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一章 欺負

字體:16+-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在J市第二中學教學樓的一層走廊裏。

“嘿,小子,把錢都給我拿出來!”兩個頭發染成花花綠綠的少年把一個身材瘦弱的學生逼在牆角。

學生底下頭,小聲說:“我沒有錢。”

‘啪’兩個少年中一個高個的一巴掌打在學生臉上。“草你媽的,別和我羅嗦,快點!”

學生被打得嘴角通紅,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這時高個旁邊的矮胖少年說:“算了,別打壞了。這小子是我班裏學習尖子,哈哈!”

那高個看看學生:“草,看他你熊樣吧。學習好有個屁用。”轉頭對一邊的胖子說:“老肥,你去翻翻他兜,我咋不相信他沒錢呢!”

膀子‘恩’了一聲,來到學生身前說:“謝文東,你把手鬆開。”原來那學生聽見高個少年的話,用手死死抓住褲兜。

見那個名叫謝文東的學生象沒聽見一樣還是用手捂著兜。“草,你當我放屁是不是?”胖子一腳蹬在謝文東的小腹上。謝文東身子重重撞在牆上。胖子把他的手拉開,另支手伸進他褲兜裏。拿出一張褶皺的五元錢。

胖子把錢交給高個少年,往地下吐口吐沫:“媽的,給你臉你不要臉。”說完,和高個少年嘻嘻哈哈離開。留下滿臉痛苦的謝文東。

謝文東是J市第二中學初三學生,學習努力,頭腦聰明,成績非常優秀,在整個學校都能排在第一。但是性格有些內向,沒有什麽朋友,加上身材瘦小,經常受到別人欺負。第二中學在J市不是什麽重點中學,學校的管理也很鬆懈,經常有校外年齡不大的不良少年進出。這些人年齡都不大,由於各種原因不再上學,在社會上糊混。見到軟弱好欺的學生,不是找茬就是要錢,或許這樣他們能體會到一種成就感吧!

站在學校走廊裏好一會,謝文東彎腰揀起掉這地上的書包,走出學校。回家的路上,謝文東眼睛裏都是委屈的淚水,心裏不停問自己:為什麽?為什麽他們總是欺負我?為什麽他們不欺負別人?為什麽會是我?

沒有人能給他答案,傍晚的黑暗掩蓋了他的淚水。謝文東回到家裏,進門前把臉上的淚水擦幹淨,他不想讓家裏人知道自己在學校受人欺負。軟弱的人不代表他們就沒有自尊心,甚至他們的自尊心別任何人都強。謝文東用鑰匙打開門,家裏隻有他的媽媽在。做好的飯菜擺在桌子上等他放學回來吃飯。見他回來後,謝媽媽說:“快點吃飯吧,一會都涼了。”

謝文東點點頭問:“我爸呢?”

“你爸今天晚上夜班,不回家了”謝文東的媽媽邊拿飯邊說。謝文東‘哦’了一聲,坐下來看著桌子上的飯菜,沒有一點食欲。

見謝文東光坐著不吃飯,他媽媽擔心問:“文東,怎麽了?是不是生病了?”

“沒有!”為了不引起媽媽的懷疑,謝文東拿起飯碗默默吃起來。

謝文東生活在一個普通家庭。爸爸在鐵路上班,開機車的,經常夜班。媽媽是下崗工人,後來在外麵做點小買賣。家裏雖說不上富裕,但是他也從來沒有卻過錢花。由於他學習成績好,父母也都很欣慰,隻要他伸手要錢,父母從沒有拒絕過。

第二天,謝文東還是和往常一樣,五點半起床。看會兒昨天的功課後,吃點東西,向媽媽要了十元錢上學去了。他家離學校不遠,隻隔兩條街道,快走不到五分鍾就能到。謝文東來到自己班的教室,教室鎖著門沒有一個人。謝文東用班級鑰匙打開門走進去。

他坐在班級的第一排,不是因為他個子不高,而是由於學習好。在J市很多學校都是這樣,學習好的坐前麵,成績差的坐後麵。班級座位按每回大考(期中考和期末考)來定。學校對這種方法有它自己的解釋:成績差的都是上課時愛說話的或不好好聽課的,讓他們坐在後麵可以不影響別人,給認真聽課升學有希望的同學一個更好的環境。

謝文東坐在座位上看書。過一陣同學陸陸續續來到班級,寂靜的教室也慢慢熱鬧起來。關係不錯的同學紛紛湊在一起,有聊昨天晚上看的電視劇如何如何好的,有說最近哪個明星出新歌的,有的幾個小女生在一起拿出珍藏的貼紙互相換的。教師裏象農貿市場一樣熱鬧。

吵鬧的聲音越來越大,謝文東皺了皺眉,把手裏的書放下。這時昨天搶他錢的胖子進到教室,把書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見坐在那發呆的謝文東,嘻嘻哈哈走過去。來到近前,一扒拉謝文東的腦袋,“嘿!今天帶錢了沒有啊?”謝文東被嚇了一跳,搖頭說:“沒帶錢。”

“沒帶?”膀子嘿嘿一笑說:“那你讓我摸摸。”說著把手向謝文東褲兜裏摸。

謝文東擋開他的手,聲音有些顫抖:“別翻了,我的錢還得中午吃飯用呢。”見他有錢不給,膀子一甩手打在謝文東臉上:“草,你和我裝呢?!”臉上的疼痛感讓謝文東的眼圈發紅。

這時教室裏的同學把目光都投向這裏,有的帶著疑問,有的是幸災樂禍。見班裏的同學都在瞅自己,謝文東臉一片通紅,他知道自己的自尊心被狠狠的踐踏在地上。謝文東的同桌看不過去了,一個臉圓圓的女生對胖子說:“李爽,你也太過分了,怎麽打人呢?”

