯難纏的女人的時候。

突然就聽到站在周瑜蔚藍麵前的上官如雪輕輕的冷笑了一下,她冷笑的聲音很響,連站在人群中最後的張嫿都能聽得見,因為她冷笑的瞬間,周瑜蔚藍看見張嫿臉上的神色蒼白了一下,周圍的氣氛也像是被凍結了一般瞬間凝固了,局勢也好像是變的異常的緊張了起來。

“歐陽妹妹,你倒還真是伶牙俐齒,不知道,如若有一天,皇上若是稀裏糊塗的翻了你的牌,你是不是倒要昭告天下,喜出望外了不是。”她言語犀利的說完,隨後頓了頓。

“還有,我要告訴你一聲,你若是覺的你姿色平凡也就罷了,我可是從未覺的自己的姿色哪兒比別人差了。這些話在我們這些姐妹中說說也就罷了,不過是被我們笑笑便是,若是傳了出去,倒真會給人留下不知道是不自量力還是牙尖嘴利的話柄。”

聽著上官如雪的這一番話,周瑜蔚藍想那個穿著紅色鳳尾羅裙的女子和她應該並不是一條路上的人,因為上官如雪的這一番話讓周瑜蔚藍覺得非常的中聽,這個女子,果真是性子直爽的人,想必,她應該是看不慣那個她稱之為歐陽妹妹的女子話裏麵帶刺的話語吧。

周瑜蔚藍這才想了起來,似乎之前那一次,與她們一起進宮的秀女之中的的確確有一個女子姓做歐陽的,周瑜蔚藍又仔仔細細的回想了一下,這才記憶起來那個女子的名字似乎是叫做歐陽婉兒。

周瑜蔚藍還記得剛她第一次聽到歐陽婉兒這個名字的時候還在心中覺得非常的好聽呢。

隻是周瑜蔚藍始終是沒有想到,那個多才多藝,長相也還不錯的女子,竟然是一個說話如此尖酸刻薄的人。

許是因為聽完了上官如雪的那一番話,所以此時此刻的歐陽婉兒的臉上已經一絲絲的笑容都沒有了,相反卻是一副已經被氣得臉色漲的通紅的麵容,歐陽婉兒眼睛直愣愣的看著上官如雪,臉上的表情滿是厭惡,周瑜蔚藍想她現在一定是氣得牙癢癢了。

上官如雪為周瑜蔚藍說話是在周瑜蔚藍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周瑜蔚藍一時也不知道應該再說什麽話好了,看著麵前氣的不得了的歐陽婉兒,上官如雪的表情倒是異常的淡定,她依舊執著周瑜蔚藍的手。

“歐陽妹妹說話便是這樣,你啊也別放心裏去,隻消好好的修養,照顧好自己,等待皇上的再次臨幸便好了。”她的手心很溫暖,暖意很快的傳遞到周瑜蔚藍的心裏麵,這個上官如雪,雖然摸不清楚她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但是至少從現在看來,周瑜蔚藍對她還是挺有好感的,周瑜蔚藍並不討厭她。

她和周瑜蔚藍說話的語氣特別的溫和,和剛才同歐陽婉兒說話時候的樣子氣勢都完全的不同,態度像是拍電視劇一樣一下子便翻轉了一白八十度。

既然她這樣講了,周瑜蔚藍倒也是要感謝她的救場,於是對她巧笑顏兮道:“以後你稱我藍兒便好了,我今年十六了,大家以後都是姐妹了。”周瑜蔚藍的聲音非常的溫柔好聽。而上官如雪在聽完周瑜蔚藍善意的話以後,隻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今年十七了,我叫上官如雪,你以後喚我雪兒便好了。”

“馬屁精。”站在上官如雪身後的歐陽婉兒在聽得上官如雪這樣熱情的向周瑜蔚藍介紹自己的時候,卻是低聲的咬牙切齒的說道。

周瑜蔚藍能夠篤定上官如雪一定是有聽到歐陽婉兒說的這三個字的,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上官如雪非但沒有生氣,相反在聽到歐陽婉兒的話以後卻仍舊像是個沒事人一樣,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隻是目光仍舊清淺的看著眼前的周瑜蔚藍微微的笑道。

上官如雪和歐陽婉兒的身後還各自站著兩個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子,那兩個女子一個穿著一件散花如意雲煙裙,一個穿著一件霞彩千色梅花羅裙,目光欣喜的看著周瑜蔚藍,向周瑜蔚藍淺笑盈盈的說著恭喜之類的話語。

她們中的一個周瑜蔚藍還是有點印象的,因為當時在靜喜殿的時候。那女子為眾人表演的是一曲歌曲,唱得是關於明月的歌曲,雖然周瑜蔚藍覺得那首歌曲唱的一般性,因為古代的音樂她倒是還真的是聽不慣,實在是太過於緩慢了。

但是即便如此,周瑜蔚藍卻還是可以了解到那個女子的聲音真的是非常的好聽,若是放在黑暗寧靜的夜晚,絕對有些夜鶯啼叫的架勢。

因為他們兩個人對周瑜蔚藍也是非常的友好,於是周瑜蔚藍和她們都笑了笑,收了恭喜,說了謝謝之後,她們也沒有再久留,便紛紛告辭了,臨走的時候,上官如雪還拉著周瑜蔚藍的手,無比親熱的和周瑜蔚藍說話。

但是站在上官如雪旁邊的歐陽婉兒的臉上卻全部都是非常厭惡至極的表情,她的目光非常凜冽的看了周瑜蔚藍一眼,又狠狠的瞪了麵前的上官如雪一眼,隨即甩下一句就是天生的奴才命的話,甩甩袖子便離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