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十九章 槍火

字體:16+-

三眼笑道:“老肥,其實你不適合用槍,我看你還是用刀比較合適。而且現在才三把槍,你就等等吧!”

李爽一臉的不高興,嘟囔說:“你們都有手槍了就我沒有!帶手槍多威風啊!”

張研江笑說:“我也沒有呢!槍現在帶不帶都一樣,以後一定會有的!再說猛虎幫那裏一定有槍,到時我們多槍幾把不就得了!”

李爽歎口氣,“唉!也隻有這樣了!”

謝文東等人拿起手槍紛紛練習,李爽在旁邊掘著嘴,拿著一把獵槍無聊的找麻雀打。到了晚上,眾人才坐車回來。就這樣,謝文東帶著兄弟反反複複練習了五天,大家對手裏的獵槍雖還不是很熟悉,但大多也都掌握了一些竅門。

五天後,謝文東把這幾天練槍的兄弟都找到欣欣準備動手,行動計劃詳細說了一遍。眾人一邊聽著一邊紛紛點頭,布置完後謝文東讓大家先休息一會。自己和三眼,張研江等人把計劃重新檢查了一遍,大家都絕得沒有疏漏了,謝文東才算長出了口氣。

謝文東對這次行動也特別小心,因為他知道對方是什麽人。他們有俄羅斯的黑幫做後盾,實力之大可想而之。所以謝文東對這次布置也是最盡力的一次。

下午五點,大家準備出發。謝文東再次叮囑說:“不管對方是誰,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下手要恨,一律不留活口!”眾人知道此行的危險,齊聲說是。

六點,謝文東帶著四十個兄弟坐著大解放來到一個在郊區廢棄很久的工廠。大解放離工廠還有一裏地的時候就停下來,謝文東留下張研江和幾名兄弟看車,交代他們聽到槍聲停止後就馬上過去。自己隨三眼帶著眾人慢慢向工廠接近。

到了快五十米距離的時候,三眼停下來,小聲說:“那裏有守衛,大家小心了!”說著,用手一指前方大樹下。謝文東定睛細看,果然站有倆人,看樣子象是在聊著什麽。現在雖是盛夏,但六點多天還是有些昏暗,不仔細看還真的很難發現樹下的倆人。

謝文東向三眼和高強一使眼色,倆人明白。把槍交給旁邊的人,抽出匕首,靜悄悄摸了過去。樹下兩人沒有發現危險的來臨,嘻嘻哈哈聊得起勁。在他們心裏這裏是猛虎幫的勢力範圍,誰敢那麽大膽來惹事,除非是想找死。

三眼高強二人盡量讓身子貼近地麵行走,悄悄摸倒兩個守衛身後。等到了攻擊範圍,三眼二人互點下頭,猛的射向守衛,一人對付一個。高強用手一捂其中一個守衛的嘴,另支手拿著匕首猛刺他的肚子。不知道刺了多少刀,感覺身前的人停止了掙紮才住手。把他鬆開一看,那人肚子成了蜂窩,衣服被血染成了紅色。高強摸摸守衛的鼻息,沒有一絲溫度,確定他已經死亡。轉頭看向三眼,三眼刺殺的守衛,脖子上不知挨了三眼幾刀,血咕咚咕咚正向外噴呢!

二人相視一笑,三眼抬起胳膊向謝文東打個手勢,意思是已經安全解決。謝文東收到,帶著眾人向前走去。他們慢慢接近工廠,裏麵不時有說話聲傳出。三眼走在最前方,來到工廠大門口,身子躲在牆後,探頭向裏望去。

裏麵站著兩夥人,一夥有十人,一夥有兩人。人多一夥帶頭的是滿頭金發的外國人,三眼猜想他們應該就是猛虎幫的,另兩個人應該是和他們交易的人。在那些人旁邊放著四個大箱子,兩量貨車停在工廠的角落裏。謝文東來到三眼背後,低身向裏看去。看了一會,謝文東回身對其他人打個手勢,大家明白,紛紛向工廠的周圍散開。

過了五分鍾,一人小心的來到謝文東身邊,伏耳悄聲說:“東哥,兄弟們都準備好了!”

