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四章 邀請

字體:16+-

謝文東親密道:“曲兄,不知道你現在在哪裏高就?”

“什麽高就啊!”曲非無精打采道:“本來以前是在武術隊混的,近來發現在隊裏也沒什麽發展想出來找份工作。可出來才知道工作難找,我隻是初中畢業,上哪人家能要我?現在聯係到一家公司做保安,工資不算高,但我和***生活也有了保障!”

“哦,是這樣啊!”謝文東眼珠轉了轉,問道:“你在那裏人家一個月給你開多少錢?”

曲非猶豫一下,不好意思道:“工資不算高,一個月四百多快吧!聽說好一點的能開到五百多快!”

謝文東樣似關心道:“這麽點錢怎麽能夠花,你的奶奶歲數應該也不小了吧,難道你家裏隻有你們祖孫二人?”

“是的!我的父母都過世了!”曲非神色憂傷道。

謝文東不再追問其原因,拉曲非坐下,笑道:“這樣吧,如果你願意可以來我的公司上班。我知道你討厭黑社會,但我現在已經正當的生意人,你來公司也不會讓你做什麽違法的事,就做一名保安,而且工資我可以比別人多給你一倍,你看怎麽樣?”

“這個。。。。”曲非確實很討厭流氓,認為黑社會是國家罪惡的根源,都是一群吸血的蛀蟲,但現在自己又確實很缺錢,奶奶年紀大了,大病小情的都需要錢,曲非有些猶豫不定。

謝文東很欣賞曲非,如果能收為己用也是不錯的人才,不想把他逼得太緊,微笑道:“你可以先回去考慮一下!而且黑社會也有好壞之分,我雖算不是什麽好人但也不是壞蛋。請你來我們公司是出於朋友之間的幫助,如果你把我當朋友的話?”

曲非點點頭,暗想這人雖是流氓出身但還不失血性,從火紅的事就能看出一二。想罷,曲非起身道:“多謝你的好意,但我還得回去考慮考慮,明後天給你答複怎麽樣?”

謝文東笑道:“好!就這麽定了!”

等曲非走後謝文東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視下麵繁華的街道,暗道也許自己真是一個天生的壞蛋!想著,忍不住嘴角掛著微笑,壞蛋又怎樣,如果不是壞蛋自己恐怕早就被淘汰了。現在的社會不是壞蛋的天下,但總有一天會讓我這個壞蛋來改變天下!

深夜,彭玲忙得很晚才從市局出來,婉言拒絕嚴克的邀請,坐的士回家。嚴克就是時常在彭玲旁邊出現的那名警察,爸爸在市政府是個不大不小的官,但挺有實權,嚴克本人更是眼高過頂,當彭玲剛進市局是注意到她了,後來知道她是彭書林的女兒更是窮追不舍,認為如果和彭玲搞上關係那以後的道路就一片光明,當然,彭玲的美貌也是讓他無法放棄的原因之一。隻是彭玲一直對他不冷不熱,之間總存在著一種陌生感。

由於彭書林平時的客人非常多,彭玲又喜靜,覺得在家裏不習慣,所以在市局不遠處的小區裏租了一間房子,一個人住。

這時以近十點,又是冬天,小區裏寂靜異常,難見人影。

彭玲低頭邊走邊想著心事,最近謝文東的事弄得她頭痛。彭玲和謝文動一樣,都想用工作來麻痹自己的感情,結果一樣,誰都沒有成功!

彭玲進到樓洞裏,裏麵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真是的,走廊燈怎麽又壞了!彭玲心中詛咒這裏的管理,借著外麵微光,摸索著上了樓梯。可沒走兩步,旁邊黑暗的角落裏傳出冰冷的聲音:“不知道彭大小姐玩得是否盡興,這麽晚才回來!”

突然的聲音嚇得彭玲一哆嗦,差點尖叫出聲。不管她是不是警察,女生畢竟是女生,對黑暗都有恐懼感。由於太緊張,腦袋裏都是嗡嗡聲,沒有聽輕黑暗裏的人說的是什麽,手迅速摸向腰間的手槍,故意放大聲音給自己壯膽,問道:“你是誰?”

