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2章

第2章

如此數日,這隻大老鼠每天都來同胡國華一起吸煙,胡國華到處被人輕賤,周圍沒有半個朋友,對這隻老鼠惺惺相惜頗有好感,有時候老鼠來得晚一點,胡國華就忍著煙癮等它。

但是好景不常,胡國華家裏就剩下一張床和四麵牆了,再也沒有錢去買煙土,他愁悶無策,歎息地對老鼠說:“老鼠啊老鼠,今天我囊罄糧絕,可再沒錢買福壽膏了,恐不能與你常吸此味。”言畢唏噓不已。

老鼠聽了他說話,雙目炯炯閃爍,若有所思,反身離去。天黑的時候,老鼠叼回來一枚銀元放在胡國華枕邊,胡國華驚喜交加,連夜就進城買了一塊福壽膏,回來後就燈下點燒了,大肆吞吐,和老鼠一起痛快淋漓地吸了個飽。

第二天老鼠又叼來三枚銀元,胡國華樂得簡直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想起以前念私塾時學的一個典故,就對老鼠說:“知管仲者,鮑叔牙是也。君知我貧寒而厚施於我,真是我的知己啊,如不嫌棄,咱們就結為金蘭兄弟。”從此與這隻老鼠稱兄道弟,呼其為“鼠兄”,飲食與共,一起抽大煙,還在**給它用棉絮擺了個窩,讓老鼠也睡在**。

人鼠相安,不亞於莫逆之交,老鼠每天都出去叼回來銀元,少則一二枚,多則三五枚,從此胡國華衣食無憂。多年以後我的祖父回憶起來,總說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就這麽過了多半年,胡國華漸漸富裕了起來,但不是有這麽句話嗎,發財遇好友,倒黴碰小人,也該著胡國華是窮命,他就被一個小人給盯上了。

村裏有個無賴叫王二杠子,他和胡國華不一樣,胡國華至少曾經富裕過,怎麽說也當過二十多年的“胡大少爺”,王二杠子就沒那麽好的命了,從他家祖上八輩算起,都沒穿過一條不露腚的褲子。他看胡國華家業敗了,幸災樂禍,有事沒事地就對胡國華打罵侮辱,欺負欺負當年的胡大少爺,給自己心裏找點平衡。

最近王二杠子覺得很奇怪,胡國華這窮小子也沒做什麽營生,家裏能典當的都典當了,他家親戚也死得差不多了,怎麽天天在家抽大煙?他這買煙土的錢都是從哪來的?說不定這小子做了賊。我不如悄悄地盯著他,等他偷東西的時候抓了他扭送到官府,換幾塊大洋的賞錢也好。

可是盯了一段時間,發現胡國華除了偶爾進城買些糧食和煙土之外,基本上是足不出戶,也從不跟任何人來往。越是不知道他的錢是怎麽來的,王二杠子就越是心癢。

有天胡國華出去買吃的東西,王二杠子趁機翻牆頭進了他家,翻箱倒櫃地想找找胡國華究竟有什麽秘密。突然發現**有隻大老鼠正在睡覺,王二杠子順手把老鼠抓起來扔到爐子上正在燒的一壺水裏,然後把壺蓋壓上,心想等胡國華回家喝水,我在旁邊看個樂子。

還沒等王二杠子出去,胡國華就回來了,正好把他堵到屋裏。胡國華一看壺裏的大老鼠已經給活活燙死了,頓時紅了眼睛,抄起菜刀就砍,王二杠子被砍了十幾刀。好在胡國華是個大煙鬼,手上無力,王二杠子雖然中了不少刀,卻沒受致命傷,他全身是血地逃到保安隊求救,保安隊的隊長是當地一個軍閥的親戚,當時正在請這個軍閥喝酒,隊長一看這還了得,光天化日之下就持刀行凶,沒有王法了嗎?趕緊命幾個手下把胡國華五花大綁地捆了來。

胡國華被押到堂前,保安隊長厲聲喝問,為何持刀行凶要殺王二杠子?

