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32章

第32章

胖子讚歎道:“看來這墓裏的死人在古代可能還是個畫家。”

我說你別不懂裝懂行嗎,在唐宋年間,王侯墓中多數都有壁畫,用來記述墓主生平的重大事跡,咱們且看看這裏埋的是什麽人物。

壁畫一共八幅,我們按順序看了一遍。這些畫有的畫著林中射獵的場景,有的是在殿堂中同朋友飲酒,有的畫著出征的場麵,有的畫著押解俘虜的情形,最後一幅繪有封侯的場景,每幅壁畫中都有一個頭戴狐裘的男子,應該就是墓中埋的墓主,看來這是個將軍墓,至少是個萬戶侯。

當年金兵南下滅宋,著實劫掠了大筆金銀財寶,這位金將說不定就把他的一些戰利品一並帶入了地下,反正也都是我們漢人的寶貝,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

三人先在墓室裏轉了一遭,兩處耳室都是些瓷罐瓦盆之類的器物,後室有四具馬骨和一些盔甲兵器,此外就沒什麽多餘的東西了,看來金人不厚葬,我多少有些失望。在東南角點上支蠟燭,三人一起來到主室的棺槨前,有棗沒棗就看這一竿子了。

墓主的棺槨體積不小,是紅木黑漆,上麵繪著金色的紋飾,顏色和造型非常古怪,這應該是和女真族的民族圖騰之類有關。我摸了摸棺板,很厚實,一般窮人用不起這麽厚的棺材,能有口薄棺就不錯了,混得再次的就拿草席卷了隨便埋地裏。

棺木中的極品是陰沉木的樹窨,也就是樹心,一棵陰沉木從生長到成材再到埋入地下成形,至少需要幾千年的時間,這種極品可遇而不可求,隻有皇室才能享用。屍體裝在陰沉木的樹窨裏麵埋入地下,肉身永遠不會腐爛,比水晶造的防腐棺材都值錢,比冰箱的保鮮功能還管用。其次就是椴紅木、千年柏木,樹心越厚越有價值,第一是防止屍體腐爛,第二是不生蟲子,能有效地防止蛆蟲螞蟻咬噬,不像普通的木料,用不了多久就被蟲蟻蛀爛了,哪個墓主也不希望自己死後的屍身讓蟲子吃,那種情形想想都惡心,所以貴族們的棺槨木料都有嚴格要求。

我們麵前的這具棺槨的木料,雖不及皇室宗親,也算得上極奢侈了。我用工兵鏟插進棺板的縫隙中,用力撬動,沒想到釘得牢固,連加了兩次力都沒撬開。

胖子也抽出家夥上來幫忙,兩人合力,棺槨發出“嘎吱吱吱”的響聲,終於撬開了一條大縫,我們又變換位置,一個接一個地把棺材釘都撬了起來。

這墓中很幹燥,墓牆防水性很好,頭上的琉璃瓦也不滲水,再加上野人溝的雨水大部分都被落葉層吸收了,所以棺材中的灰塵不少。這一動使得灰塵飛舞,雖然戴著大口罩,我們還是被嗆得不斷咳嗽,回去說什麽也得準備幾副防毒麵具,要不然早晚得嗆出毛病來。

胖子想去推開棺材蓋子,我突然想嚇唬嚇唬他,搞點惡作劇,於是拉住他的胳膊說:“胖子,你猜這棺材裏有什麽?”

胖子說:“我哪知道啊,反正裏邊的東西掏出來能換人民幣……還能換全國糧票。”

我故意壓低聲音說:“我以前聽我祖父給我講過一段《太平廣記》裏的故事,裏麵也是說兩個盜墓的,一胖一瘦,他們在古墓裏挖出一口大棺材,無論他們使出刀砍斧劈各種辦法,那棺材卻說什麽也整不開。其中一個胖盜墓賊會念《大悲咒》,他就對著棺材念了一段,結果那棺材蓋自動開了一條縫……從裏麵伸出來一條長滿綠毛的胳膊……”

胖子倒沒害怕,可把英子嚇得不輕,一下躲在胖子後邊:“胡哥,你可別瞎扯了,也不看這是啥地方,想嚇死人啊。”

