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殤:玲瓏美妃不可棄
字體:16+-

第81章 全力反擊

一出了春熙宮,周瑜蔚藍便立馬扶住嫿姐姐搖搖欲墜的身子,陸無雙和紫萱也在一旁幫著忙,此時的張嫿的臉色蒼白的沒有一點點的血色,好像是一具木偶一般。

“嫿姐姐,你這又是何苦呢。別再生氣了,這一切都是沈貴妃布下的一個局,她要的效果,便是現在的這樣,我們不能夠如了她的願,再說了,你這樣,對孩子也不好。”

周瑜蔚藍勸慰她,希望她可以看開一點,但是她始終緊緊的抿著嘴唇,什麽話都不言語。

“嫿姐姐,你別這樣,你這樣,藍兒看的都好心痛。”每一次來春熙宮都不會有什麽好事,第一次的時候,是嫿姐姐被沈貴妃打了一巴掌,周瑜蔚藍也發誓會幫她要回來,但是現在還沒來得及要回來,嫿姐姐便又在這個地方受了這樣的打擊。

“你放心吧,我沒事。”張嫿聽了周瑜蔚藍的話,雖然心中非常的感動,但是心中的心痛之情卻是更加的凝重,於是張嫿隻是頭也不抬的依舊緊抿著沒有了血色的雙唇,雖然現在她的臉色蒼白的,但是還是掩蓋不住她美麗的容顏。

雖然她一直都在竭盡全力的掩飾著,但是周瑜蔚藍知道她的痛楚,沒有誰會比她此刻的心情更加的難過了。

“我們快點回去好不好。”張嫿突然抬起眸子,睫毛快速眨了一下,像是天空中美好蹁躚的蝴蝶一樣。

“嫿姐姐。”周瑜蔚藍看著她,她突然的話讓周瑜蔚藍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藍兒。”張嫿一邊叫著周瑜蔚藍,一邊慌忙的搖晃著周瑜蔚藍的手臂,言語輕輕,“求求你。”她像是一個可憐的婦孺一樣在周瑜蔚藍的麵前,用一種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周瑜蔚藍。

“嫿姐姐,你不要這樣,那我們快點走吧。”周瑜蔚藍知道她此時的神智已經有些不受大腦控製了,因為剛才的事情對於她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於是周瑜蔚藍隻好趕忙的給此時正扶著她的紫萱和陸無雙還有站在身後的陌如恭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們扶好嫿姐姐,回上清宮。

她們也不是什麽蠢人,至少在這後宮呆久了,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是懂得看人眼色辦事的,她們看到周瑜蔚藍的吩咐,都恭敬的點點頭。於是周瑜蔚藍和張嫿她們一行人,略微落魄的回到了上清宮。

一進上清宮,周瑜蔚藍便支開了陸無雙,紫萱還有陌如恭,偌大的屋子裏麵隻剩下了周瑜蔚藍和張嫿兩個人的存在。周瑜蔚藍把她扶到了床頭,又給她到了一杯溫水,慢慢的攙扶著她的身子遞給她。

“嫿姐姐,喝點水吧。”張嫿現在仍舊是任由著周瑜蔚藍的動作,目光非常的呆滯,也並不說話,隻是靜靜的在一旁發著呆。

周瑜蔚藍又把杯子再一次的放在她的麵前,“我知道你心裏的痛,但是好歹你現在懷了身孕,這樣的傷心倒頭來對你腹中的孩子也是不好的。”周瑜蔚藍苦口婆心的相勸。

她一聽到孩子兩個字,神情也變了一下,整個人也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腹中的孩子。”她喃喃自語道。

“對啊,至少為了你腹中的孩子,無論如何也得要堅強一點。”周瑜蔚藍見說孩子還是很有效果的,於是按著這個套路繼續慢慢的說下去。

張嫿先是愣愣的想了一會兒,也好似想通了,於是複又抬起臉來,“藍兒,

你說的對,至少為了我肚中的孩子,我也應該好好地,不能夠因為那些事情而自暴自棄的頹廢。”

她在聽完周瑜蔚藍的話以後,張嫿的眼神中終於閃現了一絲的亮光,雙眼看上去炯炯有神,眼神堅定的望著周瑜蔚藍,接過周瑜蔚藍手中的茶水,“藍妹妹,謝謝你。”她向周瑜蔚藍投來欣慰的笑容。

“我們姐妹之間還需要如此的客氣嗎?”周瑜蔚藍緊緊的握著了她的另一隻手,“你要知道,我們永遠都是站在同一陣線的好姐妹,你的事,也便是我的事情。而我的事,也便是你的事情。”周瑜蔚藍也眼神堅定的看著她。

張嫿聽完了周瑜蔚藍的話,然後默默的喝了一口拿在手中的溫水,眼神也變得柔和了起來,“我張嫿人生中最幸運的事情,或許便是認識了藍兒你了吧。”她兀自的感慨。

周瑜蔚藍看著她喝完水,於是再接過站起,把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麵,“嫿姐姐,不論如何,為了你腹中的孩子,我們就算是冒險,也要好好地一試。”

“妹妹你說的甚是,不過今天的事情,現在想想,不知道為什麽,還是覺得那麽的心有餘悸。”張嫿好像是又想到剛才的那個場景,於是聲音柔弱的說著,聲音聽起來也是帶點顫顫的感覺的。

“其實也無妨,現在的局麵也不過是姐姐你同沈貴妃打成了平手而已,更何況她的孩子在腹中尚早,而姐姐的孩子卻不出數月便可以出世了。若是封位分,姐姐那時候自然也不可能在她之下。”周瑜蔚藍大膽的猜測到。

