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十七章 幫會

字體:16+-

欣欣台球廳。裏麵站滿了人,有男也有女,女的大多年紀不大。這些人有的玩台球,有的三五成群聊天,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興奮。而在裏屋一張圓形桌子周圍坐了六個人。謝文東坐在當中眉頭微皺。

三眼大聲說:“東哥,我們有了自己的場子要怎麽賺錢就隨我們自己了。黃賭毒三樣是黑道來錢最快的買賣,東哥你看我們是。。。。”

李爽哈哈一笑說:“東哥,我看我們就來黃吧!即可以賺錢,自己兄弟還能得點便宜呢!三眼哥你說是不是?”

三眼橫了他一眼:“草,你這熊樣一輩子也看不到後腦勺!”“我說得可都是實話啊!。。。。”

謝文東打斷二人,說道:“我討厭從事賣**的人,我自己也更不會去做,還有什麽意見嗎?”

李爽一縮脖,站起身大聲說:“東哥說的就是我剛才想要說的!我沒有意見!我們都不是逼良為娼的那種人,我。。。。”

高強打斷李爽的廢話:“我看毒應該是可以的,隻是我們沒有門路,也沒有本錢啊!”高強一句話把大家說醒來,也說到點子上,再怎麽議論,要是沒有本錢也是白費。

謝文東點點頭說:“這次開會的主要目之一的就是讓大家拿出個注意,讓幫會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大家聽完都沒有說話,低頭沉思。

過了一會,三眼對大家說:“大家知道不知道有個猛虎幫這個幫會?”

何浩然點頭說:“這倒是聽說過。好象是俄羅斯國內的黑幫為了方便走私,而在中國建立的幫會組織。三眼哥不是想打他們的注意吧?”

“嘿嘿!”三眼笑道:“他們最近經常在市郊走私,我雖不知道是什麽東西,但猜想應該是很值錢的。如果我們搶他一下子,幫會的錢不就來了嘛!”

張研江搖搖頭說:“猛虎能和地下三幫打得不可開交,其勢力也可想而知。我們去了無疑是以卵擊石,後果不是我們能承擔得起的!”

謝文東看了看大家,問三眼:“張哥,我們現在有多少錢?”現在幫會裏所有的錢都在三眼手裏,謝文東也是隻知道大概,確切多少他不清楚。三眼想了一下說:“能有四萬多不到五萬。要是把從色貓手裏搶的白粉賣了,差不多能有七萬!”

謝文東搖搖頭,這些錢對於一個剛剛起步的幫會根本就解決不了什麽問題。考慮了一下,謝文東摸摸腰裏從色貓那搶來的五四手槍,大聲說:“我要槍,誰有辦法能搞到?”

高強一笑道:“東哥,這個我有辦法。隻可以未必能是好槍!”

謝文東道:“強子,你說說吧!”

高強小聲說:“我有個親戚住在S市附近的村子裏,他那裏都是山區,村民一般都靠上山打獵賺點小錢。政府對那裏槍支管理也很鬆懈。以前我去那個親戚家玩,光他一家就有三把獵槍,五四手槍一把,這還隻是我看見的。聽他說他家連抗日時期的手榴彈都有!嗬嗬,大概早過期不能用了。”

謝文東恩了一聲,想了想說道:“張哥,給強子拿五萬快錢。強子你一會去趟你親戚那,用這錢能買多少就買多少,特別是五四手槍,帶在身上方便,槍本身的安全性能也高!”

高強嗬嗬一笑:“東哥,這個交給我了,你等著瞧好吧!”

謝文東對三眼說:“張哥,你幫我去查清猛虎幫的交易地點,一般都有多少人。我們這回就幹他一票!”

三眼眼睛寒光一閃道:“東哥,你放心。我一定查得清清楚楚。”大家見謝文東做了決定,心理上雖有些懼怕,但是隻要東哥說能做的事,從來沒有不成功的。謝文東的威信早以在大家心裏紮根。他們本來就是年輕人,也都向往做出一些驚天動地的大事,對於搶猛虎幫的事,心裏多少也有點期待和興奮。

謝文東的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然後轉頭對張研江說:“研江,你說說對幫會製度製定吧!”

