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過末日的我重生了

第十一章 一切都還未晚

字體:16+-

第十一章 一切都還未晚

當那個青年推開臥室門的時候,養成的情報素養,就讓張海陽從上到下把此人掃描了一遍。

很……別扭。

搜腸刮肚,張海陽隻想到了這個詞。

調查顯示,對方隻是一個在校大二學生。

以前的履曆幹幹淨淨,除了家庭氛圍不太好外,陸宇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青年人。

張海陽和很多這樣的青年人打過交道,麵對國安局的上訪,哪怕平日裏膽子再大,在此刻也會表現得十分局促。

話說開後,則又是一番光景,青年人特有的熱忱、學生特有的單純,都會讓張海陽帶著笑意,來給麵前人在心裏畫出畫像。

但麵對陸宇,張海陽什麽都畫不出來。

他很淡然,就像那次自己跟著前輩抓捕資深間諜時,那個45歲的中學教師一樣淡然。

不是矯揉造作,是經曆了太多後的沉澱。

“國安局?我看下證件。”

語氣平靜,帶著不容置疑。

張海陽手裏的證件還沒收回去,聞言下意識遞了過去。

陸宇接過,仔細查看,還掏出手機,查詢著編號。

張海陽忍不住又打量了他一圈,結果發現了陸宇隱蔽的觀察眼神。

他在觀察我。

張海陽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為什麽?

害怕我們是假冒的?

對,他是在觀察我們的反應,假冒的國安局幹部,一定不會給他查詢的時間。

但這個人到底經曆了什麽,為什麽他會這麽小心?

張海陽是執行者,從來不會過問任務外的事情。

但這次任務,給他的感覺很不一般。

“對上了,那麽,你們準備怎麽安排?”

好一會兒,陸宇才歸還了證件。

似乎身份過關了。

張海陽如此想著,下意識看向了身後的老者。

秦樹林,中原市國安局局長,資曆很老,在局裏德高望重。

張海陽也很奇怪,為什麽老領導會陪著大家出任務。

看來這次任務確實不一般。

“上麵的意思,最好是你能跟我們走一趟。當然,你有什麽要求,我們也會盡量滿足。”

老領導笑著開口,溫和的聲音,撫平了張海陽心中的一絲緊張。

我居然會緊張?

張海陽覺得自己真是神經過敏了。

不過還是趕緊做完這個鬼任務吧。

這個學生,真是個不好對付的角色。

但陸宇沒有如張海陽預料得那樣,大家和和氣氣,坐著警車放著歌,一路直達國安局。

他真的思索了一會兒,然後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你倒是一點也不客氣啊!

聽了一會兒,張海陽大概了解到,陸宇正在跟妹妹打電話。

兄妹兩個聽起來感情很好呢。

“好了,我們先去接一個人。”

掛了電話,陸宇看向三人。

……

現在的兄妹感情都這麽好了嗎?

進國安局也講究成雙成對?

不過你是不是對國安局有什麽誤解啊?我們那不是什麽好市民該來的地方啊!

在心裏吐槽著,張海陽很老實地充當著司機的角色,開著車前往陸宇指定的地點。

現在是早晨,還不到早高峰,一路上車流很少。

車內氛圍很沉默,老領導沒有問話,李哥也繃著臉,似乎麵對著什麽洪水猛獸。

陸宇坐在副駕駛,這是他要求的。

難道他還沒放下戒心嗎?

這也太小心了吧!

為自己的想法感到荒謬,張海陽時不時地用眼角餘光,打量著陸宇。

他注意到,陸宇帶了一個小包裹,看上去似乎是一件髒T恤。

裏麵裝了什麽?

“張大哥,注意看路。”

陸宇突然笑眯眯地轉頭,張海陽心中一驚,被發現了?

他已經搞不清楚,到底誰才是搞情報的了。

扯出一個有些難看的笑容,張海陽將陸宇送到了地方。

一處機場旁邊的快餐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