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字體:16+-

第五十六回 益見深情囚黑室 拚將熱血洗汙名

陽天雷和諸、穀二人交手,雙方把“天雷功”發揮得淋漓盡致,掌風激蕩,隻聽得呼呼轟轟之聲,當真是如雷震耳。

掌風所至,窗戶洞開,柱梁搖動,屋子都好似要塌下來似的。

那些功力較弱的武士,早已躲到外麵去了。

一個武士叫道:“要不要請龍象法王前來?”陽天雷眼觀四麵,耳聽八方,另外兩對廝殺的情形,他隻須眼光一瞥,聽那兵器碰擊的聲音。

誰強誰弱,便已了如指掌了。

陽天雷暗自思量:“堅兒和柳洞天相比,是稍有不如,但最少也可以打到百招開外。

白萬雄和崔鎮山鬥掌,則是穩勝無疑,而且看來不必用到百招。”

這樣的形勢,亦即是說,隻要陽天雷或者白萬雄,任何一個,擊敗了對方,就立即可以過去幫助陽堅白了。

這詳的形勢,當然是陽天雷這邊絕對有利,極占上風。

陽天雷“哼”了一聲,冷冷說道:“這是咱們的家事,何必求助客人?給外人看小!你們害怕,躲得遠些,瞧我把這兩個小子拿下!”要知道陽天雷乃是金國國師的身份,龍象法王則是蒙古的國師,兩人的身份是相等的,雖說陽天雷在龍象法王的麵前不能不低頭眼小,但無論如何,也決不能太過有失身份,何況他如今乃是勝券穩操。

褚雲峰虛晃一掌,喝道:“看劍!”寒光電閃,唰的就向陽天雷刺去。

說時遲,那時快,穀涵虛亦已拔劍出鞘,劍中夾掌,劍鋒疾上。

師兄弟劍走輕靈,配合得妙到毫巔!陽天雷背腹受敵,傲然冷笑,“你們學了多少本門功夫?都拿出來吧!哼,哼!米粒之珠,也放光華!”話猶未了,褚雲峰一劍從他額邊削過,幾乎削掉了他的天靈蓋;穀涵虛接著一劍,奇幻無比,陽天雷揮袖一拂,不料穀涵虛劍鋒突然斜轉,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攻來,隻聽得聲如裂帛,陽天雷的半邊袖子,化成了片片蝴蝶。

原來是穀涵虛這一招“三轉法輪”所絞碎的。

陽天雷又驚又怒,一聲大喝,雙掌齊出,一招“野馬分鬃”把褚、穀二人間時逼退!陽天雷冷笑道:“原來你們還練成了本門劍法,但又能奈得我何?”話是這樣說,心中可是有了些微的怯意,想道:“原來華天虹在荒山隱居,十餘年閉戶不問外事,乃是為了練這劍法,教給他的徒弟對付我的。

褚雲峰這小子使的劍法,似乎還勝過師祖當年。”

陽天雷長於內功,不精劍法,雙方各以自己所長,攻敵之短,這麽一來,恰恰和褚、穀二人打成平手,大家都是占不到便宜。

可是,褚、穀二人雖然勉強和陽天雷扳了平手,崔鎮山和白萬雄的惡鬥,卻是越來越感吃力了。

另一對柳洞天則還是略占上風,但在急切之間,無論如何也是勝不了陽堅白的!褚雲峰不由得心中煩躁,想道:“孟大俠和韓老英雄怎麽還不來呢?”孟少剛和韓大維是一早就混進了“國師府”的,按說他們在這裏的高呼酣鬥之聲,孟、韓二人決沒有聽不見不理!“莫非他們是遭遇了什麽意外?他們的試功,也罕有比倫,該不至於吧,可是為什麽直到如今,仍是蹤跡渺然?”強援未見,褚、穀二人不由得都是心煩意亂,剛剛扳成了平手,不過一會,又給陽天雷占了上風,搶了攻勢。

