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二十章 殺手

字體:16+-

薑森一咬牙道:“東哥,我想把收魂幫的主幹抓來一個。看能不能從頭目的嘴裏了解一些情況!”

謝文東想了想,笑道:“這樣也好,但是要小心!”

“東哥放心,這我知道!我這就去辦!”薑森覺得這一陣自己的情報搞得確實不好,對於魂組的消息所得基本上是零。這讓他在眾兄弟麵前有些抬不起頭,心中難免火急。

謝文東了解的點點頭,囑咐道:“千萬要小心,不能露了馬腳!”

薑森嗬嗬一笑道:“晚上我帶人回來!”

高強起身對謝文東道:“東哥,我陪老森一起去吧!正好好久沒有輕鬆一下身子了,我還想看看這收魂幫究竟是個什麽玩意!”

大家聽後紛紛笑了。謝文東點點頭,問薑森:“老森,強子去幫忙沒問題吧!”

薑森琢磨一會,點頭道:“沒事!東哥,我們先走了!”

“恩!”謝文東點點頭。李爽喊道:“我說你倆早點回來,我們晚上還吃飯呢!”

高強撇嘴道:“真是豬頭,就知道吃!”說完,拉著薑森閃人了。走廊裏傳來震耳欲聾的叫罵聲。

二人走後,謝文東對眾人道:“那好,大家坐了幾個小時的車也都累了。領各自的兄弟去休息吧,晚上還是在這集合!”眾人點頭稱是。謝文東讓三眼領大家去事先定好的旅店休息,眾人沒有離開,隻是讓手下的兄弟們先去休息,然後和謝文東聊了一些家裏最近的新鮮事。

快到中午十一點,眾人正打算出去吃飯,三眼手機響起。“喂?”三眼拿著電話大聲問,聽到電話令一頭的聲音,三眼臉色大變,急忙對謝文東說:“東哥,熱血那頭被上百名象是中學生的人圍攻,兄弟們快頂不住了!”

謝文東心中一驚,冷靜道:“別慌,張哥,還有小爽,你們先帶兄弟們去援助!”

張研江警惕說道:“東哥,新世紀才是重中之中,別中了對方的調虎離山!”

謝文東也正考慮到這一點,才讓三眼二人先過去,自己留下來。點頭說:“我知道!張哥,你們先去吧,熱血對於我們也是很重要的!”

三眼邊向外走邊說道:“東哥,樓下的兄弟我不帶走了,我打電話讓去旅店的兄弟們都回來!”

謝文東點點頭,三眼和李爽急匆匆跑了出去。謝文東和張研江留在新世紀等消息。

等三眼二人走後不久,一樓舞廳裏發生騷亂,幾個少年人不知道什麽原因,扭打在一起。什麽啤酒瓶子、棍棒等物都用上了,打得有聲有色。其他人嚇得連忙躲閃。文東會的人見狀罵罵咧咧走過,給這些少年每人一腳:“他***,年紀不打就學人家打架。滾,都出去打去!”說話的人年紀也不大,但是說話卻老氣橫秋。

一個少年不買他的帳,掄酒瓶砸在他腦袋上,罵道:“去你媽的,你什麽東西!?”

這下文東會的人火了,呼啦都上來了,不管是誰砸的,把幾個少年圍在正中一頓亂踢。

這時迪廳外麵走進來十多個帶墨鏡的年輕人。進來後,冷著麵孔,眼睛向四周掃過。看見上二樓的樓梯後,這些人互視一眼,有個象是帶頭的微微向身後眾人點點頭,帶頭向樓梯口走去。

剛走到附近,一個服務生模樣的人把他們爛住,由於迪廳正放著動感的音樂,加上場中大呼小叫的,怕對方聽不清,放大聲音道:“對不起,這裏不讓進!”

帶頭那人嘴上留著小胡子,故意裝做沒聽見的樣子,向服務生身前移動,一臉漠然的樣子。服務生搖搖頭,伏在他耳邊大聲說:“對不起,二樓不對外人開放!”

那小胡子突然摟住服務生的脖子,另隻手不知什麽時候多出一把帶著消音器的手槍,頂在服務生的前胸就是一槍。

“啊!”服務生發出痛苦的聲音,但是被震耳的音樂聲所淹沒。一人上前扶住服務生的屍體,悄悄拉上樓。一行人留下兩個人在樓梯口看守,其他人一個接一個上了樓。

這隻是在一瞬間發生的事,文東會的人注意力都放在場中,誰也沒在意這些人的行動。

二樓有三個文東會的人把守,見有陌生人上來都是一楞,一個小頭目問道:“哎?你們是幹什麽的?”

小胡子拿槍的手放在背後,笑容滿麵沒有說話,隻是上樓的速度不減。小頭目見他不象是來找茬的,反到象是自己人,但又沒有見過,他知道這陣家裏又新過來很多的兄弟,疑惑道:“你們是哪個堂的?”

