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一章

字體:16+-

任何人都想成為英雄,有做過英雄夢。但我不,我不想做英雄,我選擇的路也注定我不可能成為英雄,這條路我是自己選擇的,我不在乎別人怎麽說,但我一定會堅持走下去,哪怕最後我的身邊沒有剩下一個人。

“哦!”謝文東見是三眼,示意他坐下,問道:“這人怎麽樣?”

三眼略想一下道:“不簡單。至少比他的老爹強百倍。”

謝文東疑問道:“不簡單?怎麽說?”

三眼道:“當東哥你住院的時候,有很多幫會都在蠢蠢欲動,比如象雷軍這種‘出牆草’,但是關裴接手後的火幫卻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們和他可是有殺父之仇的,這時候他竟然能忍住,東哥你說這關裴是不是不簡單?!”

“恩!”謝文東嘴角慢慢挑起,微笑道:“不錯,有點意思!”然後轉頭問李爽道:“小爽,你說我們應該怎麽辦?”

李爽想了想道:“我想人家可能是服我們了吧!既然沒有對我們不利就應該給他一條生路。”

“恩!”謝文東認真的聽完點點頭。見站在三眼旁邊的陳百成出言欲止的樣子,問道:“百成,你有什麽想法盡管說,現在你也不是外人了。”

“是,東哥!”陳百成恭敬的答應一聲,道:“我並不同意爽哥剛才說的話。”說著又向李爽點點頭道:“不好意思爽哥,我隻是就事論事而已,沒有針對你的意思!”

李爽本來就是一粗人,根本沒在乎在些,反到是本陳百成這麽一說有些臉紅,急忙道:“沒關係沒關係,大家自己人嘛!”

謝文東看在眼裏,麵上還是笑嗬嗬的未變,心中卻暗道:這人好圓滑!

陳百成接著道:“東哥,有道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關裴竟然能忍住更說明這人心計非比常人,如果我們不趁他現在羽翼未豐做掉他,恐怕到以後我們就不好控製了。”頓了一頓,見謝文東在點頭,陳百成不會放過這個表現自己的機會,小聲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有生!給他這種人機會就是給我們自己留下麻煩。所以我的意思是,殺!”

謝文東還在笑嗬嗬的點頭,道:“好,好一個斬草不除根,春風吹有生。嗬嗬!”說著,轉頭對三眼道:“張哥,怎麽樣?我給你的這個幫手不錯吧!”

“不錯,百成確實很能幹!”三眼讚同道。他說的是實話,三眼對陳百成確實很欣賞,不管是做事還是出謀劃策都讓他很放心。

李爽在旁著急道:“人家既然沒有和我們對著幹何必趕盡殺絕呢?!”

謝文東嗬嗬一笑,眯起眼睛道:“任何對幫會的潛在威脅都是致命的,按百成的意思辦吧。”說完,起身上了樓。

三眼嬉笑著排排李爽的肩膀,然後又裝著一臉正經的樣子道:“給敵人機會就是給自己帶來麻煩,小爽你還應該多學著點!”然後又學著謝文東的樣子道:“真是傷腦筋啊!”李爽摔開三眼的手,嘟囔道:“又不是你出的注意,美什麽!”“嗬嗬,”三眼伸手掐住李爽的胖臉,‘甜笑’道:“你在說我嗎?我沒聽清,請再說一遍好嗎?”見三眼麵色不善,李爽急忙道:“沒,沒啊!我在說……說我自己呢!嗬嗬!”

H市黑道的動亂隨著謝文東的平安出院而漸漸平靜下來,但這並沒有完,文東會開始對那些曾蠢蠢欲動,被謝文東稱做是‘不穩定因數’的幫會進行了血腥報複。加上市局長劉德欣的暗中相助,文東會勢如破竹,很快,在謝文東受傷期間那些打算聯合起來反對文東會的組織被一一平滅。謝文東把消滅火幫的事交給了三眼,三眼用鐵碗手段在一夜間將火幫滅掉,事先沒有任何預兆,也沒有給火幫絲毫機會,隻有一點令他有些鬱悶,關裴竟然逃走了。

三眼做事很少有失誤的時候,這次他懷疑是幫會內部有人告密,但又毫無證據,在向謝文東解釋時也沒有說出這個想法,他不是一個推卸責任的人。謝文東也沒有太深究,隻是說句以後做事小心些,但這足已令三眼麵紅耳赤,心中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抓住告密的內鬼。

