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少新妻買一送一
字體:16+-

第348章陷害的人是誰

“所以,現在在做這些手腳的人到底是誰?”顧清揚的聲音冷清的開口道。

連少忽然輕巧一笑,隨後道:“貌似你讓我負責情報網以來,最常問我的就是這樣一句話了,是不是感覺有些東西掌握不在你的手感覺有些不大舒服?”

“你覺得我現在還有心情和你開玩笑嗎?”顧清揚的聲音變得更加陰鬱了一些。

“好好好,我知道你是很長時間都沒有見到過你家的小知心了,所以心情不是很好,但是,這個人絕對是你想不到的一個人。”連少的聲音充滿了吊人胃口的感覺。

“阮恒。”顧清揚的表情猛然一緊,隨後開口道。

隻見連少一副驚恐的表情,隨後十分不可思議的看向他開口道:“你是怎麽知道的?”

“隻是根據這些手法,想到了這樣一個人。”顧清揚的表情忽然變得極為平和,隨後淡淡的開口道,經過他的肯定,像是在思考一些什麽東西一般。

“不過,你這個堂弟也算得上很是有趣啊。”連少根本沒有一絲緊張的自覺,隨後很是歡快的開口道。

“我不記得我還有除了顧晚哲之外的堂弟。”顧清揚的聲音有些不快的開口道。

連少一副我懂得的樣子,隨後開口道:“顧晚哲那小子聽到你這樣說一定會非常的感動。”

“這件事情,雖然能夠猜出來到底是誰做的,但是他的動機和一些行為還是讓人感到十分費解的,所以說,一些事情現在還是不好做出判斷,而且,我總是感覺這件事情絕對不會是件單純的事情。”

連少也換上一副認真的神色,隨後開口道:“在整個的調查中,我也感覺道有些地方卻是有些不大對勁,就比如有些探查太過於簡單了,就好像是有人要故意把這些線索全部都引到阮恒身上一般。”

“不管是誰,這個手法倒是十分的高明的。”顧清揚淡淡的開口道:“如果不是習慣了爾虞我詐,以及對這樣其中一些十分熟悉的感覺,我們應該也不會在乎這樣一些微小的變動。”

“所以說,你這是再說我們的敵人太蠢了,還是說我們實在是太過於聰明了?”連少像是很有興致的開口道。

“你應該是知道鯊魚,就算是幾百米之外的血跡的味道,它都能聞見,這就是身為一些上位者的敏銳,有時候,這些敏銳也許就是致命的地方。”顧清揚轉身,坐了下去,隨後拿出了一份文件,然後扔到了連少的麵前。

連少緩緩的拿了起來,隨後翻動了一下文件,很快,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有些苦惱的開口道:“他們也是有想要與聯邦政府合作的意向?”

“不止是意向,而且,就我們提出的之前想要收購世貿大廈的所有權的事情,現在已經完全都已經說是變成了一步死棋,這次,我們如果真的是覺得自己公司的實力強而不重視這樣像是螻蟻一般一點點的侵蝕的話,那麽很快,就算是千裏決堤,都會毀於一旦。”顧清揚看向窗外。

曾經的時候,他還記得第一次帶著林曉樂來到這棟大樓中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林曉樂的眼神中就像

是星光一般燦爛,有時候,就因為是看到這樣像是隨時都有著光芒跟隨的眼瞳,才會讓他有種像是一直都存在的動力一般。

自然,這樣自己一手創立出來,而且又帶著他對於這個世界上一些美好事情的向往,也意味著解脫的地方,他是絕對不會讓這裏被所有的汙濁能夠埋藏在這下麵的。

“好了,說了這麽多,我也該回去了,像你現在這樣的情況,如果真的要讓我撒手不管的話我也是不會忍心的,所以說,隻要我在,你還有什麽好擔心的呢?”連少十分認真的額開口道。

隨後,就聽到一陣輕點的敲門聲,隨後,秘書就直接走到了顧清揚的麵前,隨後開口道:“關於昨天的事情,那兩人做的手腳我們已經請了律師坐了進一步的安排了。”

顧清揚點了點頭,就在他被這樣圍困的時候,還是有些跳梁小醜就喜歡趁亂出來蹦噠想要謀求一些好處,但是,隻要是在這個社會上,那些想著能夠依附於其他人的人,絕對從此以後都沒有什麽好的未來。

“對於他們的事情,你難道沒有感覺道異常的傷心或者是難過?”連少在李秘書走後,連忙靠近的顧清揚,隨後很是認真的開口道。

“你覺得這種弱智的動作在我看來能夠牽引我的情緒嗎?”顧清揚平淡的開口道。

連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這人本來就是一個十分變態的存在,對於這樣的場麵,他就像是最為純潔的人一般,但是更多的感覺,是一種對於所有事情都熟視無睹的淡漠。

但是,明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的聲音聽上去,卻像是滿滿哪的怒氣,但又是這樣一副表情,於是,連少十分無語的開口道:“整天這樣端著難道不累嗎?”

