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二十八章 巧遇

字體:16+-

把弗拉基米爾送走後,謝文東在回公司的路上思考走私汽車的事,和東心雷商量道:“老雷,你說走私汽車是否可行?”

東心雷想了想,謹慎道:“可不可行我也不太清楚,還是先問問老爺子比較妥當。按理說這應該是能賺錢的,前提是要有門路。如果象東哥說要做大,那就得先成立一家汽車公司。”

謝文東低頭深思,如果自己真要做走私買賣,那成立一家汽車公司做掩護是必然的。但他現在還沒有準備大幹的打算,歎道:“這個以後做說吧。我們先回公司。”

“其實黑帶的汽車也未必是正道來的,十有八九是偷回來在本地不好出手,才想到往我們這裏推,價格上麵我們還能壓低不少。當然,這要看東哥你的打算了。”謝文東聽後,點頭不語。

回到公司後,謝文東先把這一陣堆積的文件處理一遍。思前想後,還是給遠在T市的金鵬打了電話。金鵬收到他的電話相當高興,二人寒暄了好一陣,謝文東把自己這一段時間在H市的情況原原本本說了一遍。他對金鵬有一種說不出的親近感,老爺子不隻是他的師傅,還救過他的命,為文東會幫了不少的忙。所以,謝文東對金鵬沒有什麽好隱瞞的。講到被瞎奎設計時的凶險,象金鵬這樣闖過大風大浪的人也聽得心驚膽寒,講到趁亂統一黑道,一舉殲滅猛虎幫時,老爺子也是聽得熱血沸騰,連聲讚好。

等謝文東說完後,金鵬沉思了一會,說道:“現在你已經統一了H市的黑道,以後有什麽打算嗎?不會這樣就心滿意足了吧?”

謝文東笑道:“老爺子,要是這樣就滿足了那是騙人的。H市,H省對於我來說已經沒什麽挑戰性,這裏畢竟是一個省,還是太小了。我想向外發展,經曆一些大場麵。看看外麵的世界是如何精彩的!”

“恩,這樣才對嘛!”金鵬欣慰道:“如果你想自己的人生與眾不同,那麽就永遠不要有停住腳步的時候。做一方的梟雄有很多人,而真正能在世界上做到一方梟雄的就那麽幾個。你以後如何發展,就看你的努力了,不過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但是你得記住一句話,再壞不能壞國家!否則誰也救不了你。做人最重要是得有個度,風頭也不要出得太大。別的我就不多說了,想想以前東北那位和你同名同姓的大土匪頭子是怎麽死的吧,從中或許能體會出一些東西。”

抗日時期,在東北確實有個叫謝文東的人物,早期和趙尚誌一起打過日本鬼子,也曾是鼎鼎有名的抗日英雄。後來處於各種原因,判出抗日遊記隊,投靠了日本人,成為東北有名的‘胡子’頭。再後來,被共產黨除掉。拋屍於J市數日。全城百姓皆大歡喜,熱鬧程度如同過大年。謝文東對以前那位胡子謝文東也不陌生,聽金鵬聽完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多謝老爺子指點,我記得了。相信我永遠不會有那麽一天。”

“恩!”金鵬又道:“至於黑帶嘛我也有所聽聞,但沒有接觸過。它在俄羅斯國內的名聲雖說不壞,但還是要小心提防。幫會之間的關係永遠都不可能堅不可摧,全憑利益兩字。對黑帶,即可信任又不能完全依賴,看你自己的掌握了。至於走私汽車我認為是可行的,其中的利潤更是翻倍,而且對於你來說,風險也要小很多嘛。”

謝文東見金鵬也這樣說,心中有了決定。說道:“多謝老爺子,我知道該怎麽做了。”

金鵬笑道:“以後有不明白的事情盡管問我好了!對了,你什麽時候來T市,別忘了你可是答應過我的。”

謝文東一拍腦袋,金鵬要是不提自己還真忘了,不好意思道:“老爺子,等我這邊事安定下來一定會去的,您老放心吧!”

金鵬笑著囑咐道:“別忘了把蓉蓉一起帶來。”

謝文東點頭答應。和老爺子又聊了一會家常,才把電話掛斷。想起金蓉,確實用好一段時間沒見。現在近五月份,是快高考的時候,這一陣夠小丫頭忙的了。一想起金蓉可愛的樣子,謝文東忍不住嗬嗬笑起來。

正當謝文東想得入神,被門口傳來幾下敲門聲打斷。謝文東一震,收起笑容,帶上麵無表情的麵具,沉聲道:“請進!”

