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十四章 算計

字體:16+-

“不是我朋友。但是他哥哥麻三是我的鐵哥們,我殺不了你,會有人殺你的!哈哈~!”瞎奎狂笑著推開謝文東,單腳向後一用力,身子撞開窗戶飛了出去。

謝文東沒料到他會有這麽一手,再者他的話也令謝文東驚訝不已,原來麻五還有哥哥,隻是他一直沒有提起過,這又是一個麻煩!等瞎奎撞開窗戶後,謝文東才反應過來,扒住窗戶框,探頭舉槍就要打,但下麵的情況卻讓他停下手。

瞎奎從二樓飛下來重重摔在地上,好一會才翻個身,仰頭看著葉夫根尼,微弱道:“葉。。夫根尼。。先生。救。。。我!”

靠著轎車的葉夫根尼嘴角帶著冷笑,蔑視的看著瞎奎,搖搖頭揮下手,道:“你真沒用!(俄)”

秦鬆軍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掏出槍來走到瞎奎身前,冷漠道:“瞎奎,你也是個人物,但你的表現太令葉夫根尼先生失望了!要怪隻能怪你自己!”說完,秦鬆軍指著瞎奎的腦袋扣動扳機。

謝文東看清了外麵發生的一切,心中感慨萬千,長歎道:中國人啊。。。!這一幕對謝文東以後的影響很大,特別是葉夫根尼眼中閃過的蔑視,那不象是在看一個人,而象是在看一條垂死掙紮的狗。壞蛋也是人,是人就有尊嚴,謝文東真真切切感覺到自己心底的一些東西被葉夫根尼毫無留情的踐踏在地上,怒目看向他,後者同時也在看他。

一高一下二人的目光交織在一切,沒有硝煙,卻有火花。仿佛打了一場無聲的仗。

謝文東嘴角緩緩的挑起,伸出手來,擺出手槍的樣子指向葉夫根尼。見後者臉上一楞,謝文東嘴角的笑意更濃,眼神裏充滿了輕視,傳達著他常說的一句話:你在我眼中什麽都不是!!

葉夫根尼或許聽不懂中國的語言,但眼神能表達的意思是全世界通用的。他清楚的感知到對方的意思:謝文東在向自己挑釁!心中的火瞬間燃燒起來,眼睛慢慢變成紅色,大吼道:“殺了他!(俄)”

話音剛落,早以準備好的猛虎幫人員幾乎同時向二樓的窗戶射擊。謝文東帶著輕視的冷笑,緩緩從窗戶邊退到屋內。子彈在他頭頂嗖嗖飛過。

謝文東巡視了一圈,自己一方隻有不到二十人,其中還有十多個是貪生怕死的幫會老大及其草包手下。看來真正能靠得上的還是自己帶來的人!謝文東心中感歎,對眾人道:“外麵已經被包圍了,人數不詳,但十有八九是猛虎幫的人。這次他們的意思很明顯,就我把我們一網打盡好一統黑道,各位老大也不要有僥幸的心理,他們絕不會放過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所以希望大家能盡全力,不為別的,就為你們自己的活命請盡全力吧!”

這些平日裏飛揚跋扈的老大們聽完都慌了手腳,不知道怎麽辦才好,羅剛還算冷靜,問道:“謝老弟,你說怎麽辦,隻要這次不死,不這麽犀利糊塗死在老毛子手裏,我絕對感激你一輩子!”

其他人好象也找到了主心骨,紛紛向謝文東說好聽的。這些話謝文東當然不會相信,危機時說一套,恐怕以後安全了連謝文東是誰都未必能記得。心中冷笑一聲,故做為難道:“等等,讓我想想!”謝文東沉思一會,眼珠一轉,抬頭道:“這樣,我和手下去後方突圍,把敵人的注意力都引到後方,這邊的敵人定會空虛,你們就可以乘機突圍出去!”

其他人聽後臉色一喜,隻有羅剛搖頭反對道:“不行,這樣你太危險了,再想個其他注意吧!”

謝文東為難得搖搖頭:“這是最好的辦法,隻有兩麵突襲才能把損失降到最低。”

“可是也沒有理由你謝兄弟去冒這個險啊?我們這裏這麽多人。。。。。”

眾人心中暗罵羅剛多事,一個人生怕謝文東反悔,急忙打斷羅剛的話,大聲道:“既然謝兄弟都這麽說了那就這麽定吧!謝文東吉人自有天助,我們聽他的話就可以了。你們說是不是?”這人還特意問了一下旁邊人,那些人連連點頭說是!

羅剛怒火中燒,指著那人道:“土狗,你***還是人不,別忘了人家剛救了咱們,你。。。。”

謝文東攔住羅剛,暗道此人還不錯,可以一交,隻可惜。。。。。微笑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羅兄別說了,就這麽定了吧。快沒有時間了,一會葉夫根尼很可能帶著人衝進來。”

“你。。。”羅剛歎息一聲,看眼其他人,心中感慨,怒聲道:“謝老弟,我跟你一起去。就算死在一起也比看見這些沒心肝的人強!”

謝文東猶豫一下,嗬嗬一笑,道:“那好,我們一起走!”