胡國華淚流滿麵,抽泣著述說了事情的始末,最後哀歎著說:“想我當初困苦欲死,沒有這隻老鼠我就活不到今日,不料我一時疏忽竟令鼠兄喪命,它雖非我所殺,卻因我而死。九泉之下負此良友,情何以堪?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砍傷了王二杠子,該殺該罰都聽憑發落,隻求長官容我回家安葬了我的鼠兄,就是死也瞑目了。”

還沒等保安隊長發話,旁邊那個軍閥就感歎不已地對胡國華說道:“他奶奶的,不忘恩是仁,不負心是義,對老鼠尚且如此,何況對人呢?我念你仁義,又看你無依無靠,日後就隨我從軍做個副官吧。”

槍杆子就是政權,亂世之中,帶兵的人說的話就是王法。軍閥頭子吩咐手下,把那個王二杠子用鞭子抽一頓給胡國華出氣,又放了胡國華回家安葬老鼠。胡國華用木盒盛殮了老鼠的屍體,挖個坑埋了,哭了半日,就去投奔了那個軍閥頭子。

常言說得好:餓時吃糠甜如蜜,飽時吃蜜都不甜。人到了窮苦潦倒之時,別人就是給他一碗粥、一塊餅也會感恩戴德,何況老鼠送給胡國華那麽多的錢財。當然老鼠的錢也都是偷來的,聖人說渴死不飲盜泉之水,不過那是至聖至賢之人的品德標準,古人尚且難以做到,何況胡國華這樣的庸人呢?以前聽說在房中吸煙,時間久了屋內的蒼蠅老鼠也會上癮,此言非虛。

第二章《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

從那以後胡國華就當了兵,甚得重用,然而在那個時代,天下大亂,軍閥混戰,拉上百十人的隊伍就能割據一方,今天你滅了我,明天他又收拾了你,沒有幾個勢力是能長久生存下去的。胡國華所追隨的這個軍閥勢力本來就不大,不出一年就在搶地盤的戰鬥中被另一路軍閥打得七零八落,死的死、逃的逃,提拔胡國華的那位軍閥頭領也在混戰中飲彈身亡。

兵敗之後,胡國華跑回了老家,這時他家裏的破房子早就塌了,又逃得匆忙,身上沒有錢糧,連續兩天沒吃過飯了,煙癮又發作起來,無法可想,隻好把手槍賣給了土匪,換了一些煙土糧食,以解燃眉之急。

他一尋思,這麽下去不是事啊,這點糧食和大煙頂多夠支撐三五天的,吃光抽淨了之後該怎麽辦?這時他想起了離家一百多裏遠的地方有處十三裏鋪,那裏埋了不少達官顯貴的墓葬,裏麵有很多值錢的陪葬品。

此時的胡國華當過兵打過仗,膽子比以前大多了。胡國華在軍隊裏曾經聽個老兵油子說過很多盜墓的事,盜墓在民間又叫“倒鬥”,能發橫財,但是抓著了也是要掉腦袋的,所以他沒敢在白天行動,把心一橫,在一個毛月亮的晚上點了盞風燈,扛了把鐵鍬,就去了十三裏鋪的墳地。

什麽是毛月亮?就是天上沒雲,但是月光卻不明亮,很朦朧。當然現代人都知道,這是一種氣象現象,學名叫作月暈,表示要變天刮大風了,可是那個年代的農村裏誰懂這些科學。有些地方的鄉下人就管這種月亮叫長毛毛的月亮,還有人說這種月色昏暗的夜晚,是孤魂野鬼最愛出來轉悠的時刻。

等到了地方,他先喝了身上帶的半斤燒酒,以壯膽色。這天夜裏,月冷星寒,陰風嗖嗖地刮著,墳堆裏飄蕩著一片片磷火,不時有幾聲嘰嘰吱吱的怪鳥叫聲響起,手中的風燈忽明忽暗,似乎隨時都可能熄滅。

胡國華這時候雖然剛喝了酒,還是被這鬼地方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這回可好,那半斤燒刀子算是白喝了,全順著汗毛孔出去了。

好在這是一片野墳,附近完全沒有人煙,大喊大叫也不怕被人聽見。胡國華唱了幾段山歌給自己壯膽,但是會的歌不多,沒唱幾句就沒詞了,幹脆唱開了平日裏最熟悉的“五更相思調”和“十八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