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侯
字體:16+-

108、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八章

縣武庫和官寺同在城東, 整座建築由夯土築造, 四麵圍牆高近五米, 圍牆內有隔牆, 將庫房分作數間, 分別存放鐵器及青銅器,並有一間庫房專門存放鑿、斧及尚未製成兵器的鐵塊。

圍牆和隔牆皆開有門,東門直連一條狹長的隔道,道路一側擺放拆卸下的車軸以及殘破的木輪。十餘張車板並排抵在牆上, 板上布滿裂縫凹痕,少數還有火焚的痕跡。

庫吏獲悉趙嘉到來, 連忙停下手頭事, 從值房中趕來。由於太過匆忙, 沒留意腳下, 差點被橫放的矛杆絆了一跤。

“見過趙縣尉。”庫吏將屆不惑之年, 看守武庫超過十載, 始終兢兢業業,不敢有半點懈怠。由於邊郡戰事頻繁,他除了看守武庫, 手下還有二十餘名匠人, 專職打造和修補兵器。

隨著漢騎開始配備馬鞍, 庫吏接到郡中命令, 將昔日存放大車的庫房清理出來,專門存放馬具。堆在隔道裏的車板、車軸和木輪都是從庫中清出。能用的繼續修補,不能用的就隻能當柴燒。

同匈奴一場大戰, 武庫中的兵器十去七八,從戰場上搜集回來的,除少數可以修補,多數都需回爐重鑄。

匠人們日夜忙碌,勉強將兵器補足三成。庫吏再是心急,也無法將庫房立即堆滿。

乍聞趙嘉到來,知其必是為清點兵器,庫吏捏了把冷汗,不斷在心中默念,希望新縣尉足夠通情達理,不會上來就發怒,至少給他辯解的餘地,容許他當麵陳情。

庫吏的心情寫在臉上,趙嘉挑了下眉,表麵不動聲色,自馬背取下簿冊,開門見山,要求庫吏帶路,前往庫房內清查。

“趙縣尉這邊請。”

庫吏當先引路,穿過兩扇門,進入存放長兵的庫房。

庫房內十分寬敞,長方形布局,木製的武器架成列擺放,約有三分之一架著矛、戟、戈等兵器,剩下的都是空空蕩蕩。

趙嘉走上前,隨手抄起一杆長矛,試了試矛身的重量,其後又抓起一杆長戟。在他檢查兵器時,庫吏幾次想要開口,奈何始終找不到時機,話到嘴邊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走出第一間庫房,趙嘉麵上不見喜怒,也未因長兵的數量責問庫吏,而是拿起一冊木牘,詳實記錄下庫內情況。隨即讓庫吏繼續引路,朝存放刀、箭、斧及骨朵等兵器的庫房走去。

相比起長兵,刀劍的數量略微多一些,其中鐵器更是占了大部分。

趙嘉拿起一把短刀,試過閃著寒光的刀鋒,滿意地點了點頭。

匠人的手藝的確值得稱道。無論鐵器還是青銅器,都是無比鋒利,吹毛斷發。有的在戰時破損,經匠人之手修補,比起新鑄造的刀劍也是不遑多讓。

短兵之後即為弓箭。

漢軍配備皆為彎弓,製造時間長,修複也需要不短的時日。製弓匠人的手藝再是精湛,也無法大幅度縮短工期。一場大戰之後,破損的弓箭難以在短期內補足。箭矢還能想想辦法,弓身實在沒有取巧的餘地。

清點過庫存的弓箭數量,趙嘉將所見盡數錄於木牘,對比官寺中存放的簿冊,臉上終於現出一抹凝色。

庫吏心中咯噔一聲,知曉自己再不出言恐怕就沒機會,隻能硬著頭皮道出困難,言他絕非有意瀆職,而是條件所限,實在沒有辦法。

“趙縣尉容稟,官寺錄名的匠人僅二十六人,縱日夜不停,也無法短期補足缺額。”

“據我所知,縣內鐵匠就不隻此數。“趙嘉皺眉道。

“不瞞縣尉,並非縣內匠人皆可。”庫吏解釋道,“唯錄名匠人可入武庫,且錄名之前都需官寺查驗。這是國初即有的嚴令,絕不可輕易觸犯。”

這樣的規定存在弊端,卻數十年如一日,始終未曾改動。究其原因,非是朝廷墨守陳規,不思進取,而是從青銅器進入鐵器時代,冶煉方法和製造兵器的手藝都屬於保密級別,關係到軍隊的戰鬥力,必然要慎之又慎。

