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裏的單人床
字體:16+-

第13節

你撥出電話,我偷看你的傳呼機,是孫小姐找你,一定是孫米白。你放下電話,抱歉地對我說:對不起,朋友有點事,我要去看看她。

是孫米白嗎?

她在男朋友家喝醉了酒,鬧得很厲害。

她有男朋友的嗎?我還以為她的男朋友是你。要我一起去嗎?有個女孩子會方便一點。

也好。

想不到你會答應。

我們來到清水灣,孫米白早已拿著一隻皮箱在一間平房外麵等我們,貓披肩伏在她肩膊上。

你為什麽會來?孫米白問我。

剛才我們一起吃飯。我故意告訴她。

她搶著坐在司機位旁邊,把皮箱扔給我。

你又喝醉了。你跟她說。

你對她的關心,很令我妒忌。

你給男朋友趕出來啦?我故意氣她。

她冷笑,說:那隻皮箱不是我的。

那是誰的?你問她。

是他的,他最珍貴的東西都放在裏麵,他的護照啦、畢業證書啦、他死了的媽媽編給他的毛衣啦,都放在裏麵。他惹我生氣,我就把他的東西帶走。

太過份了。你責備她。

停車。

她下車,把皮箱拿出車外,扔到山坡下麵,皮箱裏的東西都跌出來了。

裏麵有他死去的媽媽為他編的毛衣呢。你罵她。

他說可以為我做任何事,他說無論我怎樣對他,他都會原諒我,扔掉他的東西又有什麽關係?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麽驕縱的女子。

你什麽也沒說,拿了電筒,爬到山坡下麵替她把扔掉的皮箱找回來。

很危險的。我說。

她望著我,露出驕傲的神色,彷佛要向我證明,你願意為她冒險。

你在山坡下找到那隻皮箱,手卻擦傷了,正在流血。

你的手在流血。我說。

沒關係。

你把皮箱放在車上,開車回去那間平房。

回去幹什麽?她問你。

把皮箱還給他。你吩咐她。

她乖乖地把皮箱拿進屋裏。

我用紙巾替你抹去手上的血。

謝謝你。

你為什麽對她那樣好?

你沒有答我。

因為她是阿素的妹妹,對嗎?

你低下頭,噤聲。

我知道你不會喜歡這麽驕縱的女子,一定因為她是你所愛的女人的妹妹。

她也知道,所以在你麵前那麽任性。

她從平房走出來,雙手放在背後,乖乖地跟你說:還給他了。

貓披肩也叫了一聲。

她上車,靜靜地在車上睡著。

可以送我回去嗎?我問你。

當然可以。

我知道,我還不是阿素的對手,我要立刻回去,躲進我的巢穴裏舔傷口。

可以開快點嗎?我催促你。

你沒事嗎?你在高速公路上問我。

沒事。我努力地掩飾,我突然想起我可能忘記關掉家中的水龍頭,請你盡量開快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