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過末日的我重生了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槍秒了,有什麽好說的

字體:16+-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槍秒了,有什麽好說的

走在柏林的街道上,沿著家族開辟出的秘密通道,弗雷德繞開了外圍的鬼物,進入市中心。

他手裏緊握著喪鍾,臉色疲憊,眼中滿是血絲。

路途中的疲勞不算什麽,最可怕的是那不知何時會爆發的“咒術”。

他很害怕下一秒,喪鍾就會對著自己腦袋來一發,然後紅白飄散,一切休矣。

在這種煎熬中,他失去了槍手應有的冷靜和縝密,甚至來到修煉場的時候,忘記了通報。

這是一棟位於市中心的大廈,特異點的核心,也是十二家族的修行場。

守在門口的門衛,立刻攔住了他。

“出示憑據。”

哪怕認識這位槍手,門衛還是一絲不苟地完成自己的職責。

弗雷德抿了抿發幹的嘴唇,從身上摸了摸,掏出一個徽章,兩位門衛驗證後,這才放行。

“請進,槍手先生,第十冕下正在修行,如果有事的話,可以先去東區找第七冕下或者第五冕下。”

門衛看到弗雷德滿臉憔悴的樣子,好心地提醒道。

弗雷德點了點頭,一言不發,走了進去。

他不會去找其他人,事關重大,隻有第十冕下才會幫他。

………

在路上,他緩緩調整自己的心態和呼吸,在心中,將那套證詞又說了一遍。

等到回過神,弗雷德已經穿過一樓人員密布的公共區域,來到了第十冕下的修行場前。

這裏能量濃度更高,但家族成員少了許多。

第十冕下的修行場,是一處改造過的獨立房間,門外有兩位門衛守護。

這兩人是對家族忠心耿耿的精銳,深受冕下信任,並且實力高強,聯手下,哪怕是其餘冕下出手,也要被攔住片刻。

看到弗雷德不偏不倚,朝著這裏走來,門衛臉上露出戒備,攔住了他:“第十冕下正在修行,不容打擾。”

一般來說,作為十二家族的首腦,每一位冕下都擁有最強大的武力,也是十二家族重大事件的決策者。

等閑的事務,根本不會交給家族首腦過目。

因此,平日裏,極少有人敢於打擾修行中的冕下。

弗雷德深吸一口氣:“我有重大情報稟報冕下,關於暗夜之血的。”

兩名門衛皺了皺眉,似乎在考慮是否放行。

就在這時,門內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

“進來吧。”

在弗雷德的氣息接近時,第十冕下就已經驚醒。

他是知道弗雷德的,一把很好用的槍,有機會吸納進核心層的人才。

弗雷德的任務,就是他指派的。

作為暗夜家族的毀滅者,第十冕下對那個逃出去的暗夜之血,一直都很在意。

因此,聽到“暗夜之血”四個字,第十冕下立刻下令放行。

守衛讓開了道路,但搜走了弗雷德身上的手槍。

——哪怕十個弗雷德在第十冕下前都是翻掌即滅,守衛也不會掉以輕心。

幾乎從不離身的喪鍾,被交到了左邊的守衛手中。

遠離了那個定時炸彈,弗雷德本該心裏一片輕鬆。

但不知怎的,他心中又冒出一個想法。

——萬一第十冕下發現我在說謊,或者他認為我的價值,不足以讓他出手解開咒術,我該怎麽辦?

想到這,弗雷德前進的腳步都緩了一拍。

不!

我還有用!

我為家族流過血!

我是家族裏最好用的槍!

可是,想到家族中,那些失去價值的人的下場,弗雷德的信念又動搖了。

他親手處理過,許多知道了家族太多隱秘,並且失去了價值的人。

那些人死不瞑目的雙眼似乎在看著自己,嘴唇翕動,露出嘲諷的笑容。

下一個就是你了。

他們說道。

“弗雷德?”

第十冕下發現了弗雷德的糟糕精神狀態,皺起眉頭問道,“發生了什麽事?你看起來狀況很差。”

弗雷德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沒有……不,我的意思是說,的確發生了意外。”

他將準備好的說辭托出,第十冕下皺著眉,陷入沉思。

弗雷德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鞋尖,一言不發。

但心裏很不平靜。

第十冕下向來是個雷厲風行的人,這次為什麽思考這麽久?

是不是發現了我的謊言?

第十冕下手段深不可測,果然我就不該嚐試著撒謊的。

一個謊言需要無數個謊言去彌補,造成的漏洞卻會越來越大,終究有徹底崩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