“妹妹此話說的倒也對,隻是我怕她是早就對我腹中的孩子有所不滿了,我也知道今日的種種,表麵是一場鴻門宴,其實背後不過隻是她的一個計謀罷了。她知道,我和你兩個在知道她懷孕的時候一定會大驚失色的,尤其是我,現在還是懷著身孕的人,她心裏想著的什麽,我會不知道,現在的時候,是我腹中的孩子最容易流產的時候,如若一不小心,便會胎死腹中。”

張嫿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於是情緒憤憤的說著,仿佛又回到了剛才的那一幕幕。

“所以她越是這樣,姐姐你便越是不應該生氣,如若生氣傷了身體的話,也不過是讓他人得到了開心的話柄,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便是先照顧好自己的身子,尤其是姐姐你。”周瑜蔚藍叮囑她,希望她不要再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

“好。”張嫿雖然剛才一時氣急,但是她一向也都是一個沉穩知禮的女子,於是在聽完周瑜蔚藍的這番話以後便重重的點了點頭,“藍兒,以後的日子還希望你同我一起攜手並肩的走下去了。”她說這些話的時候眸子中有星星點點的光彩,那些光彩其實也是對周瑜蔚藍的希望。

“當然,還有姐姐,這些日子,在你的腹中的胎兒沒有穩定下來之前,切記要小心一些食物和藥物,最好要層層的把關,除非是特別信得過的人,否則萬萬不可以食用。”

因為之前看宮鬥劇的時候也經常性的看到有很多宮中的女子利用一些食物或者是茶飲下毒毒害其他懷了孕的嬪妃腹中的孩子,所以周瑜蔚藍知道在這後宮中,無論如何的,還是嚴加小心的好。

“好,我一定會牢記妹妹對我的囑托的。”張嫿點點頭,神態從容。

“那姐姐便好生的休息一下吧,

妹妹先告辭了。”周瑜蔚藍擺擺手,想來張嫿應該也是累了,於是周瑜蔚藍輕聲的說道。

“好的,妹妹路上慢走,如若她時有空,便多來我這上清宮走走吧。”張嫿倒也不挽留,因為關係好,所以有些事情是更加的不明白如何去虛偽的。

張嫿一邊說著,一邊也隨著周瑜蔚藍一起站起身子來,幫周瑜蔚藍打開門,送她走到了門口。

離開上清宮之後,周瑜蔚藍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不知道為什麽,心裏總是有些沒有來的別別扭扭的感覺。陸無雙和陌如恭兩個人侍奉在周瑜蔚藍的左右,翠兒幫周瑜蔚藍去打點一些事物了。

“小姐,你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好。”陸無雙看周瑜蔚藍一臉愁容的樣子,突然說話道。

“沈貴妃懷著孕,任是誰也不會有什麽好心情的,怕是這宮中又要不得安生了。”周瑜蔚藍輕輕的感慨。

“其實小姐說的也不全是,若是小姐懷了孕,想必恩寵也並不會在沈貴妃之下吧。”一直在一旁默默的站著隻不聽的如恭突然插嘴道,雖然她說的話有些誇張,但是好像也並不全無道理。

“此話怎講。”周瑜蔚藍聽了陌如恭的話,雖然是覺得也不無道理,但是卻仍舊是語氣定定的反問她。

陌如恭見到周瑜蔚藍這樣問自己,卻也絲毫的不緊張,反倒是微微的笑道,隨即馬上點點頭。

“小姐,你也不過才入宮一些時日罷了,便得到了皇上最好的恩寵,相比其他一些與小姐你同日入宮的女子,小姐的恩寵還算不上是最多的嗎,就算是我們這些旁人,都可以看得出來,皇上對小姐獨特的情深與意重。”

陌如恭說道這邊,繼續慢慢的說著,像是一個專家似地分析道。

周瑜蔚藍也點點頭,“或許你說的全然都對,隻可惜,我終究還沒有個孩子。”

周瑜蔚藍略顯無奈的說,其實周瑜蔚藍此刻的心情也是非常的矛盾的,一方麵是希望可以懷個孩子,能夠在這宮中好好地與沈貴妃抗衡,能夠與她平起平坐,能夠安安穩穩的過完自己的一生。

但是另一方麵,周瑜蔚藍又不想負了如今在京都味做著廚子的顧衍生,畢竟很多事情隻有自己才知道,心裏最真的那個人是誰永遠都隻有自己才說的清楚,不是嗎?

那一天,周瑜蔚藍一夜未眠,腦海之中一直都在想著很多的事情,其實對於沈貴妃的性情,周瑜蔚藍還是無法徹徹底底的了解。

因為畢竟,一直以來,她也都是表麵上的凶惡,並沒有做出什麽對周瑜蔚藍和張嫿她們非常不利的事情,而宮中的其他人,也好似都與周瑜蔚藍和平相處著,無論是那個看上去病怏怏的但是十分友善的皇後,還是那些個看上去雖然蠻橫但是卻不至於要人性命的妃嬪,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越是平靜的生活,周瑜蔚藍便越是害怕會有不那麽平靜的一天。

那一晚,不知道怎麽回事,在腦子中這些事情想完以後,周瑜蔚藍竟然沒有再思考下去的欲望了。

不知道為什麽,腦子裏麵突然冒出的事情全部都是在穿越之前發生的事情,在家裏同父親母親之間發生的趣事,與閨蜜一起快樂的場景,與顧衍生在一起時候的幸福和愛戀,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僅僅是發生在昨天一樣,一樣的清晰,一樣的深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