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過末日的我重生了

第三百二十四章 過去的痕跡

字體:16+-

第三百二十四章 過去的痕跡

波爾從傳送的天旋地轉蘇醒過來,周圍陰翳的樹林和遠處隱約的宮殿,讓他以為目的地終於到了。

“這傳送可真要命……”

可是當他向陸宇抱怨時,卻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身後空無一人。

波爾的麵色微變,連忙閉上眼睛,按照陸宇教他的方法,跟陸宇留下的元力進行溝通。

“陸宇,你在哪裏?”

可是無論他怎麽呼喚,那些元力就是不作回應。

並且,波爾感覺得到,這些留在自己身上的元力,正在飛速潰散。

短暫的不安過後,經曆過不少風浪的波爾迅速冷靜了下來。

出現這種情況,極有可能是雙方傳送的目的地出現了偏差。

需要確認一下,自己現在的位置。

他舉目四望,發現這陰翳的叢林格外陌生,周圍充斥著一股灼熱,那灼熱使得叢林的植物出現表麵碳化的狀況。

奇妙的是,這碳化隻是覆蓋了枝葉,並沒有讓它們枯萎。

波爾心裏提起警惕,比起光球飄蕩的亞爾夫海姆,這裏的環境明顯要危險一些,充斥著一股攻擊性的力量。

叢林並不算太過濃密,通過一條石板鋪就的小徑,可以看到遠處高聳的宮殿。

那宮殿的頂部閃耀著金光,形狀宛若一麵盾牌,周圍的牆壁則刻繪著長矛樣的符文組,遠看去給人一種鋒銳之感。

一個或許還在運轉的尤古多拉希爾遺跡。

波爾在心裏下了定義。

隻是看了那宮殿幾眼,波爾就開始尋找起退路。

他清楚自己的斤兩,沒有陸宇在,去遺跡探險,幾乎等於送人頭。

還是先找下退路,看看能否和陸宇重逢吧。

………

剛走了幾步,波爾突然遇到了一個讓他意外的人。

奧斯汀,正背對著他,看向叢林的遠方。

波爾心裏一突,他雖然戰力大漲,但遇到這位老辣的影子冕下,除非激活身軀內的血脈力量,否則還真不一定打得過。

好在對方似乎並非發現自己,不如……

波爾緩緩退去,剛邁出兩步,就聽到奧斯汀開口:“我似乎曾經見過你……”

他的聲音有些艱澀,每一個字都似乎在腦海裏醞釀許久,才斟酌說出,就像一個很久沒說過話的人。

波爾一顆心沉了下去:“我們從未見過。”

他不是奧斯汀。

什麽東西,占據了奧斯汀的身軀。

“無所謂,你身上流淌著英靈的血脈,是當年流出的種子。既然你選擇回到這裏,一定是為了完成你們的使命。”

奧斯汀緩緩轉身,臉色僵硬地開口:“我會幫你一把,讓你去往你該去的地方。”

波爾不假思索,立刻激發身軀內的告死鳥血脈,就要奪路而逃。

但黑色的羽翼剛從他身後伸出,就一陣天旋地轉。

再睜眼時,麵前已經是那泛著金光的宮殿。

剛才離得遠,宮殿的主體被叢林掩映著。

現在靠近後,波爾才發現,這宮殿外側還有一層看不到邊際的回廊。

回廊中無數門戶緊閉,不知通往哪裏。

“這裏有540扇大門,隻有真正的受選者才能推開正確的那扇。你們兩人,隻有先找到大門的,能活下來。”

波爾耳邊傳來奧斯汀的聲音,他舉目四望,沒有發現奧斯汀的身影,卻看到了另一個人。

拉塞爾。

在陸宇的元力暗示消失後,拉塞爾終於恢複了正常的思維。

但他臉上滿是六神無主,似乎還不如被陸宇暗示時的狀態。

他聽到奧斯汀的聲音,連忙慌亂地扭頭:“冕下!我是拉塞爾!冕下!您怎麽了?”

“不準在英靈殿前喧嘩!”

奧斯汀的聲音冷了幾分,一道閃電從回廊的牆壁上躥出,將拉塞爾打得滿地打滾。

看到拉塞爾的慘狀,波爾明智地收回了“先弄死這貨,保底穩贏”的想法。

形勢比人強,自己連逃走的可能都沒有,那就必須遵循對方的規則。

趁著拉塞爾還在麻痹狀態,波爾率先邁入走廊,去尋找那扇“正確的門”。

……………

波爾穿梭在宛若無窮無盡的回廊,周圍的一切都一模一樣。

但他卻有種感覺,在某個方向,有股熟悉的氣息。

無論周圍景物怎樣輪轉,無論轉過多少個彎,波爾都憑借著這股熟悉的感覺,找到了正確的方向。

可是,越是靠近,波爾心中就越是疑惑。

這股熟悉的感覺究竟是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