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61章

第61章

說笑了幾句,我抬起頭吐了個煙圈,隻見天空中巨門星、左輔星、右弼星,三星閃耀,排列成一個正三角形,中心太陽星、太陰星並現,好一組乾甲金吉星。

以前從來沒仔細研究過天星風水,隻是為了到考古隊混些錢才硬著頭皮看了若幹遍,此時一看,風水秘術中天字卷的內容馬上就在腦海中浮現了出來。

我連忙跑回屋去,拿了羅盤,又登上城樓的頂端,對照天空的星宿,這處吉星籠罩之地,就在城中的古井處。這是我第一次實踐天星風水,心裏沒底,不過多半不會看錯,我家這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不是俗物。那麽就是說在地下水脈附近,必定會有古墓?墓葬倒是有抱水這麽一說,不過這是否離得也太近了。

不管怎麽說,這是個重大發現,我得把這件事告訴考古隊,最好他們在這發現點什麽,有所收獲,大概就不會非要進黑沙漠了。

聽我一說,陳教授大喜,帶著學生們興衝衝地趕到井邊,張羅著要下去瞧瞧。這口井的井欄和絞索都是後來重新裝的,以前的早就不知在何時毀壞了。

我和Shirley楊商量了一下,井很深,可以做個雙扣安全鎖,把人吊下去看看究竟有什麽東西。

那隻能是我下去了。下麵雖然有水脈,還是不敢大意,戴上了防毒麵具、手電、哨子、工兵鏟、匕首,暗中藏了黑驢蹄子和摸金符,伸手試了試繩索的堅固程度,商量好聯絡的辦法,如果用手電筒向上晃三圈,上邊的人看見了就會停住不再放繩;第二次向上晃手電筒,就是讓往上拉,為了預防發生意外,還帶著哨子,如果看不見手電筒的光線,就用哨聲來聯絡。

這時正是晚上,除了手電筒的光線,四周全是一團漆黑,抬頭也看不清楚井口的所在,越降越深,沙漠中的夜晚氣溫很低,再加上井中的濕度大,讓人感覺從骨子裏往外的冷。

井壁溜滑,難以落腳,據說這口古井的年代比西夜城還要久遠得多,是先有這口井,後來才有的西夜城。忽然一股涼風吹來,我急忙用手電筒去照,見那井壁上有一道石門。

我對準頭頂,又吹哨子又晃手電筒,這裏離井口還不算遠,隻有十五六米深,隻要大聲說話,上麵的人就能聽見。他們接到信號,馬上停止再放繩子,我剛好懸在石門靠下一點的地方。

冷風就是從石門的縫隙中吹出來的,我用手一推,感覺石門很厚,沒有石鎖石閂,縫隙雖然大,卻推不動,需要用撬棍才能打開。

我見進不去,就發出第二次信號,讓他們把我拉了上去。我把井下的情況詳細地說了一遍,陳教授稱奇不已:“奇怪,這也許不是陵墓,是條暗道之類的,天下哪有陵墓修在井邊,還留條這麽詭秘的通道呢?”

胖子自告奮勇:“管他是什麽,亂猜也沒意思,咱們進去一看便知。你們把我弄下去,我去撬開石門。”

我說:“算了吧,要下去還是我拿著撬棍下去,胖子你太沉,萬一把繩子墜斷了,我們還得下井裏撈你去。”

這次我們做了一條繩梯,這樣石門開了之後,誰想下去就可以從繩梯爬下去,最後決定下去的人有陳教授、Shirley楊、薩帝鵬和我四個人,胖子等人留在上麵。

仍然是我先下去,用撬棍撬動石門,看來這道門以前經常開闔,要不然不會有這麽大的縫隙,不過最近幾百年可能沒開啟過,在繩梯上使不上力,為了開這道門著實費了一番力氣。

石門後是磚石結構的甬道,寬敞工整,裏麵黑漆漆的深不可測,我招呼上麵的Shirley楊他們下來,一個一個把那三人拉進了甬道。

Shirley楊分給眾人一種藥片,說能預防缺氧,然後再戴上防毒麵具,往裏麵走就萬無一失了。

四人向裏麵走了大約五十來米,一連經過兩道石門,最後一道門密封得很緊,石門上浮雕著不知名的異獸,門縫上貼著死獸皮,用平鏟把獸皮一塊塊地切掉,才得以把門打開。

走到盡頭,就進入了一間寬敞幹燥的石室,長寬差不多都是六七十米,高三米,四個人站在裏麵一點都不顯得局促擁擠。

這空間雖然寬敞,氣氛卻絕不輕鬆,地上累累白骨,都找不著能下腳的地方,看那些骨頭都是動物的,極其鬆散,一踩就碎,四周立著幾十根木頭柱子,上麵綁著一具具風幹的人類屍骨,看體型全是壯年男子。

我和陳教授、Shirley楊三人都久經曆練,隻是覺得這地方詭秘,沒覺得害怕,隻有薩帝鵬見到這麽多幹屍,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教授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一步也不敢遠離。

Shirley楊看了看那些幹屍,歎道:“真慘啊,都是殉葬的奴隸或囚徒之類的人吧,實在太野蠻了。”

陳教授對眾人說道:“看來這裏是間舉行祭祀重要死者的所在,這是古時姑墨的風俗,這些個人都是罪犯,綁在沙漠中活活渴死,被完全風幹之後,才擺到這裏,然後宰殺動物的鮮血,淋到這些幹屍身上。咱們找找看,這裏應該有間墓室。”

我們轉了一圈,四處查看,四麵都是石壁,敲擊了幾下,顯然是實心的,後麵不會有什麽別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