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七章

字體:16+-

東心雷心中一震,暗呼糟糕,這人好象發現東哥了。不敢耽擱時間,電梯進不去,打算爬樓梯上去給謝文東提醒,他剛要離開,被張繁友伸手攔住,笑道:“兄弟先別急忙走,一會我有事問你。”說著,向手下使個眼色,自己快步進入電梯。

張繁友帶來的人將東心雷團團圍住,雖沒有掏槍,但政治部裏豈有弱兵,東心雷就算有武器在手也沒有把握將這幾人擊倒,更何況他沒有。就算能打倒這幾人,周圍還有數不清的便衣,想要脫身難如蹬天。

謝文東不知道樓下發生的變故,心中隻想著無名究竟會在哪下手。雖說樓下便衣告訴他無名要到二十層,但這樣的把戲怎麽能騙的了謝文東,他直接做電梯到了頂層。在走廊內轉了一圈找到上天台的樓梯,快步上了天台。

天台上一片空曠,沒什麽遮攔,隻有進天台的樓梯口處是一個方型的小亭子,孤零零的立在天台中央。在這裏,謝文東並沒有發現無名,走到天台邊緣,向下俯視,大廈前的公路清晰可見,如果想刺殺這裏絕對是最佳位置,無名不可能不在這裏動手。謝文東用手輕敲腦袋,在天台上慢慢走動,心中猜測,無名不會真的到二十層了吧?!正胡思亂想著,上天台的樓梯口處傳來腳步聲和說話聲,謝文東暗笑一聲,輕輕一躍,雙手抓住小亭子的頂端,雙臂一用力,身子翻了上去,動作之輕靈象是一隻靈猴,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謝文東趴在小亭子上屏住呼吸。眨眼之間,無名和一名謝文東沒見過的陌生中年人上了天台,那人身材不高,但卻異常結實,露在衣袖外的肌肉高高繃起。二人用日語不停的說著什麽,聲音不是很大,恰巧夠謝文東能聽見,隻可惜他有聽沒有懂。或許二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一會的行動上,並沒有留意天台上還有一個人。

很快二人停止了交談,無名不時的看著手表,示意矮個那人時間差不多了。矮個中年人答應一聲,從提包中小心的拿出一隻過尺長,帶有金屬光澤的橢圓型罐子,輕輕將一頭的蓋子擰開放到一邊。謝文東聚睛細看,裏麵是類似彈頭的東西,上麵不時閃亮的電子燈告訴他這是一種他沒有見過的先進炸彈,他對這方麵不是很了解,但看它的樣子不難想到其爆炸的威力。如果這顆炸彈真要在大廈前的公路上爆炸不知道會死多少人,謝文東對自己以為赤軍會用槍支行刺的假設感到可笑,有點太小瞧赤軍的實力,這就是恐怖組織和黑社會之間的差距。

矮個中年人把炸彈準備好,又從提包內拿出吸盤,仔細查看天台上鋪的大理石瓷磚,最後在一處停下,將其表麵的浮灰擦拭幹淨,用吸盤吸牢,微一用力,大理石瓷磚竟然應聲而起,下麵是一尺深的小洞。中年人嘴角一翹露出笑容,伸手從洞內拿出一隻黑色皮包,打開後裏麵是幾片金屬葉及導線,在中年人熟練的組裝下,沒有超過兩分鍾,一坐小型的導彈發射架宣告完成,然後把導線和那類似炸彈的東西連接後再將其放在發射架上,中年人檢查了一遍得意的點點頭。一係列的動作沒有用上五分鍾,直看得謝文東暗暗乍舌。

這期間無名也沒有閑著,從背包內拿出手提電腦,不停的敲打鍵盤,在中年人完成不久,他也停止了手上的動作,長出了口氣,伸出三個手指,表示OK。

一切準備就緒,二人靠著天台邊緣的水泥台而坐,都沒有再說話,不知道是在想著心事還是在做最後的祈禱。小亭子上的謝文東更不會說話,隻是眼中放出火熱的光芒,沒有知道他心中在想什麽。可不管謝文東在想什麽,他一定想不到他的下麵還有一人,正是跟蹤而至躲在樓梯口處的張繁友,他雖沒有看見頭上的謝文東,但是無名和那中年人的一切行動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悄悄拿出腰間的配槍,打開保險。

時間一點點過去,時間已經接近正午,夏天的太陽異常火熱,特別是北京的盛夏,幹燥的空氣吸進肺子裏火辣辣的,象是會把氣管都灼傷。天台上一片安靜,雖然這裏有四個人。

一滴汗水從謝文東臉上滑落,滴在水泥上慢慢消失。他所在的位置沒有一點遮擋正好被太陽曬個正著,現在就算讓他用一百萬來買一陣涼風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同意。張繁友也在流汗,不過是冷汗,他覺得自己麵對的是以前從來沒有遇見過的國際恐怖分子,他沒有把握一下子打倒二人,如果真是這樣,後果也就可想而知。但是他又不想呼叫其他人上來支援,畢竟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升遷機會,前提是他成功的抓住或打死這兩人。無名和那中年人更不輕鬆,在異國他鄉進行暗殺,一個疏忽就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複的地步,哪怕一切都算準了,隻要老天開個小玩笑那也是致命的。

