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殤:玲瓏美妃不可棄
字體:16+-

第80章 沈貴妃懷孕了

“皇上駕到!”黃公公的這一聲皇上駕到卻是顯得相當的及時。

沈貴妃原本是端莊的坐著的,一副悠閑自得的樣子,但是在聽到黃公公的那四個‘皇上駕到。’的時候,她的身子陡然的抖動了一下,原本僵硬冷淡的臉上立馬就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整個身子也立馬就站了起來,在周瑜蔚藍和張嫿還沒得及反應之際,沈貴妃的整個人就已經迎了出去。

“皇上,你怎麽來了。”沈貴妃一見到董彝,便馬上一臉興高采烈的樣子,臉上的喜悅之色溢於言表。

“嗬,難道朕不能來看看你嗎?”董彝的語氣中有些許的冷淡,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顯然沈貴妃也是聽出來了,於是她便道:“皇上,你也知道臣妾最笨,臣妾可不是這個意思。”沈貴妃見董彝有些不開心的樣子,於是馬上一臉討好的語氣。

周瑜蔚藍終於相信了這個世界上的很多東西真的是可以相生相克的,就好像沈貴妃這樣的,在很多人的麵前,她就是一個惡毒尖刻的女子,但是在某一個人的麵前,她卻一下子就可以失去自我,完完全全的化身成為了一個小女人。

“聽說藍兒和嫿兒都在你這裏?”董彝的腳還沒有踏進門,但是話卻傳進了周瑜蔚藍和張嫿的耳朵中。

沈貴妃好像是沒有料到皇上會這麽問,於是愣了一下,此時的皇上已經踏進來了,而跟在他身後的,除了黃河黃公公以為,還有一個嬌小可人的身影,當然,那是陌如恭。

沈貴妃也顯然此時注意到了站在皇上身後的陌如恭,周瑜蔚藍想她雖然不認識陌如恭,但是在去蕭山避暑的時候周瑜蔚藍想沈貴妃應該是見過陌如恭站在自己的身邊伺候著自己的,於是她的神情陡然淩冽了起來,“喲,原來這樣,我倒是明白了。”

說完,又轉過臉來,眼神深深的看了周瑜蔚藍和張嫿一眼,或許周瑜蔚藍的想法是錯了吧,但是畢竟這也是誰也都料不準的事情。

再怎麽說,至少這樣一來,也是光明正大的證實了周瑜蔚藍和張嫿對沈貴妃的防備之心,到也是可以讓沈貴妃以後別在召見周瑜蔚藍和張嫿兩個人入她的春熙宮了。

其實這樣倒也好,如若要一直都那樣裝模作樣的對著一個並不喜歡的人笑臉相迎,那倒還不如就這樣徹徹底底的捅破,也知道彼此是看彼此不順眼的那個人。

“瞎猜什麽,你倒是也要感謝她們兩,若不是她們,朕今天倒也不會來你這兒,你也知道,最近政務繁忙,我也隻有心思看看我這還未出生的孩兒了。”

董彝清了清嗓子,細細的說,董彝說這些話明顯就是在緩解原本有些尷尬的氣氛的。

“嗬嗬。”沈貴妃聽了董彝有意的這些解釋的說辭,於是馬上尷尬的笑了幾聲,隨即又馬上輕輕的拉著董彝的衣襟道。

“皇上,你先吃吃我這宮中的小廚娘做的這些糕點吧,味道真的很好的,剛才熙妃也說非常的好吃呢。”

沈貴妃一邊說一邊拿起一小塊精致的糕點塞進董彝的嘴中,還有意無意的將剛才周瑜蔚藍誇讚好吃的話也帶了出來,在沈貴妃見到董彝輕輕的動了幾下嘴巴品嚐以後,眉眼中全部都是開心的笑意,“味道如何?”她又趕緊追問道。

