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二十章 平反

字體:16+-

謝文東冷笑道:“我等待那一天,不過現在你的兒子在我手中,要救他就一個人來北方賓館。大家都是混黑道的,你要是報警,後果也就不用我說了吧!”

喘口氣,謝文東囑咐道:“你記住,一個人來,你的兒子。。。還有三十七分鍾血就會流幹!來不來看你自己的選擇!”

說完,謝文東沒等李史明說話就把電話掛斷,對李風冷笑說:“你的命掌握在你爸爸的手中,如果你在你爸爸心中的地位不重要,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說完,謝文東不在理李風,走出房間。對身後的薑森說:“老森,你派人監視青幫的動靜,李風雖在我們手上但也不能大意!李史明不簡單,說不定玩出什麽滑頭!”

薑森說:“恩!東哥放心吧,我早把人安排好了。李史明有什麽動作都在掌握之中!”

謝文東滿意的笑笑,有薑森這樣的幫手絕對是人生一大美事,你能想到的他早在幫你做了!謝文東拍拍他肩膀說:“好樣的,我沒看錯人,當初留下你和劉波真算是做對了,哈哈!”薑森被謝文東說得有些不好意思,扭捏的低下頭。

李史明知道李風在謝文東的手裏心如刀割,最主要他剛剛知道高震被謝文東救走的消息,高震不可能放過李風的。李史明擔心兒子的安危,急匆匆帶上心腹手下趕往北方賓館。途中,他向手下交代,所有人留都留在賓館附近。不管裏麵發生什麽情況,十分鍾後一齊衝進去,不能放走一人。

李史明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北方賓館,他的手下上百人都埋伏在附近,人人都帶著槍,就等時間一到衝進去。李史明站在門口,深深吸口氣,大步走進去。進入大廳,一人走過來,看看李史明說道:“東哥等你很久了,樓上請!”

李史明哼了一聲,摸摸手腕,跟在那人身後上了樓。到了三樓,那人把李史明領到一間會客廳門口,示意他把雙臂張開,然後仔仔細細在他身上檢查一遍,連帶搜出兩把手槍,笑了笑,指指門說:“你可以請了!”

李史明猶豫一下,還是推開門走進去。裏麵很大,正中擺了一張長盡十米的會議桌,謝文東坐在正中,高震坐在他旁邊,身後還有十數人。

“李史明果然算是個人物,真的來了,哈哈!”謝文動看著他笑起來。

李史明大聲說:“謝文東,我沒有時間聽你廢話,我的兒子在哪,我要見他!”

謝文東說:“好說好說,我是個講信譽的人,既然你來了我自會放人的!”說著,向身後人道:“去兩個人把李風拉過來,要快點,別讓我們的客人等著急了!”身後有兩人答應一聲,飛快跑了出去。

李史明見兩人出去後,看著謝文東冷聲問:“我來了,你要畫什麽道就說吧!”

謝文東笑說:“我沒有什麽要和你畫道的,這話你最好先問問高大哥!”謝文東指指高震,高震站起身向李史明走過去,冷聲說:“李史明,你是幫會的長老,已經是一人之下了,我帶你也不薄,為什麽要害我?”

李史明冷笑說:“就你?你不問問你自己佩不佩做幫會的老大!”

高震沒有說話,盯著李史明。李史明接著說:“毛還沒長全就做老大!你說,這幾年青幫在你的帶領下都有過什麽成就,現在好不容易發展起來,你又靠上了謝文東,和他稱兄道弟,早晚有一天他把青幫吞並了你還拿他當好人呢!高震,我告訴你,你沒有坐老大的氣魄,也沒有坐老大的頭腦!如果青幫還由你來領導,離滅亡的一天也就不遠了。你帶我不薄我知道,所以我才沒有殺你!”

高震靜靜聽李史明說完,怒聲道:“是!也許我是沒有能力做好老大,那就代表可以由你來做嗎?你想做青幫老大可以組織所有的長老彈劾我啊,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對我算什麽?!青幫由你帶領滅亡得會更快!”

李史明哈哈大笑:“今天,要不是李風出了事,我早把文東會滅了,隻是天不佑我!”李史明指著謝文東狠聲說:“謝文東,你夠聰明!高震是傻子我不是,你接近青幫不隻是為了自己發展這麽簡單吧,有我在一天你就別想碰青幫!”

謝文東心中暗動,臉色陰沉盯著李史明,說道:“李史明,我今天就告訴你,我沒有打算碰青幫,更不會吞並,隻要有高大哥一天在,文東會永遠是青幫的盟友!”

“哈哈!”李史明笑道:“你這話隻能對高震這樣的傻子說說,你以為別人都看不出你的狼子野心嗎?!”

