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七章 黑帖

字體:16+-

到後來,還是謝文東把人員從新分配了一遍,各堂堂主才算都滿意。

此事過後第三天,謝文東把大家召集起來又開了一次會議。首先是幫會從組問題。龍,虎,豹,執法,四堂不變,另新增一飛鷹堂,堂主為高強。還有一個黑狼堂,堂主為劉波,並其兼任幫會的訓練教官。而以前高強為首的暗,由薑森接管,暗也正式改名為暗組。

文東會下麵十五家場子由龍,虎,豹,飛鷹,黑狼各堂分別看管,執法堂監督。暗組主情報,當發現有人嚴重危害到幫會時,暗組可以不通過幫會,直接進行暗殺。

文東會這次從組後,幫會更加係統化,各堂的分工也明確起來。一幫由年輕人組成的黑幫組織正走向成熟。

而後,青幫和文東會為主的‘打虎聯盟’幾乎同一時間向猛虎幫發動進攻。猛虎幫管轄的三十個性質不一的場子有二十家受到攻擊。猛虎幫在J市的分幫會老大李成龍再也坐不住了,發動幾次反擊,但全都無攻而返,不知道被雅可夫罵了多少遍。李成龍雖是猛虎幫在J市地區的老大,但是在俄羅斯黑幫的眼裏他畢竟是外人,特意派了一個俄羅斯人雅可夫跟在他身邊,名為輔佐,實是監督他。李成龍心中明白,不敢得罪此人,雖被罵的狗血噴頭但也隻好忍了。

夜晚,李成龍派出幫會主要力量的五百幫眾,分成兩夥,由手下幹將唐雷領三百人偷襲青幫總部,吳興濤領二百人襲擊文東會,企圖打擊‘反虎聯盟’的中堅力量,希望能挽回幫會的危機。但在他剛把人派出不久,就被暗組發現,及時通報給謝文東。

吳興濤是H省有名的亡命徒,三十歲掛零,身材威猛,打架殺人的能力在猛虎幫能排在前三名。他根本就沒把剛崛起的文東會放在眼裏,本以為老大能讓他攻打青幫,可卻被唐雷占先,心裏多少有些不高興。吳興濤帶著二百號人浩浩蕩蕩從猛虎幫出來,見這麽多人在一起容易引起別人注意,吩咐手下人分頭行動,集合地點就定在邊南鬼蜮迪廳附近的園林公園門口。他自己帶著十幾號人上了一輛麵包車。

麵包車飛快向邊南開去,坐在車上的吳興濤心情鬱悶,大聲說:“草***,唐雷算個什麽**玩意吧,就他那幾下子還能偷襲青幫,我草!”

吳興濤脾氣暴躁,下麵的小弟都不敢惹他,旁邊一人機靈的拿出跟煙遞給他:“淘哥,抽跟煙吧!別生氣,如果這回唐雷攻打失敗了,濤哥你不是正好有個借口把他排擠掉嘛!”

吳興濤想了想,掄手給了他一把掌:“草,我他媽還用你教嗎,你當我不知道啊!?”“是是是!小弟說錯了!”“***,開快點,別**跟牛拉車似的!”

過了半小時,麵包車到了邊南一帶,道上的行人也稀少起來。這裏雖還屬於市區,但人口的密集程度上卻無法和市中相比。吳興濤第一次到邊南,坐在車裏向外看,說道:“這**是不是到農村了,什麽破地方,鳥都不在這拉屎,草!”

司機嗬嗬笑說:“濤哥,你可別看這裏外表窮,毒鬼可不少,聽說謝文東一月在這裏撈個幾百萬不成問題!”

“草,這裏一月能賺上百萬?難怪現在謝文東如此猖呢!草他***!”正說著,麵包車停了下來,前麵有兩輛鬆花江微型(小麵包車)擋在道中。司機回頭問吳興濤:“濤哥,前麵好象有人撞車了,我們過不去。”

吳興濤伸出腦袋向外看看,然後對旁邊的人說:“真***麻煩,下去兩個人讓前麵的車滾開!”有兩個手下點頭答應,紛紛從車上走了下來。

“哎哎~~都給我讓讓,讓讓!你們擠在道中間還讓不讓別人過了!?”兩個邊走邊說。

‘鬆花江’車門打開,從裏麵走出四人。一個個子不高,皮膚黝黑身材結實的年輕人走在前麵,來到二人近前說:“吳興濤在車裏吧?”