李爽一指那女生:“滾邊去,有你個屁事啊!”

女生瞪著眼睛大聲說:“怎麽地,打人就不行。”和那女生關係不錯的同學幫她說話,“算了吧李爽,別吵吵了,一會老師快來了。”“徐娜,得了吧。你也別喊了。”徐娜是謝文東同桌女生的名字,平時特別愛鬧,象個假小子似的,但學習成績很好。

李爽點點頭,看著不說話的謝文東說:“行,草你媽的,你給我等著哦!”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呼哧呼哧喘著氣。

徐娜大聲對低著頭的謝文東說:“怕啥?等著他還能怎麽的?”說完氣洶洶的坐下。一推傍邊的謝文東說:“你怎麽那麽膽小啊?你越怕他他就越欺負你。你家裏沒有比你大的哥哥嗎!找來揍他一頓就消停了。”

謝文東木然的點點頭說:“謝謝你了。”

徐娜一見他這個樣子就來氣,轉過頭不理他了。

難敖的一天終於過去了。放學後,教師裏的學生一個個的離開,可謝文東不敢走,他怕李爽找人在學校走廊裏堵他。最後隻剩下他和今天值日的同學在教室裏。今天值日的學生叫張強,以前也被李爽欺負過。見謝文東還沒走,一邊掃地一邊問他:“謝文東,你怎麽還沒走啊?快六點了(學校五點半放學)。”

謝文東不好意思的摸摸頭說:“我還有道幾何題沒有弄明白,等會走。”

“嗬嗬,你可真用功啊。難怪學習那麽好呢!”過一會,張強把教室打掃幹淨了,拿起書包說:“謝文東,我打掃完了。你走不走?要走我們一起走。”

謝文東搖搖頭,“你先走吧,反正咱倆家也不同路。”

張強說聲‘拜拜’背起書包跑出教室。謝文東又等一會,看表已經六點多了,感覺李爽就是等他也不可能等到這麽晚,也許以為自己回家早走了。

謝文東收拾好書本,拿起書包走出教室。把門鎖好後,轉身離開。

(第二中學的教學樓是一做不小的五層樓。第一層和第二,三層都是各班的教室。第四。五層是實驗室,微機室,語音室等。謝文東的教室在第二層。)

這時學校裏的學生大多已經離開了。走廊裏的燈關了不少,顯得有些昏暗。謝文東走到一樓的走廊,這裏是他最害怕的地方,因為李爽那些人經常都是在這裏等他。見走廊裏空無一人,謝文東懸起的心終於落了下來。可在走廊裏剛走一半,旁邊的教室門打開了,從裏麵走出四五個人。裏麵有李爽和昨天搶錢那個高個。

李爽一臉邪笑說:“謝文東,你可出來了,讓我們好等啊!”說著,四五個人把謝文東圍起來。

謝文東心裏有些發涼,他從沒有被怎麽多人欺負過,眼淚差點掉下來,“李爽,今天。。今天上午對不起啊!”

“我去你媽的吧!別的先別說,把錢先給我掏出來。”李爽仗著人多,說話硬氣不少。

“我的錢中午都買飯了,現在真的沒有啊。”

李爽嗬嗬一笑:“沒有是吧,我打你就有了。”說完一叫踢在謝文東的大腿上。其他人都是各班的混子,不怕事大的那種。見李爽動手了,二話不說,圍起謝文東一頓拳打腳踢。李爽邊打邊說:“都**別往臉上打,打壞了不好說。”謝文東被逼靠在牆上,雙手抱頭。這時的他已經感覺不到身上的痛,因為和心裏的痛苦比起,那實在是輕得多。聽不見外界的聲音,耳朵裏充滿嗡嗡聲。

“行了!別打了。”李爽看差不多了,把其他人攔住。他也不想把人打壞事鬧大了。抓起謝文東的頭發,李爽用手拍拍他的臉說:“你明天上學給我帶十快錢。要是不帶我還找人揍你,知道不?”

謝文東身體靠在牆上,腰彎著,低下頭,淚水順著麵頰滴落在地。見謝文東不說話,李爽用力的拉住他的頭發說:“草,我和你說話呢沒聽見啊?”謝文東精神麻木的‘啊!’一聲。李爽滿意的點點頭和其他一起離開,“一會幹什麽去啊?”“打遊戲去吧!”“沒意思,不如打台球去呢!”“去你媽的,你有錢啊?”李爽幾個人說說笑笑走出學校。

這時謝文東靠在牆上的身體慢慢滑落,蹲在地上雙手抱頭痛哭,現在他覺得自己活的一點意思都沒有,學習好有什麽?還不是受人家欺負!為什麽?他用拳頭用力打自己的頭,他狠自己太軟弱,狠自己為什麽不和他們拚,狠自己為什麽不敢把自己在學校受人欺負的事告訴爸媽。

過了好一會,心情平靜了一些,謝文東站起來把褶皺的衣服整理一下,走出學校。這時外邊的天空下起雨來,謝文東漫步在街上。他感謝上天在這個時候下雨,至少可以讓別人看不見自己的淚水,自己隻是想過平凡人的生活,難道這都很難嗎?為什麽別人可以安安心心的上學,自己卻要擔驚受怕。如果這是上天對於軟弱人的懲罰,那麽他在這個時候決定以後要堅強。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負。這一天,外麵下著雨,謝文東永遠無法忘記,因為這天是他人生轉變的開始。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