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71章

第71章

我們想進城門口的幾間破屋裏瞧瞧,卻發現破房子雖然大半露在沙漠外邊,而屋中的黃沙卻是堆到房頂。

傳說這座城曾經毀於戰火,聯軍攻進了王宮,就在戰鬥接近尾聲的時候,黑沙暴把精絕國連同城中的居民軍隊,無差別地一起埋在了黃沙深處。直到十九世紀,沙漠的移動才使它重見天日。

在現場看來,基本上和那傳說吻合,隻是並沒有見到幹屍,想必都埋在沙子裏了。

我瞧得索然無味,然而陳教授他們卻好像對古城中的所有事物都感興趣,就連一堵破牆都能看半天。

我隻得提醒他們,葉亦心這小姑娘還病著呢,救人是最要緊的事,看來這城中居民區都被黃沙填滿了,連口水井都找不到,咱們不如到王宮裏看看,那裏說不定有水源。

陳教授一拍自己的腦袋:“哎,老糊塗了,救小葉要緊,咱們快去王宮。這沙漠中的王國,都是修在地下河接近地麵的地方,有的地宮裏就有河流經過。王宮一般都在城市的正中。”

眾人在廢墟中尋著方向,前往古城的中部,胖子對我說:“老胡,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吃什麽嗎?我最想吃哈密瓜和馬奶子葡萄,有塊西瓜也行啊,唉……不說了,越說越渴,嗓子都他媽冒煙兒了,找到地下河我得先跳下去洗個澡。”

我對胖子說道:“這精絕女王生前的生活很奢侈,肯定經常享用冰涼的地下河水中浸泡出來的冰鎮西瓜,不過那西瓜就算保存到現在,多半變成西瓜石了,葡萄可能也變葡萄幹了。”

胖子抱怨道:“這他媽鳥不拉屎的地方,真想象不出以前還有人居住,下回別說給兩萬美子了,金山銀山堆到我眼前,老子也不進沙漠了。這世界上的死法,最難受的肯定就是活活渴死。”

一提到死,我就想起了郝愛國,被那怪蛇咬死,雖然死得快,卻不知臨死時有多痛苦,那蛇的模樣也怪,頭上有個黑色肉瘤,裏麵全是黑水,砍成兩段還能飛起傷人,這種蛇連Shirley楊也沒見過,不知這城中有沒有。

第二十四章黑塔

我們七個人在廢墟中覓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就繞道而行,走了很久才來到古城的中部,這裏的街道相當寬闊,雖然黃沙遍布,街道的格局脈絡仍然可以瞧得出來。

然而這附近除了那座傾斜的黑塔,卻並沒有其他的大型建築,別說王宮了,連間像樣的民房都不存在,盡是一道道風化了的土牆。

陳教授說這裏的王宮可能建在地下,城中沙子太多,咱們到黑塔上,從高處觀看,看能不能發現地宮的入口。

塔下的基座和多半個拱形石門都被埋在沙中,這黑塔全是用紮格拉瑪山的大石頭雕成,共有六層之高,稍微有些傾斜,依然十分堅固。除了建築材料十分罕見,塔頂的最高處有一個黑色橄欖形石球。

陳教授戴上老花鏡,仰起頭來看了半天,又用望遠鏡看,邊看邊自言自語:“對呀,以前我怎麽就沒想到。”

我想問他沒想到什麽,陳教授卻一矮身,鑽進了塔門,他似乎是急於想去證實什麽,我們連忙在後邊跟上。

塔中的牆壁上密密麻麻地刻著奇特的鬼洞文,每一層都有一個黑色石像,第一層是一頭石羊,倒並無特別之處。第二層是個石人像,與常人大小一般,高鼻深目,半跪在塔中。第三層竟然是我們躲避沙暴時,在無名小城中所見到的巨瞳石人像。

陳教授停下腳步對我們說:“看來我推測的沒錯,各地出土的那些巨瞳石人像的源頭,就是精絕國,材料就是那紮格拉瑪的黑色石頭。”

薩帝鵬問道:“教授,那這塔是用來做什麽的?怎麽每一層都有個雕像?”

陳教授說:“我推測這黑塔是用來顯示鬼洞族地位的,每層的石像代表了不同的等級,第一層是牲畜,如果沒猜錯,地下應該還有一層,擺放著地獄中的餓鬼。第二層是普通人,包括西域的所有胡人,他們的地位僅高於牛羊,相當於奴隸。第三層就是這巨瞳的人像,剛才我看了,塔頂的石球,是個眼睛的造型,巨瞳石人和眼睛造型的圖騰,代表著這個民族對眼睛的崇拜。咱們快上去瞧瞧,在精絕國地位更高的是什麽。”

胖子說:“就連我這水平的都能猜出來,我敢打賭,上麵肯定是女王的雕像。”說著搶先上了第四層。

我緊跟在後,上去一看,卻出乎意料,這層中的石像,蛇身人頭,長有粗壯的四肢,後肢是獸形,前肢呈人形,手持利劍盾牌,臉是個男性的麵孔,麵目猙獰,瞪著雙眼,好像是內地寺廟中的怒目金剛,石像後腦也有個黑球,與紮格拉瑪山中的怪蛇一樣。

這工夫陳教授等人也陸續上來,見了這怪異造型的石像,嘖嘖稱奇:“這似乎是王國的守護神啊,頭上也有個眼睛形狀的黑球,看來鬼洞人真的相信眼睛是一切力量的來源。守護神的地位還在女王之下,看來精絕女王確實被神化了。走,咱們再去第五層看看是不是那女王的雕像。”

正要上行,葉亦心被塔樓上的晨風一吹,忽然清醒了過來,Shirley楊取出水壺喂她喝了些清水。她仍然十分虛弱,可比起昏迷不醒的時候,現在是讓人放心多了,她的脫水症還是十分明顯,不過暫時不用擔心她的性命了,既然醒過來了,那麽一兩天之內用大量冷鹽水治療妥當,便無大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