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字體:16+-

第五十六回 益見深情囚黑室 拚將熱血洗汙名

陽天雷和諸、穀二人交手,雙方把“天雷功”發揮得淋漓盡致,掌風激蕩,隻聽得呼呼轟轟之聲,當真是如雷震耳。

掌風所至,窗戶洞開,柱梁搖動,屋子都好似要塌下來似的。

那些功力較弱的武士,早已躲到外麵去了。

一個武士叫道:“要不要請龍象法王前來?”陽天雷眼觀四麵,耳聽八方,另外兩對廝殺的情形,他隻須眼光一瞥,聽那兵器碰擊的聲音。

誰強誰弱,便已了如指掌了。

陽天雷暗自思量:“堅兒和柳洞天相比,是稍有不如,但最少也可以打到百招開外。

白萬雄和崔鎮山鬥掌,則是穩勝無疑,而且看來不必用到百招。”

這樣的形勢,亦即是說,隻要陽天雷或者白萬雄,任何一個,擊敗了對方,就立即可以過去幫助陽堅白了。

這詳的形勢,當然是陽天雷這邊絕對有利,極占上風。

陽天雷“哼”了一聲,冷冷說道:“這是咱們的家事,何必求助客人?給外人看小!你們害怕,躲得遠些,瞧我把這兩個小子拿下!”要知道陽天雷乃是金國國師的身份,龍象法王則是蒙古的國師,兩人的身份是相等的,雖說陽天雷在龍象法王的麵前不能不低頭眼小,但無論如何,也決不能太過有失身份,何況他如今乃是勝券穩操。

褚雲峰虛晃一掌,喝道:“看劍!”寒光電閃,唰的就向陽天雷刺去。

說時遲,那時快,穀涵虛亦已拔劍出鞘,劍中夾掌,劍鋒疾上。

師兄弟劍走輕靈,配合得妙到毫巔!陽天雷背腹受敵,傲然冷笑,“你們學了多少本門功夫?都拿出來吧!哼,哼!米粒之珠,也放光華!”話猶未了,褚雲峰一劍從他額邊削過,幾乎削掉了他的天靈蓋;穀涵虛接著一劍,奇幻無比,陽天雷揮袖一拂,不料穀涵虛劍鋒突然斜轉,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攻來,隻聽得聲如裂帛,陽天雷的半邊袖子,化成了片片蝴蝶。

原來是穀涵虛這一招“三轉法輪”所絞碎的。

陽天雷又驚又怒,一聲大喝,雙掌齊出,一招“野馬分鬃”把褚、穀二人間時逼退!陽天雷冷笑道:“原來你們還練成了本門劍法,但又能奈得我何?”話是這樣說,心中可是有了些微的怯意,想道:“原來華天虹在荒山隱居,十餘年閉戶不問外事,乃是為了練這劍法,教給他的徒弟對付我的。

褚雲峰這小子使的劍法,似乎還勝過師祖當年。”

陽天雷長於內功,不精劍法,雙方各以自己所長,攻敵之短,這麽一來,恰恰和褚、穀二人打成平手,大家都是占不到便宜。

可是,褚、穀二人雖然勉強和陽天雷扳了平手,崔鎮山和白萬雄的惡鬥,卻是越來越感吃力了。

另一對柳洞天則還是略占上風,但在急切之間,無論如何也是勝不了陽堅白的!褚雲峰不由得心中煩躁,想道:“孟大俠和韓老英雄怎麽還不來呢?”孟少剛和韓大維是一早就混進了“國師府”的,按說他們在這裏的高呼酣鬥之聲,孟、韓二人決沒有聽不見不理!“莫非他們是遭遇了什麽意外?他們的試功,也罕有比倫,該不至於吧,可是為什麽直到如今,仍是蹤跡渺然?”強援未見,褚、穀二人不由得都是心煩意亂,剛剛扳成了平手,不過一會,又給陽天雷占了上風,搶了攻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