“恩,你宮中的糕點,向來都是最好吃的。”董彝明顯也是覺得沈貴妃宮中的這個糕

點的味道做的非常的和和他的心意,於是輕輕的刮了一下沈貴妃的鼻尖,語氣中突然溫柔如水。

“對了,今天怎麽想到叫藍兒和嫿兒來你的春熙宮?”董彝一邊拉著沈貴妃與他一同坐下,一邊語氣平靜的問。

“噢,也沒什麽,隻是閑來無事,悶得慌,便想找個人散散心,便叫了藍妹妹和嫿妹妹與我一同聊聊天。”沈貴妃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語氣非常平靜的解釋。

“你也真是的,明知道嫿兒懷了身孕,你也就別叫她來了,若是真的悶了,便自己去嫿兒的宮中。”董彝好像想到什麽似得,語氣變得有些許的冰冷。

“皇上,你又不是不知道,臣妾也不是什麽蠻橫無理的人,臣妾叫嫿妹妹來,也不過是想同她一同探討探討這懷孕的事情罷了。”沈貴妃毫不顧忌還有周瑜蔚藍和張嫿這些旁人在場,突然一下子纏著董彝的手臂嬌羞的說著。

“你又沒有懷孕,有什麽好探討的。”董彝的語氣中有些戲謔,但是突然說著的話又驀地頓住了,仔仔細細的看了看眼前的女人,沈貴妃依舊是一臉的笑靨如花,董彝的神色變得有些難以猜測了起來。

“難道,茹兒你……”後麵的話他沒有說出來,或許是因為帶了一些不確定和吃驚的因素吧。

“是的,皇上,臣妾其實一直都想找個機會對你說這件事情。”沈貴妃見皇上的樣子,於是繼續淡淡的笑著,像個小女人一樣的依偎在董彝的懷中。

“皇上,你看臣妾的肚子,有沒有大起來的跡象。”她說完這些話,又馬上咯咯咯的笑了幾聲,又繼續說道:“皇上,你開心嗎?”

或許是因為這件事情原本就沒有在意料之中,所以雖然董彝的心情應該是非常的開心的,但是看的出來,他此時心情中的驚訝與詫異應該遠遠的多過於知道沈貴妃懷孕的喜悅之情。

“皇上。”沈貴妃見皇上的臉上並不是特別開心的笑容,於是又嬌嗔的叫了他幾遍,這一次,他也好像是反應了過來。

“愛妃懷孕了,朕自然是高興的。”他笑著,但是周瑜蔚藍總感覺沈貴妃的這次懷孕對他而言是驚大於喜。

“皇上高興便好,臣妾也是非常的高興的。”喜悅中的女人此時絲毫都沒有察覺出來麵前的這個男子的真正心情。

“不過你之前不是一直都……”董彝看著沈貴妃,有些疑惑,此時的他們兩個人已經自動的把周瑜蔚藍和嫿姐姐忽略在一邊了。

“是啊,之前臣妾的身子一直都太過於虛弱了,所以一直以來都叫著太醫幫我調理著血脈,不久前,突然一次,心裏憋著難受,於是叫蓮花傳了太醫,這才知道原來已經有大半個月的身孕了,能夠懷上皇上你的孩子,也是我最幸福開心的事情了。”

沈貴妃說到這來,又繼續往董彝的懷中輕輕的蹭了蹭。

“哦,原來這樣啊,那也好,既然懷孕了,以後便要格外的注意了。”董彝滿臉關切的吩咐道。

“所以嘛,皇上你可不能夠再怪我這樣莫名其妙的突然喊嫿妹妹過來陪我說話解悶了。”沈貴妃其實她的心裏麵一直都非常的介懷董彝剛才說的那句話,於是又繼續一臉小女人一樣的撒嬌道。

“好好好,朕不怪你,朕疼你還來不及,怎麽舍得怪你呢。”沈貴妃和董彝兩個人還在旁邊一臉的濃情蜜意,

而沈貴妃也有意無意的看著周瑜蔚藍,眼神中滿是得意和驕傲。

周瑜蔚藍轉眼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嫿姐姐,不知道怎麽回事,此時她的臉像是紙一般的蒼白。周瑜蔚藍正欲喊皇上,卻被她一個眼神止住了。