中行說曾向軍臣單於進言,南下劫掠時,盡量多抓漢朝的匠人。

匈奴人不會自己打造兵器,蘢城的匠人都是從漢郡及其他胡部掠來。其中,鮮卑和丁零被劫掠的次數最多,僅次於漢朝。

為了達到目的,匈奴人可以不擇手段,沒少幹不講道義的事。

別部依附於匈奴,武力又不如人,要麽忍氣吞聲,繼續任本部欺壓,要麽就如拓跋羌部一般,潛伏在暗處,等待匈奴衰弱再-暴-起發難,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鑒於匈奴的舉動,漢朝嚴禁銅、鐵出邊,違者重刑,並對匠人登記造冊。以雲中郡為例,凡是能打鐵的匠人,不管是不是能進入武庫,都會在官寺留底。

先後走過幾間庫房,了解過武庫現狀,核對完缺少的兵器數量,趙嘉收起木牘,心中有了計較,對庫吏非但沒有責難,反而多有勉勵。

庫吏很是感激,正準備出言,趙嘉突然話鋒一轉,表示在不觸犯條令的情況下,工作效率未必不能提高。

“既然人手不足,無妨先集中打造長戟和短刀。春耕之後,各鄉更卒將往城中操練,長戟、短刀不可或缺,餘者可寬限時日。如能盡快補足缺額,武庫上下皆增錢糧。”

工匠給官寺做活並不白幹,視工期長短和手藝發放粟米。

趙嘉身為縣尉,有權決定發放的粟米數額。

此外,庫吏的薪俸有定額,但趙嘉身為頂頭上司,對屬吏的工作予以褒獎,額外發下一筆米糧,嚴格來講並不觸犯律條。

沙陵縣的新縣令仍未到任,縣中事務由兩位長吏主持。趙嘉和縣丞關係不錯,彼此達成一致,其他人腦袋發抽才會跳出來反對。再則,趙嘉身為太守賓客,屢次立功,雲中大佬都對他十分愛護,隻要他不是自己想不開,蹦高往坑裏跳,哪怕做事略微出格一些,自有人為他兜底。

有了趙縣尉的承諾,武庫上下都被調動起積極性,匠人們互相合計,二十多人分成三班,仿效秦匠分工合作,作坊內的火爐日夜不熄。

能被官寺錄名的匠人都是熟手,技藝之精湛,在郡內都屬翹楚。

常年打製兵器,每一道工序都爛熟於心,彼此之間通力合作,找到契合點,工作效率之高,連庫吏都吃了一驚。

趙嘉再至武庫,看到匠人們的變化,高興之餘,自己出錢,讓健仆到商市購買肥羊,宰殺烹煮為眾人加餐。

整個四月,趙嘉都在武庫和官寺之間奔忙,田中之事盡數托付熊伯。在此期間,沙陵縣陸續下了幾場小雨。得到雨水滋潤,穀子長勢喜人。

力田仍舊早出晚歸,每日往來各村寨,宣讀官寺的告示,順便清查是否還有閑漢,有的一律抓捕。

仰賴牛耕和新農具,青壯和健婦不提,身體硬朗的老人和半大孩童都能下田勞作。家中丁口多的,還計劃明年再開幾畝荒地,專門種植蹲鴟。

所謂有心栽花,無心插柳,趙嘉種植大芋沒能成功,幾個少年卻意外種成。

趙信和公孫敖將收獲的芋頭送進倉庫,來回十多次才全部運完。趙嘉感慨之餘,決定劃出一頃地,專門用來種植大芋。

在畝產兩石就是豐年的邊郡,能填飽肚子的口糧彌足珍貴。畜場沒有敝帚自珍,大芋的種植方法很快在縣內傳開,並開始向全郡乃至臨郡蔓延。

初開始種植,種芋都是從野外挖掘。因其長在林中,且分布區域有限,搜尋略顯困難。如此一來,以大芋為食的野豬自然就被盯上。

趁此良機,趙氏畜場又收獲一批小野豬,數量多到照顧不過來。趙嘉幹脆手一揮,挑選最壯最肥的養起來,餘下盡數宰殺,部分製成鹹肉和肉醬保存,部分塗抹醬料燒烤。

不得不讚歎孫媼的手藝,即使缺少調料,烤出的小豬依舊噴-香-誘人。

西漢版烤乳豬味道絕佳,大受畜場眾人歡迎。趙嘉一口氣吃下半頭,仍感到意猶未盡。不提趙破奴幾個,連衛青都抓著一條豬腿,啃得滿嘴油花。

如此美味,趙嘉自然不會獨享,挑出幾頭健壯的小豬,連同烤製的方法和醬料一同送去太守府。

將小豬送去太守府第三天,趙嘉回到畜場,赫然發現魏悅來訪。

本以為魏三公子是有要事,未承想,對方是奉魏太守之命前來市買小豬,而且指明要最肥的。

“市野彘?”趙嘉眨眼。

“然。”魏悅點頭,“阿多送去的野彘甚是味美,阿翁餐食一頭。”

“一頭?”

