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十章 銷魂

字體:16+-

“好的,大姐!”說話人是個長發披肩的男生,小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穿著學生裝,身高和謝文東相差無機。答應了高老大一聲向謝文東走過來,雙手掰了掰,骨骼發出‘嘎,嘎’聲。

謝文東早已做好準備,知道今天一仗是難免了。站在原地看著‘瘋子’走過來,暗中積聚力量。心想對方人多,要打就得快,一擊得讓對方起不來。

兩人的距離隨著‘瘋子’的靠近,越來越進。屋裏鴉雀無聲,都在盯著場中的倆人。高老大眼睛沒有離開過謝文東,一是心裏有些擔心他,二是她很好奇,不知道這個瘦弱的男孩是怎麽把老虎打倒的。

雙方的距離都到了攻擊範圍之內,‘瘋子’先動了,緩慢的身子突然射向謝文東,身子前傾,單腿提起,猛掂謝文東的小腹。謝文東臉上露出笑容,這招是他自己常用的,打倒老虎他最開始用的就是這個。謝文東身子微微一側,躲過‘瘋子’的膝蓋,伸出手掌,用手掌下側狠劈他的頸部。‘瘋子’見謝文東躲開自己的一擊就知道不好,見對方手掌劈來,盡力向下一壓身子。雖然他反映很快,謝文東的一掌沒有打到他頸部要害,卻打在他的嘴部。

瘋子哎呀了一聲,一口血從嘴裏噴了出來,地上還有三顆潔白的牙齒。瘋子把頭發向後一甩,瞪著雙眼,滿嘴是血的盯著謝文東。謝文東也暗叫可惜,對方反映太快,沒有讓自己全力的一擊打中要害。

瘋子不敢在輕敵,嘴裏的痛苦使他真的變成真瘋子。大喊一聲掄拳打向對方。謝文東用手掌硬接住這拳,隻覺虎口一痛,但來不急細想,順勢用手掌死死抓住他的腕子,在瘋子一楞之際謝文東另隻手一拳打在他的臉上。著一拳把瘋子打得一蹦,摔到在地上。剛要起身,卻被謝文東用膝蓋壓住前胸。謝文東半蹲下來,雙拳象雨點一樣打在瘋子的臉上。剛開始瘋子還能反抗掙紮,但隨著謝文東一記重拳擊在他下顎,神誌突然變得模糊,沒有再掙紮的力量。謝文東沒有停手的意思,每一拳打在瘋子的臉上,他的嘴裏都會有血星噴出,濺了謝文東一臉。

屋裏沒有見過謝文東的人都楞在那裏,看著眼前的人心想:他是人嗎?在小樹林裏見過謝文東的人又回想起當時的一幕,腿不停的抖動。

高老大也被現在的謝文東嚇了一跳,大聲喊道:“謝文東你住手!”

謝文東停下揮舞的拳頭,站起來,帶著微笑向高老大看去。“這個不行,不是對手!”他下垂的手裏滿是血,順在手指滴在地上。

看著謝文東的笑容,高老大不服輸的性格把身上的火都點起來,從後腰上抽出一把長一尺,一麵是刀刃一麵是鋸齒的德國開山刀,向謝文東大聲說:“我和你打!你敢不敢?”

謝文東問道:“如果你輸了呢?”

高老大冷笑一聲:“哼!你很有自信嘛!你以為你一定會贏嗎?”

謝文東又問:“如果你輸了呢?”

高老大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輸了,你走!”

謝文東嘿嘿一樂道:“如果我輸了呢?”

“你煩不煩,如果你輸了我就殺了你!”

“那這可有點不公平吧?我輸贏對你好象都沒有影響,不是嗎?”

在謝文東緊盯下,高老大感覺自己大腦一陣茫然,楞問道:“那你說怎麽辦?”

謝文東盯著高老大含笑說:“我輸了,我的命給你,隨你處置,就算是讓我做你小弟也行。但要是你輸了你得答應我一件事,不管是一件什麽事!”

一件事?他不會是要和我。。。。高老大想著臉一紅,點頭說:“好,我答應你!”

