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城殤:玲瓏美妃不可棄
字體:16+-

第185章 周瑜尚宮家族的世交情誼

三妹婚禮結束以後,周瑜蔚藍又在周瑜府上呆了幾天。這幾天,周瑜穆榮一直都非常的忙碌,但是他還是有找過周瑜蔚藍談心,周瑜蔚藍也自然知道他是愛自己的。

周瑜穆榮還交給了周瑜蔚藍一張黃金雕刻的鏤空牌子,上麵書寫著墨蘭這兩個大字,右下角也鐫刻著一些不知道是什麽字體的符號。

“藍兒,這個你一定要好好的收著。”他叮囑周瑜蔚藍,一直以來慈祥的臉上此時卻好像是充滿了倦容一般。

“爹爹,這個是什麽?”周瑜蔚藍問他。

周瑜穆榮卻隻是搖搖頭,“你往後會知道的。”他說著一些意味深長的話。

“對了,如今宮中呆的如何?”周瑜穆榮突然問周瑜蔚藍。

“爹爹的意思是?”周瑜蔚藍一時沒有辦法參透周瑜穆榮的話。

“哎。算了,也沒什麽。”周瑜穆榮又突然歎了一口氣,隨即說道:“藍兒,你是我最疼愛的女兒,往後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顧好自己的身子,無論是往後出現怎麽樣的變故,你都一定要堅強一些。”

“爹爹,你到底在說什麽,今天怎麽突然說這些話了?”周瑜蔚藍心中突然一陣不安的情緒慢慢的閃過。

“皇上如今的身子好些了麽?”周瑜穆榮突然又說道。

“爹爹,你怎麽知道?”周瑜蔚藍疑惑不解的問道。因為皇上遭遇刺的消息,應該沒有人會知道的。

除了與皇上一起出宮的貼身侍衛以及血滴子死士的話,理應是沒有人會知道皇上出宮被刺殺的事情的,但是若是周瑜穆榮問的不是那件事情的話,那麽又會是其他的什麽事情呢。

周瑜蔚藍在心底裏麵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藍兒,其實有些事情,沒有必要瞞著我的。”周瑜穆榮好像是洞悉一切的說道。

“爹爹,難道你……”周瑜蔚藍的心裏麵突然閃過一個非常陰暗的想法,周瑜穆榮難道是派人監視著皇上,亦或者是周瑜穆榮就是傷害皇上的人。

但是周瑜蔚藍很快就排除了這樣的想法,因為雖然周瑜穆榮並不是周瑜蔚藍的親生父親,但是相處的這幾年來周瑜蔚藍還是能夠了得的道他的為人的,至少對周瑜蔚藍而言他並不是壞人。

周瑜蔚藍搖搖腦袋,在心裏麵嘲笑了一下自己的多心和瞎想。

“藍兒,你別誤會了爹。其實若是餓告訴,餓一直都有派人跟著皇上,但是並不是跟蹤,而是保護的話,你會相信我的話麽?”

周瑜穆榮的聲音低聲道,說這些話的時候周瑜蔚藍能夠感覺的到他是在壓低著嗓門說著話的。

“我當然信爹爹了,隻是女兒不明白,爹爹為何會這樣做呢?”周瑜蔚藍疑惑地問道。

“因為似乎能夠預料的到皇上之前那次的出宮定然不會是多麽的太平。”周瑜穆榮冷不丁的道。

“那皇上知道爹爹的所作所為麽?”周瑜蔚藍問。

“自然是知道的。那天的刺客非常的凶狠,若不是有皇上的血滴子和我身邊的死士,或許我們都得死。”說到這裏,周瑜穆榮忍

不住的苦悶的笑了一下。

“爹爹身邊也有死士?”周瑜蔚藍聽到了周瑜穆榮的話之後,心中有些吃驚。

“恩。”周瑜穆榮點點頭,“他們也都是非常勇猛的死士。”

周瑜蔚藍突然發覺所有的事情好像都變得有些與眾不同了。周瑜蔚藍從來都沒有想到過周瑜穆榮的手下也會有那麽一幫子從小就跟隨培養的死士。

周瑜蔚藍一直都覺得周瑜穆榮作為一個文人,自然是不會牽扯到這些個爭端中去的,但是如今看來,似乎局勢非常的不一樣了。

“我實在是沒有想到爹爹也會有這樣的一幫死士。”周瑜蔚藍有些驚訝的說道。

“其實,尚宮家族曾經是我們的世交,但是這層關係卻從來都沒有被任何的人察覺,直到有一天,尚宮大人找到了我的祖父。他找到祖父的時候身上全部都是血。就好像是經曆了一次大屠殺一般。祖父趕忙把他扶到廂房,想要找醫生來救治他,但是卻被他阻止了。後來他拚了命用一口氣告訴祖父,他們全家都已經被滅門抄家了,而這幕後的黑手,是如今的太後娘娘的龐大家族,那時候的尚宮娘娘已經被當時的皇上判處了淩遲。原本皇上準備誅九族的,但是卻念在當初尚宮家族曾經的功績和忠心耿耿的情分上麵,準備饒他們一死,卻沒有想到尚宮家族最終還是被一夜滅了門。但是江湖上卻始終不是道這滅門的幕後主使是誰。但是尚宮大人在所有人的掩護下還是逃了出來,將所有的真相全部都告訴了祖父。其實那時候的皇上並沒有想著真的要將尚宮家族,其實他之所以懲罰尚宮娘娘,一方麵是因為一時衝動,還有一方麵似乎是因為受到了小人的挑撥和教唆。”

