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殤:玲瓏美妃不可棄
字體:16+-

第183章 促膝長談

“什麽,三小姐要成親了,是同哪家的公子啊。怎麽一直都沒有消息,如今這麽的突然。”陸無雙的聲音中充滿了驚喜。

“因為小姐一直都在這宮中,所以消息自然是不會那麽的靈通的。不過三小姐要成親的對象,我聽說是城南的少公子白少陵,聽聞長的也是一表人才。況且也是一個厲害的武將呢。”

翠兒說到這裏,臉上的酒窩也是越發的明顯了。

“這個人我倒是沒有聽說過呢。”陸無雙擺擺手,有些失望道:“其實我對三小姐一直都沒有多大的好感,雖然一直以來,她對小姐也是非常的客氣,但是不知道為什麽,我就是提不起對她的好感。總是覺得她即便是平易近人的笑容看上去好像也是充滿了偽善的意味。”

陸無雙突然好像是想起了什麽事情一樣,突然低聲的說道。

“不得無禮。”周瑜蔚藍輕輕的斥責了她一句,“三妹與我即便不是同一個母親生的,但是畢竟我們是同一個父親所生,況且三妹一直以來也從來都沒有害過我,對我也是非常的溫柔平和,你又豈能說這樣的話。”周瑜蔚藍看了陸無雙一眼。

其實周瑜蔚藍還是很羨慕無雙的,至少她心理麵想這什麽,便會放心大膽的說出來,而周瑜蔚藍,現在已經是變得越來的越偽善了,即便是討厭一個人,也不會那麽肆無忌憚義無反顧的說出來,哪怕是在自己親近的人麵前,人,果真是越活越虛偽的動物。

雖然其實周瑜蔚藍對三娘還蠻有好感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周瑜蔚藍對三妹卻是一點點的好感都沒有,即便是她從來都沒有得罪過周瑜蔚藍。

但是有時候對一個人的印象,好像就是與生俱來的,很難改變的。

隻是在周瑜蔚藍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著實還是狠狠的吃了一驚。

“小姐,是奴婢的錯。請小姐責罰無雙吧。”

無雙明明知道周瑜蔚藍並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責罰她,但是她卻還是這樣的說了,雖然臉上的表情非常的恭敬,但是周瑜蔚藍知道她是有些賭氣的成分在裏麵的。

“無雙,你……”周瑜蔚藍看了她一眼,終究沒有再說什麽,畢竟,她於周瑜蔚藍而言,年紀也還是太小,畢竟,她還是一個孩子。

“小姐若是覺得是無雙的錯,那麽就請小姐狠狠的責罰便。”陸無雙低著頭,說道。

“算了,無雙。”周瑜蔚藍淡淡的搖搖頭。

“那如此的話,小姐應該去參加三小姐的婚禮了。”翠兒象征性的問周瑜蔚藍。

“當然要去,既然娘親已經傳了書信告訴我這個消息,那麽就是說娘親在告訴我,這一次的婚禮也是很重要的,再說,三妹雖說與我同父異母,但是畢竟三妹仍舊是我的親人。若是我不去祝福她的話,反倒是會給人落下閑話嚼舌根不是。”

周瑜蔚藍淡淡的解釋道。

“小姐說的有理,那麽我便安排別人傳個書信回複夫人。”翠兒慢慢的退下去。

“等一下。”周瑜蔚藍叫住她。

“三妹是什

麽時日成親?”

“兩周之後。”翠兒脆生生的回答。

“好,你去回複娘親吧。”周瑜蔚藍揮揮手,翠兒離開以後,周瑜蔚藍便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請柬。打開看了一眼,隨後又放回桌上。

“無雙,你幫我將這請柬先收著。”周瑜蔚藍將手中的請柬交給了一旁的陸無雙,語氣輕的好像沒有出聲過一般。

“是,小姐。”陸無雙從周瑜蔚藍的手中接過請柬,然後重重的點點頭。

周瑜蔚藍跟毒說了這件事情,他說這自然是好事,原本他是要求與周瑜蔚藍一起去參加三妹的婚禮的,隻是周瑜蔚藍終究還是婉轉的拒絕了,因為想到了慕容靜,畢竟,那個時候,董彝對慕容靜的愛是超出絕倫的。

即便如今已經沒有了什麽念想,但是他們再次見麵的時候,心中總是會不免有些尷尬的吧。周瑜蔚藍並沒有直截了當的與他說起這個原因,但是在周瑜蔚藍拒絕的時候,董彝也好像是猜到了一樣。於是便也沒有再去堅持,隻是吩咐周瑜蔚藍照顧好自己的身子。

董彝的身子也開始慢慢的好轉起來了,董彝臉上欣慰的顏色越發的繁盛,看得周瑜蔚藍的心情也不覺得好了許多。

聽說沈貴妃即便是被關在了冷宮之中,也絲毫不懂得消停,每天晚上總是攪得這冷宮中不得安寧,有時候會聽見她淒楚的哭聲,埋怨皇上的狠心,而有的時候,又是短短的罵聲,隻是,這罵聲總不會是正對皇上的,那麽自然是衝著周瑜蔚藍與上官如雪來的。

