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三十三章 戰旗

字體:16+-

走了好一段路,終於看見前方站在房簷下、蹺腳張望的薑森和一旁弓著腰的東心雷。謝文東讓司機停車,甩手給他兩千快。那原本愁眉苦臉的司機馬上變得笑容滿麵,連連道謝。

薑、東二人把謝文東引進平房內,裏麵還是五六個兄弟,連忙起身向謝文東施禮。

謝文東打量一下這裏,外麵看著挺破,屋裏裝修的還不錯,就是亂了一些。問道:“這裏是你們租的嗎?”

薑森氣道:“剛開始是想租下,可老雷不幹,說什麽雖是暫時住的地方也不能馬虎,然後就給買下來了!”

“哦!”謝文東想起金鵬那間別墅,看來東心雷在洪門是花錢慣了,還好沒有買下和老爺子一樣規模的別墅。笑道:“買下也好,以後我們就用這裏做個秘密據點。老森,說說你的偷襲計劃吧!”

薑森答應一聲,從一旁拿出一張草圖鋪在桌子上,邊點著上麵各處邊講解。謝文東伏身細看,連連點頭。等薑森說完後,謝文東想一遍,覺得沒什麽毛病,點頭道:“好,就按這個辦吧!”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薑森本能的拔出槍來看著謝文東。東心雷擺下手道:“可能是我的人!”說著向外走去,到了大門處問道:“請問找誰?”

門外傳來低沉的聲音:“老相,是我!貨帶到了!”‘老相’是江湖黑話,代表老大的意思!

東心雷回頭向謝文東和薑森點下頭,示意是自己人,不用緊張。薑森鬆口氣收回手槍。打開門後,外麵站著兩人,謝文東對這二人還有印象,一個叫金眼,另個叫木子。二人各拎著大麻袋走進來,薑森見狀微楞,疑惑道:“這裏麵是什麽東西!好象很沉嘛!”

東心雷笑道:“等進屋你就知道了!嗬嗬!”

幾人回到屋裏,東心雷讓二人把麻袋打開。隻見裏麵都是槍械之類,手槍居多,還有瑞士軍刀、手雷、對講機等其他的東西。東心雷從麻袋裏拉出一個長型盒子,放在桌子上打開,從裏麵拿出一把長近一米、通身黑色的步槍。薑森是軍隊出身,一眼就看出這槍的來曆,驚訝道:“這是九五阻擊步槍?”

九八年那時,九五阻擊步槍在部隊中還是很小見的,那時以七九式阻擊步槍為主。

東心雷擦了擦槍身笑道:“好眼力,正是九五!”說完遞給薑森。後者接過槍,暗叫一聲好。他以前都隻是在照片中見過,這回是第一次拿,九五在當時中國國產槍中來說算是頂級好槍,奇道:“老雷,這槍你是怎麽弄來的。現在部隊裏應該還是不多見吧!”

“隻要有關係沒有什麽叫不可能的,你要坦克我都能幫你搞到!哈哈,就是沒有炮彈!”

薑森知道他說的是洪門和軍方的關係,羨慕不已,對謝文東道:“東哥,不知道我們什麽時候能達到象洪門這樣的程度!”

謝文東笑道:“也許十年,也許要二十年。能發展壯大有時也是需要運氣和機會的!”

“東哥說得對啊!”東心雷道:“北洪門有今天這樣的成就是經過幾代大哥數十年的努力而發展來的。。。。。”想起老爺子的囑咐,他沒有把話說完。金鵬有意讓謝文東接替自己的位置,隻是他一直沒有說出口。謝文東能不能受此大任,就看他能不能在混亂的H市抬起頭。

謝文東沒想過這些,更不知道金鵬以暗中指定他為北洪門的接班人。聽完東心雷的話,傲然道:“別人或許不能,但我是謝文東,我想做的事沒有什麽不可能!”

東心雷暗驚,謝文東這話有些誇大,但是接觸他一段時間,東心雷有這樣的感覺,謝文東所說的話沒有不能實現的。暗暗感慨也許以後洪門在謝文東的帶領下真的能從見當年之輝煌。

兩天後,下午兩點,天空明媚,隻是冷風不時吹過,東北的風硬,厚厚一件外衣被風一吹就透,讓人感覺的滲骨的寒意。火紅夜總會附近的胡同裏站著十數個人,都穿著黑色西裝。

謝文東就在其中,看了看表,摸摸後腰上的雙槍,把身上又打理一變,覺得沒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對薑森道:“老森,兄弟們都準備好了嗎?”

薑森聞言拿起電話,連續撥打數個號碼,最後對謝文東伸出三個手指表示OK了!

謝文東深深吸口氣道:“大家上!”

胡同裏的十多人一起走出來,伸手入懷中,暗拿手槍,開始對魂組的報複行動。一行人等直接進入從火紅的大門而入,謝文東是第一次來,對裏麵的環境很陌生,仔細打量一圓,感覺和薑森所繪的草圖大致相同。

夜總會一般都是晚上生意火暴,白天隻是零星有幾個客人,但今天不一樣,大廳裏的客人男男女女坐了不少,嬉笑聲、吵鬧聲不時傳來。服務生見又有十多人進來暗暗稱奇:今天是怎麽了?連忙上前問道:“先生幾位?要包房嗎?”

謝文東沒有說話,直接走過去。薑森來到服務生麵前笑道:“給我來一間大包房,再找十多個小姐來!”