且說李思南在石牢之中正自靜坐運功,牢中黑漆漆的也不知是白天還是夜晚,忽聽得有兩個人行走的腳步聲,似乎正是向著這邊行走,突然間,那兩個人說話的聲音也聽得見了,李思南不由得驀地一驚了!這聲音好熟,李思南一聽就知道是屠龍的聲音!隻聽得屠龍說道:“這個看守不懂漢語,待我叫他把鎖匙給我,我設法將他支開,你看可好?”跟著一個少女的聲音說道:“你可別耍花招,李盟主真的是關在這裏嗎?”她的聲音說得很輕,但李思南練過“聽風辨器”的功夫,卻是聽得一清二楚。

“這女子是誰呢?聽她的口氣,似乎是想來救我的。

屠龍何以又會聽命於她?真是奇怪!”李思南心想。

從他們說話的聲音,李思南可以猜測得到,他們與這牢房的距離大約還有二三十步之遙,這女子是在屠龍的耳邊說話的。

心念未已,隻聽得屠龍打了個哈哈,說道:“你放心說話也不怕,這看守聽不懂的。

嗯,瓊姑,我怎能騙你呢?我讓你親自打開牢們,把你所仰募的大英雄大豪傑李思南放出來!”劉瓊姑冷笑道:“我也不怕你騙我,除非你想不要性命!”說話之間,已是來到牢房之前。

那個蒙古武士認得屠龍,卻未見過劉瓊姑,看見他們一同來到,頗為驚詫,正要開口,屠龍已是搶先說道:“把鎖匙給我,你立即去請龍象法王來。

不必多問,快去,快去!我是受人要挾的!”原來這蒙古看守不會說漢語,是以屠龍搶先用蒙古話和他說的。

屠龍一時間卻沒想到,劉瓊姑雖然聽不懂他說的蒙古話,關在牢房的李思南卻是聽得懂的!此時李思南已經確實知道劉瓊姑是來救他了,雖然還未知道她是什麽人,但已是無暇思索,立即叫道:“趕快動手,殺那看守!”話猶未了,那個看守已是朝著劉瓊姑先撲過來,罵道:“好大膽的臭丫頭!”他的漢語說得生硬之極,但卻證明了他並非不懂漢語。

劉瓊姑側身一閃,抽出刀來,一招“龍飛鳳舞”,向那看守斬去。

她本來是扣著屠龍的脈門的,動起手來,當然就不能不放開屠龍了。

這個看守是拖雷手下的武士,精幹摔角之技,近身搏鬥正是他的所長。

劉瓊姑一刀斬空,這個看守立即一個“穿掌”反圈,壓她手腕,同時右足一勾,想把劉瓊姑跌翻。

劉瓊姑的刀法也是甚為狠辣,刀隨身轉,使出了四方盤斬的“五虎斷門刀”,這是她的家傳絕技,宜守宜攻,專破擒拿手的。

不論對方從哪個方位攻來,都非中刀不可!蒙占的“摔角”和中原武學中的“擒拿手”手法雖然有異,原理卻是相同,劉瓊姑正自歡喜,心裏想道:“這可是你送上來給我斬的!”不料就在她一刀斫去之時,忽覺腦後風生,屠龍一掌向她背心打下。

劉瓊姑隻覺背心一陣疼痛,但卻沒有受傷。

原來屠龍此時剛好運氣衝關,自行解了穴道,但功力卻隻是恢複了一二分。

劉瓊姑反手一掌,把屠龍打翻,右手的柳葉刀仍然使出盤斬的招式。

但她的武功畢竟火候未純,心難兩用,這一招四方盤斬就不能運用自如、毫無破綻了。

精於摔角的好手善於利用對方的破綻,一見有隙可乘,立即鑽入。

劉瓊姑一刀從那武士的額旁削過,相差毫厘,沒有斫個正著。

卻給那個武士使出了一個“肩車式”,身軀一矮,把劉瓊姑從他的肩頭摔過去。

那武土哈哈大笑,說道:“好漂亮的小姑娘,我倒是舍不待殺你呢!”正要過去擒拿劉瓊姑,不料笑聲未絕,忽地一顆小小的石子飛來,正中他膝蓋的“環跳穴”,登時就把他變作了滾地葫蘆。