就在這種沉寂四人都有些無法忍受時,樓下突然傳來警報聲。無名和中年人同是一震,小心探頭向下看,樓下的公路兩旁都是全副武裝的武警。過了不大一會,巡邏的警車開過,正條街道開始戒嚴。兩側的人群對此已經習慣,心說不知道又是哪國領導人來了。

無名和中年人對下眼神,點了點頭。中年人在做最後的檢查,無名用手提電腦對一會車隊所路過的位置進行鎖定,謝文東拔出手腕上的金刀,張繁友舉起手中的配槍。

日首相所坐的車隊終於緩緩的開過來,天台上的空氣也變得凝重起來。隨著車隊的越來越近,無名的手指放在電腦鍵盤的‘回車’上,隻有他輕輕一碰,早已安裝好的小型導彈會自動跟蹤,不會差之分毫的打在日本首相所在的汽車,無名對這導彈的威力很有信心,它可以毫不費力的打穿世界上第三代坦克的護體鋼板,防彈車對於它來說有些大材小用了。

車隊已經開到大廈前的公路,完全在無名的射程之內,矮個中年人擦了擦手心的汗水向無名點點頭,說句:“開始吧!(日)”

無名的手正要按下去,謝文東和張繁友幾乎同時跳了出來,前者說道:“慢著!”後者則舉槍道:“不許動!”二人又同是一驚,互相看著對方,忍不住同時道:“原來你也在這!”

無名目瞪口呆的看著二人,有些不知所措,手指也在空中定了格沒有落下。他和矮個中年人都沒有想道天台上竟然還有第二人,甚至第三人。無名在黑洞洞的槍口下不敢亂動,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手一定沒有子彈快。張繁友雖說有槍在手,但他也有苦衷,因為他不敢輕易的開槍,外國領導人來中國訪問的過程中竟然聽見槍聲,國際上的輿論會可想而知,就算他做得再對,其責任也不是他能承擔得起的。

三人的臉色都不怎麽好看,隻有謝文東臉上帶著笑容,把玩著手中刀,打破沉靜道:“無名,一別多日,我還真有點想念你呢。”

無名看著謝文東,淡然道:“我也記得你!我說過我們會再見麵的,隻是沒有想到會是在這種場合下。”

謝文東搖頭道:“我也沒有想到,沒有想到那個有瘋狂思想的年輕人真會做出如此瘋狂的事。”

無名轉過身,看向遠方,說道:“這對於你來說或許是瘋狂的事,但對於我,我們,這隻是實現理想的一部分。”

“無政府主義的理想?”謝文東歎道:“看來我們在理想上有差距,真是可惜。”

無名道:“確實可惜。”謝文東和無名沉默下來。

張繁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見他二人終於停止對話,大聲道:“謝文東,你究竟在幹什麽,和赤軍分子聊天嗎?還不快把他抓起來?!”

謝文東含笑看著他,疑問道:“你是在命令我嗎?聽口氣好象是的。不過不知道你是以什麽身份來命令我?”

張繁友怒道:“我就以中央政治部中校的身份,這還不夠嗎?!”

“在我眼中什麽都不是!”謝文東冷笑道:“別說是你,就是東方易來也不會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告訴你,我,謝文東願意和誰說話就和誰說話,天王老子也管不到,更何況是你。”

“你……”張繁友呼風喚雨慣了,何時受過這等委屈,怒火中燒,但他畢竟是政治部內的精鷹,有其過人之處,狠狠瞪了謝文東一眼,又對無名道:“你下手的機會已經沒有了,把電腦仍過來。”

車隊的確已經開走,無名歎口氣,這次計劃一切都算計的天衣無縫,為什麽最後還是失敗?這或許就是天意。無奈的搖搖頭,將電腦甩給張繁友。矮個中年人野心未死,還想上前阻攔,被張繁友舉槍喝住。這時,他覺得把局麵已經控製,才把耳邊的微型對講機打開,準備向樓下呼叫增援。張繁友正打算說話,隻覺脖子一涼,謝文東的金刀已經逼在他喉嚨上,還是那張令張繁友感到討厭的笑臉,隻是不時的向他搖頭,並且伸手將他的講機關掉。

張繁友想不到謝文東會對自己動手,冷聲道:“你想殺我?”

謝文東笑道:“我不喜歡殺人,但也不在乎殺人,如果有些人的做法令我不高興,我隻好用我不喜歡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張繁友也跟著笑道:“如果我在這裏死了,你說大家會不會猜想你和赤軍是同夥?樓下至少有十個人看見我跟著你上了天台。”張繁友有些誇大其詞,但謝文東卻不得不相信,畢竟他確實跟蹤到了天台上。就在謝文東一楞之際,張繁友迅速回手,把槍也指在謝文東的腦袋上。