怨或許隻能怨她自己了,怪也隻能怪她自己了。總是以為自己犯下的錯誤永遠都可以輕而易舉的得到原諒,隻是這一次,她終究是失算了。

皇上哪怕是再對太後娘娘有怨恨,但是他也不過隻能是象征性的告誡一下太後娘娘,而不能夠真的去責罰了她。

畢竟,太後娘娘是將他養大的衣食父母。若是真的做出什麽有違人理的事情的話,那麽反倒是會給外界的許多人以至於原本一直都衷心擁護者皇上的人心裏埋下了負擔。

所以如今的太後娘娘也可以自然的出入各宮,她出宮的第一件事情當然是去看望她一向最最疼愛的侄孫女沈貴妃的。

不過太後娘娘也的確是一個聰明人,自從皇上上次的發火,她倒是已經知道求皇上原諒沈貴妃已經沒有任何的用處了。

於是如今便吩咐了冷宮中的婢女都要好生的照顧和伺候好沈貴妃,不得讓沈貴妃有一絲一毫的閃失,哪怕是沈貴妃依舊是呆在冷宮之中,但是也要讓她享受如同沒有在冷宮中一樣的光澤。

隻是哪怕所有的事情計算的再周到,但是沈貴妃的心中好像總是有一股怨氣難以排解。其實也是,向來都那麽囂張跋扈的人終有落魄的一天,那麽心底裏的落差有時候一時也是難以平衡的。

三妹的婚禮非常的漂亮,作為長姐,周瑜蔚藍在隔夜晚上便已經到了周瑜府上,因為如今是皇上的妃子了,所以周瑜蔚藍的房間自然不是之前的,原本爹娘準備為了周瑜蔚藍特意修建一棟額外的大宅,但是因為

時間的緊迫。於是便隻好將整個西苑全部都安排給周瑜蔚藍。

其實這是在周瑜蔚藍自己的家中,如此的禮數周瑜蔚藍自然是覺得沒有任何的必要,隻是他們要執意,周瑜蔚藍也變不推辭了。

晚上,慕容靜來了周瑜蔚藍的房間。慕容靜還是那般溫婉賢淑的模樣,她穿著非常喜慶顏色的衣裳站在周瑜穆榮的身邊,一直都是小鳥依人的大家閨秀。

“藍兒。打擾你休息了麽?”晚膳過後不久,慕容靜便來了。

周瑜蔚藍搖搖頭,“娘親怎麽會打擾到我呢。若是娘親今夜不來,我也準備什麽時候抽個時間與你好好的敘敘。”周瑜蔚藍巧笑言兮,顧盼生姿道。

“藍兒,在宮中的時日如何?”慕容靜似乎是想了很久,最後還是出聲問周瑜蔚藍。

其實她還不知道上一次周瑜蔚藍和上官如雪被沈貴妃折磨的事情,原本無雙問周瑜蔚藍那件事情是否要告訴夫人,但是周瑜蔚藍想了一下,覺得還是為了避免他們無謂的擔心,既然如今一切都平安,又為何要讓他們平白無故的多操這份心呢,況且,這件事情周瑜蔚藍也要求公孫景榮為自己保密了。

“藍兒自然是在這宮中很好,並無大礙的,多謝娘親的關心。”周瑜蔚藍甜甜的笑了一下。

“藍兒,其實這些時日似乎真的是苦了你了。其實娘親知道當初你並不是想要嫁入宮中的,全部都是皇命不可為,況且,其實你入宮的一大半的原因,也全部都是因為我,總之,是娘親害了你。”

慕容靜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裏麵有星星點點的淚光,看的周瑜蔚藍的心一陣疼痛。

“娘親,這些原本就是與你無關的,你又何必將這些所有的原因全部都歸結在你自己的身上呢,再說,其實女兒進宮這些時日,皇上對我一直也都是尤為的關照,而且,我覺的皇上也不失為一個好夫君。”

周瑜蔚藍一方麵是在說著心底的真實感受,一方麵其實也是在安慰著慕容靜。

“藍兒,你……”慕容靜抬起頭,看著周瑜蔚藍,有一瞬間的訝異。

“其實娘親,這些時日,我發現自己好像是真的喜歡上了他。”周瑜蔚藍把臉轉向別處,雖然此時在周瑜蔚藍身邊的是她的娘親,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說這些話的時候周瑜蔚藍還是覺得有些微的害羞。

慕容靜在聽到了周瑜蔚藍的話以後,卻是突然笑了,是那種很會心的微笑,笑容裏麵沒有吃驚和疑惑,有的隻是深深地包容和諒解,“既然如此,那麽娘親也為你放下了心。”慕容靜淡淡的笑了,笑容傾國傾城。

“其實他的確是一個好人。”言罷,慕容靜卻又是突然站起來,“時間不早了,我也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她說著,將手輕輕地撫上周瑜蔚藍的額頭。

“娘親,你能在陪我聊聊天麽,有的時候,我總感覺心中莫名的亂。”

周瑜蔚藍歎了口氣,也站起來,拉住慕容靜的袖子。

“自然是可以的。”慕容靜微微的笑了一下,隨即坐下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