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字體:16+-

第五十回 棋爭先著交豪傑 陣布玄虛誘敵人

韓大維喜道:“啊,原來你是老穀的徒弟,怪不得有這等本事。”

李思南心想:“我與你剛剛會麵,你又怎知我有什麽本事。”

韓大維接下去說道:“當年我和你師父曾經廢寢忘餐,連弈十日,比對是你的師父多勝一局。

可惜以後就沒有機會再和你的師父下棋了,這一局之仇,始終未報!”說罷哈哈大笑。

李思南這才知道,原來他說的是下棋的本事。

韓大維這個人的脾氣是頗為有點怪僻的,對話不投機的人,他可以整天不說一句話,合他心意的人,他張開了口,就滔滔不絕。

接著又道:“你的師父不但是我的好朋友,我們還做了親家呢,你知不知道?”李思南怔了一怔,他可沒有聽得師父說過。

韓大維說道:“揚州的穀若虛是和你師父同一支的,小女佩瑛就是許配給他的兒子,所以你也算得是佩瑛的小叔呢。”

陸昆侖道:“韓老英雄的女婿就是近年在江湖上聲譽鵲起的穀少俠穀嘯風。”

李思南暗暗好笑,心想:“這倒是用算盤才打得上的親戚了。”

原來穀家乃是大族,他的師父穀平陽家住江南屯溪,揚州則是正當著長江南北的交界之處,雖然也可算是江南,但卻是隔著一條長江的。

屯溪屬南宋統治,揚州則早已淪陷,歸屬金國的版圖了,穀中陽和穀若虛是要攤開族譜來算,才算得出是兄弟排行的。

不過,揚州穀若虛在江湖上的聲名,卻倒是不在他的師父穀平陽之下。

韓佩瑛粉麵飛霞,說道:“爹爹,李大哥來到一定是有事要和陸幫主商量,你卻隻顧和他嘮叨閑話!”韓大維哈哈笑遁:“對,對。

我又犯了老毛病。

好,等你們說了正經事兒,我再和你聊吧。”

李思南道:“其實小侄也沒有什麽緊要的事情。”

韓大維說是要讓他們談正經事兒,卻忍不住又說了幾句閑話,問李思南道:“這位姑娘是——”崔鎮山也是個嘴快的人,代他答道:“這位楊姑娘就是我們盟主的夫人。”

楊婉滿麵通紅,瞪他一眼,崔鎮山笑道:“雖未成親,但你們這杯喜酒我總是喝定了。

叫一聲盟主夫人,又有何妨?”韓大維更是歡喜,說道:“佩瑛,你應該和這位楊姑娘多親熱一些,你們是一家人呢。”

韓佩瑛嗔道:“爹爹,你又亂說了。”

韓大維道:“我怎麽是亂說,將來——”韓佩瑛道:“好,好,楊姐姐,咱們過一邊說話,別聽爹的羅嗦。”

韓大維哈哈笑道:“好,好,不說了,不說了。

你們女孩兒家就是懂得害羞。”

韓大維說出了女兒已有婆家之事,他的女兒怪他多話,但聽進楊婉的耳中,卻是少了一層顧慮。

楊婉很少有稱得上“知己”的朋友,這倒不是因為她落落難合,而是因為她出身名門望族,氣質與一般出身草莽的江湖兒女不同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