劉瓊姑一個“鯉魚打挺”跳起身來,發現那個武土已經倒在地上,這才知道是有人暗中幫忙,迅即一刀砍下,取了他的性命。

屠龍叫道:“瓊姑,快走!我是為了你好,才阻止你殺了這武士的。

如今你已做了出來,再不走就要送命了。

你可知道這附近埋伏有許多敵人,一給他們發覺,你是決計難逃!救李思南事,你交給我好了。

快走,快走吧!”李思南叫道:“別信他的話,他是騙你的!”屠龍顫聲叫道:“瓊姑,別聽外人的挑撥,咱們必竟是有過海誓山盟的啊!”這話聽進李思南的耳中,倒是不覺糊塗了。

“這女子是他的什麽人呢?莫非也是像婉妹一樣,曾經上過他的當的。”

劉瓊姑心煩意亂,喝道:“閉上你的臭嘴,現在我還沒有功夫殺你!”少女對第一個戀人總是難免有點感情的,是以她雖然十分痛恨屠龍,卻還是不忍下手。

心煩意亂之際,一時間卻是未曾想到,屠龍本來是給她用獨門手法點了穴道的,何以卻能自行解了。

劉瓊姑在那看守的身上搜出鎖匙,便去打開牢門,忽覺背後微風颯然,肩頭忽地火辣辣的作痛,原來是有一個人從她後麵撲來,尖利的指甲插傷了她的皮肉。

劉瓊姑大驚之下,一個“脫旋解甲”掙脫那人的掌握,罵道:“好個狠心的賊子,你還想害我嗎!”回過頭來,隻見是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並非屠龍。

原來這個女人是那個看守的妻子,負責看守女牢的。

和楊婉與韓佩瑛被囚的女牢正是和李思南這間牢房相鄰。

屠龍叫道:“瓊姑,你怎麽老是疑心我要害你呢,我實在是要救你,可惜我現在是力不從心。

你快走呢,就會有人來的了!你走了,我拚了這條性命與你擔當!”劉瓊姑給他吵得心中煩躁,迭遇險招,幾乎給那女人抓傷。

好在那把鐵鎖業已打開,隻聽得“哢嚓”一聲,鐵鎖掉下,牢門開處,李思南走了出來。

那個女人雖然是在瘋狂的狀態之中,也知放掉“重犯”,非同小可,口中大叫:“來人,來人哪!”手底放鬆瓊姑,倏地就向李思南撲去!李思南腳步一個蹌踉,踏出了“醉八仙”的步法,沒有給她抓著,那女人正要再撲過去,一枚石子飛來,剛好打著了她的後心麻穴,這個瘋狂的女人登時也像她的丈夫剛才那樣,倒下去了。

屠龍見此情形,心中一喜,暗自想道:“以李思南的本領,決沒有害怕這個女人的道理,為什麽他剛才不能還手,隻能閃開?莫非是龍象法王已經在他的身上做了子腳,連我也未知道。”

李思南走了出來,說道:“多謝姑娘,這個人——”劉瓊姑道:“我現在才知道他是奸賊,李盟主,你意欲如何處置,隨你的便。”

李思南看出劉瓊姑並無要殺屠龍之意,說道:“自作孽,不可活!劉姑娘今日饒你不死,你可得好自為之,否則這兩句話就要應在你的身上了!”冷冷的從屠龍身邊走過,叫道:“婉妹,韓姑娘!”楊婉應道:“南哥,你沒事嗎?我,我和瑛姐——”李思南道:“我知道啦。

我已經出來了,是一位女英雄”說至此處,李思南把眼向劉瓊姑看去,劉瓊姑低聲說道:“不敢。

我是劉大為的妹妹。

我的哥哥是褚雲峰的好朋友,褚雲峰昨晚也已來過這裏了。

他才是費盡心力營救你們的人,我隻是適逢其會而已。”

“劉姑娘來救咱們的。

褚雲峰亦已到了大都了。

他們等一會兒,我找到鎖匙,馬上就來!”躲在暗處的韓超,聽了李思南和楊婉的對話,不覺怔了一怔,疑雲頓起。

他是個心思精細的人,聽了這話,不禁想道:“楊姑娘第一句話為什麽就問他有沒有事呢?有什麽事?看守夫妻都已給我打著穴道,倒下去了。

楊姑娘是個身懷豔技的女中豪傑,難道她還聽不出來李思南沒事?李思南說:“我知道啦。”