這時小胡子以上了樓,四下看看,沒有別人,心中一寬,麵容也冷下來,張嘴道:“去死,中國豬!(日語)”說著,背在身後的手伸了出去,連放了兩槍,一槍打在小頭目的小腹,一顆子彈射穿了他的咽喉。小頭目沒有哼一聲,就倒地身亡。幾乎同時,小胡子手下向另外兩人開了數槍。這些人都是訓練有速的殺手,槍槍都射中要害,另兩人也紛紛倒在血泊中。

神秘殺手放到三人後,在二樓各房間尋找目標。正巧一人從他們後麵的房間裏出來,見一幫人在走廊裏鬼鬼祟祟,先是一楞,然後大聲喊道:“喂!你們是幹什麽的。。。。?”

沒等他說完,一顆子彈射穿他的腦袋,腦門上多出個血窟窿。但是他喊話的聲音卻被會議室裏正和張研江談話的謝文東聽見。謝文東反應急快,向張研江一擺手,手指放在唇上。張研江知道可能有事發生,停止了說話。

謝文東悄悄走到會議室門邊,慢慢打開個小縫,向外瞧去。走廊裏有十數個拿槍的陌生人正挨個房間查看,馬上就要搜到會議室,地上躺著幾具屍體。謝文東暗驚,樓下的兄弟怎麽了,上來這許多人都沒有反映!難道都遭了不測?!急忙把門關嚴,向張研江小聲說:“帶槍了嗎?外麵有十多個殺手!”

張研江慌忙的搖搖頭,他身上一般都不帶槍,而且認為也沒有必要帶槍,動腦筋的人不用這些東西!

謝文東歎口氣,揮揮手,示意他躲到桌子下麵,而他自己拿槍,貼牆藏身在門後。

殺手終於查到會議室,先開個小縫,向裏查看,見屋內空無一人,殺手開門而入。打開的房門正好擋住謝文東的身子,殺手進屋後四下看看,沒有發現什麽,正要向桌子底下查看時,謝文東一腳將門踢開。對著進來的兩個殺手就是一頓亂槍。

謝文東的槍法他自己最了解,差得要命。雖是距離很進,但還是不敢大意,打出不下八顆子彈。兩個殺手身中數槍緩緩倒地。謝文東知道外麵馬上有人就會進來,把會議室的大門又從新關好。拿起地上殺手的兩把槍躲到一旁,小聲喊道:“研江,接著!”

謝文東把兩把手槍扔給張研江,後者接住才想起自己隻是曾在兩年前練打過幾槍。。。。沒有給他細想的時候,外麵傳來一陣“撲,撲”的聲音,會議室的大門頓時多出二十多個窟窿。緊接著,被人一腳踢開。

張研江很少有麵對如此危險的時候,心髒縮成一團,突然聽見門被踢開的聲音,手不知覺的扣動扳機。“撲!”一個殺手臉上帶著疑問,眼睛還在向四下查看,但身子卻緩緩倒在地上,胸口出現個血窟窿。他是在踢開門的同時竄進來的,很難相信對方的反應會如此快,自己在剛進來的一瞬間就被人擊中。

謝文東驚訝的看看張研江,伸出大拇指,意思是:好槍法!

張研江本來發青的臉變得紅潤起來,暗道:我靠,這也行!撓撓頭,向謝文東尷尬的笑笑,眨眨眼:瞎貓撞上死耗子了!謝文東張開嘴,哈哈,無聲大笑。

樓下文東會的人聽見二樓好象有槍聲,暗叫不好!不再理幾個少年人,紛紛向二樓跑。守在樓梯口的兩個殺手快速拔槍和文東會的人戰在一起。迪廳裏的客人嚇得奪門而逃。

會議室門口,外麵的殺手看見自己人剛進去就被一槍斃命,都嚇了一跳,小胡子暗驚:‘點子’好快好狠的槍!對眾人道:“裏麵有高手,大家小心。快沒時間了,一起衝進去!(日)”

眾人齊點頭。小胡子長吸口氣,一揮手。兩個殺手先滾進去,接著,又兩個殺手飛身而進。剛進來就是向四周一頓連射。這時,謝文東和張研江都躲在桌子下麵,連頭都不敢露。謝文東伏在張研江耳邊細語:“一會我從窗戶逃走,引開他們的注意力,你速叫援軍!”

張研江聽了急忙想說什麽,但被謝文東把嘴捂住:“聽我的,隻有這樣我們才有一線生機!”張研江眼睛有些濕潤,默默點點頭。

謝文東見槍聲微弱,挺身從桌子下麵斜著竄出。飛在空中的身子看見房間中進來了不下十個人,手裏好象都帶著槍。謝文東身子落地後,順勢滾到窗戶前的沙發背麵。身後出現了一排小槍眼。接著又是一陣槍聲,沙發被打得稀爛,裏麵的棉花、泡沫亂飛在空中。

躲在沙發背麵的謝文東覺得手臂和肩部同是一痛,知道中彈了,要是再不走早晚被打成篩子。謝文東忍住痛,大吼一聲,將沙發頂了出去。趁殺手一楞的時候,捂住腦袋向窗戶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