謝文東哼了一聲,轉過頭不再說話,心裏卻暗說李史明這人當真不簡單!其實謝文東不是沒有想過剩高震對於自己疏於防備時,一舉吞並青幫,隻是一直沒有機會,先是對付猛虎幫,後來又是兄弟盟,等真正都清理差不多了,市政府又來個大換血。

謝文東曾問過自己數次,如果真有機會能吞並青幫,自己會不會因為和高震之間的情誼而放棄,但每次腦中閃過的答案都是否定的,絕不放過!雖然他知道這麽做是不對的。

正義是什麽,沒有人能說得清,今天你可能覺得不對沒有做,也許以後回過頭再看卻是正確的,到時後悔的機會也沒有,而且也不會有人感謝你,同情你。為了發展,如果還想要強大,就必須要放棄一些東西,那就是良心和所謂的正義!

高震冷笑一聲:“李史明,你不要挑撥我和文東之間的關係,我相信我的眼光,也相信文東的為人!隻有你這樣的小人才會時時刻刻,處處的提防別人!”

李史明聽了氣得直咬牙,看著高震為謝文東打抱不平的樣子,他真得很想上去狠狠揍高震一頓。

這時,李風被兩人拖了進來。進屋後,兩人把李風仍在地上,走到謝文東身邊耳語:“東哥,李風斷氣了!”謝文東麵無表情的點點頭,就算李風還沒死,也不會把他活著放出去,因為他敢對高慧玉無禮,這讓現在的謝文東無法忍受。

李史明見兒子被仍在地上,急忙跑過去,李風麵無血色,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李史明突然有不好的預感,顫抖的手摸向李風的鼻尖,沒有感覺到一絲熱氣。李史明不死心,又摸摸李風的脖子,沒有脈搏。

李史明沒有眼淚,把李風緊緊抱在懷中。老年喪子之痛豈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況且李史明隻有這一個兒子。過了大概有五分鍾,李史明‘嗷’的一聲,放聲痛哭,手仍死死的抱著李風的屍體。

高震看了心中不忍,他雖恨李史明,但見到這樣的情景也多少有些同情他。謝文東用手拖著下巴,靜靜等待李史明哭完,剛才他在心裏已經判了他死刑,不是因為他造反,而是因為他太聰明,以後他真坐了青幫老大,那絕對是自己的勁敵。

過了好久,李史明緩緩旁李風放下,動作很慢,象是李風睡著了怕弄醒他。站起身,李史明盯這著謝文東咬牙道:“謝文東,我和你有什麽仇,為什麽要殺我的兒子?今天你得用你的命來償還!”

謝文東沉色道:“你的兒子該死!你知道為什麽嗎?因為他敢碰高慧玉,就這一點,他就可以死一萬次!”看著李史明因傷心過度而泛白的臉,謝文東冷笑說:“用我的命來償還?哈哈,我不知道你是因為什麽能說出這樣的話。但是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你今天必需得死!”

“哈哈!”李史明狂笑,指著謝文東瘋狂喊道:“我死?我死你也別想活,今天這裏沒有人能離開。你們都得死,通通去給我兒子殉葬!”

謝文東說:“你還在指望你的那些手下嗎?別做夢了,如果現在還能來得急,或許你趴窗戶能看見他們被警察帶走的情況。”

李史明驚訝的張開嘴,不敢相信的向窗戶邊走去。拉開窗簾向下看,外麵果然警燈閃爍,數十輛警車停在附近,借著燈光,隱約能看見警察在往車上抓人。李史明回過頭,看著謝文東,如果眼光能殺人,謝文東很可能被李史明的目光攪碎。

謝文東笑說:“我知道你很奇怪,這裏為什麽會出現警察?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握之中,甚至你和你手下說話的內容我也清楚。你以為把手下埋伏到附近我不知道嗎,警察是我找來的,他們會好好招待你的手下,放心吧,應該不會漏跑一人!”

李史明長歎一聲:“謝文東,你真的很聰明!我輸了。。。。”

謝文東得意一笑,站起身說:“李史明,你還算是明智,以你的頭腦應該猜出我會對你怎麽樣吧!”看看旁邊的高震,喘口氣道:“你這卑鄙小人,高大哥如此對你你還陰謀害他,你這樣人留不得!”說完,向身後手下做個手勢。

李史明不是傻子,知道謝文東動了殺機,把心一橫,打算自己死了也不能讓謝文東活,想罷,手臂一晃,從手腕上掉出一把掌中雷,指向謝文東大聲喊:“都別動,不然我先殺了謝文東!”

眾人都是一驚,包括謝文東在內,沒有想到李史明還有這一招。文東會的人不敢在向前一步,紛紛把手向後腰上移。李史明冷笑說:“你們最好都不要掏槍,不然我一定讓謝文東先死!”

李史明的話把眾人震住,然後對謝文東晃晃手說:“謝文東,你慢慢走過來!最好別耍什麽花樣!”

謝文東聽了反而一笑,坐了下來,拿起煙慢慢的吸著,完全無視握槍李史明的存在。氣定悠閑的樣子,讓全會議室裏的人都暗挑大拇指。

李史明心中一涼,他是輸了,他知道自己沒謝文東氣魄,那不是能裝出來的,謝文東身上散發出的才是王者之勢,逼人心肺。謝文東淡淡說:“李史明,別做沒必要的抵抗。男人要輸得起,既然你加入這個賭局,就應該考慮到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