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殤:玲瓏美妃不可棄
字體:16+-

第68章 投靠沈貴妃

原本周瑜蔚藍隻是想要讓翠兒和陸無雙隨便準備一些簡單可口的食物就可以了,但是興許是她們覺得周瑜蔚藍這幾天都沒有吃過許多的東西,於是便幫周瑜蔚藍準備了一些看起來非常豐盛的午膳。

原本周瑜蔚藍是準備多吃一些的,但是也不知道怎麽回事,今天的她就是沒有什麽胃口,於是便隨便胡亂的吃了些,吃完後便有點困乏了,於是就準備在**小眯一會兒。

周瑜蔚藍一覺醒來,看天氣也不早了,想必這一覺也定是睡了好些時辰,於是她就叫來了陸無雙。

陸無雙見到周瑜蔚藍醒來了,於是小巧的撅著小嘴,“小姐,你都睡了三個多時辰了。”

果真,周瑜蔚藍一看外頭的天氣,也早就沒有剛剛入睡時候的那般的明媚了。其實周瑜蔚藍的原意隻是稍微眯個半個小時便好了,書上不是說的好嗎,中午隻需要睡上二十到三十分鍾,便可以保證一整個下午都活力充沛了。

不過想來,現在在這後宮中,倒也是沒有什麽別的事情,也就釋懷了。

天天在這宮中呆著,真的是要閑悶發慌了,周瑜蔚藍多想可以憑空多出一台電腦,可以樂樂活活的上上網也好。

這般無趣得時日一晃便是十來天了,周瑜蔚藍想著嫿姐姐得身體也應該好的差不多了,於是便差了陸無雙和陌如恭一起去瞧瞧她。

經過賈珠玉那屋子得時候,仍舊是瞧著她的屋子房門緊閉,她,本來就或許不屑於與周瑜蔚藍和張嫿她們成為什麽好姐妹的吧。

雖然她長得的的確確是很漂亮,隻不過她的這個性子,終究有一天會在這後宮之中吃點不小的虧的。在這後宮之中,沉穩一點,心思縝密一點,總是好過於整天都張揚無理暴躁的人的。

這兩天,周瑜蔚藍也是有耳聞,聽得賈珠玉與沈貴妃走的很近,或許如今的賈珠玉已經把沈貴妃當做了她的保護傘,她已經決定要去投靠沈貴妃,把沈貴妃當做可以幫的上她的忙得貴人了吧。

雖然周瑜蔚藍始終是覺得賈珠玉這個依靠並不是那麽的好,但是每個人有自己不同的想法,她又何必去左右其他的人的想法呢,再者,現在的她,即便是想要去左右,怕是也沒有任何的法子吧。

周瑜蔚藍一進門,嫿姐姐便已經起來了梳妝打扮了,伺候她的是一個周瑜蔚藍很眼熟但是叫不出名字的小宮女。

“嫿姐姐”周瑜蔚藍看到張嫿以後非常習慣性的喊了她一句。

張嫿一見到周瑜蔚藍,甚是開心,於是立馬站起來,“彩珠,你先去給藍妹妹倒一杯水吧。”

這個被張嫿換做彩珠的女子看上去比紫萱長得更加的水靈一些,但是比紫萱少了一些溫婉的氣息。她聽聞自家小主的吩咐,於是很順從的點點頭。

“嫿姐姐,近來可好?”周瑜蔚藍看她今天的氣色看起來還是不錯的,但是還是想要知道她如今身體恢複的如何。

“自從妹妹你幫我找了周太醫,我服了他給我開的那幾味藥,身體倒是真的好了許多了,你看看我如今的氣色。是不是看起來也紅潤了許多。”她把周瑜蔚藍拉倒了一邊,敘敘的閑聊。

“嫿姐姐,紫萱人呢?”周瑜蔚藍抬眼瞧瞧並不見紫萱的身影,而彩珠也是不多見她在張嫿身邊的。

“她去給我抓藥了,你怎麽倒是關心起她來了。”張嫿回答完周瑜蔚藍的話,又是覺得好笑,於是便戲謔的看周瑜蔚藍,打趣道。

“那不是前一陣子也是經常看見她在姐姐你身邊服侍的嘛,所以便好奇的問問罷了。”周瑜蔚藍吐吐舌頭,解釋道。

“噢,彩珠和紫萱其實都是我從家裏帶過來的隨身丫鬟,彩珠的性子大大咧咧一些,而紫萱的性子相對來說略微沉穩一些,所以之前那些時日,我都帶著紫萱的。”她又瞧了一眼正好拿著水杯走過來的彩珠。

“這丫頭,我就是怕她性格大大咧咧的,說話也不注意,保不準會給我不小心惹出什麽幺蛾子才好。”說道這裏,張嫿又看著彩珠輕輕的微笑。

“小姐,奴婢哪有啊,奴婢這是思維敏捷。”彩朱也不甘示弱的頂了嫿姐姐的話。

“妹妹你聽聽,這哪是奴婢的口氣,都快趕上我們這些做主子的了。”張嫿雖然是負氣一般的話語,但是她的語氣中卻沒有任何的生氣和不開心,隻是多了幾分的無奈和笑意。

“小姐,彩朱哪有。”她癟癟嘴巴,眼圈兒紅紅的。

“好好,你去外頭看看紫萱什麽時候回來吧。”張嫿看看彩珠的頑皮樣子,便支開了她。

“你這彩朱的秉性但是和我家無雙一般,大大咧咧的,說話也是心直口快,不經過大腦思考,她們太過單純,始終是容易受到傷害啊!”周瑜蔚藍小聲的說道,語氣中露出了一絲的擔憂。