“但是後來的事態似乎就到了一幅不可抑止的局麵了。尚宮整個家族竟然在一夜之間便被全部都滅了門,雖然皇上已經要下令調查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了,但是卻苦於一點點頭緒都沒有。再加上原本尚宮娘娘犯得便是抄家的罪證,再加上後來好像是有證據顯示尚宮家族的人的的確確是謀反竄你的心,於是後來先帝便也沒有再去調查,也沒有再想著為尚宮家族找出滅門的凶手和為他們翻案了。因為祖父當年和尚宮大人是患難生死的好友,自然是對尚宮大人的人品非常的信賴的,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原本便是不信的,也覺得在這件事情的背後似乎是被什麽奸人所誣賴和控製著的。他原本是想救尚宮家族於危難,但是那一場災難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以至於措手不及。而奄奄一息逃離出來的尚宮大人似乎是整件事情的唯一一個真實的知情者了。也同樣是尚宮大人告訴他所有事情都是被人設計,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太後娘娘的家族設計和陷害的,也是他,告訴祖父其實一夜之家滅門尚宮家族的人是如今的太後娘娘派人做的。祖父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還是執意想要為尚宮大人醫治。隻是無奈尚宮大人的手筋和腳筋已經全部都被人殘忍的挑斷了,再加上他因為這幾天的陰鬱而導致自己的心脈全斷。所有無論是任何醫術再高明的人,也回天乏術了。”

周瑜穆榮說道這裏,深深地歎了口氣,周瑜蔚藍知道爹爹本來

就是一個善良的人,所有肯定是會為了尚宮家族發生的悲劇惋惜和難過的。

“爹爹,原來你知道這麽多的真相,那麽既然太後娘娘是最終的幕後黑手和主謀的話,為什麽他又要讓尚宮娘娘的兒子成為如今的皇上?”

周瑜蔚藍始終是對這樣的一個問題感到非常的奇怪和疑惑。

“其實這個原因我也不是非常的明白,或許是因為她隻是為了自己的那一顆虛榮心罷了。”周瑜穆榮隻是淡淡的揣測道。

“因為爹爹知道皇上的秘密,所有上次皇上微服出行,你知道或許他是為了尚宮娘娘事情去的,所有你怕太後娘娘會有所行動,是麽?”周瑜蔚藍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和推斷全部都一一的說了出來,問道。

“恩。所以其實如今的局勢似乎……”周瑜穆榮歎了口氣,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因為周瑜蔚藍和周瑜穆榮一下子都不知道往後的事情會發展成為什麽樣子。

“爹爹,你還沒有說那快黃金的墨蘭雕刻是究竟是什麽東西?”周瑜蔚藍試探性的問道。

“藍兒,若是有一天,這董朝變了天。那麽你一定要朝著董朝的最南端走,就一直往前走,走到路的盡頭,你會看見一棟灰白色的屋子。門前種了一整排的茉莉花。然後若是裏麵有聲音問你,你是誰的話,那麽你變告訴她,你是來找墨蘭的。”

周瑜穆榮說完,如釋重負。

“墨蘭是一個人?”周瑜蔚藍還是有些不明所以。

“她會保護你,會幫助你。若是到時候掌控局勢的是太後娘娘的那一方,那麽你便不要管其他的,皇上也和我說起過,會竭盡全力讓你離開這後宮的。”

周瑜穆榮並沒有正麵的回答周瑜蔚藍的話,卻隻是繼續的叮囑著她。

“那麽爹爹和娘親呢,你們怎麽辦,安淳一向都與爹爹不合,再加上沈貴妃一直以來都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那麽若是……爹爹和娘親怎麽離開董朝呢?”周瑜蔚藍的目光有些悲傷,但是卻還是問道。

“這些,你自然是不用擔心的。我和你娘親總是有辦法的,你要做的,隻需要照顧好你自己便好了。”周瑜穆榮卻沒有回答周瑜蔚藍的這個問題,隻是語氣和表情都有些猶猶豫豫的說。

“那麽皇上呢,你們都不和藍兒一起麽?”周瑜蔚藍還是有些丈二摸不著頭腦。

“藍兒,有些事情你終究有一天會明白的。你要知道,爹爹和娘親真的很愛你。”周瑜穆榮深情的和周瑜蔚藍說,眼中滿滿的全部都是慈祥與愛憐。

“爹爹。”周瑜蔚藍還想再說些別的什麽,卻最終還是被周瑜穆榮用眼神製止住了。

“藍兒,不早了,快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回宮呢?”

周瑜穆榮把臉轉向別的地方,故意不來看周瑜蔚藍。

周瑜蔚藍知道他想說的話也已經全部都告訴了自己,再問也問不出別的什麽了,其實周瑜穆榮便是這樣,不想說的話,再多的人問,他也是不會說的。

於是周瑜蔚藍沒有再說什麽,隻是將周瑜穆榮交給自己的東西穩穩地拿在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