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河未冷
字體:16+-

第290章

第290章

老徐急速揮了揮手,打斷了李若水的話,“東北軍能跟我們二十六比嗎?*知道吧,他們可是囚禁了*長。擱在過去,這就是逼宮!雖然是為了抗日,可你拿槍對著皇上,皇上過後能給你好果子吃嗎?”“這……“ 李若水、王希聲和馮大器三個,再次無言以對。

“是,咱們老二十六軍也是雜牌軍。可自從歸順中央,咱們一直是對國民*、對委員長忠心不二。讓咱們剿共,咱們就剿共。讓咱們去青海,咱們就去青海!” 唯恐三人不信,老徐喝了一大口酒,繼續替整個二十六路軍表功,“想當年,*之時,那麽多嫡係將領都變成了啞巴。咱們孫總司令,可是第一時間就放了狠話,要趕到陝西去,跟張小六子刺刀見紅。這雪中送炭之情,委員長怎麽可能不記得?!還有,還有咱們這一戰的功勞,可是全天下的人瞧得一清二楚。要是重慶那邊真的出爾反爾,冷了將士們的心,以後誰還給委員長拚命?國民*,還怎麽號令地方?!”

一番話,說得那個擲地有聲。不由得李若水等人不相信,國民*和*長能言出必踐!

然而,老徐走了之後,三人卻很快又開始患得患失?

連戰死的弟兄都不願意多花費一些力氣去收屍,國民*,真的會兌現給二十六路的承諾嗎?

若是不肯兌現怎麽辦?二十六路軍三師一旅,在台兒莊全打成了空架子。重慶那邊隨便派一個整理師過來,就能將二十六路軍一口吃掉。它若是鐵了心反悔,還會在乎二十六路軍上下集體喊冤?!

第八章 援玉枹兮擊鳴鼓 (三)

非常幸運的是,情況,好像並不像三人想得那麽悲觀。

短短幾天之後後,政府的第一批嘉獎令就下來了。

在徐州舉盛大的授勳儀式上,李若水、馮大器和王希聲都獲得了一枚三級寶鼎勳章。而親自將勳章別在他們軍服上的,赫然是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

早就聽聞過李宗仁的大名,卻沒資格拜見。今天,看著總司令近在咫尺的麵容,李若水心中無法不激動。可惜,被授勳的人數實在太多。他隻來得向李宗仁及恭恭敬敬行了一禮,便被司儀引導著下了禮台。

台下鎂條燃燒產生的白光,亮成一片,四周歡聲雷動。禮台的正中間,李長官正取出一枚熠熠生輝的青天白日勳章,別在了副總司令馮安邦的胸前。

四下裏,掌聲再度猶如雷動,白光閃爍如電,令人頭暈目眩。刹那間,李若水的精神竟然有幾分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在邯鄲受勳的時候,被萬眾矚目。

那時候,他站在禮台的中央。筆挺的軍裝上,一枚五級寶鼎勳章閃爍著銀光。未婚妻鄭若渝站在身邊,與他相視而笑。眼睛裏寫滿了自豪與幸福。

李若水的手,下意識的撫摸到了胸前的寶鼎勳章。若瑜,你在現在在哪裏?你知道我還活著嗎?你知道我還在等著你嗎?

沒有任何回應,隻有掌聲一浪接著一浪。

心中湧起酸澀,無數往事瞬間疊加在眼前,令他魂不守舍。以至於李長官在台上又講了什麽,他都沒聽到。

直至出了會場後,他才從馮大器那裏得知:由於第二集團軍損失過大,委員長特準他們不參加徐州會戰,率殘部前往河南後方整頓。委員長正在調集其他部隊趕往徐州。準備挾台兒莊大捷之氣勢,再給日軍致命一擊!

致命一擊?

李若水聽到這個詞時,心中不禁打了一個哆嗦。環顧離開會場的人群,發現大多數將士都雙眼放光,信心百倍。這種亢奮的環境,讓他不禁產生了一絲懷疑:我是不是自己的想得太多,太悲觀了?才跟周圍同僚格格不入?李司令長官,孫司令長官,還有其他師長,旅長們,個個身經百戰,我能看得到的,他們應該看得更清楚?如果形勢真的越來越嚴峻,怎麽可能隻有我自己憂心忡忡?

然而,冷靜下來反複斟酌,他卻依舊無法變得樂觀。

台兒莊的勝利,除了將士們浴血奮戰,還有其他的因素。比如日軍輕敵,磯穀廉介單獨冒進。比如參戰的國軍部隊拋卻前嫌,合力抗倭。

聽參謀部的消息說,最近日方部隊調動頻繁。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鬼子在醞釀一場大的反擊。

國軍要乘勝追擊,日寇要一雪前恥。接下來的徐州會戰,恐怕會更加慘烈,打到山河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