其他人見狀心中暗笑,這傻逼和謝文東一起去送死,也好,多一個人也許能多拖延一點時間。

這些人都是一方的老大,頭腦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若是在平時早就看出謝文東玩的把戲,但是現在卻心智大失,大廳裏的一場人間地獄般的亂鬥讓他們在鬼門關裏轉了一圈,是謝文東把他們救了,再加上羅剛不經意的配合,更是信以為真。求生的欲望衝暈了這些人的頭腦。

謝文東又和他們快速講了一遍計劃:“一會後方槍打響,你們就快速從窗戶跳出去,別得什麽都不用管,搶到車就跑!”

“是,是。。。。”這些人急忙點頭答應。

謝文東說聲好,“那我們就開始行動,你們作好準備!”說玩,謝文東領著三眼等手下加上羅剛,走出房間,去了走廊斜對麵的房間裏。向外一看,謝文東略微數了一下,至少有二十人埋伏在下麵,現在顧不了那麽多,回頭對老大們所在的房間大聲叫道:“你們準備,我要突圍了!”說完,謝文東隨手拿起一把椅子,先是向天棚放兩槍,但後把椅子用力砸下了窗戶。

“嘩啦!”一陣破碎聲響過,謝文東拿槍對著樓下的人一頓亂槍,三眼等是也是跟著放了幾槍。樓下的人心中一驚,自然開槍還擊。一時間,大樓後方槍聲響成了一片。

樓前的葉夫根尼正考慮現在是不是攻進去,突然大樓後方槍聲連天,暗道:他們想從後方突圍!對旁邊的人叫道:“留下幾個人,其他的跟我來!(俄)”說完,拔槍向樓後跑。

正麵二樓房間裏的老大們聽見後方槍聲響起,微露頭向下一看,果然,樓前的大部分人在向樓後跑,心中一喜,幾個人忍不住就想向下跳。卻被一人攔住,正是剛才被羅剛叫土狗那人,嘿嘿笑道:“你急什麽,等後麵打熱鬧一點我們再跳!”

後方,謝文東和三眼躲在窗戶兩旁的牆後,前者脫下外套,把衣服展開,扔向三眼。下麵的人隻見窗戶那象是人影一閃,本能的開起槍來。三眼接過外套,展開一看,上麵多了數個窟窿,笑道:“東哥,這西服真可惜了!”然後,又學著謝文東的樣子,展開衣服扔了回去,同樣又引起下麵一陣槍響。

二人把這一件衣服扔了扔去,時不時的向外開兩槍。這時葉夫根尼跑到了樓後,四下一看,不見一個突圍的人影,來到一人身旁怒聲問道:“你們為什麽開槍?(俄)?”

被問的人一臉茫然,聽不懂這位老外說什麽。看著他一臉莫然的樣子,氣得葉夫根尼大罵:“豬!(俄)”抬眼看向二樓,見有東西在窗戶那飛來飛去,象是人影,可定睛一看,原來是件衣服。猛然間暗呼不好,這是圈套!急道:“大家都去樓前!(俄)”

話音剛落,樓房正方槍聲亂起,叫喊連天。

剛跑過來的秦鬆軍不用問葉夫根尼為什麽去樓前了,急聲道:“媽的,上當了!大家去樓前!”喊完,又急忙往回跑。

這時樓前亂成一團,二樓跳下來的十幾個老大及其手下和守在下麵的幾個人展開拚殺。不一會,雙方都有人中彈倒地。守在樓下的猛虎幫幾人漸漸有些頂不住,很快又被打倒兩人,完全被壓製住。就在這些老大搶奪汽車時,葉夫根尼和秦鬆軍領人趕到。這些老大們一見腦袋嗡嗡作響,差點暈過去,暗道謝文東應該把這些人吸引住了,怎麽這麽快就回來!葉夫根尼可沒有給他們時間細想,大喝道:“注意,不能放跑一個,特別是其中的謝文東!(俄)”

雙方在大樓前方再次展開激戰。

後樓的謝文東聽見外麵的叫聲,接著前樓亂起,知道計謀成功,大喝一聲:“上!”他自己第一個從二樓飛身跳下來,還沒站穩,下麵守侯的一人抬槍就要打,卻被二樓的金眼一槍掀掉了頭蓋骨,栽倒在地。其他人由金眼掩護著,一個跟一個跳下來。守在下麵猛虎幫的人稍有露頭都很招到金眼致命一擊。

整個回收站簡直亂成一團,前麵後方槍聲四起,喊殺聲、慘呼聲此起彼伏。

謝文東見眾人都以平安下來,守在下麵的幾人也都解決掉,一揮手道:“跳牆走!”

眾人紛紛跑到牆角處,高強靠在牆上對謝文東道:“東哥,你先走!”

“不用!張哥,你們先過去,我斷後!”見三眼要搖頭,謝文東急聲道:“聽我的!走!”

三人沒辦法,踩著高強的肩膀上了牆頭,然後翻身而過。其他人一個接一個走過去。金眼和謝文東都留在最後,後者對前者一甩頭,讓他先過。金眼搖頭剛想說讓他先過,樓方拐角處閃出數人,為首的正是葉夫根尼。

葉夫根尼第一眼就看見了謝文東,二話沒說,抬手就是三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