謝文東點點頭,擦了擦手心的汗水,向附近的兄弟伸出三個手指。大家知道,這是讓自己在心裏默數一二三,然後一起開火。謝文東一手拿手槍,一手拿片刀,靠在牆上。

三個數的時間對於謝文東如同過了三年。時間到,謝文東大喝一聲,從大門外串了進來。“啪”抬手就向人群裏開了一槍,不管有沒有打到,連續扣動扳機,一梭子彈瞬間就打空了。其他在門口的人幾乎和謝文東同一時間衝出來,一起向工廠裏人群射擊。刹那之間,交易的十二人被放到了五個。由於猛虎幫背對著大門,離門口也最近,被射中的五位都是他們的人。

這些人都是亡命徒,剛聽見槍響就知道不對,馬上反映過來,各找掩體躲藏。猛虎幫帶頭的俄羅斯人破口大罵,手下的小弟一把把和他們交易的兩個中年人抓住,“草你媽的逼,王老二你想黑吃黑!”剛說完,俄羅斯人把槍掏出來對著二人一頓亂槍。可憐這位王老二連屁也沒放出來就亂槍射死。

猛虎幫的人靠在掩體下,開始向門口的謝文東等人開槍還擊。謝文東見衝不過去,和手下閃到兩邊。雙方開始對射。這時,繞到工廠後身的兄弟們聽到槍響開始行動。快速的翻過廠牆,在猛虎幫背後狠狠的一擊。獵槍雖沒有猛虎幫用的槍威力大,但打的範圍卻很廣,不用怎麽瞄準,一槍下去打一片。

猛虎幫被這後麵突然一擊打得措手不及,剩下的五人身上都見了紅。隻有那俄羅斯人和一個帶眼睛的手下沒有倒地。帶眼睛的人對俄羅斯人說幾句俄語,然後大叫一聲向身後的人衝去,奔跑中手裏的槍不時的向對方射擊。

身體暴露在外麵的‘眼睛’剛跑了兩步,就被廠前廠後的人一頓亂槍打成篩子,渾身上下都是小窟窿眼。

俄羅斯趁‘眼睛’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一個箭步向旁邊的廠牆串過去,雖然身上有傷,但身手依然敏捷,一把牆頭,翻了出去。謝文東見事不好,大喊一聲:“不能讓他跑!”

三眼在謝文東說話同時,快步追了過去。

那俄羅斯人翻過牆頭,向荒草中跑。三眼等人在後麵緊緊追趕,不時的向他打上幾槍,但是由於心裏緊張和距離較遠,都沒有打中。俄羅斯人表現出超強的爆發力,不一會就把眾人甩在身後。突然聽見旁邊的大道上有汽車鳴叫聲音,心中一喜,向大道上飛奔而去。看見前方過來一輛破舊的貨車,他站在道路中央大聲呼救。貨車在他的身邊停下,從車上跳下一人,年紀不大,笑嗬嗬說:“需要幫忙嗎?”

俄羅斯人能聽懂漢語,知道年輕人話的意思,大聲說:“有。。有人。。殺我!你救我!”邊說邊不時回頭向後看。怎料那年輕人趁他回頭之際,從後腰上拔出一把兩寸多寬的片刀,向其複部惡狠狠刺了進去。當俄羅斯轉回頭發現不妥已經來不急,片刀整個刀身沒進他的小腹中,刀尖在他後腰上露了出來。

年輕人見俄羅斯人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臉色也有些蒼白。用力把刀抽了回來。“我不知道你是誰,要怪就怪你倒黴撞上了我!”年輕人說完,看看倒在地上抽搐的俄羅斯人,眼珠一轉說道:“我們本不想殺你,但是你們給的價格太不合理了,我們也隻好出此下策。”說完摸了一把腦門的汗水,把俄羅斯人踢到路邊的草叢裏。然後從新上車,告訴司機等會開車。

俄羅斯人瞪著眼睛仰麵躺在地上,感覺血液慢慢流出自己體外,而且身體也越來越冷。俄羅斯人用盡身體最後一絲力量,抬起手,在身下的土地上寫了幾個俄文。

這時三眼等人從後麵追了上來,一眼看到貨車,大聲說:“研江,看見一個俄羅斯人了嗎?”

車上的年輕人嗬嗬一笑說:“讓我掛了!”原來剛才殺死俄羅斯人的年輕人正是張研江。這事趕得也巧,張研江留在車上看守,剛開始聽見一陣亂槍響,後來槍聲見小,隻是有零星傳來,張研江怕謝文東等人有事,著急忙慌趕過來,沒想道半路碰上了一個身上有血跡的俄羅斯人,而且表情慌張。張研江頭腦聰明,一猜明白了大概,趁他不注意給他一暗刀。

三眼聽了大喜,問道:“屍體呢?”