顧清揚看到他明顯已經沒有了,事情,而且也不急著去辦事,隨後徑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前,然後直接拿起了電話,隨後隨便撥了電話,隨後開口到:“對了,連少現在正在我知道的這樣一個地方住著,聽說你一直在找他,順利嗎?他和您聯係了嗎?”

連少隻是愣了一下,隨後就反應了過來,然後一把奪過了電話,隨後惡狠狠的開口道:“好啊顧清揚,我在這裏為你兩肋插刀,你卻是在這裏出賣我。”

“我隻是覺得,你有必要能夠認識到自己此時並不是閑著的,有很多的事情還是能夠讓你忙上一段時間的。”顧清揚平靜的開口。

隨後,很快,自己的手機上,連爺爺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他揚了揚手機,隨後連少把手中的文件狠狠的摔在了桌子旁邊,隨後咬牙切齒的開=口道:“我答應你,我現在就去幫你重新調查。”

也許,這就是兩人的相處方式,不相愛相殺,根本就是不符合邏輯的事情。

而媒體這邊的事情,雖然視屏和一些散播消息的報刊雜誌都已經全麵的遏製住了,但是現在畢竟是網絡的時代,就算是真的想要一些東西真正的消失也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幾乎就是在這短短的幾天之內,林曉樂的名字就已經被大眾都廣而所知,那些鋪撒而來的網,已經都已經準備看到了所謂的成果。

像是這樣的日子如果說是再待下去的話,肯定是會被逼瘋的,林曉樂不禁感覺道如今的自己就像是古代的軟禁一般,仍然有些事情想做的都能做,但是卻唯一限製的就是個人的自由的問題。

就像是現在,她什麽事情都不能做,而且也隻是在家中,就連收快遞和外賣都要小心翼翼的,雖然整個這個幾天,林曉樂都是一種感覺道十分安然的氣氛,但是,人有的時候,一但是沾染上了俗世的繁華,便再也沒有辦法能夠徹底的大徹大悟了。

所以,說,她已經都快要受不了這種一直在這裏的額生活了。

好在,眼前還是有著能夠不用麵對麵交流,而是能夠盡情的在網絡中做自己認為最好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經問過林曉樂的這次的事情,雖然說也是有一些表示不能理解的地方,但是,林曉樂想,這一切的原因應該都是不是說能夠單方麵就能夠挽回這份危機的。

她隻好就在家中什麽都幫不上忙的繼續畫著自己想要的那種感覺的設計圖,然後用大把的時間再去修改,雖然說自己的產量意向都不是很高,但是這些質量都還是能夠有保障的。

但是,就是這樣的日子,林曉樂都快要覺得自己已經快要忍耐到極限了,如果真的隻是讓她畫一張設計圖的話,就算是接連好幾天都隻是這樣一動不動的都沒有什麽,但是現在一些事情完全都影響到了她的一些心智,以至於讓她有種沒由來的空蕩蕩的感覺。

就在她幾乎都要認為自己已經快要受不了的時候,忽然,一個大手直直的拉起了她,那眼神中,是暗藏著的滿滿的心疼的樣子。

一瞬間,林曉樂就有種已經看得有種望眼欲穿的感覺。

“怎麽能喝這麽多酒?”顧清揚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一如之前很多次他教訓人的樣子,隨後,他直接就要把林曉樂給拉起來,林曉樂故意耍賴,隨後一把把顧清揚給拉到了沙發上,兩人就毫無防備的跌坐在沙發上。

顧清揚定了定神,隨後看到那個喝醉酒的女人正在很是感興趣的看著自己,隨後逐漸又變得有些傻傻的感覺,隨後開口很是滿足的笑了起來,隨後開口道:“墨白?是墨白回來了?太好了,我的墨白,隻要我的墨白回來了,那麽這裏的東西都是不會流失的。

“有時候,一些事情卻是沒有辦法改變什麽,但是,有些事情,隻要是在你的身邊,我都不會讓你獨自承擔的。”

顧清揚有些疼惜的看著她,隨後開口道:“你是想到了墨白了是嗎?那個在你的眼中無所不能的墨白?”

那人卻已經不能回應了他,直接就昏睡了過去,林曉樂看到眼前,桌子上,除了一份快餐的盒子,還有一台電腦,紅酒瓶這裏還有幾乎隻有幾滴的酒。

顧清揚小心翼翼的把人給放到了**,自己也許是真正的有些不大能夠了解真正的一些林曉樂的需求到底是什麽了,自己覺得她應該不會害怕,但是,就算是這樣在房間之中,如果隻是自己的話,也許也應該不會再習慣這樣的感覺了。

習慣,本來就是難以戒掉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