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85章

第85章

這聲音像是在黑夜中出現的一道閃電,我雖然還沒明白是怎麽一回事,卻本能地感覺自己落入了一個陷阱,他娘的莫不是中了妖法?

想到這我用牙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全身一震,發現自己正身處石梁的中間,並沒有站在女王的棺槨前,石梁盡頭的棺木完好無損,棺上的屍香魔芋正在綻放,原本卷在一起的花瓣都打了開來,露出中間的花蕊,像個雷達一樣對著我。

而石梁的另一端,站著兩個人,是胖子和Shirley楊,他們急得蹦起多高,正拚命喊我,他們沒死嗎?

胖子拎著槍大叫:“老胡,你他媽的神經了,快回來啊!”

我無暇細想,甩開腳步,奔了回來,一把扯掉頭上的防毒麵具,把口中的鮮血吐了出來,這時候我頭腦才恢複正常。

我問胖子他們我剛才究竟怎麽了,胖子說:“我操,你他媽的差點把我嚇死啊,你不是想過去搶救薩帝鵬嗎?你剛走到石梁的中間,忽然回頭,也不知道你怎麽了,跟夢遊似的,掄著工兵鏟一通亂砸,然後又比比劃劃地折騰了半天,我們怎麽喊你你也聽不見,然後你拿著匕首要自殺,我想過去阻止你,又不趕趟了,隻好開了兩槍把你手中的匕首打落。你小子是不是失心瘋了,還是被鬼附體了?”

我回頭望了望那道狹長的石梁,這時把前因後果一揣摩,才明白是怎麽回事,我剛才經曆的一切都是那妖花屍香魔芋製造出來的幻覺,他娘的,它是想引我自殺!

屍香魔芋,我想它不僅是通過它所散發的香氣,對人的心智進行幹擾,更厲害的是它的顏色,隻要離近了看一眼便會產生幻覺。

難怪精絕女王的棺槨附近沒有任何防衛的機關,原來這株魔花便是最厲害的守墓者,任何企圖接近女王棺槨的人,都會被屍香魔芋奪去五感,自己被頭腦中的記憶殺死。

看來我們麵前這條懸在無底巨洞上的石梁,便是屍香魔芋所控製的範圍,一旦踏上石梁,就會產生幻覺。

想必以前曾到過這裏的探險家盜墓賊們,都和楚健、薩帝鵬一樣死得不明不白,恐怕他們到死都沒有搞明白是怎麽回事。

還好Shirley楊多長了個心眼,沒有讓胖子過去拉我,否則我現在已經死在石梁上多時了。我越想越怒,惡狠狠地大罵精絕女王的老母,抄起槍來對著遠處棺槨上的屍香魔芋打了幾槍,子彈射在魔花的枝葉上,就如同打進了糟木頭,連大洞都沒打出一個,更沒有任何反應,無可奈何之下,也隻得作罷。

薩帝鵬倒在石梁盡頭的棺木旁,鮮血流得滿地都是,看來已經沒救了,但是總不能把他的屍體就這麽扔下不管,還是得想個辦法過去把他搶回來。

我同Shirley楊、胖子商量了幾句,苦無良策。陳教授雖然沒有性命之憂,卻兀自昏迷不醒,葉亦心在他身旁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目前我們所麵臨的局麵,當真是亂麻一般,讓人無從著手。

胖子說:“老胡,我倒有一條妙計,可以幹掉這魔花。”

我問他:“那屍香魔芋恁地厲害,你能有什麽辦法?”

胖子說:“雖然厲害,卻不算難對付,它不過是幹擾視聽,把接近它的人誘向死亡。你們過去的時候都帶了防毒麵具,仍然著了它的道兒,這說明它並不是隻通過散發出來的氣味置人死地,用眼睛看它一看,就會被它迷惑,分不清真假,故此無從下手。我的妙計是,咱們不去看,把眼睛蒙上,趴在地上摸索著爬過去,把那花連根拔了如何?”

我說:“也好,你快快蒙了眼爬過去,我們在後邊替你觀敵僚陣呐喊助威。”

Shirley楊道:“不行,除了陳教授知道一點屍香魔芋的常識之外,咱們大家都對它一無所知,你們又怎麽****能肯定屍香魔芋是通過五感來催眠的呢?這魔鬼之花實在太過邪門,萬一判斷失誤,很可能就要死在石梁之上。”

胖子說:“要依你這麽說,就把薩帝鵬的屍體丟下不管,咱們腳底抹油,立馬開溜?”

我說:“就算是走了,也不能便宜那屍香魔芋,咱們這不是有這麽多黃色炸藥嗎,我去把石梁炸斷,讓那魔花摔到地洞深處去。”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正爭執不下,忽見遠處薩帝鵬的身體好像劇烈地動了一下,我們連忙停止爭論,全神貫注地觀看石梁那邊的情況。

強光探照燈一直是保持著比較低的角度,是為了讓人從石梁上走回來的時候,不被燈光刺到眼睛,這時我把探照燈的角度稍稍提高,以光柱照準遠處的薩帝鵬。

薩帝鵬的身體滾了一下,似乎被什麽東西拖拽,正不斷地被拉向石梁下的黑洞,正待細看,那強光探照燈卻閃了兩閃,就此熄滅,也不知是接觸不良還是沒電了,整個山洞中立刻陷入一團漆黑之中。

現在正是緊要關節之時,我使勁拍了拍探照燈,仍然沒有亮起來,我急忙讓胖子把備用電池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