喻超高大的身影走進來,沒等謝文東說話,自己先找找個舒服的位置坐下,皺眉道:“東哥,這幾天你去哪了?工程進行了幾個月,現在有數家公司準備買咱們的樓層,我一天從早忙到晚沒有閑著的時候,在你這幹了個經理差不多要少活十年!”喻超說得可憐巴巴。

看著喻超消瘦下來的臉,謝文東知道他確實很辛苦,安慰道:“這陣黑道大亂你也應該知道,我哪有時間理公司的事。而且就算我留在公司也幫不上什麽忙,有你我就放心了。”謝文東頓了一下,又笑道:“更何況,我看就算是讓你少活二十年你也應該願意吧!”

“啊?”喻超奇怪的看著謝文東,沒明白什麽意思。

謝文東向外瞄了瞄,賊笑道:“你不是很欣賞我的那位漂亮的女秘書嘛!”

喻超老臉騰的紅起來,尷尬道:“東哥,你別瞎說。我對張晴沒有那個意思,再說人家也未必看得上我,我。。。。”

謝文東了解的點點頭,打斷喻超的解釋:“不說這個了。我知道你很辛苦,月底給你加獎金好了。我們談談工程完工以後的事吧,你是怎麽打算的,賣給別人還是租給別人?”

喻超猶豫片刻道:“我看租出去應該比賣掉合適一些。賣掉雖說能馬上見到收益,但租出去我們能賺比這多很多的錢。那快地皮建好商城後是相當有潛力的,現在看不出什麽苗頭,以後定能有大發展。我相信我的眼光。”

謝文東明白什麽叫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更何況喻超還是金老爺子介紹來的!點頭道:“好!這事本來就是你負責的,你放手去做吧。你相信你自己的眼光,我更相信你的眼光。哈哈!”

喻超心中暗歎一聲,有這樣的老板不知道是自己的福氣還是自己的不幸。也許正要老爺子找自己來時所說的:他有一種可以把其它人凝聚在自己身邊的魅力。喻超無奈道:“那好吧!看來這幾天又難有休息的時間了,唉!”

謝文東開玩笑道:“用不用我把張晴調到你那裏做秘書,給你一些動力。”

喻超連連搖手道:“不用,不用!她要是在我旁邊我哪還心思工作了?!沒什麽事我先走了。”說完,喻超從辦公室裏竄出門外,惹得謝文東大笑連連,心說喻超和自己在感情上到是很相象,差不多都屬於那種膽小鬼等級的。

晚間,謝文東坐車去了二十二中學接金蓉放學,一是好久沒見她心中還挺想念這個‘小妹妹’的,二是問問她願意不願意和自己同去T市。

知道高三的學生放學晚,謝文東特意七點左右才到。等了一會仍不見有放學的意思,謝文東在大門口找到門衛,問清後才知道,高三放學要八點半。心中暗歎一聲,這點他也是深有體會的,做學生累,做高中學生最累!有各種各樣的補課。一時間沒什麽事,謝文東四下看看,見學校對麵有幾家賣‘燒烤’的小飯店。拉上同來的東心雷和文姿挑了一家旁邊有個小花壇的飯店走了進去。

晚間七點多,這裏的生意不錯。飯店內有不少人,本來天氣就以變暖,裏麵更是熱氣逼人。三人更進去就退了出來,東心雷搖頭道:“不行,受不了,裏麵簡直是火爐!東哥,我們在外麵吃點東西算了!”每家飯店門口都擺了幾張桌子,桌子旁都支起一把大太陽傘,就是怕有些客人在飯店內嫌熱才這樣設計的。這和大排擋有些相象。

謝文東點頭同意,東北人怕熱不怕冷,他也感覺裏麵有些象桑拿浴房,還有一種難聞的怪味。

三人圍坐桌旁,向服務生要了幾十根羊肉竄,三瓶啤酒。羊肉竄熟得比較慢,服務生先把啤酒送上來。謝文東三人邊喝酒邊聊天,和普通人沒什麽兩樣,任何人都很難看出這位穿著刻板,貌不出奇的年輕人竟然是本市的流氓大頭子,無可爭議的地下皇帝!

這時,一輛麵包車停緩緩停在道邊,拉門一開,裏麵跳出兩名一高一矮的年輕人。四下望了一陣,又回到車裏。謝文東背對著街道沒有看見,對麵的東心雷卻瞧得清楚,感覺有些眼熟,向謝文東身邊挪了挪,小聲道:“東哥,你身後那輛麵包車裏的人好象也是道上的,看著眼熟,卻又不象是本地的,不知道是什麽來路?”

“哦?”謝文東轉頭看了一眼,沒看出什麽毛病,搖頭道:“沒事!就算是黑道的,如果不是本地人也不敢做出什麽來!”

東心雷嗬嗬一笑,“也許是我太多心了吧!前一陣和猛虎幫拚得太厲害,留下後遺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