於是周瑜蔚藍也隻好緊緊的握著她的手,周瑜蔚藍知道,沈貴妃懷孕這件事情對她的打擊非常的大,周瑜蔚藍和張嫿曾經以為可以借著孩子穩固自己的地位,但是不曾料到,沈貴妃居然會這樣莫名其妙的懷了孕,難道真的是天不助她們嗎。

周瑜蔚藍也猜想到了,這一次的這一切的安排,包括周瑜蔚藍讓陌如恭去皇上的禦書房把他喊到沈貴妃的春熙宮,這所有的一切,應該都是沈貴妃早就設下的圈套和陰謀,她隻不過是布了一個局,然後讓周瑜蔚藍和張嫿就這樣生生的往裏麵跳去。

她的目的,不過就是為了讓周瑜蔚藍和張嫿兩個人看著這一幕幕的好戲,讓周瑜蔚藍和張嫿兩心生怨念,讓嫿姐姐心裏不舒服,從而達到她心中報複的滿足感。

他們兩個還在一邊秀著恩愛,“皇上。”周瑜蔚藍有點忍不住了,於是低低的叫出聲來。

“恩?”此時懷抱著美人的董彝隻是輕輕的疑惑的抬眼看周瑜蔚藍,“藍兒,你有何事嗎?”他果真是一點點都沒有察覺到周瑜蔚藍和張嫿此時的尷尬處境,當然,他也不可能察覺到張嫿此時此刻蒼白的臉色。

“皇上,貴妃娘娘,如若沒有別的什麽事情的話,那麽臣妾和嫿姐姐就先告辭了吧。”這一次,周瑜蔚藍故意自稱臣妾,周瑜蔚藍想看看,那個平日裏愛惜自己無比的這個男子會不會有些別的反應。

但是他在聽完周瑜蔚藍的話以後,依舊不過無動於衷,身子也沒有動,隻是點點頭,“好,那你們先回去吧。”

“好,那我們便告退了。”那個好字周瑜蔚藍特意的加重了音調,但是周瑜蔚藍知道此時的董彝是不會再在意了,周瑜蔚藍原本以為自己對眼前的這個男子沒有什麽的感覺。

但是為什麽,周瑜蔚藍在看到他與沈貴妃這般調著情的時候,心中會生出這樣莫名的不爽和疼痛。

周瑜蔚藍在心中安慰著自己,周瑜蔚藍愛的人是顧衍生,是周瑜蔚藍今生今世的戀人,怎麽可能是眼前的這個一國之君呢,周瑜蔚藍氣憤的,隻不過是因為以後沈貴妃的日子又要好過起來了。

周瑜蔚藍慢慢的扶著嫿姐姐的手,慢慢的往門口挪去。

“嫿兒。”董彝突然好像想到什麽似得,抬起頭叫了嫿姐姐一聲。

嫿姐姐顯然是沒有想到董彝會關注她,於是眼神略帶欣喜的停住了腳步,轉過臉來,“皇上,有什麽事情嗎?”她語氣溫柔如水。

“哦,也沒什麽大事,隻是今天朕便不去你那邊了,你也不用等朕了,今天你也應該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董彝好像一點點都沒有察覺到似地淡淡的說,一說完,眼神便又立馬轉向了別的地方。

“是,皇上,臣妾知道了。”原本是以為會有什麽的意外驚喜,但是滿懷欣喜的心情卻碰上這樣的一番話。

此時嫿姐姐的整個臉顯得越發的蒼白了,她緊緊的抿著嘴唇,在光線中,周瑜蔚藍看見了張嫿眼角星星點點的淚珠子,看來嫿姐姐的心真的被傷到了,看來,沈貴妃的計謀也如願以償的得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