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殤:玲瓏美妃不可棄
字體:16+-

第55章 永壽宮的晚宴

第一次見沈貴妃,便沒有得到好臉色,第二次特地去拜見她,給她請安,卻也不想,偏偏落了這樣的一個局麵。周瑜蔚藍在心中兀自的想著,這沈貴妃的的確確是一個奇怪和難纏的主,慕容靜究竟是和她有什麽樣的深仇大恨,她還以至於這般狠毒的對待自己身邊的這些人呢。

周瑜蔚藍和張嫿肩並肩的走著,一回到西苑,一直都沒有和周瑜蔚藍出去,而是呆在西苑的屋子裏麵的翠兒便馬上跑了出來,“小姐,你可算回來了。”她一見周瑜蔚藍,並焦焦急急的說道。

“翠兒,你這麽驚慌,發生了什麽事情。”翠兒的反應,把原本心緒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周瑜蔚藍又嚇了一大跳。

“小姐,你誤會了,奴婢這是因為太過欣喜而產生的激動。”翠兒搖搖頭慢慢的說:“小姐,剛葉公公來傳話了,說是讓小姐晚去去永壽宮用晚膳。”翠兒頓了頓,又繼續道:“據說這是皇上寵愛的一些妃子主子們才有機會去的。”她補充到。

“那好,我知道了。”周瑜蔚藍淡淡的說話,一想起等會又要遇見沈貴妃,心裏麵就不怎麽是滋味。

“藍妹妹,恭喜了。”張嫿也淡淡的說,隻是眉眼間多了一些疲憊的神色。

“姐姐,妹妹定會好好在皇上麵前為姐姐說上點話的,姐姐回屋以後還要好好休息才好。”周瑜蔚藍叮囑道,同樣也不希望因為皇上對自己有什麽額外的恩寵而讓張嫿對自己產生什麽看法才好。

“放心吧,我沒事。到時候一定要謹小慎微,注意一定要提防著點沈貴妃才是。”最後一句話,是張嫿站在周瑜蔚藍的身邊壓低著嗓音說的。

可見,現在在嫿姐姐的眼中,對沈貴妃的態度也不是多麽的待見了,畢竟,這個女人,既然敢在這後宮中如此的囂張跋扈,就連她的宮女,也都是和她染了一樣的毛病,那就說明,她的的確確是一個不怎麽好對付的人。

回到屋子後周瑜蔚藍便命陸無雙和翠兒把守著屋子,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房中。這次見這沈貴妃,便再次被她擺足架子的氣場壓製住了,再加上張嫿被沈貴妃打的那一巴掌,其實追根究底,也是因為周瑜蔚藍的原因。

雖然周瑜蔚藍在心裏麵信誓旦旦的發誓絕對不會讓沈貴妃好過的,但是說實話,周瑜蔚藍真的是不知道以後該如何是好。

現在的周瑜蔚藍心裏麵真的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往後的日子究竟該如何順利的渡過。這件事情想的周瑜蔚藍甚為的心煩意亂,於是慢慢的踱步走出了屋子,而屋子外頭的陸無雙和翠兒倒是還是仍舊一動不動的認真為周瑜蔚藍守著房間。

見周瑜蔚藍走了出來,陸無雙和翠兒兩個人都異口同聲的問道:“小姐,你怎麽了?”周瑜蔚藍看了她們倆一眼。

目光最終落在了翠兒的身上,翠兒雖隻比周瑜蔚藍大兩歲,但是或許是因為常年伺候慕容靜的緣故吧,想的事情也總是比別人都周全,做事也比陸無雙靈活有分寸不少,最重要她的心智成熟,思考任何事情都非常的周全。

周瑜蔚藍的目光最終落在了

翠兒的身上,“翠兒,你隨我進來吧,無雙你就先一個人好生的看著外頭,若是有人來,你便讓她先侯著,然後馬上稟告我就好了。”

“是的,小姐。”雖然陸無雙的心裏又疑惑,但是她看了一眼周瑜蔚藍,周瑜蔚藍也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眼神,她便也終於不再說別的什麽了,隻是輕聲的道。

“那小姐,你和翠兒姐姐進去吧,這邊我會好好的看著的。”她保證似地拍拍自己的胸脯。

“嗯,那就好。”周瑜蔚藍點點頭,輕輕的朝陸無雙笑了一下。

“小姐,您找翠兒是……”翠兒跟著周瑜蔚藍剛剛走進門內,翠兒便狐疑的輕輕喚周瑜蔚藍,然後問道。

雖然是炎炎夏日,但是屋子是背陽的,況且關著門,所以非但不感覺熱,相反,不知道為什麽,周瑜蔚藍突然有種四周突然間好像是被冰塊包裹住了一樣的感覺,瞬間覺得寒氣凍人。

“翠兒,你跟隨娘親多年,你可否告訴我,往後我該如何是好。”周瑜蔚藍從櫃子中拿出一件薄衫,輕輕的裹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語氣淡定的問眼前的翠兒。

顯然翠兒是已經差不多猜到了周瑜蔚藍之所以會找她的原因了,但是翠兒臉上的神色倒也是淡然異常。見了周瑜蔚藍的樣子,隻是不急不慢的說。

“小姐,在這宮中我們要做的便是步步為營。小姐一點是聽說過槍打出頭鳥的典故吧。所以在這宮中,萬萬不可另萬人的目光都放在你的身上,除非你深受皇上的喜歡。”