“一頭。”

趙嘉艱難地咽了口口水。

即使是小豬,分量也著實不輕,身上的肉相當可觀。一頓吃下一整頭……雲中大佬果真不凡,估計廉頗再世都要甘拜下風。

進入五月,田地中的穀子長得愈發茂盛,蟬破土而出,爬上高處,發出夏日裏的第一聲高鳴。

天氣一天比一天熱,農人忙著澆水灌溉,臉曬得黝黑,肩頭後背被曬得脫皮,卻是眼也不眨,繼續趕著大車,一趟接一趟往來田間地頭。

鹿老又帶人打了幾口井,周圍砌上石磚,井口安裝汲水的工具,按下搖把,清水汩汩湧出,順著挖掘出的溝渠流入田畝。

水井加上臨近的一條小河,足夠供應趙嘉和衛青蛾手中的田畝。包括趙氏和衛氏村人,隻要打過招呼,同樣能自水渠中引一條支流。遇到家中勞力不足,畜場中的青壯和傭耕還會主動幫忙。

消息傳出,有臨近村寨的人不打招呼,擅自截斷水渠,引入自家田中。

此舉自然引起眾人憤怒,村中的青壯實在氣不過,直接將水渠挖斷,反引來對方衝到畜場,準備倒打一耙。

“為何我等不能取水?”帶頭叫囂的是個二十許的青年,原本是縣中無賴,被三老抓回去教育,敢不聽就一頓棍棒,隻能老實在家中耕田。

奈何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老實沒幾天,知曉畜場挖掘水井水渠,不想跑遠路去河邊取水,村中的水井又隻有一口,自然就打起了歪主意。而村人心生貪念,仗著族中有子弟戰時得功,竟真的被他鼓動。

“趙縣尉新官上任,若是傳出跋扈鄉裏,欺壓百姓的名聲,嘿!”仗著人多,青年語帶威脅,根本無所顧忌。

說話間,一雙賊溜溜的三角眼瞄向人群後的衛絹,黏上就不舍得移開,差點當場流口水。衛絹當即沉下俏臉,公孫敖怒發衝冠,就要衝上去給青年一頓老拳。雖然被衛絹親手拉住,仍死死盯著青年,恨不得當場挖出那雙賊眼。

青年渾似滾到肉,同行的村人也明擺著不講理,畜場裏的青壯和傭耕終於忍無可忍,直接衝上去用拳頭說話。

等打到差不多,三老和力田方才出麵,並由嗇夫做保,請鹿老為該村尋找水眼。

“如請人挖井,需計日付出錢糧。如隻尋水眼,亦要出粟兩鬥。”

對於這個結果,青年自然不滿意,奈何剛被圍毆一頓,且有三老和力田出聲,兼嗇夫親自做保,終究不敢繼續再鬧。

“趙縣尉與人為善,汝等也該心中有數。”三老沉聲道,“今日事情過去,再有人生出歹心,休怪我等不講情麵!”

鬧事的村人麵上訕訕,思及趙嘉的身份,同樣有些後怕,不敢久留,幹笑幾聲轉身離開。

看著走在村人中的青年,公孫敖攥緊拳頭,後悔剛才沒多出幾拳。

衛絹勾起紅唇,微微一笑。她記得那座村寨離郡內的養馬場不遠,她後日要去馬場送粟麥和肉醬,湊巧的話,說不定能夠遇到。

撫過發上的銀釵,少女嘴角帶笑,雙眸卻異常冰冷。在公孫敖看過來時,冰冷逐漸融化,笑意融入眼底,瞬間變得溫暖。

畜場發生的事,趙嘉是事後方才知曉。類似的事經曆得多了,他實在顧不上生氣,叮囑熊伯和虎伯照看田畝畜場,自己一頭紮入官寺,翻閱往年資料,著手製定更卒的操練計劃。

匈奴暫時退回北邊,不代表會一直老實。不需要多久,他們就會卷土重來。這些更卒陸陸續續都會走上戰場,於他們而言,一場係統性的訓練可謂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