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過末日的我重生了

第三百二十七章 新的火焰

字體:16+-

第三百二十七章 新的火焰

怎麽可能。

赫爾莫德一直視金宮為聖地,絕不容忍它的榮耀被褻瀆。

因此,在陸宇即將偷渡成功時,赫爾莫德眼瞳中,無數符文如瀑布般灑下。

在這一刻,奧斯汀的身軀僵硬了一瞬,一股由無數符文組成的藍色光流,在大廳裏亮起。

整個宏偉巨大的大廳,甚至都被這光流照亮了一瞬。

這光流毫無阻礙地融入金宮的防禦體係,迅速找到了那個破損的缺口,緊接著生成了一個臨時補丁。

另一邊。

陸宇臉上帶著自得的笑容:“人生就是需要一雙發現捷徑的眼睛啊……”

正打算從剛找到的狗洞鑽進去,沒想到,下一刻,麵前的狗洞……突然開始愈合了!

陸宇愣了愣,元力連忙湧動,想要趕在這個狗洞消失之前鑽進去。

沒想到這狗洞愈合的速度遠超他想象,一部分元力鑽了進去,居然被卡住了。

但在這短暫的接觸中,陸宇敏銳地發現,狗洞上湧動的符文結構,和周圍的符文明顯不是一個係統的。

那些符文倒也沒有難為他,將卡住的元力放了出來。

陸宇的身軀在狗洞旁緩緩成型。

但經過這麽一道,整個金宮的防禦都被激活,走捷徑是不可能了。

惹得陸宇在心裏瘋狂鄙視著赫爾莫德。

是不是玩不起?!

那個漏洞補丁,絕對和赫爾莫德脫不了幹係。

赫爾莫德這麽做,明顯是不想讓自己走捷徑。

看來還是得從大門想辦法。

………

從赫爾莫德的話裏,陸宇其實已經猜出,這個大門考驗的是人的智慧。

——欺世盜名之輩,會被烏鴉扯碎。

意思不就是,隻有真正的學者,才能安然無恙地來到金宮內部。

但陸宇不太想從大門走。

原因就是,這兩隻烏鴉,既然能夠辨別人類的智慧,很可能會使用一些窺探記憶的手段。

在神話裏,奧丁的這兩隻烏鴉,一隻名為“記憶”,另一隻名為“思想”。

再結合它們那詭異的規則判斷,不難想象,陸宇如果不設防地走進去,會發生什麽。

就算他能夠以智慧通過大門,思想和記憶也可能被窺探。

赫爾莫德這是赤果果的陽謀,逼著陸宇透底。

那麽,有沒有什麽辦法,能夠瞞過這兩隻烏鴉的探測呢?

陸宇又陷入了思考。

………

時間一點點流逝,金宮內的赫爾莫德越來越不耐煩。

這段時間,陸宇一直在分出弱小的分身,不斷嚐試著走進大門。

每一次嚐試,都以分身被撕碎結尾。

從上午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八個小時。

陸宇就算完成了第一個考驗,也絕對沒有足夠時間進行第二個考驗了。

他已經失敗了。

但赫爾莫德並未在第一個考驗上規定時間,隻能看著他拖下去。

他心中已經有了決定,如果陸宇無法完成第一個考驗,那就讓他被烏鴉撕碎。

如果完成了,那就把他驅逐。

這樣做事瞻前顧後的人,是沒有資格跳出棋盤的,更沒有資格成為尤古多拉希爾的合作者。

當時間來到無光的夜晚。

陸宇終於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的麵前,站著一個花費了數個小時捏好的分身。

隨後,陸宇和那分身一起走進大門。

赫爾莫德微微眯眼。

福金和霧尼是最公正的裁決者,就算同時走進一百人,也別想讓它們的標準降低半分。

多人進入,每人還是會受到同等的考驗,因此,陸宇想靠數量蒙混過關,無疑是打錯了算盤。

但下一刻,赫爾莫德不解地皺起眉頭。

在兩隻烏鴉冷漠的窺視下,在神階的規則場中,陸宇和分身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福金和霧尼在他們頭頂盤旋,紅眼閃耀著冰冷的光。

但也僅僅隻是盤旋,並非痛下殺手。

感受著頭頂烏鴉那不可捉摸的力量,陸宇隻覺得頭皮有些發涼。

他連忙加快腳步,快速走過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