“你的意思是……”周瑜蔚藍有點不明白了,難道翠兒的意思是希望她就如此在宮中渡過漫漫人生。

不去和後宮其他的那些妃嬪去享受爭寵的快樂嗎,難道嫿姐姐的仇就不去報了嗎,難道沈貴妃給周瑜蔚藍的那些下馬威她也都可以一笑而過嗎。

“小姐,此言差異,小姐你還可能還是沒有理解翠兒的意思,翠兒是希望小姐可以好好的和後宮的妃嬪們爭寵。但是那爭寵的手段卻需要隱諱含蓄,切不可大張旗鼓的做的讓後宮的女人們都視若你為眼中釘,肉中刺。”翠兒淡淡的解釋道。

“此話怎講。”周瑜蔚藍雖然不是一個蠢人,但是有些事情,她還是希望可以了解的清清楚楚才好。

“翠兒是認為小姐一定要學會籠絡人心。自古雖說這後宮中大家都是人心隔都,但是這後宮中懂得知恩圖報的自然也不在少數吧。若是小姐能夠好好利用了,今後在宮中的道路翠兒想應該是能夠輕巧很多的吧。”翠兒麵色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周瑜蔚藍,緩緩地說道。

晚上,夜色孤寂。周瑜蔚藍按著葉公公說的時間提早一些時間去了。去的時候,有些位置已經坐好了人,而有些,仍舊是空著。

她一走進去,便有眼尖的小宮女帶周瑜蔚藍去找了她應該端坐的座位。周瑜蔚藍也仔細的看了一下才慢慢的坐了下去,周瑜蔚藍剛剛坐定,這才發現從她進入永壽宮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有了無數雙的眼睛在盯著她看了。

“小姐,他們怎麽都盯著小姐你看呢。”連陸無雙這種神經

大條的人也輕而易舉的發現了此時凝重的氣氛。

周瑜蔚藍轉過臉看了陸無雙一眼,示意她不要說話,陸無雙自然也是看見了周瑜蔚藍給她傳遞的那個眼神了,於是便也乖乖的低下頭,學著翠兒的謹慎樣子,不再言語了。

周瑜蔚藍在心中細細的想,或許是她們都對自己的身份產生了疑惑,並且多多少少會對她有些敵意的吧,畢竟,我們的工作,都是相同的,就是侍奉同一個男人,分享同一個男人的愛,人多粥少這個道理,想必即便是在怎麽的女子無才便是德,她們也是知曉的吧。

後宮的嬪妃少一點,她們能夠得到皇上恩寵的機會自然也是多一點的,而後宮的嬪妃多了,大家自然都會想要一衝而上的去瓜分皇上的愛了。

周瑜蔚藍想,也許這就是後宮女人的悲哀,沒有自己的思想,沒有自己的想法,沒有自己的考慮,卻要這麽整天的都圍著同一個男人打轉,要時時刻刻猜測著他們的夫君在她們的麵前會是怎麽樣的想法,要時時刻刻的琢磨著自己丈夫的心思,哪怕她們覺得再累,也要在這後宮中安安穩穩的生活下去。

對於她們的眼神,其實周瑜蔚藍並不感到有什麽壓力,隻是目光很平淡的看向了那些個略帶好奇和嫉妒的眼神,想必,光是看了周瑜蔚藍的容貌,她們中的有些人,便可以猜測出她的身份和來曆應該並不是怎麽的簡單的。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沈貴妃娘娘駕到。”隨著黃河黃公公的幾聲尖細的話語,整個大堂內一下子就安靜了幾許,雖然聲音還是有些嘈雜,但是很快便寂靜無聲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經被即將出現的皇上吸引了過去。

這個沈貴妃,真真的是一個不識趣和囂張跋扈的女子,皇後和皇上同時出現,本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她又要擠在她們中間,去摻和一腳幹嘛,周瑜蔚藍在心裏麵對這個沈貴妃越發的不滿意了。

“皇上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沈貴妃萬福金安。”隨著皇上身影的出現在視線範圍之內,所有在永壽宮的宮人嬪妃們也都紛紛跪倒在地上,周瑜蔚藍也裝模作樣的學著她們的樣子輕輕的張著嘴吧喊著。

借著餘光,周瑜蔚藍瞟見跟在皇上與皇後身邊的沈貴妃在聽到這些恭謹話的時候臉上一絲的不悅神色,周瑜蔚藍看著她一臉不快活的模樣,雖然臉上什麽神色都沒有,但是心裏麵卻開心的要死,誰叫你非要去囂張跋扈的摻和一腳,活該被氣。

隻是周瑜蔚藍隻是偷偷了看了沈貴妃一眼,因為怕被她發現,便也沒有再將目光放在了沈貴妃的身上。

皇上輕輕的看了四周的人群,然後慢慢的走到了永壽宮的宮殿的盡頭,然後看了看一旁的皇後和沈貴妃,示意她們坐下以後,才聲音懶懶的說道。

“大家都平身吧,今天是個開心的日子,大家都不必如此的拘泥便是。”雖然口頭上是說大家可以隨意,他並不會介意的,但是周瑜蔚藍在心中兀自的想著,若是在座的眾人真的那麽隨意的話,那麽相比皇上便要發怒和懲戒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