那二人微楞,不知道對方怎麽知道吳興濤在車裏,疑惑問道:“你們是濤哥的朋友?”

那年輕人回頭看看跟在自己身後的三人,微笑道:“沒錯了,就是他們!”說完,四人幾乎同時從懷裏那出手槍,對著那二人就是一槍。距離太進,而且完全沒有準備,吳興濤的兩個手下沒弄清是怎麽回事,每人腦袋上多出兩個大窟窿。四人沒有停留,跨過地上的屍體向吳興濤所在麵包車走去。

坐在車裏的吳興濤,把外麵發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槍聲剛響,就知道自己跳入陷阱裏。急忙對司機大聲說:“快把車向後退!快退!”叫聲把傻楞在那的司機驚醒,顧不上倒在地上的自己人,快速駕駛汽車向後退。

剛才帶頭開槍的矮個年輕人見他們要跑,麵帶微笑對身後三人說:“對敵時,不論在什麽情況下都要保持冷靜的頭腦。就象現在這樣,敵人想跑,我們也不用慌,握槍要穩,眼中隻有敵人,一擊必中!”說著,年輕人把槍抬起來,站在道路中央,槍口對準正在後退的麵包車,夜晚的強風吹他身體而文絲未動。

“啪~~”槍口火花閃過,一顆子彈射穿跑出二十米外麵包車的擋風窗,在司機的腦袋上開個大洞。司機哼也沒哼一聲,身體爬在汽車的方向盤上,血順著腦袋流了出來,汽車也隨之撞在路邊的大樹上。車裏的人嚇得尖叫一聲,掏出槍紛紛從車上跑下來。

四個年輕人四把槍一齊向跑下車的人射擊,沒有給他們任何的喘息的機會,槍聲過後,吳興濤十幾個手下剛跑出來,就以倒在了地上。四人慢慢走到車前,矮個年輕人用槍把敲敲車身:“下車吧,吳興濤!”

坐在車裏的吳興濤,現在感覺到什麽才叫死亡,雖然他殺過不少人。握槍的手不受控製的微微顫抖。咽下一口吐沫,顫聲問道:“你們。。。你們是誰?”

年輕人嗬嗬笑說:“敢在邊南如此的大膽的人,你說我們是誰?不過你可以驕傲了,因為你將死在暗組手裏!”說完,年輕人彎腰把吳興濤從車裏拽出來,旁邊過來一人把他手裏的槍打掉。吳興濤跪在地上大聲說:“別。。。別殺我啊!”

年輕人笑說:“聽說猛虎幫的吳興濤是條漢子,今天一見不過如此嘛!”

吳興濤哪還有剛來時候的威風,賴在地上說:“你們要帶我去哪,求你別殺我,求你了,你。。。你就當我是個屁,把我放了吧!”

年輕人嘴瞥了瞥,從懷裏那出一張黑色卡片:“吳興濤,這個你認識嗎?”

看見年輕人手裏的黑卡,吳興濤忍不住身子一抖,木呐說:“黑帖!”

點點頭,年輕人說道:“很高興你知道它的名字,我想你也知道他的用途吧!接過黑帖的人從沒有能活著存在這個世界上的!”說完,年輕人手一鬆,黑卡飄落到吳興濤的眼前,這無疑是判了他的死刑。神誌有些不清的吳興濤伸手把地上的黑卡揀起來,嚎叫一聲,發瘋一樣向來時的路跑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

年輕人向旁邊的三人點點頭,轉身向‘鬆花江’走去。身後傳來三聲槍響,吳興濤瘋狂的叫聲也隨之而止。年輕人回到車旁,另外一輛車車門打開,三眼走了出來,麵帶微笑的看著他說道:“不錯,老森!夠狠也夠辣,東哥把暗組交給你看來是對的!”

