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二十五章 家法

字體:16+-

話音剛落,會議室大門一開,張研江帶著兩人走進來,手裏拿著一根拇指粗的騰條。來到陳百成麵前,說聲:“兄弟,對不起了!”張研江向身後二人一揮手,那二人不由分說把陳百成按在桌麵。張研江揮動騰條,重重的打在他屁股上。

“啪!”一聲脆響。隻打一下,把陳百成痛得一咬牙,腦袋上的汗珠‘滴滴答答’滾落。但他還是條漢子,挺住沒有叫出聲。

“啪,啪!”張研江手沒有停,作為執法堂堂主,他今天算是第一次用到了權限。手上用了十成力,條條見血。這也是謝文東事先囑咐他這樣做的。做樣子是一方麵,最主要是給這些老大一個威懾,讓他們知道犯錯是要罰,家法是怎樣嚴厲的。不管對方是誰,沒有例外。

等十下打完後,陳百成屁股上麵的褲料都被血水濕透。人已站不起來,被旁邊兩個人架著,勉強擠出一絲痛苦的微笑,斷斷續續道:“東哥,我知道錯了,下回決不再犯!”

謝文東起身拍拍他肩膀,正容道:“我們雖說是黑道,是流氓,但幫會也有幫會的規矩。不管是誰犯了錯,包括我在內,都會被家法斥候。這點大家要記住!”

剛才雖說打的是陳百成,但眾人都看得心驚肉跳,如同打在自己的身上。等謝文東說完,齊聲道:“知道了東哥!”

謝文東恩了一聲,對張研江點點頭,後者拿著一遝白紙分發給在坐的每一個人。謝文東笑道:“這是處罰的條例。不管處犯了上麵寫得哪一條,最終都會受到家法的懲罰。大家回去後要記牢,我希望誰都不要犯。否則,別怪我不留情麵!”

眾人哪敢說個不字,看了看手中的家法條例,整整寫了一張白紙,共有三十條之多,心中都是一顫。不過有些人認為這樣很合理,幫會要是沒有個家法管理,那就如同一團散砂,早晚會分裂。

謝文東讓手下把陳百成抬出去休息養傷,又叫人把關德麟的屍體處理幹淨,才揮手讓眾人坐下商量合並和合並以後的事宜。至於關德麟的幾個手下,謝文東沒有在意,把他們幾人放走。那幾個人麵帶悲憤,可是實力不如人,現在就算和謝文東翻臉以討不到好處,隻好回去到幫會再到打算。

這幾人想得挺好,結果出了會議室後誰都沒能離開東興賓館。

這一次會議整開了一天還沒有開完,合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麽簡單,有太多的事需要處理。各幫各會都有自己的場子,合並後要如何分成,下麵的小弟要如何改編,各幫會的老大頭頭們在合並後的地位等等都是眾人需要商議解決的。

到了晚間八點,謝文東見眾人爭議起沒完,最後站起身,大手一揮:“所有的場子都由合並後的幫會統一管理,所得的收入全部歸幫會分配。幫會每月所得資金提出五成眾人按功勞平分,其他的五成就做為幫會的資本。前各幫會的老大在合並後都可做為長老,具體管理什麽以後看能力而定。下麵的手下選出精鷹入各堂,其他的一律遣散!這麽定大家有什麽異議嗎?”

眾人互相瞧瞧,再看看會議桌上殘留的血跡,暗歎一聲,就算有什麽不滿也沒有人敢表示反對。心中都明白,在謝文東的高壓下,反對的後果隻有一條路。關德麟已經幫眾人把前路趟出來了,雖然代價是血淋淋的。

這一天,謝文東成功的把H市黑道統一,所有的大小幫會去掉了以前的名字,換上了文幫這個新名字。相應的,各幫會的勢力完全被打散,分在文東會各堂,原來的幫會老大們變成沒有實權的長老。文幫異軍突起,在全省,甚至全國都被黑道人之間傳揚。

文東會的鐵蹄沒有在稱雄H市後而停下,開始向H省其他城市進發。三眼,這位文幫名義上的老大更是東征西討,龍堂人數擴張到不下五千餘人,有十五座分堂,人數是文東會其他堂口的總和還多。三眼以成為全省有名的大哥級人物,名聲甚至勝過謝文東。黑道上提起三眼這個人,都會伸出大拇指,說一聲:霸道!黑幫出身的奇才。隻是在這位奇才身後,真正的黑手謝文東,卻越來越少有人知道他。

謝文東現在可以說很白,白得連警察都挑不到一絲毛病。東興集團的事業蒸蒸日上,銀行方麵的最新評估是東興集團固定資產不下兩千萬。在H市,H省,謝文東都算是少有的民族大企業家。隻是這位東興集團的老總很少有露麵的時候,人們大多知道他叫謝文東,但長得是個什麽樣卻少有人知曉。

謝文東這樣做是有他的目的,一是不想讓自己過於招搖,隻有保持低調別人才不會把他當成威脅。再者是他還沒有準備好告訴自己的父母。現在謝文東這個名字很出名,他的爸媽或許也有聽說,但天下叫謝文東的多了,誰能相信這個身價過千萬的大企業家謝文東就是自己正上學的兒子!

白道的生意日漸興旺,而黑道的買賣也沒有停下。謝文東從金三角進的白粉越來越多,貨到後直接轉手賣給了黑帶。黑帶也覺得謝文東的貨不隻在價格上便宜,而且純度上也是絕對一流。開始漸漸放棄哥倫比亞,把重點定在謝文東身上。黑帶的新貨源雖說掩飾得很好,但樹大招風,還是讓俄羅斯及歐洲一些幫會知道,很是眼紅。暗中都打算接觸中國這位大毒梟,在他那裏開辟出一條新貨源。

隨著謝文東領導的黑幫勢力文東會將毒品向賭場轉型後,J市毒品市場出現一段時間的真空狀態。一些在文東會擠壓下的小幫會開始蠢蠢欲動,還有一些耍單幫的人在各場子私下賣。由於顧忌文東會,買賣毒品的人都算老實,小買小賣而已,謝文東知道後也沒有過大的反應,畢竟自己不做就不代表沒有人吸毒。隻要還在這些癮君子存在,那毒品市場永不會有蕭條的一天。

猛虎幫平定後的第七天,謝文東收到黑帶打來的電話。他們派出代表,同時也帶來貴重的禮物表示對謝文東消滅猛虎幫的報酬。謝文東對此沒多大興趣,說是來感謝,其實還不就是商議合作的事嘛!弄不好黑帶會要求自己出力幫忙打擊戰斧。謝文東在電話中客氣了幾句,事先提到自己在攻打猛虎幫時元氣大傷,現在雖說合並了不少新幫會,但人員結構上都不穩定等等。謝文東這麽說是先把黑帶的嘴堵上,讓他們找不到讓自己出手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