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9章

第9章

在城門前搭建好了紙燈白布,後邊坐了十幾個司掌鑼鼓嗩呐的樂師,前麵設有一張古香古色的長桌,桌上茶器茗盞,全都十分精美,另有一個紅色大瑪瑙托盤中堆滿了瓜果點心。

桌前設有三張椅子,先前那幾名身穿貂裘的女子請我和田曉萌分別坐在左右,居中的椅子虛設,似乎尚有一位重要人物要來。

田曉萌見隻有三個座位,其餘的人都站在後邊,就覺得有些過意不去,想要推辭。我又累又餓,也顧不上客套了,反正人民的江山人民坐,既然有座位,誰坐不一樣,於是大咧咧地坐了,抓起麵前的食物就吃。

可能是餓得狠了,食物雖然精美,卻沒半分滋味,都如同嚼蠟一般,吃了幾口,越想越是覺得古怪。

這時有兩個少女攙扶著一個衣著華貴白發龍鍾的老太太從大門中走出,坐到中央的位子上。

我和田曉萌都站起來向主人問好,見了那老太太的樣子,我心中更覺得怪異,現在這都什麽年月了,怎麽還有地主婆?

老太太衝我們倆點了點頭,就居中坐下,一言不發地等著看戲。

身後站立服侍的年輕女子一拍手,戲班子裏的樂師傀儡師聽見號令,一齊賣力演出。皮影戲起源於漢唐時期,又別名“燈影戲”,是一門在民間很受歡迎的藝術,以驢皮鏤刻出戲文中的人物動物,由藝人在白幕之後伴著鑼鼓器樂的點子唱詞操縱,發展至今已有不下數百出的整套戲目。

不過這種藝術形式在**中自然受到波及,被批判為宣揚才子佳人帝王將相的大毒草,哪裏還有人敢再演繹。我萬萬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在此得以一見,在那個文化生活為零的時代裏,真是太吸引人了。我光顧著看戲,完全忘了其他的事情。

皮影戲所演的各出大戲都是極精彩的劇目,先演了一出《太宗夢遊廣寒宮》,又開始演《狄青夜奪昆侖關》。

戲台上刀光劍影,兵來將往,精彩紛呈,再加上鼓樂催動起來,令觀者不由得連聲喝彩。我看得心旌神搖,口中幹渴,就伸手去拿桌上的茶杯喝水,無意間看了身旁的老太太一眼,隻見她也正自看得眉開眼笑,邊看邊取桌上的果脯點心食用,咀嚼食物的樣子十分古怪,兩腮鼓動如同老猿猴,一嘬一嘬的。

我奶奶年老之後也沒有牙,但是吃東西絕不是這樣子啊,這老太太是人是猴?心中一亂,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摔了個粉碎,茶杯這一摔破了不要緊,那老太太的腦袋也隨之掉在了地上,她的人頭還盯著皮影戲觀看,口中兀自咀嚼不休。

老太太手下的侍女急忙趕到近前把她的人頭恭恭敬敬地捧了起來,又給她安到身子上。

我心中大驚,一把拉起田曉萌就向山洞外邊跑,一片漆黑之中跌跌撞撞地衝出了山洞,耳中聽得轟隆巨響不絕,大地不停地震動,身後的山洞閉合成一塊巨大的石壁,倘若再晚出來半分鍾,就不免被活活夾死在山壁之中。

外邊天色已經大亮,我拉著田曉萌跑到山下的溪邊,忽然覺得肚中奇痛無比,疼得額頭直冒冷汗,不禁蹲下身去。記得聽我祖父講過鬼請人吃東西的故事,鬼怪們用石頭、青蛙、蛆蟲變作美食騙人吃喝,不知我剛才吃的是什麽鬼鳥,越想越惡心,忍不住大口嘔吐。

痛苦中依稀見前邊走來兩個人,前邊的那個姑娘有些眼熟,原來是燕子,我見到她才感到安心,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之後了,那天燕子和胖子一直在樹上待到天亮,樹下的人熊失血過多已經死了。隻是到處都找不見我的蹤影,最後在河邊發現了昏迷不醒的我和田曉萌。

我這三天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發了四十幾度的高燒,胖子跑了百十裏地的山路請來縣裏的醫生給我治病。我體格健壯,總算是醒了過來,而田曉萌始終沒有意識,隻好通知她的親屬把她接回家去治療了,至於後來她怎麽樣了,我們都不太清楚。

我把我的遭遇和燕子的爹講了,他告訴我說,山裏有個傳說,那位太後死的時候,活埋了很多民間諸班雜耍的藝人做陪葬,昔日裏,有些人就曾經在牛心山看過和我相同的事情。

不過這些事在我的記憶中模模糊糊,有時候我自己都不太敢確定真的發生過,大概隻是做了一場夢吧。

我的知青生活隻過了多半年,但是留下的回憶終身都不會磨滅,1969年春節輪到我回家探親,我的命運又發生了一次巨大的轉折。

那一年的春天,中國政府的高層因為感受到國際敵對勢力的威脅,不斷進行戰略上的重新調整,軍隊擴編,備戰備荒,深挖洞,廣積糧,群眾們積極進行防核防化防空襲的三防演練。

我回城探親的時候有人告訴我內部消息,我父母的問題很快就將得到組織上的澄清,證明我祖父不算地主,他的成分是中農,所以他們被釋放出來是遲早的事。這時由於解放軍大量征兵,我父親以前的一位老戰友讓我當了“後門兵”入伍。

我爹的戰友陳叔叔是軍分區的參謀長。當年第九兵團入朝參戰,冰天雪地的蓋馬高原,十幾萬誌願軍合圍了美軍最精銳的海軍陸戰隊第一師。美軍航空兵投擲的大量航空炸彈、凝固汽油彈,把深夜的天空都照成了白晝,冒著美軍鋼鐵彈幕組成的火力屏障,誌願軍像潮水一般,發動了一波又一波的衝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