他又是知道什麽呢?哎呀,不好,恐怕,恐怕是——”韓超心知不妙,無暇仔細推敲,連忙現出身形,快步趕去!李思南從屠龍身旁走過,走到那個女看守的旁邊,正在彎下腰來,找尋鎖匙,屠龍忽地一躍而起,冷笑說道:“你們的團圓美夢也未免做得太早了!”冷笑聲中,手腕一抖,呼的一聲,一支毒龍鏢已是向李思南打去。

韓超喝道:“奸賊敢下毒手!”一抖手飛出了三枚石子,一枚石子打那毒龍鏢,兩枚石子打屠龍的穴道。

不料,隻聽得“鳴”的一聲,那支毒龍鏢隻是準頭略歪,仍然向李思南飛去,那邊石子,和毒龍鏢一碰,卻給反彈回來。

隨即聽得叮叮兩聲,打向屠龍的那兩枚石子,都給他用“彈指神通”的功夫彈落。

原來屠龍的功力恰好在這個時候漸複,被封閉的穴道全部給他解開了。

幸好那支毒龍鏢失了準頭,從李思南額邊飛過,沒有打著。

但李思南因為事先並不知道有個韓超暗中相助,習武之人,陡遇危險,閃躲乃是出於本能,他縱身一躍,用力過度,竟然跌倒了。

原來拖雷極功心計,李思南、楊婉武功高強,他是素來抑慕的,他豈能放心讓一對本領平庸的夫妻看守他們?是以早就在給李、楊和韓佩瑛的茶飯之中加進藥物,這種藥品無色無味,名為“酥骨散”,能夠令人筋酥骨軟,多好內功也使不出來。

李思南一跤跌倒,證明他的內力已經消失,屠龍知道自己所料不差,狂喜大笑,叫道:“李思南,今日是你死期到了!”屠龍彈落了韓超的兩枚石子,獰笑喝道:“來而不往非禮也!”一抖手,也是發出了兩支毒龍鏢,反手擲的毒鏢打韓超,正手飛出的毒鏢則是射向李思南。

正反手發鏢,方向恰恰相反,但兩支飛鏢,都是射向人身要害,又狠又準!他的暗器功夫雖然說不上爐火純青,也說得是非凡出眾的了。

韓超是漢人侍衛中的一流高手,提起了厚背樸刀,反手一磕,“鐺”的一聲,將那支毒龍鏢擊落。

但腥風撲鼻,也是不由得一陣昏眩,心裏暗暗叫了一聲“好厲害的暗器”,連忙吐出濁氣,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定了定神,撲上前去。

韓超可以抵擋飛鏢,李思南可是不能了,他著了“酞骨散”的毒,內功消失,真力無法運用,和尋常人已是差不了多少,一跤摔倒,尚未爬得起來。

暗器破空之聲尖銳急速,眼看就要打到李思南的身上,李思南心頭一涼:“想不到我卻是喪在這奸賊手上。”

韓超此時方始重攝心神,飛步跑來。

但他與李思南之間的距離尚在十數丈外,想要挽救李思南的性命,那卻是決計不能的了。

眼看李思南就要喪命毒鏢之下,忽見一個人如箭離弦!突然撲在李思南的身上。

這個人不是別個,正是站在李思南身旁不遠之處的劉瓊姑!劉瓊姑是舍了性命來衛護李思南的,當然她不願意讓毒鏢打著自己,在和身撲下之時,柳葉刀已是飛了出去,和那支毒龍鏢碰個正著!可惜雙方的功力畢竟是相差甚遠,雖然碰個正著,卻是柳葉刀落了下來,毒龍鏢卻仍然向前飛去。

這本來也是在劉瓊姑意料之中,她就是恐怕自己打不落毒龍鏢這才撲在李思南身上的。

李思南一咬舌尖,使出殘存的氣力,一個鷂子翻身,想把劉瓊姑壓在下麵,自己翻了上來,抵受這支毒鏢。

可是已經遲了,那支毒龍鏢已經從劉瓊姑的肩頭擦過,鏢尖已經劃傷她的皮肉了。

這還幸虧是由於有了李思南的這一掙紮,否則這支毒鏢隻怕已經插進了劉瓊姑的喉嚨!毒龍鏢是見血封喉的暗器,劉瓊姑嘶聲叫道:“屠龍,你,你好狠!”雙手一鬆,滾過了一邊,李思南站了起來,不由得呆了!屠龍冷笑道:“瓊姑,這可怪不得我。

