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75章

第75章

教授說看來這都是大石柱的建築,是間用於祭禮的神殿沒錯了,而且是一處多功能的祭祀場所,柱底六邊形的符號表明了它的作用。

這些石柱每四根一組,現在的排列是守護神的符號交叉相對,剛才那個玉石眼球就是個祭祀的神器,而胖子的那塊古玉就是啟動儀式的法器,不排除還另有其他法器的可能性。至於這件法器怎麽流落到外邊去的,恐怕永遠也不會有答案了,也許是曾經有盜墓賊、探險隊進入過這精絕古國的神殿,也許是兩千年前,那些反抗精絕女王統治的奴隸,偷竊了出去,都無從得知了。

可以推斷,一旦法器連接,就可以召喚被視為守護神的怪蛇出來,享用祭品。而且說這是一間多功能的神殿,是因為這石柱上不僅有地位高的守護神,也有處於最下端的奴隸、牲畜、惡鬼,神殿可能也會用來做一些鎮壓惡靈、懲罰奴隸之類的儀式。通過石柱下符號的排列變化,來確定不同的儀式對象。

Shirley楊問道:“教授,這座神殿應該是與王宮同樣重要的場所,這裏會不會有暗道,連著地下王宮?咱們到處找找看好嗎?現在小葉身體不好,必須盡快找到地宮裏的水脈才行。”

陳教授說:“老朽可以打保票,肯定有這樣一條暗道,不過既然是暗道,這神殿規模又如此之大,咱們一時三刻哪裏找得到呢?”

胖子插口道:“二位掌櫃的,俗話說得好啊,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你們大概還不知道我和老胡有多大本事,咱這不是有這麽多蘇聯的黃色炸藥嗎,您幾位出去歇會,我炸條通道出來,讓你們也見識見識咱的手段。”

陳教授急忙擺手:“不可胡來,這些都是古代文明的遺跡,破壞一塊磚頭都是犯罪。”

我心想剛才我摔碎了那玉石眼球,現在正是我將功贖罪的機會,天下山川地理五行風水,盡數都在胸中,找條暗道何難之有,於是對他們說道:“我看這神殿的十六根石柱的布置,與透地十六龍排列相同,這布局倒暗合巨門之數,漢代古墓曾有用到過這種機關布置的。先前在黑塔上觀看這古城周遭形勢,果然是占盡地利,可見那精絕女王也是個通曉玄學的高人,不妨由我來試試,用分金定穴之術找一找神殿中的通道。也許能夠找到暗道,不過這方法我也是初學乍練,到時候萬一找不著,咱們再想別的辦法。”

眾人聽罷,都表示讚同,靜候在旁觀看。我邁步走至神殿中央,觀看四周的石柱,其實這種透地十六龍柱的排列,不算太難,也無非是按五行二十四方的變化,隻是地點場合不同,略加變化而已,在石柱之間反複走了幾個來回,心中暗暗計算。

這透地十六龍,其實就是蛇,《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有雲:逶蛇飄忽,突然南北。這十六條中,隻有一條透過地脈的才是真正的龍。說著簡單,實際用起來著實費了一番頭腦,最後把目標鎖定在神殿深處的四塊地磚之上。

用小型地質錘敲了敲,其中三個是實的,隻有一塊發出空空的回聲,這塊兩米見方的大石磚,邊緣上沒有任何經常開動造成的磨損,看來這通道很少有人用到過,除非用炸藥,想撬肯定是撬不開的,最近的一根石柱就是機關,不知道現在這機關還靈不靈。

我招呼胖子過來幫忙。我把手放在石柱下的六邊形石槽,萬一轉錯了方向,觸發了什麽機關,可就大勢休矣,便又讓另外的陳教授等人退到神殿外邊,抹了抹頭上的汗珠告訴胖子,先把空的那一邊,對準有可能是暗道的那塊石磚,然後準備使勁順時針轉動五格,反向轉一格,再順時針轉動十一格,然後反方向轉動兩格,一下不能多,一下不能少,否則會發生什麽可就不好說了。

胖子說:“老胡你當我不識數啊,當初上學時我成績可比你好多了。別廢話了,轉吧。”

我心中默念秘術中的口訣:“千裏尋龍,求之左右,順陽五步,陰從其一,開轉。”

二人使出力氣,轉動六方石槽,轉一格便一齊數一下,轉動完最後一格,隻聽喀嘣嘣一通響聲,地麵上的石磚陷了下去,露出一條深不見底的地道。

第二十六章天磚秘道

我見那暗道已經開啟,鬆了一口氣,用手電筒向暗道中照了照,有一條黑石修築的石階,斜斜地通向下麵,手電筒的照射範圍有限,再深處便看不到了。

胖子揮手把在神殿門口等候的五個人招呼了進來,眾人見打開了暗道都對我的分金定穴法讚不絕口。

這時天已過午,我謙虛了幾句,就讓大夥收拾收拾,盡量輕裝,先到神殿外喝點水吃幾口幹糧,這條暗道還不知要走多遠,準備充分了再進去。

吃幹糧的時候,薩帝鵬好奇地問我,是怎麽找到暗道的,也太準了。

我對他說:“一看那十六根大石柱的排列便知,這暗道的布置是古時傳下來的巨門陣法,為什麽叫巨門呢?就是說這種機關,多半是用在通道門戶上的,這些數術都是由洛數①以及天上的星鬥排列演變而來。這裏麵的奧秘可深了去了,跟你說你也聽不懂。”

眾人稍事休息,便由我帶領著下了神殿中的暗道。在入口的下麵,發現了一個石頭拉杆,可以用來從下麵打開這塊地磚。這些機關設計精巧,隔了將近兩千年,機括依然可以使用,而且構造原理都迥異尋常,雖然用到了不少易數的理念,卻又自成體係,如果這些都是那位精絕女王發明的,那她肯定是一個不世出的天才。

初時我們擔心暗道裏有機關,下行的時候小心翼翼,各自拉開了距離緩緩而行,待下到石階的盡頭,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了一條寬五米,高三米左右的甬道。

甬道四周不再是漆黑的石頭,都由西域天磚②堆砌,頭頂砌成圓拱形,壁上盡是古怪鮮豔的壁畫。

那畫上出現最多的就是眼睛,大的小的都有,睜著的合著的,有的隻畫了眼球,有的還有眼皮和眼睫毛。精絕人視眼睛為圖騰,這條甬道通著神殿,又繪有如此眾多的眼睛,想必隻有神職人員和女王那樣的統治者才有資格進入,可能從建成之後也沒用過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