十日後,郊區別墅內。這本是金老爺子送給謝文東的安身之所,現在已成了文東會的總部。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安心調養,謝文東傷勢好轉迅速,已經痊愈得差不多,於是向幫會裏的主幹提出自己早已算計好的一連串旅程。首先要去的是DL市,因為那裏有高家兩姐妹在。其實他很早就想去了,隻是幫會裏的事情一直都很多,分不出身來。下一站去首都,利用他政治部的身份,打探赤軍和魂組,或許有以外的收獲。再下一站是距首都不遠的T市,那是應金老爺子之邀,正好順路了解心中的一樁心事。最後一站也是謝文東最重視的一站,那就是慕名已久,‘傳說’中的毒品勝地——金三角!他事先已經和老鬼聯係過,說出自己打算親自去拜訪,不久,老鬼就給了他回信,代表金高層表示歡迎。不然就算謝文東膽子再大,也不敢輕易的冒然而去。

謝文東把自己的想法大致說了一遍,大廳內十多名幫會主幹都低頭沉思,沒有一個發表意見。做在正中的沙發上,謝文東手指輕輕扣打著茶幾,見自己的兄弟們一個個麵色沉重,心中好笑,問道:“大家怎麽都不言語?是讚同還是反對,得說句話啊?!”

大家抬起頭看眼謝文東,動了動嘴,然後又都把頭低下。隻有李爽小聲嘮叨著:“你都做決定了,就算我們反對你還能聽嗎?”李爽和謝文東關係非比尋常,別人不敢說的話他能毫不猶豫講出來。

謝文東嘴角上揚,心中暗笑:這小爽……笑道:“怎麽,小爽有什麽異議?有就大點聲說出來,別隻是自己能聽見,你的嗓門不是一向最大的嗎?!”

李爽老臉一紅,低頭嘟囔著:“我嗓門什麽時候最大了?再說,我講的也是實話,東哥做決定的事誰又能改變,你們說是不是?!”李爽大腦袋又左右搖搖,看著大家要征求意見的樣子。

“恩!”這回大家都是很統一,齊齊點頭表示同意。接著大廳又恢複了寂靜,無人言語。

最後還是薑森率先打破沉靜,道:“東哥既然認定的事那一定是有道理的。隻是不知道東哥打算帶多少人同往?”

謝文東想了想道:“不用太多的人,由老雷陪我足夠了。”

“這……”大家又同時吸了一口冷氣,四個目的地,前三個都好說,隻有最後一個金三角危險性太高。那裏都是些什麽人,一句話說得不對就可能翻臉不忍人的主,隻帶一個人前往讓大家如何能放心。三眼搖頭道:“東哥,這太兒戲了吧!那裏不是中國,更不是東北,你人生地不熟的,萬一真談僵了動起手來想找個幫手都沒有。所以不管別人怎麽想,我不同意。”

“哦!”謝文東點頭未語,用手拖住前顎若有所思,好一會,才抬頭道:“別人怎麽看?”

薑森左右看看其他的人,眼神互通一番,帶頭道:“我們都同意三眼哥的意見,東哥一人去太危險,還是……”

“啪!”沒等薑森把話說完,謝文東突然拍案而起,嚇得其他人一哆嗦。環視一下四周諸人,謝文東慢慢眯起眼睛,細聲慢語道:“怎麽?我現在說一句話已經沒有人聽了嗎?你們想造反嗎?”

大家從沒有見過謝文東對自己人發這麽大火,而且還是對這麽多幫會主幹同時發,一個個再不敢多言語,都垂頭看著自己腳麵發呆。

見沒有人說話了,謝文東邊披起衣服向外走,邊道:“那好,就這麽定了吧!”作為貼身保鏢的東心雷不敢怠慢,也隨著謝文東走出大廳。出來後,謝文東抬頭望天伸個懶腰,回過頭來,映入東心雷眼中是一臉陽光燦爛般的笑容,道:“別奇怪,剛才我是故意的,有時對大家發發脾氣,看看他們的樣子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嘛!哈哈!”

東心雷看著謝文東孩子一般的笑臉,搖搖頭,心中歎了一口氣,眼前這位叱吒風雲的人物,不管怎麽說還隻是一個剛剛二十歲的大孩子,心中藏有千機,但還是有童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