誰叫你這樣傻!竟要舍了自己的性命衛護這小子呢?你好好去吧,我殺了這小子,叫你們可以在黃泉路上作伴,成全你的心願!”李思南呆若木雞,看見屠龍撲了上來,驀地一醒,“呸”的一聲斥道:“好,好威風啊!我現在不是你的對手,你殺了我吧!”屠龍獰笑道:“你要死還不容易,但老子卻還不想殺你!”要知李思南是拖雷的人質,屠龍是隻敢傷他,可還不敢殺他的。

他剛才發出毒龍鏢射李思南,心裏已經盤算好了,準備李思南一受了傷,就給他解藥的。

雖然早有準備,發鏢之時,他心中可也還是有點忐忑不安,恐怕萬一解救不及,李思南死了,他在拖雷麵前可是不好交代。

此際,李思南已經在他掌握之中,他自是用不著急急就下毒手了。

也是幸虧屠龍有此顧慮,不敢便下殺手。

就在他正要欺到李思南身前,點李思南穴道之際,韓超業已趕到!韓超深恐屠龍傷了李思南的性命,人未到,飛刀先到,屠龍拔出劍來,哈哈笑道:“韓超,你當我現在還怕你嗎。”

反手一撥,把那炳飛刀碰得反打回去,隨即大聲叫道:“有奸細,來人哪!”飛刀是韓超發出去的,反打回來的那股力道卻是比地射出的刀道更大,韓超一聽這發鏢之聲,知道屠龍功力確是在他之上,不敢硬接,霍的一個“風點頭”,飛刀從他頭頂飛過,將他頭上戴的武士帽也削落了。

屠龍哈哈笑道:“知道厲害了嗎?你要討死,很好,那我也可以一並成全你!”韓超喝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一招“五嶽開山”,狠狠的向屠龍劈去!明知不敵,反而沒有顧忌,出手全用攻招,奮不顧身,拚著與屠龍兩敗俱傷。

屠龍反手一劍,劃了一道圓弧,輕描淡寫的化解了韓超的攻勢。

但韓超的第二刀第三刀仍然是毫不防守繼續向他狠攻,攻勢有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上,他這樣拚命的打法,倒是使得屠龍不能不有點顧忌了。

屠龍疊聲叫道:“來人,快來人呀!”心想:“幸虧李思南內功已失,要跑也跑不掉的!”囚禁李思南的地方十分秘密,在“國師府”中也是列為“禁地”的。

是以他們雖然已經開始打鬥,屠龍在放聲大喊,一時之間,卻還是未有人來。

不過韓超心中清楚,那些蒙古武士,聽出了是屠龍的叫聲之後,自然還是會來的,韓超一麵猛打,一麵沉聲說道:“李盟主,你暫日躲一躲吧。”

李思南隻恨自己幫不了他的忙,但要他躲開,他卻是不願的。

李思走過去扶起瓊姑,說道:“劉姑娘,你身上是否有創藥!”劉瓊姑麵如金紙,嘶聲說道:“別理我,趕快找開女牢的牢門要緊,花王之女小玉兒是咱們自己人。”

她的意思是想李思南和楊婉、韓佩瑛三人趕快躲藏起來,找小玉兒幫忙掩護,但卻不知小玉兒此時已是和父親逃出府中去了。

李思南見她這副樣子,知道已是無可救治,心痛如絞!李思南強忍悲痛,說道:“劉姑娘,你可有什麽事要我做的?”這是請她吩咐後事之意了。

劉瓊姑道:“請你告訴褚雲峰,他會知道怎樣料理我的後事。

我對不住地,但我已經盡了我的力。”

李思南不知內裏因由,隻能點頭說道:“好,我一定替你把話送到。”

