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44章

第44章

從房頂上跳下來的草原大地獺吃了烤蝙蝠肉,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幾圈嘴邊,顯然這麽一塊肉,填不滿它的胃口,而且勾起了它旺盛的食欲,盯著我們三人,不知在打什麽主意。在地下世界,它就是國王。

在雙方對峙的這一瞬間,我腦子裏轉了幾轉,地下要塞的地形以及對付野生猛獸,這些事對我而言有點陌生,是不是要先下手為強?衝鋒槍就在手邊,但是百式衝鋒槍的殺傷力很有限,草原大地獺的骨皮足以抵擋,別再打蛇不成反被蛇咬,把它惹得惱怒起來,卻沒把握能夠脫身。

日軍的有阪式步槍穿透力很強,應該能幹掉草原大地獺,隻是我們隻拿了幾把刺刀,先前裝填了子彈的兩支步槍都放在二三十米開外的地方,必須有人引開草原大地獺的注意,我才能跑過去拿步槍,這麽一來一往,需要一段短暫的時間,草原大地獺離我們的位置太近了……

連想幾個念頭,都沒有什麽把握,這時胖子站在原地,小聲對我說:“老胡,我記得這東西隻吃溫血和冷血動物,不吃人,依我看沒事。”說完用腳輕輕地把死蝙蝠踢向草原大地獺,那意思是,這都給你,趕緊一邊吃去,別找我們的麻煩。

誰知那草原大地獺,瞧都不瞧一眼死蝙蝠,反倒是對著我們不住地流口水。

胖子轉過頭來問我:“怎麽它不吃蝙蝠,總盯著咱們看,好像不懷好意啊。”

我不敢分心跟胖子說話,緊緊注視著草原大地獺的一舉一動,隻要它有攻擊的企圖,那我隻能先搶在它前邊,撿起地上的衝鋒槍,給它來一梭子了。

英子說道:“咱們都吃了不少烤蝙蝠肉,它大概是……把咱們當作蝙……”

她的話音未落,那隻草原大地獺已經忍受不住烤蝙蝠肉的香味,一步一步向我們逼過來,凡是野生動物,均以生肉為食,因為它們天生就沒吃過熟肉,一旦吃過一口,熟肉的滋味對它們來講就是最大的**了。

我發現它行動遲緩,覺得不一定跟它搏鬥,還是跑吧。我招呼另外兩人一聲,三人轉身便跑,剛奔出兩步,卻在此時,腳下被一件硬物絆倒,這一腳把我跌的,膝蓋險些摔碎了,連胖子英子也同時摔倒在地。

我暗自奇怪,什麽東西絆的我?倒地的同時,向地麵上瞥了一眼,地麵平整,哪裏有什麽能絆倒人的物事,心念一動:“光想著逃跑,那對童男女的屍體卻忘了帶上,莫不是鬼絆腳?”

草原大地獺大概從來都沒見過人類這種兩條腿走路的動物,它聞到三個人身上烤蝙蝠肉的香味,已經把我們當作了蝙蝠,隻是它暫時還不能接受長成這樣的蝙蝠,而且也懼怕火光,不敢輕易向前,正在盤算著怎麽把這幾個到了嘴邊的美味吞下去,見到我們三人摔倒在地,它“噌”的就躥了過來。

它的後肢又粗又壯,一躍就跳到了胖子身前,可能它覺得這隻肉多,就準備先拿胖子打打牙祭。

胖子見狀隻好拚命掙紮,雙手在地上亂抓,想找件武器,正好地上有把烤蝙蝠用的刺刀,胖子順手抄了起來,一刀刺在草原大地獺的手臂上,直刺至柄。

那刀烤的時間久了,就像是支通紅的鐵條,刺中草原大地獺後,鼻中隻聞到一股焦糊的惡臭。那隻草原大地獺在地下洞窟中橫行無敵,哪吃過這種虧,又疼又怒,卻不敢再咬胖子,緩緩向後退了幾步,伺機再動。

灼熱的刺刀捅過一刀之後,溫度立刻減了下來,草原大地獺的鮮血使刀身上麵噝噝地冒著白氣,胖子剛才一擊得手,全憑著刺刀的溫度,否則根本紮不動它。

我利用胖子擊退草原大地獺的間隙,和英子一人一個,把那裝有童男女的軍大衣包裹背到身上,但願這兩個小鬼不要再搗亂了。

背上殉葬孩童的屍體,我又彎腰把衝鋒槍拿在手中,明知這種百式衝鋒槍的殺傷力遠遠不足以擊斃草原大地獺,但是關鍵時刻也指望用它抵擋一二。

還沒等我拉開槍栓,在我身後的牆壁上,突然探出一隻爪子,直奔我頭頂拍來,那爪子來得太快,勁頭迅猛,我來不及低頭,隻好用手中的衝鋒槍遮擋,被那隻爪子一掃,拿捏不住,衝鋒槍脫手飛了出去,遠遠地落在了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之中。

原來不知不覺之中,牆壁上又爬下來四隻草原大地獺,兩大兩小,那最小的也跟成人差不多大,很顯然,它們也和先前那隻一樣,都受了烤蝙蝠肉香味的吸引,前來捕食。

五隻草原大地獺把我們三個團團圍住,隻要有一隻帶頭撲過來,其餘的也會跟著一擁而上把我們撕成碎片吃掉。

我們唯一的依托隻剩下那堆火了,三人背靠背貼在一起,胖子拿了把刺刀,英子拿著衝鋒槍,隻有我赤手空拳。

木片燃起的火堆眼瞅著越來越暗,過不了片刻就會熄滅,真要等到那時候,我們就是草原大地獺的盤中餐了,想到這裏不禁暗暗叫苦:“一隻就夠他娘的不好對付了,現在可倒好,盤據在這要塞中的草原大地獺,整個家族都出動了,身陷絕境,如何才能殺出一條血路?”

再耗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從火堆中抓起一根燃燒的木條,向攔住去路的草原大地獺中身形最小的那隻揮去,它果然受驚,被火把嚇得縮在一旁,包圍圈出現了一個缺口。

木條的火焰本來就不大,一揮起來險些熄滅,我們不敢多待,一並衝了出去,幾隻流著口水的草原大地獺稍一猶豫,就一同撲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