這時雖說不是嚴打時期,但掃黃掃得很是挺狠的,服務生橫了薑森一眼,暗說真是個二百五,找小姐也沒有這麽找的,賠笑說:“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裏沒有小姐,你先去包房坐一會,我去找幾個姑娘陪你唱歌。。。。。。。”

沒等他說完,薑森輪掌給他一巴掌。“***,和我裝什麽!大爺今天就是要找小姐,你給我滾邊去!”

服務生被打得鼻嘴竄血,眼前一黑差點暈倒,他何時受過這等委屈,心中火燒,指著薑森的鼻子罵道:“我草你媽個逼,你是來鬧事的對不!”說完回頭大喊:“羅哥,有人要砸場子!”

薑森嘿嘿一笑:“砸場子?今天就先把你砸了!”說完,拔出軍刀刺進服務生的小腹,薑森的動作實在太快,加上對方全無準備被刺個正著,服務生慘叫一聲,捂著小腹連退數步,正和從後麵上來的羅哥撞個滿懷。叫羅哥這位身高一米八左右,身材細長,一張長臉滿是麻子,把住後退的服務生怒道:“嚷嚷什麽,怎麽了?”

服務生絕望的回頭看了一眼羅哥,身子緩緩軟了下去倒在地上。這時羅哥才看見他小腹的白襯衣已經全被鮮血殷紅,還是白白的條狀物從裏麵擁出。大廳裏的其他客人見狀紛紛尖叫著四散奔逃,隻是門口被薑森等人堵住無法通過。

羅哥抬起頭看向薑森,後者正一臉的微笑,手中匕首上染滿了血。

“哼!你好樣的!”羅哥緩緩從後腰上拔出手槍,跟在他身後的十多個手下也紛紛要拔槍。這時屋裏的客人見大門出不去,紛紛向羅哥這裏擁過來,和數十人擠成一團的羅哥大怒:“媽的,都給我滾開!”

可是沒有人聽他的話,人越擠越多。羅哥感覺到這樣對自己很不利,剛要鳴槍警告擠過來的人,但是突得感覺胸口一涼,身上的力氣好象突然被抽幹一樣,拿槍的手也不自覺的鬆開。他緩緩低下頭,一把兩寸寬的匕首刺在胸口處,他順著匕首,抬起頭看向它的主人,迎入眼中的是一張麵無表情的麵孔,一個長相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

“啊~~~~~”羅哥發出最後的怒吼聲,推開眼前的女人回頭看自己的手下。他們的下場差不多和羅哥一樣,被混在人群裏的暗組成員一一刺殺,有的人甚至還沒有明白是怎麽回事就被莫名其妙的一刀刺中要害。羅哥直挺挺的道在地上,身子還是在抽搐,眼睛張得大大的,看著對方一個又一個從自己身體上跨過,最後一人低頭靠近他的麵孔,嘟囔道:“你還真能活!”說著,拔出匕首在他脖子處恨恨劃上一刀。。。。。

謝文東帶人大跨步的上了樓梯,正好上麵下來兩個三十多歲的人,看見謝文東等人一楞,用半生不熟的中國話說:“你們,是幹什麽地?”

謝文東上前慌忙道:“樓下殺人啦!快跑吧!”說著就向樓上跑,後麵的人也跟了上去。

那二人急忙把謝文東拉住:“樓上是私人地方,你們不能進去。”

謝文東罵道:“媽的,你們還真羅嗦!”說著,迅速掏出一把黑色帶消音器的手槍,對著拉住自己那人腦袋就是一槍。那人吭也沒吭,應聲倒地。另一個人見狀剛要拔槍,旁邊突然多出十數把手槍指著他腦袋。這人明智的舉高雙手,心裏暗道看來是受到突襲了,得盡快報警給組長知道!

就在他剛要說軟話爭取時間時,謝文東不想把時間人力浪費在他身上,向眾人一揮手,大家明白,十多把槍幾乎同時開火,頓時空中升起一團血霧。

這時薑森以把下麵清理幹淨,帶人也上來了,和謝文東匯集在一起。

謝文東快速道:“老森,清理二樓!幹淨點!”說完,領著金眼等五行兄弟上了三樓。六人上樓後直奔走廊裏盡頭的辦公室,薑森已經查清楚,魂組在H市的頭目就在那一間。

三樓一片平靜,一樓的騷亂好象沒有傳到這裏。幾人拿出手槍,躡手躡腳的慢慢向盡頭靠近,不想過早的打草驚蛇。剛走了一半,二樓槍聲響起,接著叫喊聲連天,中國話、日本話、槍聲、慘呼聲響成了一團。謝文東暗說糟糕,向五人示意,快速向盡頭那間辦公室跑去。

果然,三樓裏的魂組成員聽到二樓的槍聲,紛紛拿著武器從房間裏出來,這些人都是訓練有素的高手,沒有絲毫的慌亂。謝文東向五人點點頭,兩個箭步竄到辦公室門前,抬起腳將門踢開,側身而入。

後麵金木水火土五人拿起槍對著剛走出來的魂組成員一頓冷槍。對方都是殺手出身,隻是五行兄弟占了出其不意的上風,瞬間有五人被放倒。每個倒下之人都是身中一槍,但所中的部位都是要害,被一槍斃命。

魂組人知道被人偷襲,出去的人一槍都沒放,甚至連對方是幾人都沒看清就急忙撤回到屋裏。五行兄弟五人筆直的站在走廊中紋絲不動,手裏拿著槍伸直手臂。如同五座雕像一般,但對於魂組人來說,這是五個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