張研江向草叢裏弩弩嘴。三眼見狀大步走過去,張研江也跟了過來。上前摸摸俄羅斯人的鼻息,三眼點點頭,嗬嗬一笑放心了。張研江盯著俄羅斯人手下的地麵,微微一笑,沒說什麽,和三眼等人坐車來到工廠。

這時謝文東緊瑣眉頭,那個俄羅斯人看輕了自己一方人的長相,要是讓他逃掉對自己始終是個隱患。正當他著急的時候,見三眼等人回來,謝文東急忙問:“張哥,那人跑了沒?”

三眼哈哈笑道:“跑是跑了!但最後讓研江兄弟給費了!”謝文東向張研江深深看了一眼說:“做得好!”然後對眾人說:“兄弟們快把東西搬上車,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眾人把四個大箱子合力搬上車,李爽跑過來手裏拿個黑色皮包交給謝文東。謝文東接過來手一沉,本想打開看看,卻上了鎖的密碼皮包。謝文東沒時間細看,把皮包往車上一仍,見四個箱子全部裝上車,指揮大家上車離開。

這時高強跑過來說:“東哥,還有幾個沒死的怎麽辦?”

謝文東猶豫了一下,做了決定,“不能留活口!”高強點頭說:“明白!”說完把刀抽出來,向幾個沒有死的人走去。本來大解放的貨兜裝四十號人輕輕鬆鬆,但裝了四個箱子後有些人就上不來了。最後沒辦法,有些兄弟爬到箱子上,剩下的人才勉強上來。

車子剛到市區,謝文東讓車上一部分人下來。這麽多人在車上太紮眼,讓下車的人坐出租車到欣欣附近的地方下車,最後在欣欣集合。

破舊工廠一戰,雖打得激烈,但前後沒有超過十分鍾。而且幹幹靜靜,沒有一個活口。猛虎會的人是第一批趕到現場的人。對此事極極是震驚,也很憤怒。東西沒了是小事,但是在自己家門口東西被搶,上麵子上很說不過去。後來猛虎幫發現了那名俄羅斯人的屍體,身下有他臨死時寫得幾個俄文。猛虎幫沒有說那幾個俄文是什麽,隻是事後,猛虎幫向斧頭幫發動瘋狂的攻擊,連帶著J市另兩大幫青幫,兄弟會也卷入其中。

謝文東等人沒有想到他們這次做的事會引起黑道天翻地覆的大變動。J市警察更是全體出動,來個全市大巡邏。J市混亂的情況被省城知道,由省城下令,要J市警方嚴厲打擊犯罪活動。J市的‘嚴打’整整提前了數個月。這些是後話。

且說謝文東等人來到欣欣,用事先準備好的灰布把箱子蓋上,搬進欣欣台球廳。裏麵早有人出來接應,把四個箱子抬進裏屋。這時大家才算鬆了口起,兄弟們坐在地上紛紛抽起煙,緩解心理上的緊張。謝文東進屋的第一句話就說:“今天的事大家全部忘掉,對誰都不能提起,就算是自己的爸媽也不行。這不隻是關係到自己身家性命的事,而且還關係到整個幫會的存亡!你們都聽清了嗎?”

眾人齊聲說:“聽清了!東哥!我們覺不說不去!”李爽站起來大聲說:“誰把今天的事要說出去,我他媽劈了他!”

謝文東瞪了李爽一眼,後者嚇得趕快坐下,說道:“算我沒說!”眾人哈哈笑了起來,氣氛也輕鬆了不少。謝文東對三眼說:“張哥,把箱子打開看看。瞧瞧猛虎幫交易的到底是什麽東西?”

三眼答應一聲,在工具箱裏翻出一把螺絲刀。來到箱子前順著連接細縫,慢慢翹開。

大家也圍了過來,對箱子裏的東西也充滿好奇。高強站在一邊說:“都搶著看什麽,從俄羅斯過來的東西,除了軍火還能有什麽?!”

大家一聽高強的話覺得有道理,紛紛又都坐回到地上。

三眼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一個箱子翹開,探頭向裏看去。楞了一下說道:“強子真猜對了。可是這好象不是一般的軍火!”

眾人一楞,圍了過來,看清裏麵的東西都把嘴張大了,有人忍不住說:“俄羅斯鬼子想來中國打仗啊!?”

原來箱子裏麵裝的有火箭筒,衝鋒槍,手槍,手雷,竟然連地雷也有。大家看了不禁乍舌,心想難怪這麽重呢!謝文東從裏麵拿出一把手槍。外表成銀色,槍長不到半尺,握在手中很舒服。謝文東雖不知道這槍叫什麽名,可以肯定的是這槍覺不是在黑市就能買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