張研江向謝文東一點頭,站起來大聲說:“國有國發,家有家規。既然我們現在已經成立幫會就應該有個完整的體係和製度。在製度方麵我就不多說了,這裏有規章一會大家拿去看看。我說說幫會裏的體係吧!”張研江喘口氣,看看眾人,見大家都認真聽著,微微一笑道:“我們幫會的名字就定為文東會,下麵有四個堂口,分別是龍堂,虎堂,豹堂,另有一個執法堂。還有一個機構是暗。這裏四個堂口的意思我想大家都明白,我解釋一下暗,東哥為了能讓我們獲得更多情報,也是為了情報係統化,特意成立這個機構。暗的工作範圍是不擇手段的調查一切對我們有用的情報,以後它就是我們文東會的眼睛!這麽說我想大家心裏都清楚了吧!”說完,張研江坐下來。

謝文東說道:“我來說一遍大家的職位吧。現在隻是暫時的,以後會有變動。張誌東為龍堂堂主,李爽為虎堂堂主,何浩然為豹堂堂主,張研江為執法堂堂主,高強掌管暗!大家都明白了嗎?”眾人一臉興奮,齊聲說:“明白了!東哥!”

李爽摸摸腦袋接著問道:“會裏那幾個女生不知道應該分給哪個堂啊?”

謝文東一楞,三眼在桌子下踩了李爽一腳,諷刺說:“草,都給你好不好啊!?”

李爽被三眼踩得一哎呀,但聽三眼這麽一說,大腦袋一勁點頭:“好好好,都給我,我都要!”三眼看了鼻子差點沒氣歪了。

謝文東嗬嗬一笑說:“她們誰都不給,我另有安排!”李爽一聽馬上蔫了,瞪了瞪一邊偷笑的三眼不再說話。

李爽提到的女生就是被色貓一開始纏住得那幾個漂亮妞。都是一中的學生,家裏要不是父母雙亡,就不就是單親家庭,沒有親人的嗬護。上初中的時候就都是小太妹,而後到一中混的就更歡了。謝文東來後,她們順理成章的加入文東會了,也算是文東會獨特風景吧。看似柔弱的小女生,心裏卻黑得狠,從色貓手臂挨那一刀能看出一二。

謝文東站起來說:“研江那裏有各堂口的人名單,大家一人拿一張,了解一下自己下麵都有那些兄弟。好了,今天的會就開到這,這次會的內容誰都不能泄露出去。”然後轉頭對高強說:“強子你多找幾個兄弟陪你去,現在就動身,回來得越快越好。張哥,你去給強子拿錢!”

三眼和高強答應一聲,轉身向外走,謝文東把他倆叫住,叮囑說:“強子,來回都打車走,別讓警察抓到!”高強嗬嗬一笑道:“東哥,你放心吧,這我都知道。保證出不了事!”說完,和三眼走了出去。

文東會也開始了一段休整時期。謝文東忙了好幾天也終於可以消息一下,和兄弟告別後,坐車回家蒙頭大睡。到了晚上六點多,電話的響聲把謝文東吵醒。“哎呀,怎麽沒人接電話啊!?”謝文東頭發淩亂,從房間裏出來。

“喂?”“喂!文東啊,我是小玉啦。晚上去吃飯吧!”

“小玉姐,我想在家裏睡覺,好困啊!”“大懶蟲,不許睡了。我不管,你一定得陪我吃飯去。吃完飯我們去看電影《泰坦尼克》,聽說很不錯呢!”

“唉,小姐,你讓我多睡一會吧!”“不行不行,你要是不出來我就去你家找你!”

“得了,我去還不行嗎!去哪找你?”“你在我家門口等我,我看見你了就出來!”

“OK,一會見!”“拜拜”

謝文東洗了把臉,清醒一下。見爸媽不知道都幹什麽去了,穿起衣服走了出去。

來到高慧玉家,謝文東等了不一會,就見高慧玉從樓洞裏蹦蹦跳跳出來了。拉住謝文東的衣袖說:“怎麽這麽慢啊,我都等很久了!”

謝文東委屈說:“唉,打電話的時候我還在睡覺呢!出來前梳洗穿衣不都需要時間啊!再說我們兩家離得這麽遠!”

