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少新妻買一送一
字體:16+-

第468章背後的故事

首先,要想要真的能夠幫助連少和沈晴的話,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這樣看來也是不夠的,所以說,林曉樂首先就想到了找人來幫忙,但是自己認識的人也有限,況且蘇菲也都已經離開了,自己現在就更沒有什麽能夠依靠的人了。

估計顧清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會同意自己插手這件事情的吧。、林曉樂不禁覺得顧清揚實在是太狡猾了,不管怎麽樣,自己現在這樣本來就已經足夠不容易了,要是沒有什麽真正的支持的話,還是沒有辦法真正做些什麽的。

想來想去,這個支持的人都應該是連少,但是連少這樣自己看著都不上心的模樣,真是實在讓人頭疼。

“所以說,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做一個驚喜給她?或者說,我們用苦肉計比較好?”林曉樂雙手撐在連少的辦工作錢,一臉興奮的開口道。

連少像是有些被她嚇到的樣子,隨後直接開口道:“你的手現在可以拿開一些嗎?”

林曉樂直接凶狠的開口道:“我現在是在幫你,你這副樣子是什麽意思?”

連少一副怕了的模樣,隨後開口道:“真的,我現在這樣很好,沒有你想的那麽慘,所以說,你就放過我吧,現在這個時間真的不合適。”

林曉樂凶狠的開口道:“這都多長時間了?都已經有小半年了吧?要是真的不管你的話,那麽我直接再等個小半年的話,應該就能夠接到穆柏飛和沈晴的請帖了。”

“如果這麽快就能夠進展成這個樣子的話,那我也沒有什麽好說的了。””連少直接開口道。

林曉樂忽然認真的看向他,隨後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為什麽我會這麽在乎你們兩個?因為我曾經差點就再也沒有辦法再見到自己最心愛的人,所以說,那種心情,我到現在都還忘不掉,所以說,現在看著你們兩個的這個樣子,我就像是回到了曾經我自己的心境一般。”

連少也冷靜了下來,隨後像是有些疑惑的看著林曉樂,聽完她說的話之後,眼神忽然變得認真起來,隨後也直接站了起來,直接把手放到林曉樂的肩膀上,開口道:“我知道你在害怕什麽,你所希望我們好的想法我都清楚,你的這份用心我也都會記在心上的,但是現在這樣的時刻,我也沒有辦法說清到底應該怎麽做。”

“但是,就算是現在這樣是時候,你能保證在你達到你的願望之前就一定能夠成功嗎?”林曉樂認真的開口道。

“我當然不能保證,但是,如果像是你說的那樣,什麽東西都是隨便說出來的話,那麽就沒有什麽意義了,有些東西,根本就沒有辦法說出來,所以說,哪怕我現在就想要她回到我的身邊,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夠解決的事情。”

他的思緒飄回了那個自己剛剛得知事情的真相的時候。

那個時候,自己怎麽樣都不會相信他們有什麽可笑的血緣關係,所以在聽到那樣惡毒晴天霹靂之後,自己的第一反應就是去徹查。

但是,雖然自己的情報係統想當厲害,但是,盡管如此,在黑暗之中還是有著像是一隻操控的手一般阻止他繼續查下去,他的追查遇到了極大的阻擾,然而,後來的時候,他還

是用特殊的手段查了出來,和自己想象的一樣,但是又有些不一樣。

自己確實是父親的兒子,而沈晴也確實是沈家的孩子,但是,兩人上一輩人的關係卻十分複雜。

原本自己的父親和沈晴的父親也都是在軍區從小一起長大,穿同一條褲衩的好兄弟,但是,本來關係十分好的兩人卻遇到了一個十分特別的人,那就是連少的母親琉浣。

本來連少的父親和沈晴的父親都在部隊之中,兩人也都是同級中的佼佼者,整個連隊中都沒有他們升職最快,而兩個兄弟也就像是比著一般,誰都不讓著誰,所以那個時候,他們兩個人都是出名的拚命三郎,兩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直到遇到了琉浣。

琉浣這名女子十分特別,那個時候,正好是每年都會有的大閱兵,所以說訓練輕度都已經是平常的好幾倍,等到結束的時候,部隊中的文藝團直接開課個慰問演出,而就在那個時候,名字叫琉浣的女人才進入到兩人的視野。

兩個兄弟的感情非常要好,而且看人的眼光也出奇的一直,所以說,當時的時候,兩人都看上了那個看著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仿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寧靜。

那個時候,連承安和沈正勳,兩人誰都不服誰,所以說在知道自己喜歡的是同一個人的時候,兩人各自更加認真起來。

但是,上天就像是開了個玩笑,如果他們兩個琉浣一個都沒有愛上還好,但是琉浣在相處的過程中,明顯更加傾向於連承安,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情的話,也許,結局就將是另外一個了。

