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四章 隱患

字體:16+-

謝文東見大家目光都看向自己,擺個太極起首勢——‘野馬分蹤’的造型,向另一個混混勾勾手指。

本來和老三扭打在一起麵臉血跡的武哥急了,鬆開老三的衣服,回腳將他踢開,迅速向謝文東走過來。其他的混混也都收手,跟其後麵,驚訝得看謝文東。

武哥仔細打量謝文東,中等身材,身體消瘦,年紀不到二十,實在看不出有什麽特別之處。轉頭再看看手下的斷腕怒聲問道:“你***是誰?下手可夠黑的,抱個名吧!”

謝文東收起架勢,輕蔑說:“就你?恐怕還不佩吧!”謝文東說的是心裏話,要是在J市,象武哥這樣的小角色連正眼都不看會一下。

武哥聽後麵子過不去,對方隻是個毛頭小子敢這麽說自己!咬牙說:“我去你媽的,小子,我今天要看你是怎麽帶種的!”說著,從褲兜裏掏出一把卡簧刀,彈出刀身,直刺向謝文東的小腹。

謝文東不敢大意,身子斜側,避開鋒芒,向武哥的腕子抓去。武哥見狀嘿嘿一笑,將手一翻,刀身撩向謝文東小腹。謝文東快速轉身,來到對方左側,用肘部狠擊武哥前胸。武哥知道謝文東不好對付,加了小心,見他肘部擊來,連忙用手掌擋在胸前。

但是他小看謝文東的力道,謝文東這一擊用了全力。隻覺手掌一陣巨痛,接著麻木起來,強大的衝擊力讓武哥退出數步,站穩後低頭一看,整個手掌被撞得變形,指骨不知斷了幾跟。謝文東不給他喘吸的機會,大踏步衝到武哥麵前,抓住其頭發,用力向下拉,同時抬膝猛掂他麵部。

“卡,卡!”謝文東隻掂了兩下,武哥就昏死過去,鼻梁骨已經和臉平行了。

鬆開武哥的頭發,後者身子軟軟的倒下去。謝文東沒看也沒看一眼,麵帶微笑,目光掃過剩下的混混,緩聲說:“還有誰不服,都出來吧!”謝文東身上散發出逼人的氣勢。

混混哪還有敢站出來的,武哥的能耐他們知道,但被這年輕人幾下就擊倒,其實力可見一般。見謝文東眼光看向自己,紛紛後退。

“既然沒人出來,那就告辭了!”說著,謝文東把老大扶起來,向學校走去。走出好遠,其他的同學才反映過來,急忙追過去。

等追上謝文東,老三不敢相信的看著謝文東說:“小七,真沒看出來啊,你打架這麽厲害!”

謝文東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太多的事,笑說:“你沒看出來嗎,我學過武術。”

老四若有所悟的點點頭,說道:“我看見你。。。你擺的那個肢勢,我看挺象太極的嘛,是不是?”

“沒錯,那正是太極!”“難怪你這麽厲害,太極可是中國的國寶啊!電視裏的太極張三豐。。。。。。。(省略老四說的數百字),小七,以後你得教教我啊!”

謝文東微笑點頭。

黃蕾走過來小聲說:“對不起啊,我在剛才那麽說你。。。。。你不會介意吧?”

謝文東笑道:“沒什麽,我沒放在心裏。”聽著謝文東的話,黃蕾心中又是高興又是失望。

眾人把老大送到學校的衛生所,醫生檢查一遍後對大家說沒有什麽大礙,隻是皮外傷。聽了醫生的話眾人才放心。醫生給老大上藥時,躺在床的他大聲問:“你們誰把我眼鏡揀回來了???”

大家默然,老大哀歎一聲:“可惜我的眼鏡了,是我女朋友送的,她要是知道我因為打架弄丟的會和我拚命啊!”聽後,大家同情得看著老大良久。。。。

此事過後,大家對謝文東崇拜有加,特別是女生。這讓謝文東覺得很奇怪,難道現在女孩都喜歡會武術的?謝文東在和武哥打架的時候沒有用過太極的招勢,完全是打架的技巧,隻是最後裝摸作樣的擺個太極的架勢騙過大家。

當晚,謝文東拿出手機,在其他人的注視下走出寢室(那時手機不多嘛)。來到學生樓外的操場,先給家裏打電話,報個平安。然後找薑森。

“東哥,H市怎麽樣??和J市比起來有什麽不同?什麽時候讓我們過去?”薑森接到謝文東電話很是興奮。

“沒什麽不同,就是大了點。你還有暗組的兄弟先過來,我在這邊需要情報!”“好的,其他的兄弟不用嗎?”