“嗬嗬!”黑暗中走出一條身影,外麵的微光反射在他的眼睛上,使細長的雙瞳象是放出光來:“彭大小姐不會這麽快就把我忘了吧!”

這回彭玲聽出是誰的聲音,暗中鬆口氣,不滿道:“謝文東,你在這裏幹什麽?嚇我一跳!”

謝文東走到彭玲近前,貼近她道:“叫我文東就好了,我喜歡你怎麽叫我!”

對於謝文東突然的親密彭玲有些不大習慣,向後倒退一步道:“你。。。。你怎麽知道我住在這,找我有事吧?!”

“沒有什麽!”謝文東又上前一步,按住彭玲的肩膀不讓她有逃避的機會。“我想請你一起去吃頓飯,好象我們上一回一起吃飯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彭玲也想找機會跟謝文東好好談談心,把二人心中之間的疙瘩解開,點頭答應道:“那好,我先回家換一身衣服,跟我一起上來坐坐吧!”

“好啊!”謝文東跟在彭玲身後走上樓梯,嘴角掛著別人不易發覺的陰笑。

等進了彭玲家後,謝文東四下看看,這個屋不大,最多有四十平方。一間小臥室,一間客廳,一間廚房和衛生間,雖說很小,但整理得很幹淨,房間擺設得也很脫俗,裏麵還有彭玲身上特有的香氣。

彭玲進到臥室裏把身上的製服換掉,謝文東在方廳裏閑逛,不時拿起周圍用來裝飾的小玩意瞧瞧,嘴上大聲道:“我還是覺得你穿警服時比較好看!”

裏屋的彭玲邊換衣服邊笑道:“難道我穿製服的時候你不害怕嗎?”

“嗬嗬!”謝文東眼睛一冷,彭玲在嘲笑自己是流氓出身嗎?哼!大聲笑道:“怕是怕,但欣賞還是欣賞,這是兩回事!”嘴上這樣說,心中卻暗暗不爽,考慮著一會的計劃。

過了五分鍾,彭玲從房間裏走出,對謝文東不好意思道:“讓你久等了,想喝點什麽?”

謝文東本想提出現在就去吃飯,但換晚衣服的彭玲讓他眼前一亮,心中讚歎:好美!

彭玲換了一身休閑衣服,一雙白色的小皮靴,略微肥大的褲子,白色的長袖毛衣,一切都是那麽的普通,但穿在彭玲的身上卻顯示出無比清新的味道。謝文東呆了呆,笑道:“你穿這身更漂亮!”

彭玲心中一甜,心情也隨之好了起來,玩笑道:“小弟弟,什麽時候學會誇人的話了!”

謝文東起身走到彭玲麵前,輕拍她頭頂笑道:“你看看,我比你高這麽多象是小弟弟嗎?”

彭玲拉掉頭頂的手,臉色微紅不滿道:“實際上我就是比你大嘛!嗬嗬,你啊,隻不過是大一的毛頭小子!咯咯!”說完,彭玲忍不住笑起。

這樣嬌豔的彭玲是謝文東沒有見到的,自然的握住她的小手,和彭玲的目光糾纏在一起。兩人靜靜站在那裏,燈光下二人的身影象是重疊在一起。這一刻的心跳,謝文東願意一輩子去珍惜,可他心底有個聲音響起:你真得能做到嗎?

好一會彭玲反應過來,羞紅著臉把手抽回,說聲:我去衝咖啡!然後急急忙忙走向廚房。謝文東看著彭玲象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迷茫和憐惜。

謝文東坐在沙發上沉思,可不知怎麽的心中想起大學校園裏的那幫兄弟,嘴角掛起了微笑,忍不住大聲笑問:“小玲,問你個問題好嗎?”

在廚房裏忙碌的彭玲笑道:“問什麽,說吧!”

“你說什麽東西男人有女人沒有,小男孩隻有一點點。女人剛開始很害怕,以後越來越喜歡?”

彭玲端著兩杯咖啡從廚房裏走出來,疑惑的看著謝文東道:“這是誰教你的?”

謝文東接過咖啡喝了一口,說聲:不錯!抬頭道:“是大學裏的同學問我的,可惜我沒有答上!”

彭玲含笑道:“我知道!但我不告訴你!”

“我身上有嗎?”“有!”“那到底是什麽?”“咯咯,我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