高慧玉一想也對,嘻嘻一笑拉著謝文東說:“走吧,我們先去吃飯,電影快開始了!”

“哦!”謝文東隨便問句:“電影幾點開始上演?”高慧玉焦急道:“九點就開始了!”謝文東一陣頭暈道:“小姐,現在才六點多嘛,我們去那麽早幹什麽!?”

高慧玉笑道:“我們吃飯不得兩三個小時啊?!”謝文東搖頭無語。

兩人剛從高慧玉家走出十多米,正巧碰見剛回來的高慧美。看見兩人親密的走在一起,高慧美一陣心痛,臉色也有些難看。高慧美對謝文東點點頭,問道:“你們這是幹什麽去啊?”

謝文東還沒說話,高慧玉搶著說:“大姐,我和文東去吃飯!”

高慧美哦了一聲,說道:“正好我也沒吃飯呢,我和你們一起去吧!”高慧玉雖然不希望帶姐姐一起去,但是又不好意思說不,向謝文東看去。謝文東見高慧玉看向自己,轉頭一看,高慧美也在盯著自己。謝文東感覺一陣頭暈,嗬嗬一笑道:“那好吧,人多熱鬧。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高慧玉聽完,拉謝文東袖子的小手,偷偷在他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痛得謝文東一咬牙,眼淚差點沒掉下來,心想:完了,肯定是青了!

高慧美見謝文東臉色不好,低頭說道:“如果我去的話會打擾你們了,那我就不去了!”

謝文東見高慧美低頭,肩膀有些顫抖,以為她在難過,趕快說:“怎麽會呢!大姐一起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不會打擾我們的!”

高慧玉一旁點頭說:“是啊!大姐和我們去吧!”說著,又謝文東手臂的同一個位置上,抓了一下。這回謝文東沒有感覺到痛,因為手臂已經麻木了。。。。

謝文東敢保證,這頓飯絕對是最難吃的一回。飯店裏,謝文東被夾在兩姐妹中間,隻是一個勁的低頭吃飯,不敢說一句話。他知道,不管和她倆誰說話,另一個一定不會讓自己好過的。高慧美和高慧玉倒是吃的津津有味,邊吃邊聊天,這讓謝文東覺得自己夾在中間很多餘。

象是過了一個世紀的時間,謝文東和兩姐妹終於吃完了這頓食不知味的飯。從飯店裏出來,謝文東長長出了一口氣。但是高慧美接來的一句話差點讓謝文東昏迷。“我們去看電影吧!”

謝文東木然的點頭說:“好!。。好!。。。看電影!。。看電影!。”高慧玉翻翻白眼,沒有說話。最後等謝文東回家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了。電影演的什麽內容他一點都沒記住,剛看了開頭就睡著了,隻知道名字叫《泰坦尼克》。這一點讓謝文東很滿意。至少別人不會說他:三炮進城,腰紮麻繩,看場電影,不知啥名。

打這以後,謝文東覺得很奇怪,自己不管是和高慧美兩姐妹誰單獨出去,另一個沒有超過五分鍾一定到。他的解釋是:這兩姐妹之間應該是有一定的心靈感應。但是夾在兩位美女中間的滋味卻沒有別人眼中的那麽享受,其中的苦與樂隻有他自己知道。

自從打下鬼蜮謝文東就一直沒有去過,都是三眼在那裏看場。迪廳的營業額按黑道的規矩提出三成給文東會。鬼蜮的老板是個二十五六歲的漂亮女人,不經常來鬼蜮,大家都叫她水姐,至於真名知道的人很少,也沒有人去刻意問。水姐對看場幫會的轉換表現得很淡然。幹這行,上麵要有門子,下麵要有關係。上麵沒門子,警察不出三天就能把你查倒閉。下麵看場的幫會實力強才沒有人敢來搗亂。而文東會雖然是剛成立的,但下麵兄弟眾多,打架也是各個不要命的主。水姐對這些人看場還是很放心的。

三眼把從色貓那裏搶來的白粉不出三天就在鬼蜮賣幹淨了,靜賺了四萬快。大家對於毒品生意來錢之快,不禁在暗中乍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