謝文東收起笑容,點點頭說聲:“高老大,那開始吧!”他可不敢小看眼前這個年紀不大的女生。

兩人向場地中慢慢接近,最後都站住盯著對方,誰都不敢先貿然出擊。兩人站在場地中一動不動,但頭頂都已經見了汗水。謝文東額頭一滴汗水向下滑落,滴進他的眼睛裏,但他不敢去擦,眼前這個女生給他的壓力不允許他動一下。時間好象停止了一般,從兩人身上傳出的壓力讓屋裏高老大的小弟們也都一臉是汗,大氣不敢喘。

“我的名字叫高慧美!”‘啊?’高老大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謝文東一楞,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間,高老大一刀刺向謝文東的小腹。等他反映過來想躲已經來不急,本能的用雙手抓住高老大握刀的腕子,隨著衝勁身體不停的向後退。一直到身後被一張桌子頂住。

高老大雙手握刀,用力向前刺。謝文東雙手抓住她的手腕,不敢有絲毫鬆懈。兩人僵持在一起。謝文東咬咬牙說:“你好陰。。。”高老大身子前傾說:“彼此彼此!”

謝文東大喝一聲,憑著一股爆發力,把高老大的手腕向前用力一推,身子順勢滾到一邊。高老大力量都用在手腕上,收勢不穩,一刀刺進謝文東身後的桌子上。力量之大,刀身刺進去半寸深,硬是把桌子刺穿。謝文東暗叫好險。不給高老大拔刀的機會,向她一腳踢去。

高老大無奈,隻好放棄拔刀,閃在一旁。身子還有站穩,謝文東已經衝過來,一把把高老大的小蠻腰抱住,用力向上一提,然後摔在地上,力量不小,把高老大摔的悶哼一聲,渾身的骨頭象散架了一樣。現在謝文東也管不了什麽叫男女授受不親了,撲在高老大的身上,把她剛要爬起的身子壓倒。高老大哪被男人如此粗魯的壓過,但手腳都被謝文東壓住動不得,氣得滿臉通紅,小嘴一張,一口咬在謝文東的肩膀上。這一口深可及骨,把謝文東痛得差點叫出聲來,一咬牙忍住,用一隻手抓住高老大的兩個手腕,另隻手把她的頭按在地上。看著高老大滿嘴是血的向自己笑,謝文東氣得青筋蹦起好高。

謝文東不再猶豫,蹲在地上,把高老大柔軟的人體放在自己腿上,一手抓穩她的雙碗,掄起另一隻手‘劈啪’打在高老大的屁股上。高老大何時受過這樣委屈,用盡渾身力量掙紮著。但是畢竟是個女生,年紀雖比謝文東大兩歲,但是在體質上還是無法與男人相抗衡。高老大感覺身上的力氣一點點的消失,但謝文東的手可沒有停下來,也隻好認命了。‘這個家夥竟然當這麽多人的麵打自己屁股。。。。。。。。’這位高老大想到這,‘哇~~~~~~’象個孩子一樣放聲大哭。

這哭聲驚天地,泣鬼神。就連謝文東聽著也感覺自己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把手停下來,喘著粗氣大聲說:“要是你以後還敢用刀刺我,我還打你屁股!”

一聽這話,高老大的哭聲更大了,哭得謝文東手腳都不知道放哪好,一會撓頭,一會抓臉。高老大手下的兄弟也傻了,心裏嘀咕:這人還是高老大嗎?

這時謝文東一點辦法也沒有了,高老大要是來硬的他不怕,來軟的他也能挺得住。就是這一哭把他哭迷糊了。都說女人最厲害的武器是淚水,這句話一點都不假。至少現在的謝文東這麽認為,而且還深有體會。他蹲在原地一動不動,高老大爬在他的腿上哭聲沒有一點要停止的預兆。

謝文東長歎一聲:“唉!別哭了。是我錯了行不,要不你也把我打哭算了!”說著,謝文東眼淚差點沒掉下來,他覺得自己更委屈。高老大的哭聲又大了,翻過身坐在謝文東的腿上,把他的脖子摟住,麵頰靠在他肩上。“嗚~~嗚~~!!”謝文東感覺自己的肩膀濕了,轉頭一看,一陣頭暈,高老大的眼淚鼻涕都抹在他肩膀衣服上了。

最後,謝文東被逼的沒辦法了,大聲說:“大姐,你別哭了。算我輸了還不行嗎?要殺要刮我隨你便了!”

高老大也哭累了,抽噎說:“是我輸了。但我不是輸不起的人,你要我做什麽就說吧!”

