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過末日的我重生了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小夥子,你的路走窄了啊

字體:16+-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小夥子,你的路走窄了啊

陸宇並不知道十二家族已經開始了內亂。

就算知道,他頂多會嘖嘖感歎兩句,順便給那些反抗十二家族的勇士們點個讚。

他現在正忙著教導自己的便宜徒弟。

洛神的教學很高大上,穆拉克學得也很認真。

但陸宇發現一個不太好的趨勢。

穆拉克有點佛係。

隨著洛神的教導,他逐漸把自己從仇恨中撇開,對美帝的感覺,相當於比較厭惡的陌生人。

這樣可不太好,之前的穆拉克,不用陸宇吩咐,就會死懟美帝,因為那是他的使命。

現在的穆拉克,越來越理性化,逐漸有往“聖者”發展的趨勢,這個變化讓陸宇始料未及。

“乖徒弟,要成為一個優秀的邪神,你也不能忘記初心啊。你看看,是誰給這片土地帶來災難?他們來到這裏,挑撥戰爭,掠奪財富,扶植軍閥,讓你們永遠沒有翻身的可能……”

陸宇正在循循善誘,但說到一半,穆拉克就緩緩開口。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不是從前的穆拉克了,他人的意誌與我無關。在這些天的學習裏,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祭祀神的成就是有限的,成於祭祀,累於祭祀,所以,我不當祭祀神了!”

陸宇的話,似乎起到了反效果。

本來還有點猶豫的穆拉克,突然下定了決心。

隨著這話說出,他身上浮現諸多黑色的人臉。

那是成就他的怨念,也是拖累他的執念。

他想要擺脫祭祀神的身份,就必須將這些怨念拋棄。

這種做法當然十分危險,稍有不慎,就會打出gg。

但穆拉克覺得值得。

陸宇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穆拉克的眼神危險起來了。

年輕的邪神啊,這段時間的教育,似乎讓你少了許多危機感。

你似乎忘記了,我為什麽會留你一條狗命。

如果你不能為我所用,那留你又有什麽用呢?

前世,陸宇和穆拉克打過交道,深知穆拉克的難纏。

他沒什麽別的特質,就是學習能力太強,幾乎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光是這一點,就很可怕了。

一個始終保持著謙虛之心,不斷學習進步,先天還能夠無限吞噬變強的邪神……跟他一比,王樂他們幾個算個屁主角。

如果不是因為他吞得東西太多太雜,導致自己神智出現了問題,穆拉克也將成為前世時代裏的主角之一。

穆拉克不好掌控,所以陸宇本來想用合作的方式。

順著他的毛捋,將他武裝得更強。

他的本意,隻是想讓洛神教會穆拉克煉魂法。

有了煉魂法的穆拉克,不會像前世那樣,被魔念侵擾,變得時不時抽風。

隻需要讓他保持理智,他自己就會去和美帝死磕,和伏地魔對上。

自己隻需要冷眼旁觀,等到伏地魔的手段耗盡,再一擊必殺。

可是現在……

小夥子,你的路,走窄了啊。

………

周圍的氣氛開始變得沉悶,哪怕是穆拉克,也感到一絲不對勁兒。

好在關鍵時刻,洛神走了過來,開口打破了沉悶的氛圍:“穆拉克,停下。”

“是的師父!”

剛剛還跟陸宇對著幹的穆拉克,立刻停止了分裂怨念,滿臉尊敬地看向洛神。

自己的便宜徒弟,被洛神**成這樣子,陸宇忍不住在心裏呸了一聲。

哼,舔狗不得好死!

洛神挑釁地看了陸宇一眼,接著看向穆拉克:“合格的邪神不是一蹴而就的。你的根基在於祭祀,現在的你還無法擺脫這些執念的影響,強製與它們分離,等同於自殺。”

“那我該怎麽辦,師父?”

穆拉克連忙追問道。

“化解這些人的執念,不要求全部化解,至少化解一部分。這樣,將來就算分離,受創也更小一些。”

洛神開始循循善誘,“要成為合格的邪神,就必須和過去做個了斷。你無需特地和過去割裂,隻需要遵循自己的內心,做出正確的選擇,就能將執念一點點消解。”

“你的執念,在於複仇,這也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所以,美帝你遲早要去一趟,和自己的過去作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