那矮個年輕人正是薑森,嗬嗬笑道:“別誇我了,在部隊裏就學了這點玩意!”二人回到車上,前往園林公園。

李成龍在猛虎幫總部等候消息,先是唐雷渾身是傷跑回來,非但偷襲沒有成功,反而中了青幫的埋伏。帶去的三百人,回來後不足五十。李成龍氣得一腳把唐雷踢出好遠,差點沒掏槍把他崩了。他心中還有一絲希望,想吳興濤能掃蕩文東會,至少幫自己去掉一個勁敵。可是等了一晚沒有都沒有消息,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知道吳興濤被殺於邊南的道路上,帶走二百人的手下死的死傷的傷。

感覺大勢以去的李成龍沒等雅可夫說話,先提出回H市猛虎幫的總部請罰。雅可夫指著李成龍的鼻子氣得說不話,他知道自己的責任要比李成龍大得多,隻好先想總部通了電話,把猛虎幫在J市的情況原本說了一遍。總部那邊等了十分鍾才回話,沒說別的,撤除李成龍的職務,讓雅可夫率猛虎幫餘眾撤回H市總部,J市的問題以後再說。

當天下午,在J市猖狂一時的猛虎幫,招回所有部下,撤出J市黑道。當日晚,加入‘打虎同盟’的所有幫會在青幫總部舉行了一次大型聚會,其主要目的是為了如何分割猛虎幫旗下的場子。還有許多沒有加入聯盟的小幫會也到場套近乎。其中單曉雲和張洪的到場讓謝文東感到意外。當張洪看見謝文東後,離老遠就哈哈大笑向他走去:“小兄弟啊,你騙得我好苦啊!”

謝文東心中冷笑,但麵上卻帶疑問:“洪哥這是說哪的話啊?”

張洪裝得和謝文東很熟的樣子,上前握手說:“上回我們在東升見過,當時你隻說是文東會的,但怎麽沒告訴我你就是謝文東啊,讓我這大哥沒盡上地主之宜啊!”

“嗬嗬,這些都是小事情,當時我也是有急事要離開。”

“哦,嗬嗬,謝兄弟什麽時候光顧大哥那裏,到時我好好招待招待兄弟!”

謝文東微笑道:“既然洪哥邀請,小弟近日自會去的,就怕洪哥不歡迎呢?”

張洪麵上故作生氣的樣子,拍著謝文東肩膀說:“兄弟這話就太見外了,現在我們兩人場子相臨,理應互相近乎近乎嘛!啊?哈哈!!”

謝文東看著肩膀上的手,心中一陣討厭,暗說,我會‘光顧’你的,黑帖的下一個就是你!心裏雖是這麽想,但臉上沒有表露出來,麵帶微笑和張洪周旋。不一會,單曉雲也加了進來。謝文東整個聚會都沒有閑著,一會這個過來聊幾句,一會那個過來套近乎,高震知道謝文東身體不好,怕他吃不消,找個借口把他領到一間空房。

等到了空房間裏,謝文東躺到**閉眼長出了口氣。高震見狀笑說:“兄弟,這麽快就吃不消了,以後得多加練習啊。懂得應付別人也是一節必修課啊,哈哈!”

謝文東了解的點點頭,問道:“高大哥,猛虎幫走了,算是去掉你心中一塊心病。你也可以輕鬆一陣子了!”

聽完這話,高震臉上笑容消失,歎口氣說道:“猛虎雖跑了,但還有兄弟盟對青幫虎視眈眈。另外。。。。不怕兄弟你笑話,我這個老大的位置坐得也不是很保險啊!”

謝文東疑看高震:“高老大,青幫內部也有矛盾?”

“唉,幫會裏的長老們欺我年輕,我做什麽決定都要通過他們的決定。就拿這次向猛虎幫宣戰吧,他們更是百加阻撓,最後要不是我那出幫主令嚇唬他們。。。。。唉!”高震低頭歎息。

謝文東沒想到青幫內部還有矛盾,問道:“那高大哥你想沒想出解決的辦法?”

“說句實話,兄弟別笑我!當初我主動和你提出聯盟一是看文東會實力日強,幫青幫找一個不錯的盟友。最主要一點是出於我的私心,希望能拉攏兄弟你來鞏固我的地位。”高震低下頭,接著說:“我不知道今天為什麽會和你說這麽多,把心裏的秘密也說出來。兄弟,你要是怪我就怪吧,我這人真是沒出息!”

謝文東從**起來,看著高震,心中有種不知名的感動,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麽答應和你結盟嗎?因為和你一起讓我感覺到一種親切感,還有我信任你的為人。就象當初我們說得一樣,從結盟之日起,就以視對方為兄弟,互相輔佐,永不反悔!”說完,謝文東把手伸到高震麵前。高震眼睛微紅,握住謝文東的手說道:“我高震有生之日必視謝文東為親兄弟,永不反悔!”兩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