謝文東感覺現在的頭很大,歎口氣說:“我要你做的事就是不要再哭了!”

高老大感覺靠在謝文東的肩膀上很舒服,除了一股男人的氣息外,還能讓人感覺到一種安全感。‘怎麽濕濕的?’一看謝文東的衣服被自己哭濕了,把頭抬起來換到另一邊肩膀上,幽聲道:“你的要求就這麽簡單?”

謝文東點點頭:“是的。我現在最希望的事就是你停止眼淚,它是我見過的最致命的武器!”

高老大一笑說:“你好壞啊!”謝文東一臉不解心說:我壞什麽了?拍拍在自己肩膀上靠得很舒服的高老大說:“我說大姐,你是不是可以起來了,有很多人在看我們表演呢!”

高老大一聽,反射的站了起來。環顧一下四周,大家都是一臉傻象看著她呢?滿臉的紅潤,高老大低頭說:“對。。。對不起啊!把你的衣服弄髒了!”

謝文東動了動被高老大壓得發麻的雙腿,站起來說:“這沒什麽,隻要你不哭了把衣服送給你也行啊!”

聽了他的話,高老大心裏一甜,眼睛眯起來看謝文東。謝文東把衣服上灰拍了拍,問道:“大姐,你真叫高慧美啊?”高慧美點點頭說:“是的。這是我真名,你以後就叫我小美吧!”

謝文東心想:高老大叫高慧美,那個機車女孩叫高慧玉,她們是。。。。。

高慧美見謝文東低頭不語,拉拉他的袖子說:“你想什麽呢?為什麽不說話?是不是我的名字很奇怪啊?”

謝文東馬上搖頭道:“沒有,是很美的名字!你現在不恨我了?”

高慧美嬌聲道:“人家從來就沒。。。。”下麵的話沒說下去,低頭玩弄自己的衣角。高慧美害羞的樣子差點沒讓手下小弟的眼珠掉下來。互相看看,眼睛裏都寫著:今天是不是天下大亂了?要不就是世界末日了!可怕啊!

謝文東說:“不過我還有一件事得說。一山不容二虎,我們早晚要有個人得推出一中的舞台。”

這句話讓高慧美一震,也冷靜下來,“你的意思是我們倆誰退出呢?”

謝文東自信說:“我有能力也有實力留下來。黑龍兄弟會我沒有放在眼中,你的勢力我也。。。。。。”

高慧美打斷他的話道:“你也沒有放在眼中是吧!”謝文東笑了笑,點下頭沒有說話。

高慧美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很久才說道:“我不是輕易言敗的人,但我也是聰明人,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對手,可不能就憑你的一句話讓我散夥吧!”

謝文東點點頭說:“我會證明給你看的。半月內我讓黑龍兄弟會解散!做不到我就散夥。”“如果你真的能做到,那我二話不說,也散夥!”劉景龍的實力沒有人能比高慧美更清楚了,畢竟他們鬥了那麽久。她認為謝文東還是年輕,太狂妄,在劉景龍的手裏一定吃虧。

“好,一言為定!”謝文東把手伸到高慧美麵前,高慧美用力打了他手一下道:“一言為定!”

謝文東對高慧美笑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辭了,我得去看看我的兩位兄弟。高大姐再見!”

高慧美點點頭,小嘴張了張,最後還是沒有說話。謝文東揮揮手,轉身走出繪畫室。出來後長吸口氣,想著剛才和高慧美打架的一幕真是。。。。銷魂!搖搖頭,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高慧美和自己不在同一個社會,而且她是青幫老大的女人,自己現在隻是個小混混而已。

高慧美看著謝文東離開的背影良久,良久。。。。在心裏做了決定,自己一定要征服這個男人,不,是男孩!

謝文東剛從三樓樓梯下了一半,下麵呼啦上來一大群人,為首的是三眼,還有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李爽和高強。一見謝文東,大家明顯是鬆了口氣。李爽大聲問:“東哥,你。。。你沒事吧?”

現在謝文東一臉血跡,肩膀紅了一大片。

謝文東一掃眾人,嗬嗬一笑道:“我沒事。張哥怎麽也來了!”三眼仔細看看了謝文東,確認他沒事後,笑說:“你新收有個叫張研江的兄弟找人讓我來得,東哥,這麽大的事你怎麽也得通知我一聲,你要是有個意外。。。。唉!下回不能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