但是直到出現了那一件事情。

那是在剛結束了特殊的執行任務的一個晚上,整個小組都在外麵,正好任務結束有三天的假期,所以幾人就在一起喝酒。

但是不知道為什麽,等到結束的時候,沈正勳卻發現自己旁邊躺了一個陌生的女人,而那個女人,卻是琉浣的最好的好朋友傅霓。

以往對傅霓的印象就是一種像是沒有什麽存在感的感覺,以往幾人相處的時候,琉浣經常會拉上她,但是這個女孩的顯然非常奇怪,無論是怎麽逗笑或者說問問題,她都是一副淡然的額麽樣,簡單來說,就是有點呆。

那個時候的;連承安無疑是被嚇壞了,所以,他做出了一個十分荒唐的決定,那就是逃跑,一直以來,無論是訓練還是真的到外界參加鬥爭,他從來都沒有怕過,但是這一次,他確實是怕了。

這件事情在後麵的時候,再次碰到傅霓,或者幾人再次在一起吃飯什麽的,她都沒有表現出什麽異常,而且,這件事情她也從來都沒有對任何人說。

但是,就在兩個月之後,傅霓卻忽然找到了他,直接就開口道:“我懷孕了。”

那個時候的連承安是種什麽感覺呢?就像是本身來說自己最不願意的事情發生了一般,那個時候的他如果沒有最愛的女人也就算了,但是就在自己剛剛確定最愛的女人的時候,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連承安很想問到底為什麽會發生那天的事情,但是到最後的時候,還是沒有能夠問的出口。

再後來的時候,傅霓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起來

,這讓本身一直都不想要承認這件事情的連承安陷入了極大的痛苦和矛盾之中。

從小的時候,他就被教導什麽事情是對的,什麽事情是錯的,因為自己的父親是整個軍區最大的政委,所以自己的一舉一動全都是被眾人所看著。

所以,自己從來都不敢煩什麽錯誤,但是,眼前這個錯誤,就這樣擺在了他的麵前。

直到沒多久之後,琉浣忽然找到自己,然後直接就厲聲質問道:“傅霓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連承安很想搖頭,但是既然已經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不管怎麽樣,都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在他點過頭之後,他清楚的看到琉浣直接換做了另外一個麵容,那是一種極度失望,還有一種像是憤恨的表情。

看到這樣一副表情,連承安的心中忍不住的慌亂。

“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她如是說。

看到她那樣鄙夷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麽,連承安有種很是不習慣的感覺,他直接就站了起來,隨後認真的開口道:“我娶她。”

這樣一個承諾,也就是代表了之後的事情的結局,他娶了自己不愛的女人,而沈正勳則是娶了曾經兩人一起愛上的琉浣。

傅霓在生下連少的時候就難產去世了,盡管這個女人並沒有和他有什麽感情,但是畢竟還是相處了很長時間,但是,之前的事情卻始終都像是一根刺一樣卡在他的心中。

但是,又不僅僅是結局,後來的時候,連承安才悲哀的發現,那件事情,其中的促成者,還有自己的兄弟。

所以,沒有辦法接受這件事情的連承安就直接離開了部隊,也離開了自己一直生活的軍區大院,身邊就隻帶走了自己的孩子。

而沈正勳大概也知道了原因,雖然自己娶了琉浣,但是自己也知道,她最愛的那個人,始終不是自己。

所以,在後來的時候,無意之中琉浣發現了這個秘密,那個時候她還懷著孕,直接就走到他的麵前質問。

“當時為什麽連承安會發生那樣的是i事情?”琉浣的眼神一直都清亮無比,但是現在在自己看來,那樣的光亮竟然讓人覺得那樣難以接受,就像是審訊室中的燈光一般,讓人難以承受。

“那件事情本身就是個意外。”沈正勳急切的想要解釋什麽,隨後又開口道:“那個時候,是傅霓在抱著承安,一直都在說她多麽喜歡承安,然後怎麽勸她都不願意放手。”

“所以,你就自作主張的給他們兩個創造了空間?”琉浣諷刺的開口道。

沈正勳一時間說不出話來,自己能怎麽說呢?當時的自己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了,還是說頭腦一熱,就做出了那樣的事情。

兩人吵了一架,從那之後,琉浣便消失了,直到半年之後,才有人把把孩子一個孩子給了他,說是有人說是他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沈正勳忽然間覺得自己簡直沒有辦法麵對眼前這樣幹淨的生命,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在告訴他曾經的無恥,所以,就在一次再次的轉業之中,他直接離開了一直以來熟悉的地方,到達了那片最為神秘的海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