胖子除了有恐高症之外,還真是什麽都不怕,當年在學校跟別的小孩打架,就屬他手黑。此時胖子麵無懼色,絲毫不為我的恐嚇所動,一派大義凜然的表情:“英子大妹子,你別聽他的,這小子就是想嚇唬我,也不看胖爺是誰,他媽的我怕過什麽啊我,你讓他接著說。”

我接著說道:“那條長滿綠毛的胳膊,手指甲有三寸多長,一把抓住了念《大悲咒》的那個胖盜墓賊,將他拉進了棺材中,棺板隨即合攏起來,隻聽裏麵傳來一聲聲的慘叫,嚇得另外一個盜墓賊扭頭就跑……”

胖子咧著嘴幹笑了幾聲,笑得有點勉強,估計他心裏也犯嘀咕了,但是硬要充好漢,走上前去和我一起推動棺板,結果我們用力太猛,一下把棺板整個推到了地上,棺槨中的事物一覽無餘。

一具身材高大的男屍躺在裏麵,他屍體的水分已經蒸發了,隻剩下醬紫色的幹皮包著骨頭架子,隔了將近千年,這已經算是保存得比較完好了(像湖南馬王堆出土的濕屍是屬於極罕見的,千裏無一),五官雖然塌陷,眼睛鼻子都變成了黑色凹洞,但是麵目仍然依稀可辨,約有四五十歲,頭戴朝天冠,身穿紅色鑲藍邊的金絲繡袍,腳穿踏雲靴,雙手放在胸前。

英子從胖子身後伸出頭往裏麵看了一眼,驚叫一聲:“哎呀媽呀,老嚇人了。”趕緊把視線移開,不敢再看。

她這麽一叫,我頭皮也跟著發麻,但是棺槨都打開了,還能扭頭跑出去嗎?硬著頭皮上吧。我雙手合十對棺中的古屍拜了三拜:“我們缺衣少食,迫不得已,借幾件行貨換些小錢用度,得罪勿怪了,反正您早已經該上天上天,該入地入地,該去哪就去哪了。塵歸塵,土歸土,錢財珠寶皆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您留下這些財物也沒什麽大用。我們盜亦有道,取走之後,必定將大部分用於修橋鋪路改善人民生活,學習雷鋒好榜樣,愛憎分明不忘本,立場堅定……”

我還有半段詞沒來得及說,胖子卻早已按捺不住,伸手進去在棺中**,我趕緊提醒他說:“你他娘的下手輕點,別把屍身碰壞了。”

胖子哪裏肯聽,自打進了墓室就沒發現什麽值錢的東西,除了幾個破舊的壇壇罐罐之外,就是陪葬的人畜遺骸,費了這麽大周折,就看墓主的棺中有什麽好東西了。

我見勸他也沒用,幹脆我也別費口舌了,跟他一起翻看棺中的物品,古屍身邊放的仍然是些瓷器。我當時對古玩了解得並不多,尤其是瓷器,隻見過幾件北宋青花瓷,對於瓷器的價值工藝曆史等一概不懂,我隻知道黃金有價玉無價,一門心思地想找幾塊古玉出來,順手把瓷器都扔在一旁。天見可憐,總算在古屍的手裏找出來兩塊玉璧,顏色翠綠,雕成兩隻像蝴蝶又非蝴蝶的蛾子形狀。

我們把這對玉璧看了半天,也說不出這是個什麽東西,我隻知道這可能是翡翠的,北宋以前的東西,應該是件好東西,要不然墓主怎麽臨死還把它握在手裏呢。估計怎麽著也能值幾萬吧。那可真不少了,當時全國也沒幾個萬元戶啊,具體值多少錢回去還得讓大金牙這行家鑒定鑒定,聯絡個港商台胞什麽的賣出去。

胖子覺得不太滿意,想去掰開古屍的嘴看看有沒有金牙,我說差不多就行了,事別做得太絕了,給人家留下點,我們又把棺中的瓷器挑了幾件好看的取出來,把那些沒顏色圖案的都放回原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