掩麵回身,在那女看守的身上搜出鎖匙,便往女牢跑去,準備打開牢門。

屠龍心裏想道:“不知楊婉的功力是否亦已消失?”劍法一緊,唰唰唰連環三劍,逼開韓超,喝道:“李思南,你給我躺下吧!”飛身疾掠,一把向李思南的琵琶骨抓下。

陡聽得腦後金刃劈風之聲,韓超奮不顧身的又撲了上來,屠龍冷笑道:“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以逸待勞,長劍平胸刺出,這一招拿捏時候,恰到好處,隻聽得“鳴”的一聲,韓超虎口中劍,厚背樸刀脫手而出。

屠龍飛起一腳,把韓超踢了一個大翻,摔出了數丈開外,就在此時,人聲腳步聲嘈嘈雜雜,已是有五六個蒙古武士趕來了。

屠龍認得為首的兩個武士是龍象法王的弟子阿卜盧和呼黎奢,心中大喜,想道:“即使楊婉功力仍在,她也是逃不出我的掌心的了!”韓超剛剛一個“鯉魚打挺”跳起身來,阿卜盧已是向他撲到,韓超叫道:“盟主快跑!”驀地一口鮮血向阿卜盧噴去,噴得他滿頭滿麵,阿卜盧吃了一驚,韓超立即撲上,緊緊的抱著他,大喝一聲,把畢生的功力付之最後的一擊,阿卜盧厲聲慘呼,肋骨給他折斷了兩根,暈了過去,但韓超給他的龍象功一震,卻是傷得更重,鮮血狂噴出來,終於慢慢的倒了下去,不能活了。

蒙古武士見他如此凶悍,都是不禁目瞪口呆,呼黎奢又是吃驚,又是佩服,翹起拇指說道:“這個南蠻子倒也算得一條好漢,事情過後,以禮葬他。”

俯身替師兄敷藥裹傷,一時間倒是無暇去向屠龍盤問出了何事。

就在此時,劉瓊姑忽地嘶聲叫道:“屠郎,屠郎,我要去了,你也不來看我麽?有一句緊要的話我還沒有告訴你呢!”屠龍料想李、楊等人插翼難飛,心裏想道:“瓊姑居然對我尚未忘情,不知她有什麽話要告訴我?且待我看看她的傷勢,要是還能救治的話,倒也不妨留她這條性命。”

劉瓊姑是中了他的見血封喉的“毒龍鏢”的,是以屠龍絲毫也不提防,彎下了腰,說道:“我在這兒,有話對我說吧,你別慌,我會把解藥給你的!”話猶未了,劉瓊姑忽地一躍而起,“卜”的一聲響,將那支毒龍鏢插入了屠龍的胸膛!原來劉瓊姑剛才中鏢之時,由於李思南將她掀了一下,身形略側,是以雖然中鏢,但隻是劃傷皮肉,並非要害。

毒龍鏢乃是見血封喉的暗器,倘若是普通人中了一鏢,不是要害,也會致命的。

劉瓊姑的內功也並不高,但卻有相當造詣,故此雖然中毒甚深,但卻不是屠龍所想象那樣的嚴重。

劉瓊姑抱了必死之心,把屠龍誘到跟前,立即拔出那支毒龍鏢打他,毒鏢不偏不倚的正好插進了屠龍的心窩,屠龍內功即使比劉瓊姑高出十倍,那也是不能活命的了!但劉瓊姑由於拔起毒鏢,使出了最後的氣力,傷口擴大,毒氣登時發散,殺了屠龍之後,自己亦已支持不住了。

變起倉猝,大出這班蒙古武士的意料之外,呼黎奢剛叫得一聲“也好!”屠龍已是倒地身亡!眾武上大驚之下,紛紛撲上,劉瓊姑隻覺眼前一片漆黑,縱聲笑道:“這奸賊死了麽?好,好,那我亦可以死而無憾了!”回轉柳葉刀往頸項一抹,血噴如泉,眾武士未曾撲到,她已是玉殞香消。

李思南打開了牢門,楊婉、韓佩瑛剛剛走出來,正好見著這一幕慘烈的景象,楊婉又是吃驚,又是敬佩,失聲叫道:“好姐姐,你替我報了仇,我卻無法報答你了!”撲上去抱著劉瓊姑的屍體,淚珠滾滾而下。

眾武士在旁環伺,她竟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蒙占武士最為佩服英雄,在這刹那間,不約而同地誰也不上前傷她,腳步突然停下,彼此麵麵相覷。