嫿姐姐也無奈的笑笑,“妹妹,你啊,也別在去想這些了吧,我們還是說些開心的事情吧。”

張嫿挑開話題,周瑜蔚藍自然也是點點頭,“姐姐,若不我們明個去後花園逛逛吧,這整天呆在這屋子裏麵,也真的是閑悶的要發黴了。若是一直呆著,我都怕我會變得癡傻了。”周瑜蔚藍說道這邊,又是繼續的喝了一口茶水,低低的道。

“妹妹,你怎麽就沒了點大家閨秀的風範,你啊,還說陸無雙性子單純,妹妹你在我看來,怕是也是太過單純了。”張嫿用絲帕輕輕的捂住櫻桃小嘴,低聲的笑了起來。

“姐姐你也盡是嘲笑我。”周瑜蔚藍看了她一眼,語氣撒嬌的道。

說話間,紫萱已經從太醫院取了藥回來了,她一進門,看到周瑜蔚藍,也很開心的和周瑜蔚藍打了一個招呼,便去廚房幫張嫿煮藥了。

“嫿姐姐,近來皇上好像都沒有臨幸什麽人。”周瑜蔚藍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張嫿,輕輕的說道。

“是啊,或許是近來政務繁忙的原因吧。”張嫿聽完,也是低低的歎了一聲,她頓了頓,又好似想到了什麽事情似地,“對了,藍妹妹,這幾天,你是否有見到過賈珠玉。”她問周瑜蔚藍。

周瑜蔚藍不知道她怎麽關心起賈珠玉來了,“嫿姐姐,她怎麽了?”於是周瑜蔚藍便仔細的問她。

“也沒有什麽,我們畢竟都是住在一個院子中的女人,再者,我也希望她可以和我們形成同盟聯手,至少我覺得她應該會有一天獲得皇

上的寵愛的。”張嫿好像在心中有著自己的小算盤,於是慢慢悠悠的說著。

周瑜蔚藍想她應該還是沒有聽到外邊的那些傳言,那些關於賈珠玉現在已經慢慢的成為沈貴妃那一方的人的傳言,於是周瑜蔚藍還在細細的琢磨著是否應該把這些事情都告訴眼前的嫿姐姐,於是換了一個話題。

“嫿姐姐你也是靠著自己的第六感感覺的嗎?”周瑜蔚藍岔開話題,因為現在張嫿的身體畢竟還沒有全部的恢複過來,周瑜蔚藍不希望賈珠玉的事情多多少少的會刺激到她一點,周瑜蔚藍不希望她會有壓力覺得她們的局勢又更加的嚴峻了起來。

畢竟,光光是沈貴妃已經是一個很讓人頭疼的角色的,更何況又多了一個原本可以成為她們的同盟的賈珠玉,雖然說賈珠玉的性子太過高傲和張揚了,但是畢竟她的家庭背景還是相當的好的,再加之她周身的氣質也是足夠可以稱得上是在這後宮中數一數二的美人了。

所以即便是她的心思不夠縝密,但是光光那些個因素,便可以抵過很多的東西了。

“第六感?那是什麽東西?”她聽聞周瑜蔚藍的話,反倒是有了些興趣,對了,周瑜蔚藍都忘記了,張嫿並不可能知道什麽是第六感。

雖然周瑜蔚藍穿越過來已經兩年時光了,但是在現代時候發生的一切的事情周瑜蔚藍都還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在現代能夠使用的上的一切詞匯周瑜蔚藍也都還是記憶猶新。

但是她倒是都忘了,這個隻會在現代出現的詞語,又怎麽會被這個未知的朝代的人所知曉呢,更何況是精通的理解它了。

於是周瑜蔚藍慢慢的搖了搖頭,“嗬,也沒什麽,就是直覺而已。”周瑜蔚藍平靜的解釋。

“藍妹妹,你是否知道賈珠玉已經成為沈貴妃的左膀右臂了。”她突然靜默了很久,然後冷不丁的冒出這麽一句話來,她這麽一說,倒是將原先把這些話都埋在心底裏麵的周瑜蔚藍嚇了一大跳,原來她什麽都知道,隻不過剛才不說罷了,看來她得到消息的速度並不比周瑜蔚藍來的慢。

“嫿姐姐,原來你都知道了,其實我剛才……”周瑜蔚藍的話才說道一半,便被張嫿輕輕的打斷了。

張嫿深深的看了周瑜蔚藍一眼,那一眼中都是如水的溫柔,一如周瑜蔚藍初次見到她時候的模樣,她看著周瑜蔚藍,輕聲的說。

“藍妹妹,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怕把賈珠玉投靠沈貴妃的事情說出來會讓我徒增傷感,因為現在我的身體還沒有完全的痊愈,你是怕我的病會好的慢一點。”

她好像是早就已經洞穿了周瑜蔚藍全部的心思一般,慢慢的說著,周瑜蔚藍看著她,不知道為什麽,這一刻,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子,既神秘又有點可怕,她真的很會看人,那一雙明眸的眼瞳,仿佛可以洞穿人的心思似地,不過或許是因為嫿姐姐太過善解人意才會這般的吧。

“嫿姐姐……”對於她的善解人意,周瑜蔚藍也不知道應該再說些什麽了,其實這些周瑜蔚藍也並不是因為反感或者是別的原因,隻是周瑜蔚藍覺得自己的小心思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人識破,感覺有那麽點的不自在和擔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