“暫時還用不上,現在沒有落腳的地方,來的人太多經費也會很多。”“哦,我知道了,那我明天一早就坐車過來。”

“恩!”謝文東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說:“記得從幫會裏多帶點錢來,我這幾天錢沒少花!”

薑森聽完樂了:“我說東哥,現在幫會裏一天的收入就有個十多萬,這些錢不都是你的啊,你可以隨便花嘛!”

“不行,幫會中的錢都是兄弟們用命拚回來的,每分錢上都不知粘了多少血和汗,那並不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好了,不多說了!”謝文東把電話掛斷。

另一端的薑森拿著電話,心情難以平靜,謝文東平平常常的一句話就讓他自己感到汗然,對於謝文東這個比自己小上好幾歲的少年充滿了崇拜。不止是他,文東會裏每一個都是如此,也因為謝文東的人格魅力才把幫會中的數千人緊緊團結在一起。

有時候,高度的個人崇拜不是件壞事。謝文東在以後更加知道了這一點。

回到寢室中,謝文東躺在**,無聊的拿起剛從樓下書店租的小說。

一會,老三走過來。“小七,把電話借我用用,我給家裏打個電話。”老四聽後急忙過來說:“先借我用用,我打得快!”然後老馬過來。。。。。。。謝文東看著被六人來回掙搶的電話默默無語。

第二天下午課。謝文東正坐在教室中聽課,門外穿來敲門聲。

“進來!”被打斷講課的老師有些不高興。

教師門打開,走進一名年紀象是十七八的可愛女孩,見上百人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臉色微紅說:“不好意思,老師打擾你一會,我找謝文東!”

謝文東聽後一楞,印象中他沒有見過這個女孩。旁邊的老五笑問:“你女朋友啊?長得不錯嘛!”

謝文東沒有說話,在H市知道自己名字的沒有幾個,她應該是家裏來的。謝文東起身大步走過去,向老師點點頭,走出教室。

“你是誰?”謝文東看著女孩問。

女孩天真的眨眨眼,暗說好年輕啊!笑道:“東哥,我是暗組成員,薑組長在教學樓門口等你呢!”

薑組長?嗬嗬,謝文東知道女孩指的是薑森,隻是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有個這樣的稱號!對女孩點點頭,向教學樓外走去。離老遠就看見薑森帶著幾人站在教學樓的樓梯上,眼睛四處張望。

謝文東走過去,見薑森幾人要施禮,擺手問:“老森,家裏情況怎麽樣?”

薑森笑說:“還是老樣子嘛!”

“其他同來的兄弟呢?”

“我怕人多不方便,就讓他們先住旅店。對了,東哥,我這回先帶了一百人過來,都是精鷹,其他人也就這幾天到!”

謝文東點頭,小聲問道:“都帶家夥了嗎?”

“恩,都帶上了!我和幾個兄弟是坐幫會裏的車過來的。”

謝文東哦了一聲,深思道:“把幫會裏的車開回去,車牌號會暴露我們的身份,我不想這麽快就被人發現我們是文東會的!還有,把兄弟都派出去,我要弄明白H市黑道的情況,特別是H大北麵那家叫新青年的迪廳,越詳細越好。”

薑森點頭稱是,馬上叫身後的兄弟找人把車開回J市。然後問道:“東哥,我們要先對那個新青年指下手嗎?”

謝文東道:“是的,而且我還想把那家迪廳買下來!”

“買下來?”薑森驚訝的說,沒有明白謝文東的意思。謝文東笑道:“我們在H市沒有落腳的地方,最先有個自己的根據地很重要。那家迪廳位置不錯,而且也是能賺錢的好地方。”

“哦,我明白了!我一會就叫人去查!”

“恩!”謝文東說道:“H市整個黑道的情況也要查得徹底,有個什麽收魂幫的也要幫我查清楚,我跟它有些衝突。還有你一會去省委書記家拜訪一下,帶上。。。一些錢去吧,我們和他之間關係好壞決定以後在H市的發展。還有,你不用經常到學校找我,有事打電話就可以,除非有重要的事。好了,如果沒有什麽事,我就回去上課了!”

薑森指著謝文東身後那相貌可愛的女孩說:“東哥,這女孩叫文姿,我想讓她代替影做你新的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