有個武士歎了口氣,說道:“漢人若然都是像她一樣,咱們就不用妄想吞並中原。”

呼黎奢霍然一省,說道:“不錯,這人是中原的武林盟主,不將他降服,咱們可就難以吞並中原。”

先前那個武士說道:“我敬你們是英雄好漢,不想與你們為難。

請你們還是各自回到牢房裏去!”楊婉緩緩地站了起來,說道:“南哥,你是不是也著了拖雷的暗算?”李思南點了點頭。

楊婉說道:“南哥,咱們不能再受屈辱,把這位好姐姐當作咱們的榜樣吧。”

拿起了劉瓊姑那把柳葉刀,正要自刎,李思南大聲叫道:“不,咱們即使打不過敵人,也決不能自己輕生!這位好姐姐是殺了屠龍之後方始犧牲的,要學就得學她這樣!”這一喝把楊婉喝得清醒過來,那口柳葉刀指到咽喉又放下來了,但卻淒然說道:“南哥,你是男子,你是可以拚的。

我卻不想落在他們手上,你還是讓我死吧!”此時她還是有點神智未清,也不知自己如果這樣做是對也不對。

呼黎奢心中煩躁,喝道:“我並不要取你們性命,你們自己找死我也沒法,管他是死是活,將他們拿下!”把手一揮,眾武士一擁而上。

就在此時,忽聽得霹雷似的一聲喝道:“誰敢欺侮我的女兒!”隻見兩條人影仲如巨鳥穿雲,從空而降!這兩個從屋頂跳下來的人,一個頭披大圍巾,廚子打扮,一個皂衣小帽,是“國師府”老仆人的裝束,但武功卻是好得出奇!那廚子模樣的人跑到韓佩瑛身邊,雙臂一振,就把撲上來的兩個武士,一手一個,像捉小雞一樣的提了起來,一個旋風疾舞,兩個水牛般身軀的蒙古武士竟給他拋出數丈開外,撞得頭破血流!第三個武士大吃一驚,剛要退下,俱因是急奔之勢,腳步未能立即停止,說時遲,那時快,又已給他抓住。

韓佩瑛一看,見是剛才那個替他們說情的武士,叫道:“爹爹,這人並不太壞!”那“廚子”道:“是麽?”振臂一拋,使了個巧勁,那名武士在半空中翻了個筋鬥,落下地來,剛好是腳尖著地,居然毫發無傷,知是對方手下留情,不由得呆若木雞,做聲不得!呼黎著向那個仆人裝束的人撲去,雙掌虛抱,劃了一道圓弧,使出了看家本領的龍象功,那人冷笑道:“你可不值得我動手!”隻聽得“蓬”的一聲,呼黎奢雙掌打在他的身上,如擊皮鼓,倒下去的卻不是這個“仆人”,呼黎奢像皮球般的彈了起來,反而是他倒下去了。

眾武士這一驚,是非同小可,還有誰敢上前。

李恩南驚喜交集,叫道:“孟大俠你來了!”韓佩瑛則向那“廚子”訴說:“爹爹,我們受了暗算,不知他們用的是什麽毒藥,給我們吃了,氣力使不出來。”

原來這個“廚子”裝束的人是她的父親韓大維,那個作“仆人”打扮的則是江南大俠孟少剛。

他們是一早就混進了“國師府”的,為了俺人耳目,不得不喬裝打扮。

韓大維道:“你們能夠走嗎。”

韓佩瑛道:“可以。”

韓大維道:“好,那就行了。

你們隨著我走,誰敢阻攔?”話猶未了,忽聽得十分驕傲的聲音用生硬的漢語說道:“我敢阻攔。

哼,隻須我一個人在此,你們就跑不了。”

聲音不大,遠遠傳來,但如震得耳鼓嗡嗡作響,韓大維心中一凜,抬頭一望,隻見一個披著大紅袈裟的番僧率領四名武士來到。

韓大維料是龍象法王,喝道:“你就是蒙古韃子的國師嗎,好,我與你較量較量!”龍象法王道:“不用如此麻煩,你們兩人並肩子上吧!”正是:無敵神功誇海口,豈知人外有高人。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